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法為師 重視發正念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八月一日】關於大法弟子該做好的「三件事」,師父說:「大家看到了,你們在講真相啊、發正念哪,和你們個人的修煉,這麼三件事,也就是當前大法弟子做的最重要的三件事。講真相從表面上人這一層的理看,是在揭露這場邪惡的迫害;發正念哪,是清除那些不可救要的、最骯髒的生命對大法弟子的迫害;那麼從再高一點的理看哪,那講真相的真正用意是挽救眾生,是免於人類被淘汰。舊勢力利用邪惡的生命對大法弟子的行惡,一來是製造考驗,二來是為了叫我把這些垃圾從宇宙中清理了。而大法弟子的發正念是從根本上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清除邪惡的迫害。」[1]

有很長的一段時間,我把發正念當作是每天都必須做的一件事情。發完正念以後,就有一種完成任務似的感覺,如果錯過了也不是那麼太在意。而且看到一篇文章說:不用每次發正念都想一遍發正念內容,想和前一次發正念的內容一樣就行,這樣可以多一些時間清理邪惡。這正好符合了自己省事的惰性觀念,就照做了。後來發現自己對發正念的內容都記不全了,意識到不對勁兒了。

我再次認真的讀了明慧編輯部關於發正念的文章,把發正念的內容寫在紙上,反覆讀反覆看,不斷理解如何正確發正念,直到把發正念的內容全部記住。並且把關於發正念的相關法理再學一學。學法中體悟到:大法弟子發正念是在清除邪惡對大法、大法弟子的迫害,是在維護大法;也是在清除邪惡對世人、對眾生的迫害,是在證實大法,救度眾生;「是從根本上否定舊勢力的安排」[1]。

自從海外報導國內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不但不減反而增加,心情很沉重,感覺真的有必要看看自己的修煉狀況了,同修被迫害不能說自己這塊沒有責任。

還有自從去年五月訴江以來,後半年開始至今邪惡還在不斷的迫害訴江同修。向內找首先是從內心對國內同修關心不夠,沒有把同修的事當作自己的事,身在海外打營救電話也不夠,甚至流於做事的形式。

再就是發正念長期被干擾沒有重視起來,使得達不到清除邪惡的效果。也許就有我這部份該清理的邪惡沒及時清理掉,使得大陸同修被迫害,所以真該重視起來了。

師父在《精進要旨三》<正念>中關於發正念說:「要集中精力,頭腦絕對的清醒、理智,念力集中、強大,有搗毀宇宙中一切邪惡的唯我獨尊的氣勢。」[2]

有一天「絕對」兩個字突然變的很大、聲音很重。這兩個字的份量多重啊,在另外空間清理邪惡,維護大法、救度眾生、助師正法是多麼神聖、嚴肅的事情,任何雜念都絕不應該出現,以前怎麼就沒有意識到?我開始意識到,師父讓大法弟子發正念意義重大、影響深遠。

師父說:「我告訴大家,這麼多年來,我一直在說大法弟子的能力非常的大,很多人就是不相信,因為也不讓你看到。你在正念作用下,你身邊的一切和你自身都會發生變化,你從來都不想去試一試。舊勢力和那些個邪惡因素的干擾,就是在鑽你們思想的空子,這些年來一直在幹這個事,舊勢力操控爛鬼與邪黨因素一直在這麼幹,叫你們做不成救人的事,因為它跟你對打打不過你。」[3]特別是「你從來都不想去試一試。」[3]

這一句,發正念都十多年了,怎麼是從來都不想去試一試?我理解到發正念比自己想像中要意義深遠的多。體悟到發正念到位會改變舊勢力對大法弟子的安排,清理自己周圍的環境,確保師父在正法中希望要做的事情能如願所成。

我體悟到發正念還有一層內涵:正一切不符合新宇宙的為私為我的東西。尤其邪黨因素對發正念的干擾,師父講的這麼明確,自己以前沒有意識到,也沒有重視過。

從修煉狀態看,隱約的妒嫉心、去不淨的爭鬥心、被人說心裏就不快的心、還有很重的自我,這些都是邪黨文化的表現。幾十年泡在邪黨文化中,邪黨因素可能自己都意識不到,甚至有時可能還會滋養它。感覺自己不好的狀態好像都是這個東西在起干擾作用。現在明確了,那就是正念清除。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正念〉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二十年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