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少年在明慧學校裏受益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五日】(明慧記者章韻加拿大多倫多報導)二零一六年多倫多明慧學校夏令營開始於七月四日, 於八月十九日圓滿結束,歷時七週的夏令營,令孩子、家長和老師三方都受益匪淺。

'圖1:明慧學校的學生們參加中領館前「抗議中共阻撓王治文父女團聚」活動'
圖1:明慧學校的學生們參加中領館前「抗議中共阻撓王治文父女團聚」活動

青少年學員暑假傳真相

'圖2:大班的學生們在Queens Park煉功。'
圖2:大班的學生們在Queens Park煉功。

'圖3:王虹文老師(右一)和大班的學生們開心的合影留念'
圖3:王虹文老師(右一)和大班的學生們開心的合影留念

明慧學校大班的學生通常是青春期前或正在青春期的孩子,用老師Jane的話講,就是「介乎成人和孩子之間的心理年齡,一方面非常地追求有自己獨立思維和主見,一方面仍然帶有小孩的思維特點,所以是一個非常糾結的年齡段。有的家長對這個年齡段的孩子的話語權也越來越少,很多孩子沉迷於電腦遊戲以及iPad、iPhone的交往中,所以如何引導孩子繼續修煉也就成為關鍵時間點。」

'圖4:學生們到唐人街講真相,到各大路口徵簽。'
圖4:學生們到唐人街講真相,到各大路口徵簽。

今年暑假期間,大班的青少年學員們開始集體走向社會,面對面的講真相,徵簽,給加拿大政要寫真相信件。有兩週的活動主題是給加拿大政要寫信講真相,請給政府官員講真相的負責學員過來給學生們介紹政府組的活動。

學生們還一起回顧了真相影片《永恆的電波》和《通往天安門的旅程》,並和《通往天安門旅程》中的西人法輪功學員澤農進行了對話和修煉的交流。他們還一起到Queens Park和唐人街弘法和到各路口徵簽,這些青少年在活動中都特別的認真。

'圖5:一位叫Iraj 的伊朗裔的加拿大人和Jane老師合影。他表示看到青少年學員們打坐這麼平和,覺得很美好。'
圖5:一位叫Iraj的伊朗裔的加拿大人和Jane老師合影。他表示看到青少年學員們打坐這麼平和,覺得很美好。

在Queens Park煉功時,一位叫Iraj 的伊朗裔的加拿大人,是一位詩人、畫家和雕塑家,來自西溫哥華,他當天晚上八點鐘的飛機離開多倫多回溫哥華,剛好路過看到孩子們煉功,他用手機給孩子們拍照。他對老師Jane說:「現在世界很不太平(週四剛剛發生恐怖襲擊)。看到孩子們打坐這麼平和,覺得很美好。」他太太走過來後,他還和太太介紹。這時電話響了,他在電話中告訴朋友說看見一群孩子在打坐,很美。最後他還給Jane留下他的電話,說可以到溫哥華時去找他。

王老師是多倫多明慧學校的協調人,她說:「我們還邀請了一位老年同修王阿姨給學生們介紹老年同修堅持在第一線講真相的情況,和遇到的各種人如何講真相。一天學生Dave(剛修煉一年不到)的家長給王老師說兒子這幾週變化很大,懂得去給他的補習老師講三退和向他徵簽,在讀法時還看到了旋轉的法輪。」

青年學員:在明慧學校做義工收穫大

今年十八歲的Jeffrey Lu原來是明慧學校的學生,做明慧暑期義工已有幾年了,他說:「十三歲那年我剛參加過明慧學校的夏令營一次後,可能是我表現不錯,當時師資人手不夠,後來每年就都讓我來當義工了。因為這個環境很吸引我,每天能保證學法和煉功,每天的學法好像都能讓自己悟到點甚麼,在常人社會裏你就只能跟他們玩玩電腦遊戲,上網聊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啦,其實很沒意思。在這裏的環境就不一樣了,會讓人很舒服和愉快。雖然孩子們也常常有打架、吵架和鬧矛盾之類的事情發生,但很快他們就會互相道歉,說自己那沒做好了,請求原諒了等等,過一會兒就會繼續做好朋友了。常人學校的孩子很少會這樣。

「當然也有很多心性的考驗。自己這幾年的提高還是很大的,剛開始孩子們根本不把我的話當回事,覺得我也是個小孩,也可以跟他們一樣玩鬧,後來我就覺得自己要嚴格要求自己了,首先自己要嚴肅和用心對待事情,孩子們才當我是協助老師帶好他們的義工。當我管好自己後,孩子們就比較協助我了。我像個大人樣了,我的工作就能開展了。」

他說:「記得一個讓我印象最深刻的心性關,有個孩子專門跟我做對,我要大家做甚麼,他就偏不幹,有時還搗亂。我開始時很煩惱,不知該如何好,後來學法後,我意識到要為別人著想這個法理,我就想,他可能是感覺孤單,想引起別人的注意或是需要關心?我就開始向內找,找我自己是否哪裏沒做好,然後我就主動多關心他和多了解他,我這邊變,他那邊也就變了,變得配合我了,他今年已經在大班了,我們現在已經是很好的朋友了。」

大陸新移民:大陸海外天翻地覆的變化

'圖6:來加拿大兩年的Dave在街上發真相資料'
圖6:來加拿大兩年的Dave在街上發真相資料

大班的Dave曹今年快十三歲了,跟父母移民加拿大兩年多時間,他說:「一出國,爸爸就忙著幫我找明慧學校了,我正好趕上今年的夏令營。在國內我都不知道法輪功是這麼好的,因為電視、報紙到處都是污衊宣傳。來到這裏後,真的是天翻地覆的變化,根本就不像國內宣傳的那樣。」

「每天在明慧學校集體學法、煉功,真的很高興,這個環境給我最大的感覺是很友善,讓我很信賴,他們都不會故意去說別人的不好,就算有時會打鬧,一旦自己錯了,就會馬上向別人認錯,另外的孩子也會向內找,說自己也有錯。所以在這樣的環境中我感到特別的輕鬆和快樂。」

「學校還組織了到街上去講真相和徵簽,我最大的進步是我敢於開口跟別人講甚麼是法輪功,法輪功為甚麼遭到迫害。當別人知道了真相,簽了名,他們高興,我也高興。」

十一歲大法小弟子:徵簽中去掉執著就會簽得多

今年十一歲的Tommy Han,在夏令營結束前一天,他參加了到各路口去徵簽的活動,下午回到校園裏,記者看到他興高采烈的去到一棵樹上看他發現的優曇婆羅花是否還在,他高興地說:「還在,你看。」他手裏還抱著很多簽好的明信片和簽名表。

他對記者說:「今天有這麼多人給我簽了我真的很高興。開始時我發現跟別人講了半天,他(她)最後也不理我,也不給我簽就走開了,我很難受,心想這些人怎麼這樣,這麼沒同情心,這麼麻木。後來我發現這是給我過的心性關,就是當別人拒絕時,我是甚麼心態?我就開始放下我的埋怨心,後來我就不那麼難受了,就儘管去講,後來就越講越順,越簽越多了,很奇怪,後來就很少有人不聽或拒絕不簽了。」

他還說:「儘管今天很曬和熱,開始也有點受不了,後來想到大法就不覺得苦了,特別是看到這麼多人簽名,我就更高興了。」

夏令營結束前,明慧學校學生在最後還做了文藝匯演,有舞台劇《西遊記》之《大戰紅孩兒》及樂器獨奏等。大家都互相勉勵,希望回到各個不同的學校能夠繼續修煉。家長們都對老師們的辛勤付出表示感謝。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