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弟子:修煉法輪大法的幸福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八月十日】我是一名年輕的法輪功學員,我上初三的時候,是我人生的低谷,因為我長的醜,同學們都叫我猿猴,上生物課,老師講「進化論」,講猿人進化為人類,同學們都看我,取笑我說:「某某,老師這不是講的你嗎?你不是個猿猴嗎?你還沒進化好嗎?」說完同學們都哈哈大笑。下課後,別的班的同學都跑到我們班來看我,在背後對我指指點點,還封我為 「班花」。

從那以後,我形成了強大的自卑心,只要別人看我,我就覺得他們在議論我,經常晚上回家,打開洗澡的水龍頭,蹲在衛生間裏就哭,怕爸爸媽媽聽見,我那時真是覺得上天對我不公平,為甚麼讓我有這樣的童年?同學們欺負我、打我。

就在那時,也就是初三的時候,我得到了大法。我看了師父講的法,我真是一下就明白了,那時我在想,太好了,同學們都給我好東西了,同桌欺負我,掐得我身上一個青一個青的,我一點不覺得疼,我就想她又給我德了。有一次,她想打我,還沒碰到我,自己就摔了個大跟頭,我就在想師父在保護我呢,不讓她欺負我。

關於同學們叫我猿猴這件事,也是大法讓我徹底放下了這個包袱,當他們說我醜,說我像猿猴的時候,我反而呵呵一樂,不去管它了。說來也神奇,自從我不在乎別人對我的稱呼以後,也沒有人在背後議論我了,也沒有人叫我猿猴了,好像這一頁翻過去了,當時我真是體會到師父法中講的「柳暗花明又一村」[1]。

如今我長成了一個大姑娘,我的樣子也發生了很大改變,很多人看見我都說我變樣了,皮膚白白嫩嫩,其實到現在我都明白了,是大法改變我了,大法確實可以讓人越修煉越美好。

從結束學業以後,我從事了三份工作,這三份工作就是特別的辛苦,有時我在想我沒有能力嗎?為甚麼總是從事這個社會最底層的工作,吃那麼些苦,遭那麼些罪,當我把問題帶到修煉中的時候,我都明白了,吃苦不是一件好事嗎?我深深感覺我就是為法來的生命,大法讓我體會到了真正的幸福。

在修煉中,我也過了幾次生死關,因為在師父的保護下,安然無恙。有一次是中秋節,吃完晚飯,突然間感覺身體不舒服,我跟同修媽媽說:我頭暈,隨後就撞到牆上倒下了,當時就沒有意識了,就跟死過去一樣。

媽媽很快意識到了我們是大法弟子,有師父保護,抱著我,拼命喊「師父救救她,」一邊喊一邊晃著我,讓我甦醒,隨後,我慢慢的睜開了眼睛,喊了一聲「師父」,口中吐出一堆白色的東西,然後,醒過來了,那已經是快晚上十一點了。同修知道了我的事情,趕了過來,幫我發正念,第二天,我跟正常人一樣,一點問題沒有了。

還有一次我嗓子疼,扁桃體有些發炎了,兩天了也不見好,同事跟我說讓我吃個金嗓子喉寶,當時我想吃個也沒事吧,緩解一下,誰知不但沒好,反而越來越重了,整個嗓子腫了起來,喝水都困難,到最後呼吸都難,我意識到我錯了,不應該吃那藥。

我跟丈夫說:「這兩天咱倆分開睡,我要看書,發正念。」當時我丈夫氣的說:「你快去死了吧,你的嗓子都這樣了,明天好不了,你就去吃藥。」當時我在想我是個修煉人,我不用吃藥呀,更不能讓丈夫(常人)誤會大法,我真是幾乎一宿沒睡,因為沒法睡,一平躺就喘不上氣來,呼吸特別困難。實在睏的不行,我就撅著屁股睡,口水都流到床上。

第二天我去上班,幾乎說不出話,同事都讓我吃藥,我腦子裏也反應。當時我就在想我是個修煉人,我有師父管,說來真是神奇,想完這句話,我就感覺嘴裏鹹鹹的,然後吐出黃色的帶膿的血,我一直吐,一直吐,幾分鐘的時間,嗓子恢復了正常,說話聲音也洪亮了。

回到家裏,丈夫看到我好了,也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從那以後,只要我不舒服了,丈夫就讓我看書,他也慢慢相信了大法。

前段時間,我也走入了控告江澤民的行列,自從寫了舉報信以後,我做了好幾個夢,都是在天上飛,我知道我向前邁了一步,以前我是個膽小的人,從不敢參與這些,師父在鼓勵我,讓我放下了很多心,就包括這次寫稿,也得到師父與同修一次次的鼓勵。

寫的不足的地方,還望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