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智者 明心見智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七月十八日】有這麼一句話叫作「世人皆醉我獨醒」,可是一個人要做到真正的清醒該有多難!特別是在中國這樣的社會裏,在中共一邊倒的輿論欺騙下,要想獨醒,還真得有些智慧。在中國曆來不乏這樣的人,他們能在中共謠言滿天飛的時候看到別人看不到的東西,從而成為不被中共愚弄的人,這樣的人才是真正的智者!我們看具體的事例。

上海交大高材生走入法輪大法修煉

一九七七年出生於黑龍江呼蘭縣的瞿延來,曾獲黑龍江省化學奧林匹克競賽特等獎、數學一等獎,畢業於上海交通大學能源工程系。他自述:「九九年『七二零』以來,中共江澤民濫用手中權力一意孤行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善良民眾,那時我連《轉法輪》這本書還沒有讀完,但是非常清楚電視上的污衊宣傳就是栽贓陷害,是中共邪黨歷次政治運動的慣用手段:先鋪天蓋地的造謠,再無情打壓!」由於對中共有這樣的認識,正在看《轉法輪》的瞿延來,並沒有受中共媒體的影響,走入了法輪功的修煉。

二零零二年九月三十日深夜,瞿延來被普陀區公安分局的惡警劫持,後被非法判刑五年。從被綁架的那一刻起,他一直絕食絕水抗議對他的非法關押。期間多次遭受毒打,野蠻灌食造成四次嚴重胃出血,幾度生命垂危,原本身高一百八十釐米,體重一百四十多斤的壯小伙子,被折磨得只能躺在床上或坐在輪椅上,生活無法自理。

瞿延來說:「被五根繩子綁在床上的滋味是極其痛苦的,渾身上下說不出的難受,每一分每一秒都很難熬。我想一天不是由二十四小時組成的嗎!一小時不是由六十分鐘組成的嗎!一分鐘不是由六十秒組成的嗎!我問自己,再多堅持一秒行不行?肯定沒問題!那我就一秒一秒的堅持到迫害結束的那一天吧!」「自從被抓到派出所,就開始絕食絕水抗議對我的非法抓捕,因為我修煉「真、善、忍」,我無罪!但是在失去自由無處申訴的環境裏我只能採取最極限的方式來控訴邪黨的迫害。

自二零零二年九月三十日被非法抓捕,到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九日重獲自由,瞿延來經歷了長達五年的殘酷折磨,被迫長期絕食,受盡折磨與羞辱。但在苦難中,經過理性的思考,他依然選擇了堅修大法「真、善、忍」,用自己的生命來證實大法的清白、真實與偉大。

了解真相的好人不滿誣陷走入修煉

蘭州鐵路局蘭西機務段助理統計師牛萬江,講述他妻子張振敏修煉法輪功的經歷:「直到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當她看到中央電視台特別新聞直播污衊法輪功,她一看這也太離譜了。說法輪功師父斂財,可是,我們全家修煉法輪功從來沒有給過法輪功師父一分錢。她一下子明白了,這一切全是新聞媒體在給法輪功創始人以及法輪功的造謠、誹謗、栽贓、誣陷。二零零零年過大年時,我與她從蘭州到隴西回家探望岳父母,當時儘管她還沒有修煉,可是看到父母因修煉法輪功,受隴西縣國保大隊警察宋建華、陸德昌等人的騷擾,不但不煉功了,而且提都不敢提了,真是恐懼到了極點。當時看著老人心中承受的壓力,她心裏難受極了,真想不通本本份份的一家人,就因為修煉了法輪功,做個好人,有個好的身體,卻被當地的公安、國保人員多次騷擾。她就不信人間沒有講理的地方!?回家途中,看到一列列疾駛東去的列車,由於本性的正直與善良,使她從內心深處油然升起一股神奇的力量,一種使命感促使她決定:她也要和大法弟子一起上北京為法輪功鳴不平,澄清事實。當時,她就和她弟弟等眾大法弟子踏上了進京上訪的列車。從此,走進了大法修煉。」

