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會計:大法賦予我全新的生命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四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十月正式走入法輪大法修煉的。十幾年來,歷盡了重重魔難,經過了生死大關,都在慈悲偉大師父的呵護下闖了過來,謹將修煉中親身經歷的幾個事例寫出來,以見證法輪大法的殊勝超常和師父的洪恩浩蕩。

一、沉痾全消 命運改變

我的人生經歷坎坷,從小到大總與醫、藥為伴,身體曾患多種疾病:風濕性關節炎、結核病、鼻炎、膽囊炎、心臟供血不足,最痛苦的是折磨了自己二十多年、被醫學界稱為疑難症的偏頭痛,疼痛起來噁心、嘔吐,失眠、健忘、反應遲鈍。為緩解疼痛,跑遍了大小醫院,用盡了各種藥物、偏方,不但無濟於事,反而疼痛頻率越來越強,間隔越來越短。

就在尋求治療偏頭痛的過程中,在省人民醫院又查出了早期腦血栓,真雪上加霜,痛不欲生。那時親人早逝、單位下崗,精神和肉體的承受真是達到了極限,不知人活在世上為了甚麼?若不是擔心年幼的獨子成為孤兒,真的不想活下去了。我曾對一個知己親屬交待過後事:將來我不在世了,請求他做孩子的監護人。

直到一九九八年喜得大法,修煉後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短短幾個月,我的人生即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渾身的病痛一掃而光,記得初冬的一天,我靜坐在床頭,忽然感覺一隻無形的大手在我的頭部及脖頸部位有力的牽動、按摩,力量大的自己剛剛能夠承受,持續了大約二、三分鐘,當時既緊張又激動,我知道是師父的法身在幫我調整身體,感激的淚水不停的流淌。自此,徹底告別了二十多年的頭痛頑疾,心情豁然開朗。

我的腦血栓及其它各種疾患也都在不知不覺中全部消弭於無形。如今六十四歲,還在企業上班,大法賦予我全新的生命。

二、脫胎換骨 修心向善

當我捧起《轉法輪》一口氣讀完,就認定這就是自己要找的真法大道,隨即請了法輪大法的全部經書,如飢似渴的一一拜讀,師父的講法錄像也是一次不落的聆聽觀看,相見恨晚啊!法輪大法精闢而又高深的法理闡明了生命的真諦,詮釋了人有病的根本原因及脫離生老病死的奧秘。法輪大法引領我找到真正的淨土。

修煉後,我曾在五、六家大公司做財務主管會計,工作中處處按法輪大法標準嚴格要求,賬目清楚,分毫不差,經濟上兩袖清風,份外錢財滴水不沾。

例:一九九八年,某市外貿進出口公司請我幫助清理財務亂帳,多年積累的大量遺留問題,我在短短時間內調整的有條有理,僅借款錯賬一項,就減少損失一百七十多萬元,而我沒有要一分錢的獎勵和報酬。對此,公司領導非常感激。中途因為工作棘手,我幾次提出離開,都被總經理誠懇挽留。

在外打工期間,經常幫助同事購買長途電話卡,一次付款後,被騙子調包,將一張百元大鈔換成假幣。我自己墊款負責賠償,把假幣交給出納當樣品識別真偽。買東西多找的錢,主動退回原主,而對賣家以次充好、缺斤短兩等讓我吃虧的事從不計較。常年打掃樓道衛生,下雪天清掃馬路,拿出錢物支援災區等等。

再例,法輪大法化解了我對父親的仇恨。我兩歲多時被父親拋棄,長大後父親又對我百般刁難、無情無義。從小在心中種下了仇恨的種子。修煉大法後,明白了任何事情都有因果,師父說大法沒有敵人。我開始主動接近、看望父親,在自己經濟非常困難的情況下,還經常買食品禮物,有時給予錢財。

二零零六年夏天,身體一直健康的父親突然生病得了腦血栓,生活不能自理,三個姊妹都不能照顧,要把父親從老家送到我市的養老院。因為法輪大法教人心向善,處處為別人著想,我修去自己的怨恨心,最終化解了矛盾,接納了老人,經常帶他去吃飯,買衣及生活用品,看望、陪伴他。父親在頭腦清醒時痛哭流涕,說,這一輩子對不起我,有病了,卻沾了我的光。七年後,老人去世,將他送回原籍安葬,與父親的緣怨才徹底了結。

感恩師父與大法賜予我真誠與善良,使我改變了自私和狹隘的本性。

三、法輪旋轉 玄妙驚現

在大法中修煉,隨著心性不斷提高,我的天目打開了,早上集體煉功,煉功場上紅光罩著,很大範圍一片紅。一天晚上從學法小組回來,漆黑的夜間,一束紅黃相間的蓮花帶著若隱若現的光影在眼前閃爍。不論在何時何地,只要靜下心來,眼睛微閉,就會看到彩色的法輪不停的旋轉,可大可小,可遠可近。

後來,我的宿命通功能也被打開,一段時間我前額右側,右眼的前上方出現了一個像電視機樣的小螢光屏,長方形,一閃一閃的,只有光,沒有圖象,不論睜眼閉眼都能看到,後來慢慢消失了。

一九九九年六月份的一天晚上,師父打通了我的大周天,那天睡到半夜,突然感覺自己起空了,沒有身體了,只有自己的思維,那感覺非常輕盈、美妙、自在,持續了幾分鐘後回到原地。

