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給了我一個聰明的大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八月十日】在修煉法輪大法之前,我是個弱不禁風的病秧子,甚麼心臟病、氣管炎,搞得我整天上不來氣,就連睡覺都得坐著睡。一九九四年在鄰居的介紹下,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剛煉一個星期,全身的毛病都沒有了,幹活也不累也能躺下睡覺了。當時的心情就像剛來到這個世上,看啥都新鮮。

一九九九年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後,有些愛說閒話的老太太告訴我別煉了,說家人會跟著受連累的,我笑著說:受啥連累啊,我煉了法輪功,我的兒女特別支持我,還給我提供了好的環境,我的孫女外孫女都是大學生,還有了讓人羨慕的工作。這下她們啥也說不出來了,我也經常和她們講一些大法的美好。

我一直在家照顧著小腦萎縮的老伴和一個九十多歲的老爹,二零一一年老爹和老伴相繼去世後,我想要出去講真相 ,請師父幫幫我。有一天有一位比我還大的老姐姐來找我說,我們都上市裏去講真相了,你去不去,我帶你啊。我一聽不知說啥好了,就一個字「行」。我這個人還有個弱點,不認識路、坐車還暈車。

開始去不咋會說,就看著她們說學著,還幫著發正念。一來二去的就有了經驗,也開始講了。慢慢的我會說話了,也認識路了,也不暈車了,我太高興了。

同修們都是一個星期去兩次市裏講真相、近距離發正念,我想我自己能找到路了,我在家裏耽誤了很長時間,我得補上。就這樣她們去兩天我又多加了一天。剛開始自己去時由開始的講兩、三個人,五、六個人,十幾人,增加到現在的三、四十個,多時五、六十個人。

一次我和一位老同修到人才市場講真相,當時天陰的很厲害,那位老同修看見了另一個同修,她們在那兒聊了起來,我就自己和等車的孩子們講真相。不一會兒下起了大雨,我們都沒帶雨傘,我就以借傘為名躲到等車的孩子傘下避雨講真相,這個走了就躲到那個孩子傘下,來回的跑著。等雨停了,我都講了好幾個人呢。回頭看看那兩個同修被雨水澆的裏外都濕透了,我一點都沒濕,她們倆不好意思了,說:師父我們錯了,光顧嘮嗑了,忘了自己幹啥來了。

還有一次講完真相回家坐車,在我的旁邊有一個中年人在給周圍的人看手相,說來說去看到我就拉著我的手給我看,我說不用了,她硬拉過去非得看看,她一看我的手又看了看我說;大姨你好福氣啊,我笑了笑,她又說:大姨你是信啥的?是煉功法的嗎?從你的手相上看你的壽命早到頭了,可你還這樣健康。我笑著說: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是一種性命雙修的佛家修煉功法。就這樣我給她講了真相、做了三退。她非常的高興,連說謝謝。

就這樣,我在師父的呵護下走過了一年又一年,我每次出去講真相之前都給師父敬香,求師父加持我的正念,把有緣的人帶到我身邊來。在我的修煉路上,也碰到有驚無險的事,但我相信有師在有法在我啥也不怕。我還帶著兩個從新走入修煉的老同修,天天學法,還帶著她們出去講真相。

現在的我是一個聰明的老太太了,講起真相滔滔不絕,我都不知哪來的那些話,這都得感謝師父,給我開智開慧了。師父給了我一個聰明的大腦。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