媒體造謠矇蔽不了懂行人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媒體上突然鋪天蓋地的批判法輪功,特別是對法輪功學員的萬人大上訪攻擊得更厲害,把和平的上訪誣陷成圍攻。原甘肅省金昌市金川集團公司培訓中心教師崇金霞看了幾次電視,沒有出現甚麼「圍攻」的場景,最多就是法輪功學員安靜的站隊和打坐的情景。崇金霞曾在金川集團公司宣傳部舉辦的相關比賽中一舉奪魁,因此一直在業餘時間在公司宣傳部電視台新聞和訪談類節目擔任主播、試播員。這樣的經歷使她對電視媒體的真實度有自己的判斷。那段時間當新聞媒體不斷污衊詆毀法輪功時,她就和曾煉法輪功的同事談論交流,後來索性借來一本《轉法輪》看了起來。這一看就甚麼都明白了:明明是教人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怎麼能說是邪的呢?就這樣,在輿論還鋪天蓋地的攻擊污衊法輪功的時候,崇金霞開始修煉法輪功。

佛教信徒走入法輪功

一個人是不是有識之士,可不看年齡,也不看性別,更不看身份,看的就是一顆純真善良的心和敢於探索真相的勇氣。河南省南陽市宛城區的劉國榮,今年七十多歲了,是南陽市物資局退休職工。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前,她還是一個佛教的忠實信徒。七二零後當她看到邪黨喉舌鋪天蓋地造謠,中共警察綁架關押法輪功學員時,她就想了解一下法輪功到底是甚麼。這一了解,她豁然開朗,一下子明白了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真正原因,同時她也由此明白了修煉的真正涵義,走入了大法的修煉。

店老闆的好奇使她發現了天機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為迫害法輪功製造的邪惡氣勢太大了。今年七十二歲的甘肅天水市秦州區羅玉小區的李翠芳,出於好奇,想了解一下法輪功,就請了一本《轉法輪》,在自家壽衣店門口翻看,書中「真、善、忍」的法理深深的吸引了她。一鄰居過來,看見她正在聚精會神的看書,就說:「人家抓著哩,你還敢看?」此時的李翠芳,通過看書,全身發熱,以前的各種身體不適全沒了,就說:「這麼好的書,我為啥不看?」於是她走入法輪功的修煉。

以上幾個案例很有代表性。他們都是在中共開始大肆構陷法輪功時,對中共的欺騙產生了質疑,經過了解和思考,認識到了法輪大法的珍貴,於是走入了修煉法輪功的行列。

從歷史上看,中共要想打擊誰,必先大肆誣陷,把對方貶損得一錢不值,當把民眾的情緒挑動起來後,它就可以下死手進行打擊了,這是中共的經典套路。它為甚麼要這樣做呢?因為如果誣陷得不徹底,世人就會對中共打擊的對像產生同情,這就影響了中共的迫害力度。先在輿論上判對方的死刑,打擊時就是鬆一下手,被迫害者都可能對中共感激涕零。中共將這一套玩得得心應手。

而真正的智者,就會對中共的誣陷產生懷疑,進而去探索事情的真相,免得被中共愚弄。比如中共迫害法輪功,當時造的謠言連篇累牘、鋪天蓋地。理智的人就想了:法輪功真的會向中共說的那樣?那麼多修煉法輪功的人都是被欺騙了?修煉法輪功的人才最有發言權,怎麼不讓他們說話?法輪功真的一點好處都沒有?那些人都是傻子?就是按你中共的理論講,看問題都要一分為二的,你怎麼光說人家的不足,不說人家有益的一面呢?再說了,你說的那些不足是不是真的就是不足?你有甚麼資格認定那是不好呢?是好是壞你讓我們看看書嘛,連書都要銷毀,這種連根鏟除的做法是不是你想掩蓋甚麼?我連法輪功是甚麼一點都不了解,怎麼能順從你去迫害呢?真正的智者都是有自己獨到的思想的,絕不會人云亦云,更不會以訛傳訛。

在中共封鎖了所有的信息來源、一言堂的灌輸下,從正面了解法輪功的人,他們才是真正的智者。特別在中國社會,這樣的人尤其顯得可貴!中共最害怕的就是這樣的人越來越多!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