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學員:得法不易 當萬分珍惜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七月三十日】我是一名在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一日才得法的法輪大法新學員。想把自己的親身感受寫出來,希望有緣人看到能有所啟發,願世人及早明白真相得救、得法,不負我們生命的本願,不負師父慈悲苦度的萬古機緣。

一、得法經歷

回首五年前的生活,我只能用「不堪回首」來形容自己。我曾經在央企管理崗位工作。十幾歲就參加工作的我,憑著勤奮自學,雖然不是科班出身,但也在單位管理崗位上有所作為,步入市場的承包經營管理工作中。那時真心希望在改革大潮中能幹出一番事業。然而在一九九八年後卻在現實中深感社會大環境的複雜、市場競爭機制的不完善,加之在貪腐淫亂的統治下,法律、道德、人心急速下滑,專權把控市場,單純追求利益最大化,引發著市場不正當競爭,經濟畸形發展,惡性循環。在殘酷的行業惡意競爭跌打滾爬中,被迫連續走彎路,企業最終陷入困境。

那時我的境況不好,升起對神佛的崇敬,但不知真神在哪裏啊,就逢廟即拜,買了一大堆所謂的佛教歌曲、念珠等等,還在家裏供著關公象,錯以為那樣就是虔誠,佛就會保祐自己。朋友(大法弟子)一直在交往中給我打氣,鼓勵我。他最初並沒有具體談他受迫害的情況,只是給我錄下大法音樂《普度》、《濟世》讓我聽,在我靜心聽進去後竟不知不覺落淚,我發信息問朋友這是怎麼回事?為何佛教的音樂怎麼聽也沒有這樣的反應?朋友回覆說:說明你用心聽了。此後我就經常聽。後來他又錄了《神傳文化》、《天音淨樂》等錄音給我,我就放到手機裏,開車時經常聽,因為聽著好,而且好多理念都是作為一個中國人骨子裏應該傳承的東西,所以接受起來比較容易,也不知不覺就在對照歸正自己。

朋友還經常給我真相光盤、神韻晚會看,因那時自己的公司陷入困境,自己太急於翻身,滿腦子都是怎麼掙錢、湊錢,所以沒有很用心的看,但是我也明白了,並做了三退,朋友叮囑我經常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希望我至誠的善心能得到宇宙大法的護佑。

那時我陸續的看了一些真相光盤,大部份都能認可,唯獨對《九評共產黨》比較抵觸,特別不願意看講述邪黨殺人的那些場面,自己也不知道為甚麼,幾次朋友放給我看都是這樣,不是半路借故跑掉,就是煩躁的讓朋友停止播放。朋友按了暫停,然後走到我跟前對我說:「我們看錄像的時候就是在清除殘存在體內的邪黨灌輸的毒素,在清除的過程中,那個邪惡的東西肯定要垂死掙扎,所以它會干擾你不讓你看。你想一想,從小我們就被強迫接受邪黨‘偉光正’的觀念,今天當你看到在‘偉光正’的畫皮下掩蓋的所有真實歷史場面時,我們心裏被邪黨植入的那個觀念是不是就要受到衝擊?在這個沖擊的過程中心裏不就會表現出煩躁嗎?所以你一定要清楚不讓你看下去的肯定不是你,是那個黨文化毒素不讓你看,你看明白了它就要解體,它就無法再控制你、毒害你。你分清楚自己真正的想法就容易解決了。」

我仔細想一想真的不是因為自己善良才看不下去它殺人的場面,甚至自己會說:「你知道它壞就行了,還非得看仔細嗎?」那麼我為甚麼就那麼強烈的不願看呢?甚至會躲到另一個房間裏,我又沒殺人,為甚麼會不敢看?我真正怕面對的是甚麼?我仔細的分辨:它好像是從耳朵旁的方向閃過來的,而自己產生很強烈的念頭時好像在大腦正前方,那麼它是外來的觀念,在與我的真實想法進行對抗嗎?我也終於明白了那麼多年在部隊、在央企,其實邪黨一直在對我進行著洗腦教育,我雖然一直都認為自己把持得不錯,可那些毒素還是一天天、一年年像溫水煮青蛙一樣慢慢在滲透、浸染,從而根深蒂固的接受而自己還不自知,甚至錯把它們當成了自己。當我分清了自我的時候,很快就破除了一道障礙我全面接受真相的阻力。

