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們的約定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九日】二零一六年六月底,在上海陪讀的大妹回老家辦事,到家後看到生病的大妹夫已瘦得像非洲難民似的,還拒絕吃藥(說藥的副作用太大,受不了),於是就告訴他誠心念「法輪大法好」,身體就會恢復健康,並說她在上海這幾年,只要哪兒不舒服了,就念「法輪大法好」,比吃藥還靈,因此這些年沒吃一粒藥。

大妹到我這兒來說這事,我感到很意外,因為這些年來只要我給妹妹們講法輪功真相,她們就表示不感興趣。她怎麼突然變了呢?

大妹回上海後,小妹給我講了一件事,她說就是這件事叫她深深地相信了「法輪大法好」的威力。她說:「看來大家都遵守約定了,沒有把這事兒告訴你。」

事情是這樣的:幾年前,小妹因為痔瘡犯了而去了專治肛腸的醫院。當她痛得彎著腰站在醫生面前時,醫生都嚇著了,因為小妹的膿包已經要爆了。即使這樣,術前也得做各種檢查。當作一項檢查時,小妹痛的要大喊。這時,她突然想起了我常說的「法輪大法好,誠念得福報」。這一念一出,只見眼前一團紅光「噹」的一下炸開了,疼痛立刻消失了,然後聽醫生說「好了」。

小妹把這事告訴了家裏除我之外的所有親人,連我的孩子都知道。這時我才明白為啥大妹那麼的相信「法輪大法好」了,用小妹的話說:「我這可是現身說法呀。」

中共迫害法輪功,我的家人也承受了極大的痛苦。當我死裏逃生走出人間地獄(勞教所)時,是妹妹們接我回家的,使得想劫持我去洗腦班的「六一零」人員目瞪口呆。妹妹們說:「在外面誰要說法輪功的壞話,我們都會說法輪功是好的。我們故意不隨著你說,是怕你到處去說,再被抓走。」

當我不再責怪妹妹的表現、而是處處體諒她們時,她們向我吐露了心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