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壁背後 竟是另一個世界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三日】很多的高山,人都是很難到達的。有時候不是人到不了,而是有神在阻止人們去,因為他們就居住在那裏。

唐太宗貞觀年間,華陰的雲台觀有一個姓劉的法師,每到正月、七月、十月的十五這天設素齋時,就會有一個穿寬袖單衣面容黑瘦的人來到他這裏,坐在最末的座位上,吃完了齋就走。十多年間這個人總是準時來吃齋飯,衣服容貌也沒有絲毫變化。劉法師很奇怪,就問那人的來歷。那人說:「我叫張公弼,住在蓮花峰的東山凹裏。」劉法師心想那裏是個人跡不到的地方,就讓張公弼帶他去看看。張公弼很痛快地答應說:「我那裏很好玩,你去看看,一定非常開心。」劉法師就隨著張公弼走了。

走了二、三十里地就沒有路了,只好扯著滕子攀著葛蘿勉強尋路走。懸崖絕壁十分陡峭,就是猿猴怕也難以越過,但張公弼像走平坦的大道一樣毫不在乎。劉法師跟著翻山越崖竟一點也不費勁。後來兩個人來到一面石壁前,石壁有一千多仞高,像刀削的一樣陡峭,下面是無底深谷。石壁前只有幾寸大的一塊地方,劉法師與張公弼踮著腳才能站得下。這時張公弼用手指敲了敲石壁,只聽石壁裏有人問:「誰?」回答說:「張公弼。」然後壁上突然開了一扇門,門裏能看到天地日月,是另一個世界。公弼往門裏走,劉法師也要跟進去,開門的人怒氣沖沖地問張公弼:「你怎麼隨便領外人來?」說著就把門關上,又成了一面石壁。

張公弼在外面對看門人說:「他是雲台觀的劉法師,我的朋友,所以我才請他來。何必把他拒之門外呢?」 於是門才又開了,讓他倆進去。

張公弼說,「劉法師很餓了,給他準備一頓豐盛的飯菜吧。」那開門人就問劉法師要住下嗎?劉法師說以後再來住。那人就端來一碗水,從胳膊後面一個青布袋裏用匙舀出一點藥粉和在水裏,讓劉法師喝下去,劉法師覺得那水特別香甜,喝下去立刻不渴也不餓了。張公弼對那人說:「我昨天對劉法師說這裏很好玩,你何不給他變個戲法讓他看看呢?」那人就把一口水噴到東面山谷裏,片刻間就有一隻青龍和一隻白象出現在空中,跳起了美妙的舞蹈。接著又有兩隻鳳和鸞對歌,歌聲清亮動聽。過了一會兒,張公弼就送劉法師出了石壁,送他回家。劉法師回頭再看,只見仍是懸崖峭壁,剛才的一切都蕩然無存了。

原文:唐貞觀中,華陰雲台觀有劉法師者,煉氣絕粒,迨二十年。每三元設齋,則見一人,衣縫掖,回黧瘦,來居末坐,齋畢而去。如此者十餘年,而衣服顏色不改。法師異而問之,對曰:「余姓張,名公弼,住蓮花峰東隅。」法師意此處無人之境,請同往。公弼怡然許之曰:「此中甚樂,師能便住,亦當無悶。」法師遂隨公弼行。 三二十里,扳蘿攀葛,才有鳥徑。其崖谷險絕,雖猿猟不能過也,而公弼履之若夷途。法師從行,亦無難。遂至一石壁,削成,高直千餘仞,下臨無底之谷。一逕闊數寸,法師與公弼,側足而立。公弼乃以指扣石壁,中有人問曰:「為誰?」對曰:「某。」遂劃然開一門,門中有天地日月。公弼將入,法師隨公弼亦入。其人乃怒謂公弼曰:「何故引外人來?」其人因闔門,則又成石壁矣。公弼曰:「此非他人,乃雲台劉法師也,與余久故,故請此來。何見拒之深也?」又開門,納公弼及法師。公弼曰:「法師此來甚飢,君可豐食遣之。」其人遂問法師便住否?法師請以後期。其人遂取一盂水,以肘後青囊中刀圭粉和之以飲法師,其味甚甘香,飲畢而飢渴之想頓除矣。公弼曰:「余昨雲山中甚樂,君盍為戲,令法師觀之?」其人乃以水噀東谷中,俄有蒼龍白象各一,對舞,舞甚妙;威鳳彩鸞各一,對歌,歌甚清。頃之,公弼送法師回。師卻顧,唯見青崖丹壑,向之歌舞,一無所睹矣。(出自《續玄怪錄》,有刪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