直到二零一五年下半年,我和朋友才有機會長時間見面溝通交流,他給我講了很多大法的真相及他個人所經歷的慘烈迫害。當時我很震驚,因為他給我的感覺一直都是很陽光,很樂觀很幽默,絲毫看不出經歷了七、八年暗無天日的摧殘迫害、幾近生命垂危。他很多時候表現的波瀾不驚,最初認識的時候我甚至對他有些崇拜,總喜歡和他在一起,交談中不知不覺就會忘記自己的煩心事。至此我才明白同修的良苦用心,在最初他之所以沒給我講迫害方面的事情,是想讓我先從正面了解大法,也許我當時境況不好,心裏更需要燃起希望吧,而這位煉法輪功的朋友不僅讓我恢復了對未來的信心,還讓大法的光輝照耀著我走過了人生的低谷。我也終於知道了自己為甚麼老是喜歡和他在一起,潛意識中始終認為只要和大法弟子在一起就有希望,似乎大法師父也在庇護我一樣。

就這樣朋友讓我有緣了解了大法,還看了很多錄像,特別是《走出政治,走入修煉》對我震撼很大,我逐漸了解到了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發生在中國大陸、發生在我們周圍、甚於十年文革的又一次浩劫──江澤民邪惡流氓集團利用極權調動全部國力對信仰「真、善、忍」修煉者、法輪大法學員的殘酷迫害,它們連續不間斷的在電視等所有新聞媒體(甚至滲透到海外)鋪天蓋地的造謠誣陷教人修心向善的法輪大法,致使無數大法修煉者被殘酷鎮壓、被投進監獄、勞教所被打、被殘忍折磨致死,有的甚至被活摘器官,而這種非人的折磨與冤屈居然在這些善良的民眾身上傾軋了漫漫的十多年。而我及全國不知真相的善良人們同樣竟也被矇蔽了十多年不知道真實情況。

在這場毫無人性的迫害中,法輪大法學員在自身承受慘烈迫害的同時,始終秉持「真、善、忍」的理念,以大善大忍的胸懷,和平理性的反迫害,並向世人講清著真相,竭力勸說世人堅守善念不要追隨邪惡的謊言而抵觸大法仇恨高德佛法從而使生命得到救贖,他們不顧個人安危忘我的在救助著像我一樣處於被矇蔽中的同胞……給人類作出了光輝正義的典範。我的心一次次被揪緊、震撼、感佩。

隨著真相的一一被揭示及對大法的了解,我的心漸漸產生靠近大法的嚮往和學習大法的渴望。終於有一天在看到真相錄像中唱的一首《得度》歌曲時,當演唱者用心的呼喚著「得度,得度,切莫機緣再誤」時,我內心特別觸動突然淚流滿面──我要學法。我堅定自己要修煉法輪大法。內心這個強烈的願望不停的在激盪著。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此生能讓我有緣幸遇大法、得法。

從此我如飢似渴的誦讀著大法書籍。記得我第一次看完師父所著的《轉法輪》就感慨萬千,在這裏我也奉勸大家,對不了解的事情一定不要盲目下結論。看完《轉法輪》對我的震撼那真的是無從言表,可以說近五十歲的我一直勤奮好學,人類的書籍也是閱讀無數了,可是真的是無法比,令人難以想像的好,那種縱貫古今、洞徹環宇的博大,那種真正破迷解惑的醍醐灌頂讓人真的一下子就把思維打開,立即就覺得自己在登高遠眺、不斷拓展。

