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法輪功學員聚集柏林舉辦反迫害活動(圖)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八月一日】(明慧記者吳思靜德國柏林報導)二零一六年七月三十日下午,四百多人的法輪功學員遊行隊伍穿越柏林地標建築布蘭登堡門,走到一公里外的波茨坦廣場,打頭陣的是天國樂團雄壯有力的樂聲,押尾的是腰鼓隊歡快的鼓點,中間有展示功法的方陣,以及各種橫幅告訴觀眾們法輪功在全世界傳播,唯獨在中國受到殘酷迫害。在「柏林的心臟」,來自世界各地的遊客和柏林人被遊行隊伍祥和的氣氛吸引,也震驚於中共對如此和平的人們所犯下的罪惡:活摘器官。

法輪功學員從菩提樹下大街走來,正準備穿越柏林地標建築布蘭登堡門,天國樂團打頭陣。這一帶被稱作「柏林的心臟」
法輪功學員從菩提樹下大街走來,正準備穿越柏林地標建築布蘭登堡門,天國樂團打頭陣。這一帶被稱作「柏林的心臟」

波茨坦廣場是柏林重要交通樞紐,也因當初的柏林牆從這裏經過而聞名。圖為法輪功學員進入波茨坦廣場。
波茨坦廣場是柏林重要交通樞紐,也因當初的柏林牆從這裏經過而聞名。圖為法輪功學員進入波茨坦廣場。

法輪功學員的遊行隊伍
法輪功學員的遊行隊伍經過柏林市中心的一條商業街。

十多名法輪功學員在遊行隊伍旁邊發傳單等,徵集反對活摘的簽名。
十多名法輪功學員在遊行隊伍旁邊發傳單等,徵集反對活摘的簽名。

遞上印有真相網站的手工蓮花
遞上印有真相網站的手工蓮花

過往民眾閱讀真相資料
過往民眾閱讀真相資料

西人法輪功學員正在講真相
西人法輪功學員正在講真相

這四百多法輪功大部份來自德國,還有的來自瑞典、芬蘭、法國、荷蘭等歐洲國家。聚集在柏林的目的,一個是為了紀念法輪功反迫害十七年,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發動了對法輪功的迫害;另外一個是讓更多的人知道中國活摘器官調查的最新進展。

中共大使館前宣布活摘最新調查結果

七月三十日這一天分別在柏林東部和西部舉辦了兩個遊行,上午十一點,四百名法輪功學員站在中共駐德國使館對面的柏林東部的亞諾維茲橋(Jannowitzbruecke)上,從二零零零年開始,柏林法輪功學員就開始在這裏和平抗議,一開始是一週幾天,後來是每天都有人輪流到那裏,連週末都不例外。

法輪功學員的講話中提到,獨調查員最新調查數據顯示,二零零零年中國「器官移植」產業突然出現繁榮,這正是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第二年。從那一年開始到二零零五年,每年中國有六萬到十萬移植器官手術,但中國並沒有一個有效的器官捐獻系統,而且死刑犯的數量也遠遠無法滿足這個巨大的數目,絕大部份器官來源不明。調查員認為,這些年有百萬個器官來自於強迫活摘器官,大部份受害者是法輪功學員。中國有七百家醫院參與了活摘罪行。

穿越柏林市中心的大遊行

在隨後舉行的大遊行中,八十多人的天國樂團首先上路,帶領遊行隊伍從大使館前出發,向北前往柏林東部的中心──亞歷山大廣場(Alexanderplatz)。這裏曾是東柏林的中心,在柏林牆倒塌前後,嚮往自由的東柏林人就聚集在這裏表達自由的意願。東西德統一後,亞歷山大廣場四週日漸繁華,這裏的一切見證了一段曲折的歷史,成為遊客不可錯過的景點之一。

法輪功學員的遊行隊伍第一次出現在這裏,天國樂團的樂曲如同一股清流,迴盪在廣場上空。二十多名腰鼓隊成員身著金黃色煉功服,分外顯眼。路人紛紛駐足觀看。

布蘭登堡門是柏林的象徵,也是德國的國家象徵標誌,在東西德分裂期間,它見證了許多重要歷史事件。當年的柏林牆就從這裏穿過,柏林牆倒塌後將近三十年後的今天,無人區早已變成了車水馬龍的大街,波茨坦廣場重新成為柏林的交通樞紐,高樓大廈並肩而起,已經完全融入了柏林這個國際化現代都市。

法輪功學員的遊行隊伍在布蘭登堡門前停留了半個小時後,遊行隊伍順著原柏林牆的走向,走向波茨坦廣場。

三位曾經在中國勞教所中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親口講述了他們是如何受迫害的,幾十位法輪功學員不間斷地展示功法。下午三點半,西柏林的遊行結束。

心臟病醫生:相信活摘器官在中國發生

因其個人經歷,柏林的舒斯特醫生認為,強行活摘器官的事情完全有可能在中國發生。
因其個人經歷,柏林的舒斯特醫生認為,強行活摘器官的事情完全有可能在中國發生。

當遊行隊伍快接近布蘭登堡門時,一位騎車過來的老先生下車觀看了很久。他是舒斯特(Schuster)醫生,專門治療心臟疾病,他表示,之前就已從報紙上看到有關中共活摘器官的報導。作為醫生,他認為,活摘器官的現象完全有可能在中國發生。

他說:「我曾經去過蘭州幾個星期,培訓中國醫生。我看到了不少腐敗現象,讓我震驚。比如做心臟支架的時候,醫院要求家屬支付一筆高昂費用,付不起的病人就得不到醫治。」在他看來,這樣的醫生,只要給錢,只要給他提供條件,就有可能幹出任何事情,包括活摘器官。

中共大使館旁德國居民:法輪功能量大

阿奈特(Annette)女士家住中共大使館附近,經常看到法輪功學員在大使館前請願。她說:「每天他們(法輪功學員)都在那裏煉功。法輪功的能量比其他功法都大,因為即使受到這樣的打壓迫害,他們還能堅持這麼多年,而且天天堅持出現在大使館前。」

阿奈特來自前東德,經歷過東德共產黨的統治,在中國發生的事情對她來說不陌生,她說:「他們(共產黨)不想讓人有自由的思想,他們要控制人的思想,控制不了的時候就用暴力打壓,這非常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