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師父救了我這個支離破碎的家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七月二日】那段時間因為連續勞累,每天都有做不完的事,每天我都是早上三點多鐘起床,晚上十二點多才睡覺。四月十一日下班回家,我感到非常難受、作嘔,躺在床上控制不住地哭了。幫忙做飯的丈夫急忙過來問我是哪裏痛?我告訴他:沒有哪裏痛,就是非常難受。他說:「你身體是鐵打的,怎麼會累倒呢?」

這時師父的話就在我耳邊響起:「對宇宙真理堅不可摧的正念是構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堅如磐石的金剛之體」[1]。這時一股強大的正的能量湧進身體,我迅速從床上站起來,對丈夫說:「我們大法弟子的身體不是鐵打的,是金剛鑄就的。」然後該做甚麼又去做甚麼了。

十多年來,這樣的奇蹟丈夫見得太多了。要知道,我在修煉之前,患有膽結石、風濕心臟病、風濕關節炎、肩周炎、骨髓炎、癔症及婦科病,真是生不如死。當年二十多歲的我就像五十多歲的人,而現在五十多歲卻像二十多歲,用同事的話說,越活越年輕。我與女兒同在店裏,顧客不知道的就以為我是女兒的姐姐。有好幾次,陌生的顧客見女兒叫我媽媽,都忍不住地說:「真年輕!」

丈夫曾兩次上法庭要與我離婚。第一次是在我修煉前,女兒還只有七個多月。那時,丈夫見早產的女兒體弱多病,我又各種疾病纏身,住進了醫院,他為我與小孩到處求醫治療,累得精疲力竭,感到前程無望,移情別戀了。當時病床上的我已經到了生命的最低谷,得到的不是丈夫的體貼與安慰,而是要與我離婚的法庭傳票。後來這樁官司因法律規定哺乳期間不能離婚而告終。那時我幾次想自殺,但看到嗷嗷待哺的女兒,只好在生命的死亡線上苦苦掙扎著。

就在我們這個家名存實亡、瀕臨破碎時,我師父找到我了,給了我大法。師父教我做好人,為我淨化身體,使我身心健康,無病一身輕。全家人見到我的巨變,看到這鐵證如山的事實,丈夫、女兒、爸爸、媽媽、公爹、婆婆、小姑都相繼走入了大法修煉。

可是,我學大法不到半年,中共的殘酷打壓就開始了。剛剛捧上大法書籍的丈夫、女兒、爸媽、婆婆、小姑都被中共邪黨的淫威嚇住了。而我比他們早一點學法,在學法中明白了生命存在的意義,親身感受到了師父的救度之恩,堅持修煉下來。後來,我一次次被非法關押,被高額勒索錢財,停發工資,我被邪黨黨徒強行墮胎後,接著被迫流離失所。不法人員強迫丈夫不上班,帶著他們一行四人在外找我,包括他們在外玩女人的一切開銷,都壓向我的丈夫。迫害使丈夫實在承受不了了,賄賂律師上法庭與我離婚。

我流離失所近一年時,又被綁架到看守所,當時我被警察拳打腳踢,身心重傷未好,七十多歲的母親氣得病危住院,過後四個多月就含冤離世;哥哥、姐姐、弟弟受邪黨毒害,將所有怨氣都壓向了我。正當這個節骨眼上,婆婆來看守所看我,哭哭啼啼地告訴我,丈夫已拿到了法庭的離婚判決書了,要與一個曾殺過人、不務正業的女人結婚。當時我第一念想到的是:師父啊,請您救救我的丈夫吧。

過後我被送進醫院打點滴,打著點滴就休克了,一量血壓零,心跳零,他們怕負責任,就通知家人接我回家。當時來接我的依然是丈夫和女兒。後來得知,丈夫拿到離婚判決書的第三天,就被法官收回離婚判決書,法官邊撕毀判決書邊把丈夫重重地訓斥了一頓。

丈夫見我執意不離婚,就在外放縱,我阻止就打我,用摩托車撞我。我一次次提醒他:如果沒有師父,沒有大法,我早就活不到今天了,別人跟著中共邪黨謊言喉舌瞎跑,你不能,因為你親眼見證了師父一次次救我死而復活的事實,其中包括你自己,一個人不要昧著良心說話。丈夫一時明白,一時不明白。後來我被非法判刑三年,丈夫在外跟別的女人混了三年,負債三十多萬。我出獄時,落魄的他見到我的第一句就是:你走了,我就沒有天了。

後來丈夫在明慧網上嚴正聲明自己對師父、對大法、對大法弟子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不敬、不好的話、不好的事全部作廢,他要加倍彌補,支持大法、支持大法弟子,相信法輪大法好。後來丈夫不僅還了債,還修了新房,準備買小車,還當上了一個小小的校長,所教的科目考試成績在全鎮都是第一、第二。

那天,我對丈夫說:「師父生日要到了,全世界法輪大法日即將來臨了,你要說點甚麼嗎?」丈夫清了清嗓子,正了正身子說:「師父偉大!師父慈悲!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謝謝師父救了我!謝謝師父救了我這個支離破碎的家,使我從新過上了平穩幸福的生活。」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精進要旨二》〈也三言兩語〉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