還有一次也是晚上,我體驗了「三花聚頂」[1]的殊聖。在煉靜功打坐時(那時還不能雙盤),忽然頭頂上方開始呼呼的旋轉,力量還很大。那時我修煉還不到一年時間,所以確信這部大法博大的不可思議。

四、飛車取命 轉危為安

二零零零年八月的一天晚八點鐘,我騎自行車去朋友家路上,行至一丁字路口向左拐彎時,突然被一輛飛奔而來的大型摩托車撞倒在地,連人帶車撞出去一米多遠。自行車撞的變了形,推都推不動了,兩個小伙子嚇得夠嗆,一個勁的道歉,又要修車,又要送我去醫院。此刻,我想起師父在《轉法輪》中舉的例子,從地上爬起來趕緊說:「沒事,我是煉法輪功的,有師父保護,不會有危險,你們走吧。」路邊圍觀的人都憤憤不平,要他們留下電話,記下車號,我拒絕了,把車子丟在一小攤處,走回家中。神奇的是,摩托車是從右側撞倒我的,自行車飛輪輪盤撞壞了,可我的右腳右腿卻沒有一點傷痕,只是左大腿外側有一片二公分瘀青。我激動的熱淚盈眶,感謝大法救命之恩!

五、身陷困境 信大法 出奇蹟

二零一四年十月份,我因證實大法被邪黨迫害關進看守所。所在監號還有A、B兩位同修,為了使世人也能從大法中受益,我們向同監室的人講述大法真相,部份人明白真相後主動做了三退「退出黨、團、隊組織」,都相繼出現了奇蹟。

翠翠是個健康漂亮的女孩,因報復老闆對她進行欺騙而被關進來,她去世的奶奶天天顯現影像來找她叫她走,說是人間太苦了,致使翠翠病倒了,面色蠟黃,精神恍惚,發燒昏迷,獄醫診治也不見起效。我們教她背誦《洪吟》中的詩詞,她的狀況明顯好轉,我們準備繼續幫她,但此事鬧得滿號人精神緊張,個個驚恐,獄警只好將她調到其它監號。

魯昆是個剛出校門的大學生,幫人打架被拘留。我們跟她講因果關係,講大法教人做好人道理,她痛悔自己做了錯事。有一天她開了天目,能看到翠翠去世奶奶的干擾,嚇得不敢睡覺,寸步不敢離開我們。我們就教她默念大法經文,她的心情一下好了。後來非常激動的告訴我們,她小腹部有很熱的東西旋轉;還說自己能看到滿號的人都在躺著,而她卻起空了飄在室內上面;還看見師父在蓮花座上合十,飄來又飄走……。

金虹因經濟案件被判刑五年,而她的同案上司卻免於刑事處罰,所以氣憤難平,性情扭曲,狂躁暴虐,她是牢頭,對誰都心狠手辣。我們用「真、善、忍」的法理開導她,講大法救人的超常事例,並手抄大法經文送給她學,從此她天天背誦,人變的和善開朗了,也不再欺負打罵監號裏的人了。後來她的案子也由原來判五年實刑改為緩刑,她激動的淚流滿面,對大法佩服的五體投地,表示回家後一定要得法修煉,從新做人。

看到金虹的改變,號裏近三十人多數都做了「三退」,絕大部份人手抄並背誦師父的《洪吟》。好幾個人的天目開了,其中一人看到A同修頭頂上方有仙鶴盤旋,翩翩起舞;還有一人看到B同修身上的光圈,五顏六色的快速旋轉;另一人看到我打坐時身上和頭部不停的放射出金色的光芒。一個個生命得救了,真是佛恩浩蕩,不論在任何環境,大法都以無量的慈悲救度所有的人。

珍珍是一個遠方來的孩子,父母離異,在我市讀書,平時經常來我家。我送她《轉法輪》,告訴她法輪大法真相,希望她得救。這個孩子悟性很好,當即退出「團、隊」組織,天天念誦「法輪大法好」。有一次警察要來家騷擾,她急中生智從外面叫來一輛出租車直接開到宿舍單元口把我送走,使我免於迫害。

因與大法有緣,珍珍由此得到福報。一個偶然機會本市移動公司招聘人才,那時她距畢業還有一年時間,文化課考試時遇到好多題不會做,就不斷的念誦「法輪大法好」,成績出來後竟達到分數線。體檢時做心電圖,醫生發現有房顫等異常,就問她是否知道自己心臟有病?珍珍馬上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此時,扣在胸前的儀器彈了下來,只好從新再做,結果一切正常,被單位正式錄用。

二零一五年秋一天晚上,聽說珍珍患病住在省醫院,卵巢長了一個約十公分大的腫瘤,準備第二天下午手術,醫生說可能要切除卵巢並摘除掉婦科相關附件。我知道後囑咐她即刻起馬上誦念救命的九字吉言,人說了從來不算,大法一定能救她!同時,我跪在師父法像前,求師父救救這個苦命的孩子。

第二天一早,我去了醫院,珍珍說:晚上睡不著覺,念了一宿大法好,只盼下午的手術成功。這時醫生查完房鄭重宣布:原定珍珍下午手術,經再次會診研究,決定取消。聽到此消息,珍珍哭了,家人哭了,我也激動的哭了。幾天後再次檢查,十公分腫瘤不翼而飛,珍珍順利出院,一場災難避免了。大法的神威擊破了實證科學的假相。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6/8/24/主管會計-大法賦予我全新的生命-3334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