中共抵賴活摘器官的背後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六日】(明慧記者綜合報導)2016年8月19日至23日,在香港灣仔會展中心舉行的第26屆國際器官移植學會大會,吸引了世界媒體的聚焦,也引發國際社會對中共政權大規模強摘以法輪功學員為主體的良心犯器官移植牟利的關注與譴責。

《紐約時報》已就此連續發表4篇追蹤報導。其8月19日的報導「中共移植系統被世界接納之說遭到駁斥」,指出國際器官移植學會主席奧康納(Philip J. O’Connell)在當日記者會上公開否認中共的說辭。奧康納在中國器官移植專場會議上告誡中國大陸發言的醫生說,他們國家在數十年間使用「死囚」器官的做法,讓全世界感到恐怖:「你們要明白,中國過去的一貫做法讓國際社會感到震驚,這是很重要的。」

在國際器官移植大會19日正式開幕之前的18晚至19日間,中共央視各個新聞欄目已重複播出新聞:第26屆國際器官移植(TTS)大會在香港舉行表明中共器官移植系統已得到國際支持,並且在中國器官移植專場記者招待會上,中共人體器官捐獻與移植委員會主任、原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強詞否認被國際社會曝光和指控的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並否認中國每年6萬到10萬例的器官移植數量的國際獨立調查結論。

對中共的中國器官移植系統已獲國際社會認同的說辭,國際器官移植學會主席奧康納指出:「他們可以自說自話,但那不是真相。」

之前8月17日的《紐約時報》報導稱,針對中共是否已停用囚犯器官進行移植手術的激烈爭論在TTS大會前夕再度爆發。因前中共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等涉嫌參與強摘良心犯器官移植牟利的醫生的與會,大會受到國際醫學界和人權組織的質疑與杯葛。一些醫生和倫理專家17日在《美國器官移植雜誌》(American Journal of Transplantation)發表文章,指出因存在爭議,這次TTS大會不應在中國召開。

'國際器官移植大會場外,法輪功學員希望將中共活摘器官真相告訴來自全球的4000多位與會醫生'
國際器官移植大會場外,法輪功學員希望將中共活摘器官真相告訴來自全球的4000多位與會醫生

與會的53名中國醫生因涉嫌強摘器官被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立案追查;繼會前十幾篇中共大陸器官移植醫生論文被大會拒絕,浙江大學醫學院附一院院長鄭樹森也因涉嫌違規,在中國器官移植專場會議上被取消發言並要求對論文進行調查。鄭在19日大會正式開幕前離會返回杭州,前中共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等「移植大戶」也集體缺席了TTS大會開幕式。

中共閉關專場會議 企圖洗白活摘器官

據《紐約時報》報導,在TTS大會正式開幕前的18日,「中國器官移植發展基金會」和「中國人體器官分配與共用系統」聯合舉辦了中國器官移植專場會議。幾名中國頂尖器官移植專家,包括中共前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浙江大學附一院院長鄭樹森、無錫市醫院副院長陳靜瑜等做了發言,稱中國器官移植已進入「新時代」。

這在TTS大會正式開幕前舉行的中國醫生專場會議,除TTS現任和前任主席外,主辦方僅安排香港親共媒體和中共官媒進場採訪,卻拒絕外媒採訪,翌日通稿式的報導就鋪天蓋地在中國大陸各式官媒上出現。據不完全統計,中共官媒央視、人民網、環球時報、光明網、香港文匯、大公報、鳳凰電視等20多家中共相關傳媒進行了報導,其中央視新聞聯播被十幾家國內媒體轉載。這些報導罔顧國際社會公認的中共涉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事實,引用黃潔夫的講話高調否認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

今年6月,美國國會通過了343號決議案,要求中共停止強摘以法輪功學員為主體的良心犯器官。同月,三位國際調查員──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被提名者、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國際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和英國資深調查記者伊森﹒葛特曼──聯合發表了680頁的最新中國活摘器官調查報告。該報告估計中國每年進行6萬至10萬宗移植手術,並按當局對器官移植機構的最少床位數要求推算,獲准的169家移植中心自2000年以來的肝、腎移植容量就超過100萬例,而這些醫院的實際床位數遠超最低要求,並且在2007年申請許可的移植機構有上千家,因此整個中國移植業的器官移植總量驚人。