我在一個多月時間內就看完一遍師父所著全套四十六本大法經書,大法博大精深的內涵、法理無不觸動著我的內心世界,幾乎每天我都能感到自己的人生觀、價值觀、世界觀的改變、提升及對生命真正意義、道德觀念真正的認識和昇華。而且更能真實感受到學習大法對純正人性所起的巨大作用。隨著自己對宇宙「真、善、忍」大法的學習、認識及理解,我堅定信念修煉大法,內心無比感恩偉大慈悲的師父能把這麼高德的大法講給了我,讓我這個年輕時由於家庭貧窮剛剛小學畢業就不得不走入社會謀生的中年人,從新找到了久違了的那種對學習、對知識的渴望,而且現在大法師父教給我的是在任何大學或高等學府裏都學不到的超越科學、超越現有各類學科領域的法理,以及超越任何德育老師所能教授的道德理念。在不斷的學法、煉功中,我深感後悔自己這麼多年差點與大法擦肩而過,我慶幸自己生正逢時,生在大法洪傳的正法時期有緣得法修煉,這是多麼值得慶幸及無比幸福的事啊。

慶幸之餘,我深知自己得救、得法的不易。我接觸大法修煉者、了解大法已經五年了,在這期間我與大法弟子有著深厚的交往和坦誠的交流,可以說這是一個接觸真相和大法的得天獨厚的有利條件,只可惜我當時的境遇太差使自己一直不能放下心來深入了解,所以四年多的時間,我就這樣一邊在常人社會的大染缸中不斷的浸染著,一邊在大法的淨土中清洗、盪滌著,一千多個日日夜夜啊,才終於在師父的慈悲苦度中幡然醒悟,生命長河中那個被塵封的記憶終於打開了,就像師父詩中講的「一夢萬年終靠岸」[2]。因此我經常告誡自己:得法如此不易,當萬分珍惜。

二、救度眾生的體會

講真相,讓眾生了解大法,三退保平安,是師父叫弟子做的三件事之一,也是每一位大法弟子在正法時期助師正法的神聖使命,同時也是師父給大法弟子樹立威德的機會。

從我個人角度上說,我也恰是在大法弟子們聽從於師父的教誨、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偉大善舉中明白了大法真相,從而不僅在大法中得救,而且最終緣歸大法、得法修煉。所以我深深的明白一個從小在邪黨的嚴重扭曲變異的「黨文化」毒害下長大的中國人,真是血液裏都滲透著中共邪黨有意識灌輸的那種「黨文化」毒素,在沒有足夠外力幫助的情況下,靠自己覺醒幾乎是不可能的。

從法中我明白了世人都是不簡單的,也明白了慈悲的師父為甚麼不想落下一個生命,甚至對「特務」都度。望著周邊忙得像陀螺似的想方設法掙大錢的世人,我真的希望他們能停下急匆匆的腳步,了解一下關乎我們生命、未來的大事。

我剛剛修煉個把月的時候,去青島洽談業務,我就抓緊機會給一個工作中的朋友講真相,那是我第一次面對面獨自講,雖然是第一次,可是我卻是有備而去的,之前我聽了一些別的同修講真相的交流,把基本真相充份看過,了解過,還提前起了幾個化名備用。可能是我那顆強烈的要救人的善心被師父看到就加持了我,那天講的很順利,那個朋友毫無障礙的就三退了,還追問我:「那我兒子怎麼辦?」 他兒子當兵剛剛離開青島,而按規定新兵短期內是不能回家的。我一聽他這是真聽明白真相了,真是一邊替他高興,一邊感謝師父對我的幫助和鼓勵。可是過後我很懊悔,雖然把人勸退了,效果也很好,可是我沒有表明自己是大法弟子的身份,向內找知道自己還有顧慮心。就在第二天下午我有些遺憾的要離開時,沒想到他非要去車站送我,真是弟子想甚麼師父都知道啊,我希望的機會這麼快師父就給安排了。我們再次溝通了佛法及信仰的相關話題,我不由自主的就跟他自豪的談到自己是信仰真善忍大法的,並把大法的美好告訴他,那時我有些忘我,用一顆被觸動的善心在洪揚著大法,而且聲音洪亮,全然忘記是在車站公眾場所,我不知道是不是很多顧客都能聽到,最起碼我們座位跟前那兩排顧客能聽到。朋友也跟著我說大法好,我叮囑他回家一定告訴嫂子和孩子真相,叫他們也三退,這樣才能全家得福報。

