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大道無形」的粗淺體會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二日】這些年的修煉中,一直有同修時不時的搞出一些形式來,並對這些形式執著。對於這些現象怎麼看,我談談個人的看法,水平有限,若有不對之處請大家以法為師。

大家知道我們當初各地有輔導站,有站長有輔導員,北京還有研究會有義務聯繫人。我個人理解,這些只是表現在常人社會的形式,與常人的組織是有本質區別的。我們真正的內涵是修煉,而修煉本身是「大道無形」的。

雖然在和平時期我們有研究會和各地輔導站,但只起到聯繫和傳達的作用,輔導站並不具備一般組織機構所擁有的職能,和學員不是上下級關係,聯繫人和輔導員也都是義務的,大家也沒有名冊,都聽師父的,都學一部法,用法來衡量如何指導自己的心性修煉。

大法洪傳時不上電視報紙,不作宣傳,只有煉功點的條幅對大法作最簡單的介紹。如果我們上報紙上電視,表面上看宣傳力度好像是加大了,但宣傳過程中有的人會因為「某某功電視都報導了,某某功報紙都說好了,某某人學了功都治病了」等等,因此而來學功,這是有求而來,有為而來,而大法要的是人真正想得法修煉昇華的心。最大限度的讓進門的世人不因執著而來學功,哪怕來的人少一點,也都是最純淨的心而來。而實際情況並沒有因為缺少有形的形式而阻礙了大法傳播。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迫害中沒有了研究會,沒有了輔導站,大家的修煉也並沒有受到影響,也證明了我們修煉的提高並不由這些形式來決定。

七二零以後,大家陸陸續續去北京證實法,以及同修建立資料點,走出來向世人講清真相。在此過程中,有同修認為,應該讓大家都去北京,在家的都要建立資料點。雖然這麼做是沒有錯的,但應該認識到,每個人的心性,當時的修煉狀態都是不一樣的,需要一個過程(這也就是修煉的過程),在這個問題上自己悟到,想去北京證實法,克服困難去做,這種克服的困難有自己怕心的阻擋,有親戚朋友的不理解,有大環境下的恐怖壓力,只有靠自己實修,一個問題一個問題的提高上來,那才是實實在在的提高。這種提高的過程可能幾個月也可能幾年。但不管多久這種提高都是真實的。

但是,如果用任何組織形式讓大家去做,不是同修發自內心的行為,就容易引起有的人看別人做了自己沒做丟面子,有的人認為自己不去做會圓滿不了,等等各種執著,而不是真正發自內心去做。而且組織者不一定是修的好的、悟的高的,而現實中很多負責人、輔導員掉了隊甚至走向反面。而在護法中湧現出的那些可歌可泣的事蹟,很多是沒有人組織、沒有榜樣可循,在看來不可能完成的情況下完成的神跡。

師父開示:「大道無形,各種環境都是給大法弟子提供的修煉場地,都能夠修煉。你們今天的修煉不是過去哪個覺者給人留下的文化中那種小道的修煉,是把全人類社會整個鋪開了叫你們每個人選擇適合自己的方式修。」[1]

我的理解,形式就像一個容器,它的內容、內涵裝在裏面。修煉也有一個形式,釋迦時代的修煉形式是樹林裏打坐、出家、要飯化緣。但我們修煉的大法很大,就要有一個更大的形式來適合它,就如同是一個人穿的一件衣服,這個人很高大,就要穿大的衣服才行,因為法太大了,大到無邊,那麼這件「衣服」就要大到無邊,才能裝得下他,才能使他不受束縛,所以這件「衣服」看起來就像是大到沒邊沒沿,大到「無形」了。

舉個例子,比如資料點的運作,我們基本上都是家庭式的小資料點,有的人家裏環境允許,自己一段時間內覺得小冊子效果好,就可以多做一次小冊子,做多少由自己的狀態決定;可能過一陣修煉狀態不好,或者覺得有更好的講真相的方式,就可以這段時間改做其它的。有的人家人不明真相很反對,就可以先不和家人發生矛盾,隨著給家人講真相,家人理解了,支持了,就可以自己在家裏也「開朵小花」。有的人看到別人講真相的方式雖然很好,可是他有更好的辦法更大的能力,那麼他就可以用自己的方式去講真相。我們的修煉是不斷提高層次的,隨著心性的提高,周圍的環境,對法的理解,方方面面都會相應的發生變化,而且世間萬事萬物都是給我們利用來講真相的,我們的修煉又沒有榜樣,那麼就會有千千萬萬的講真相的方式。當然,這不排斥有的項目需要多人配合共同完成,那也是其中的一種方式。

個人體悟,大道無形的威力還體現在他是圓容的,是不容易受到破壞的。邪惡迫害大法十多年,一直以為只要抓住所謂的「頭頭」,就可以把整個大法破壞掉。可是大法修煉者是沒有花名冊的,邪惡除了將研究會的負責人和各地的輔導員判重刑,再無力可施。可是各地的負責人只是名義上的,並不是實質上的「領導」。我們修煉、講真相救人靠的是大法,是師父,所以大法講清真相的活動一直沒有受到任何影響。今天老張和老李配合做了甚麼,明天老張和老王又配合做了另外一件事,後天老李和老趙又一同做了甚麼別的事。大家都遵照法來做,沒有領導人,就不會有人帶歪了大家,沒有規律,邪惡也無從下手。

邪惡迫害中一直想找到所謂的「突破口」,這些年中也出現了不少大型的資料點被破壞,還有些人所謂修的高被大家崇拜,還有的地區協調人像常人的領導一樣去各地,藉口有的是教技術,有的是交流,「幫助同修提高」,其實形式上已經和常人的領導「指導工作」無異。有些同修很喜歡圍繞在這些協調人周圍。共產邪黨為了維護它的統治幾十年來一直向大眾頭腦中灌輸「奴性」的思想。現在的人不喜歡獨立思考、獨立做事,做甚麼事都喜歡看別人,喜歡被人管著,身處某個組織中才有所謂的「歸屬感」。邪黨電影裏經常說一句話叫「找到組織了」。修煉了以後,有些同修仍然沒有意識到這是一種黨文化。遇到修的好的,或者是協調人,有時會表現出「我們跟著你幹」或者「終於有人領導了」這種心態。做一件事情不是用法衡量,而是看別人,協調人說這件事可以做了,心裏才有底,不說就沒底。

而師父是怎麼教我們的呢?師父說:「不是在一個站長的揮動下大家都去做一件甚麼事情,不是這樣的。除了大家共同配合做甚麼事的特殊情況下站長統一協調外,每個人都在主動的走自己的路。如果甚麼都統一去做、由站長統一說了算,大家都跟他一樣去做,這個站長修成了甚麼,你們只不過是他世界的眾生而已。我不要你們這樣,我要大法弟子每個人都是王,每個人都走出自己的路來,每個人都證到自己獨立的果位。」[2]

我個人理解,作為一個生命,一切事用法衡量,遇到事自己獨立思考,自己主動做該做的事,並為自己做的一切負責,這才是一個生命應有的狀態。

師父在法中講:「也就是說,大道無形的修煉其實是一種無形的形式。」[3]

我的體會是,既然大道無形是我們的修煉形式,那麼這種形式是不是如同我們煉功時推轉法輪四次,發正念時用右手,盤腿時男的左內右外一樣,是必須遵守不可以改動的呢?我覺得一定是這樣的。所以不要因為自己的歡喜心,或者看到有修的好的「高人」或者認為外在的形式有變化了,就想改變這種修煉形式。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曼哈頓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