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竊聽器不是法器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三日】近期,本地部份同修對手機安全問題爭議很大,甚至不少同修根本不注意手機安全,有的到處交流說:「師父說過:人的理和另外空間的理是反的,師父說手機是竊聽器,在另外空間裏就不應該是竊聽器,我們發正念解體就行了。」還有的說:「手機是法器,我們可以和它溝通:不讓它被邪惡利用,要為大法弟子正用,好有個美好未來。」還有的說:「正法都要結束了,怎麼正念那麼差呢?沒走出來呀。」

個人認為,這是邪悟,是和師父的法直接對立的說辭,是借用師父講過的法為自己執著做掩蓋,直接起到干擾和破壞作用,這樣做邪惡高興。師父說手機是「竊聽器」就是竊聽器,這不需要悟呀。而且這些年來,本地同修出現所有被騷擾和綁架事件,幾乎沒一件不與手機監控有關。有個同修開車到鄉下散發大法真相資料時,國保警察不知是幾個人,一直監控他的手機,後來發現,參與的人有好幾個,於是分頭重點監控,直到半年後才動手。當時大家都不知道的資料點,都被惡警監控和定位掌握的一清二楚。有關資料點很偏僻,都被抄了。一個同修的親戚想通過關係撈人,一個警察說:「沒有充份證據我們能動他嗎?」──這是不是師父在借用常人的嘴來敲醒我們呢?!

手機監控是邪惡的拿手戲,奇怪的是,這些年儘管同修被迫害幾乎都與手機有關,大部份同修也越來越認識到確實應該注意手機安全,可是,總有人拿手機說事,反著悟。

本地有個同修,一提手機安全,他就很強勢的棒喝對方:「就不能正念強一點嗎?正念就能抑制住分子和原子各層空間的因素,就能使其不發揮作用,你的腦袋咋就轉不過來彎?正念哪去了?」這種強勢很能左右人,特別有的同修愛面子,不敢繼續交流,怕傷害對方,就不吱聲。有法理不清的人,很容易就順過去了。最近,又有個同修在幾個學法小組交流說:「手機是法器,不要看成是竊聽器。我跟自己的手機交流時說:‘你不要被邪惡利用,要為正法而用,將來我把你帶到我的世界裏當眾生。’在那一瞬間,我清晰的接收到手機打到我大腦的信息:它很高興對我說:‘我知道,謝謝你。’」這個交流本來和師父的法是對立的,潛台詞很明顯:不要看重手機安全。特別是看重小能小數的人,很容易去效仿。讓人驚訝的是,這個交流沒一個人反對,大家都認可,還不少人到處去說。

修煉不要人云亦云,不要大幫哄,要有自己獨立在法上證悟的東西。特別有人說話很強勢時,聽這樣人交流一定要警惕,強勢是自我表現,修的好的人說話平和低調,不左右別人。

還有的同修,到學法小組也帶手機;去見同修也帶手機;開交流會通知時,直接打手機說:「你到幾路車站下,我去接你。」近日,有個外地同修到本地來,一個本地聯繫的這個同修,又給好幾個同修打電話,說某某來了,住在哪兒。結果,外地同修剛住下沒幾天,就出現異常事:發現有輛車,開過他住處門前,又倒了回來,車上人在往他屋裏看。該同修想到,以前同修被綁架時就出現這種現象,知道自己被監控了,立即搬走了。

手機引發血的教訓這些年太多了,可是不管發生多大事,我發現,總有人麻木;總有人邪悟;總有人自我很強的推銷他那點所謂「正念」;也總有人稀裏糊塗。還有人說:「這一期五千年劇本都合上了,新宇宙都開始了,我們都屬於新宇宙的生命了,哪還有舊勢力了?哪還有邪惡呀?還講甚麼手機安全?」並到處交流,有的人聽的直點頭。這是害人的邪悟啊!這一期的五千年劇本合上了嗎?本次人類結束了嗎?大陸是惡黨天下,迫害仍在,怎麼瞪著眼說胡話呢?甚麼是助師正法?師父怎麼說,弟子就怎麼做,不要顯示心極強的搞出那些沒用的花樣。和師父的法對立本身就是錯,那是很危險的,容易招來迫害。

最後,引用師父的法和同修共勉:

「弟子:請師父多講講注意手機使用安全問題。

「師父:這沒啥講的。你帶著個竊聽器。不光是間諜、政府,任何人隨意的都可以監聽你,非常簡單。就這麼回事,關機和不關機是一回事。我在這講,你知道中共邪黨那也在聽呢。」(《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