我在回程的路上深思,作為大法弟子,我只是做了一件應該做的事情。作為眾生,他們在邪黨的灌輸和束縛下、經受了歷次運動的恐懼和傷痕,形成了很頑固的分裂式的思想和方式,如果他們能接受真相、衝破束縛,那覺醒後的生命處於本能也會心口相傳去救自己周邊的人。這個數字翻番也會是相當快的。而且每一個生命都不是孤立的,他們背後都有一個龐大的生命群,而一個生命得救不就意味著他們背後代表的眾生群體都將得救嗎?這不是特別值得欣慰的嗎?

我深知自己得法晚,要跑步前進,也時時銘記師父要弟子做的三件事,我遺憾自己錯過了那麼多證實法、救人的機會,所以在修煉一個月後知道大法弟子在起訴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時,我也寫下了舉報信投遞給兩高,並給親人講明真相,引導她們實名舉報了這個迫害高德大法、迫害全中國乃至世界人民的大魔頭。

我買了打印機,學會了印刷真相期刊和真相幣,每次要出門都提前準備好真相資料救人,出門儘量花真相幣,有一次我買年貨一次付給對方幾百塊錢的真相幣,對方拿過錢高高興興的念著上面的字:起訴江澤民,還人間正道。好多次都是這樣,世人都很高興的接受。還帶動親戚花真相幣,給孩子零花錢也是真相幣。家裏閒散的錢我就去換成零錢,印製好與同修及世人兌換。也許自己有救人的想法,師父就時常給弟子安排機會,就拿換零錢的事說吧,有兩次了,當我在賓館提著行李要退房時就恰巧看到收銀員正在數著抽屜裏成沓的新零錢,然後我就商量對方把它們找給我(退房押金通常都是幾百元),對方也都是欣然答應,我也為他們高興,因為他們也在做好事啊。最近我們所在的城市正在回收一元紙幣,換成鋼镚,很多超市百貨店到銀行都給換成鋼镚了,可是我的朋友幫我去銀行都給換成了紙幣,而且特別新,一張也沒廢。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3],只要弟子按照大法的要求做,師父就在成就著一切。

我平時就把相關真相視頻、音頻、文章根據不同的人群、層面來分類,分別錄到U盤裏,隨身帶著,遇到有緣人就送給他們看;平時有機會就用自己的電腦播放給身邊人觀看,並在旁邊給他們講──有些人你陪著他們就會看完,如果送給他們就隨便擱置,不知要等到哪天才會想起來看,這是我隨後追問才知道的情況,等我再去陪著一起就會看完並三退;所以救人必須跟進,不能送給真相資料就完事了,有條件儘量過問過問才好。

每當做了師父要求的事情,我就會有一點安慰,否則就真的感覺自己不配是師父的弟子,內心很愧疚,我真的感到自己就是為法而來的生命,也必將溶入法中才行。

當有一天人們真正知道大法的師父帶領億萬弟子在全世界範圍洪法救人所付出的是甚麼,而這億萬弟子聽命於師父、心繫眾生竭力救度著眾生,使更多有緣人擺脫邪惡的控制,成為走入未來的新生命,那才是天下大吉呢。

所以真心希望所有世人快醒來吧,趕快來了解大法、明白真相,有緣修煉大法,生命才因此而改變、才不枉此生啊。最後真心祈願眾生都能得救。

由於得法不久,第一次寫交流稿,層次有限,有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李洪志師父經文:《精進要旨》〈溶於法中〉
[2]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苦度〉
[3]李洪志師父經文:《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