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有法 在神的路上精進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八月十八日】大法弟子沐浴在佛恩浩蕩中,無不從心底生出了對師父的無限敬仰和感恩,用人類最美好的語言也無法表達對師父的感恩和對大法的讚頌。

一、正念正行 有驚無險

九九年七二零後講清真相,我們是以發真相資料為主的。一開始我們這的同修走出來的很少,我就和女兒盡最大努力在我們這個範圍全面的做,儘量不留空白點。

隨著正法進程的突飛猛進,有很多同修走了出來,我們就分片做,保證資料不發重複。在奧運前夕,邪惡瘋狂迫害大法弟子,到處抓人抄家。我聽說當地也安排了警察夜間巡邏,我聽後不為所動,心想:我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救眾生誰也不敢迫害我。

在二零零八年五月份的一天,我和女兒帶上《九評》和真相小冊子晚上九點多出去發放。我們先學了師父講法,發完正念,一邊走一邊背著師父的法:「講真相救度眾生,舊勢力是不敢反對的,關鍵是做事時的心態別叫其鑽空子。」[1]心想: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沒事,就去發。正發著,忽然有個人影在晃動,我倆馬上轉移方向,可他發現了我們,就大步流星的向我們跑過來。這時我馬上想到師父講的用功能把他定住的法,我倆反過身來向那人走去,把手電筒一打,「唰」一道白光射向那人,隨口說了聲「定」,他一動不動的站在那。我一看,是個尖嘴猴腮的四十多歲的男子,我倆不慌不忙的從他身邊走過。

回到了家中向內找,因為我們資料發到最後,按原計劃剩下了十多本《九評》和十多本小冊子,有一條街十多戶,她以為我發了,我以為她發了,就相互埋怨。她說我應該發,我說她應該發,剩下這些也得發呀,就找那條街去發,才碰到了那個追我們的人,險些被鑽空子。

在這提醒同修在做證實大法的事時,有事了一定要向內找,互相配合好,才能做得更好。在那樣的環境下,碰到那樣的事情,每當我想起來真有點後怕,但我馬上排除它,有師父的呵護怕甚麼,現在不是很好嗎?這方面的例子很多,就不一一列舉了。

二、排除病魔干擾 救度眾生

我們這有很多基建施工隊,十一月份停止施工,聽說明天要回家,我想:這些人都是遠處來的,不是一個地方的,萬一他們那兒沒有真相資料,我把資料傳給他們,帶到他們當地,能救更多的人。我想後半夜給他們送去。

就在發十二點正念時,我感到天旋地轉,身體發燒,同時伴隨著劇痛向我襲來。發完正念仍不見好轉,我想煉煉功看看,在煉抱輪期間吐了好幾次,但手始終沒放下來,堅持煉完抱輪時,全身大汗淋漓。我一邊求師父加持,想這是邪惡爛鬼干擾我傳真相救人,我一定要清除它。我一邊發著正念,一邊把《九評》光碟、真相小冊子等裝好,忍著強烈的疼痛,開開門邁出了堅定的一步,我就是要去救人,兌現我的史前大願。

北風夾著細細的雪花吹在我身上,難受的身體有點發晃,步行艱難,心中背著 「難忍能忍,難行能行」[2]。當我把真相資料送到目地地往回返的時候,覺得輕鬆多了,到了家中不好的狀態完全消失。

最近兩年身體出現病業假相狀態,手、腳、腿等關節處有時出現起包腫大,腰胯處時有疼痛出現,有時疼得剜心透骨的,腳要腫起來都不敢碰一點,嚴重時去飯桌吃飯、上衛生間都得爬著去。每當這時就想師父的法:「你動的是正念,你說這都是假相、舊勢力干擾,我修了這麼多年大法,不可能出現這個情況。你真的發自內心的一念,馬上甚麼都沒有。」[3]一般,一兩天就過去了。隔十天半個月的又出現一次,我就想:我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就聽師父的安排,其它的安排都不要,也不承認,我有漏也不許邪惡迫害我,有大法歸正。有同修說,是不是給別人處理十字架招來的?有的說,是不是沒做到忍,動氣了,這個氣它就來回串。我說:不管是甚麼東西,要全盤否定,一概不承認,徹底清除它。我無條件地向內找,從法中歸正一思一念,一言一行,別再叫邪惡鑽空子。就這樣,我就一瘸一瘸的出去發真相資料,不能讓這樣的假相干擾我救人,不知不覺中疼痛在發資料的過程中消失了。過了年以後,這個狀態就沒太有了,我知道是師父幫我承受了,我無以言表,只有默默地在師父法像前叩拜師恩。

三、遇到矛盾向內找,我真正的提高了

我接觸的學法組七十歲的比較多,一接觸就覺得這些同修耳沉、記憶力差,辦事反反復復,一會兒這樣,一會兒那樣,難以溝通。比如有一次,同修定了一千五百份台曆架。一天,我與她說,今日台曆架回來了,八點到你這,你出來看看,要不我就給你敲後窗戶?她說行。八點,車準時到了她家門口,我從窗戶向裏一看,沒人。我非常著急,車在大街上放著,東西沒處放,人來人往的很多,出了事就不是一個人的事,咋辦呢?求師父點化,馬上有一念出來,是不是去遛彎兒了?我就向燈光場走去,看她正遛彎兒呢。我一看,氣就不打一處來,氣沖沖的說:「你在這幹啥呀?不在家等著接東西,車都遊了街了。」她說:啥呀?我說:台曆架。她說:你不說明天再來嗎?我說:你咋弄出這事來呢?對她怨呀,就別說了。

卸完車,我回家坐那兒想,是不是這件事怨我呀?我沒說明白,我也沒強調一下時間,讓她在家等著。師父看我向內找了,把一段法打入腦中「在遇到矛盾時,可能就會表現在人與人之間心性魔煉當中,你能忍的住,你的業力也消了,你的心性也提高上來了,你的功也長上去了,它們就熔合在一起了。」[2]我為甚麼接觸的大多數是老年同修呢?為甚麼與老年同修有矛盾呢?一個是前世的因緣關係,再就是師父看我有人心執著,安排讓我提高的,可我一次次用人心掩蓋過去了,真是愧對師父。

通過這次向內找,我徹底地去掉了對同修的怨恨心,同時也去掉了急躁心、做事心、怕麻煩的心、完成任務心等許多人心,真像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的「一舉四得」[4]。所以,我在這裏感謝這十多年裏對我有幫助提高的同修,對在這十多年裏我傷害過的同修說聲:「對不起!」我現在又增加講真相項目,打語音電話,面對面講真相,發真相冊子等。

在這十七年的助師正法的路上,我們每一天都沐浴在師父的佛光普照中,每精進一步,都離不開師父的慈悲呵護。十七年中,每個大法弟子都有可歌可泣的故事。在今後有限的時間裏更加精進,多多救人,完成我們的史前大願,圓滿隨師還。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頓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