中共此舉被質疑借國際學術會議造假,「洗白」國際社會對其強摘器官的指控。

換肝院士涉嫌用「死囚」器官研究 論文被拒

據《紐約時報》報導,在8月19日的TTS大會記者會上,本次TTS大會科學計劃主席、TTS前主席查普曼(Jeremy Chapman)表示,頭天中國專場會議上提交的一篇論文因涉嫌違反協會不得使用死囚器官做研究的規定而被拒絕,並重申TTS要求中國完全停止使用囚犯器官。

他表示:「我已經當面向與會的中國政府代表提出這一點,我希望他們進行調查。」並補充說TTS也會對此進行調查,如果結果屬實,「他們(中國醫生)會被點名批評,並會被永久剝奪參與(TTS)會議和在各移植期刊發表論文的資格。」

被拒論文作者被指認是浙江大學附一院肝移植專家鄭樹森。《紐約時報》記者通過中共前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證實鄭樹森在TTS大會19日開幕前已離會返回杭州。

據2016年6月發布的關於中共活摘器官的獨立調查報告,鄭樹森是中國工程院院士、衛生部多器官聯合移植研究重點實驗室負責人、浙大醫學院附屬第一醫院院長及中華器官移植學會主任委員。其肝膽胰外科暨肝移植中心網站號稱在國內規模最大、技術最先進,擁有340多張床位,完成肝──腎聯合移植和胰──腎聯合移植例數居全國前茅。其移植團隊包括正、副高職稱39人,共有醫師134人,其中60%擁有博士學位。

鄭樹森在2005年發表的論文中披露,該院從2000年1月到2004年12月實施46例急診肝移植,患者均在72小時內接受原位肝移植。

「急診肝移植」是指對存活時間不超過72小時的急性重型肝病患者所必做的緊急換肝手術,手術並無事先預約排序,在國外鮮見急診肝移植。而《中國肝移植註冊2006年度報告》收集的4331例註明的移植病例中,急診移植達1150例,佔統計量的四分之一以上!這是中國存在活體器官庫的關鍵證據之一。

近年來,其肝臟移植中心承擔和完成國家級科研項目40餘項,其中作為首席科學家主持中國國家重點基礎研究發展計劃(973)在器官移植領域重大課題2項,國家高技術研究發展計劃(863)課題3項、十一五支撐項目3項。

而鄭樹森此次提交TTS的論文就因涉嫌採用「死囚」器官進行移植研究而被拒絕。

用手術刀和仇恨宣傳施行的群體滅絕

據最新獨立調查報告,中共宣稱的移植器官來源──死囚及公民捐獻器官不及中國巨大器官移植總量的零頭。

那麼彌補這巨大的缺口的海量器官從何而來?

2006年,鄭樹森接受媒體採訪時稱,1992至1998年7年間,全國肝移植案例僅78例;自1999年以來,各地肝移植病例數猛增。而這正與中共滅絕迫害法輪功同步。

據其肝移植中心網2005年1月28日報導,鄭樹森一天內連續完成了5例肝移植手術,一週施行肝移植11例。

即使在2006年活摘器官曝光後,中共竭力掩蓋、刻意製造器官移植減少的假相,鄭樹森的肝移植中心在2011年2月28日的官網上仍明示:「我國肝移植事業已進入穩定發展時期……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第一醫院的肝移植事業在鄭樹森院士的領導下取得了蓬勃發展,已於2007年搬遷入新病房大樓。肝移植工作更趨系統化、專業化、規模化。」

2016年3月,鄭在接受光明網與中國科協主辦的《科普中國》採訪時親口表示,他個人已親自操刀1850多例肝移植手術(這還只是其公開的賬面數字,實際數字有待進一步調查)。鄭樹森還曾參與多家醫院的肝移植手術,並主持了數千例肝移植。

除用手術刀採割器官,直接「從肉體上消滅」法輪功學員之外,鄭樹森還擔任浙江省「反×教協會」(法輪功教人向善,中共是真正的邪教)的副理事長,用仇恨宣傳的軟刀子從精神上虐殺修煉者。

「中國反×教協會」(中共是真正的邪教)是迫害法輪功的官方機構,由具有宗教或科技身份的中共黨政官員組成。其主要任務是製造反法輪功的理論,煽動仇恨,並從意識形態上為轉化法輪功學員提供理論支持。在擔任浙江省「反×教」(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協會副理事長的近十年來,鄭樹森四處演講以煽動對法輪功的仇恨,2009年他還主編書籍誹謗詆毀法輪功。

儘管鄭樹森在論文中對移植供體來源避而不提,但其「反×教」(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協會副理事長的身份卻洩露了支撐中共人體器官移植業的龐大活體器官庫的「國家機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