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警察飛車營救家人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六月三十日】我是東北某公安分局的警察,我的母親和姐姐都是法輪功學員。

一九九九年以前,社會上各種氣功很多,人們願意學甚麼就學甚麼,因此我也沒往心裏去。

江澤民嚴令禁止人們學煉法輪功後,母親和姐姐依然堅持自己的信仰。這可把我給氣壞了,因為我是中共體制內的人,清楚中共的權力大於法律,整治手無寸鐵的老百姓易如反掌,幹嘛要吃這個眼前虧!

搞株連是中共的一貫手段,我怕被株連,就與她們斷了往來。

八年前姐姐被勞教,我心裏放不下母親,就又回家看望母親。我的歸來使母親很高興,而我也因此接觸到了一些法輪功學員。

一個寒冷的日子,我走到母親家樓下,看到法輪功學員正在給我母親擦玻璃,心一下懸起來了,進屋後就呵斥她們:不許擦玻璃,掉下去怎麼辦?!她們沒聽我的,笑著直到把玻璃擦好了。

這次歸來發現母親變化太大了:以前誰一嗆著她老人家,不管對方是誰,必有一場大戰。現在我怎麼說不中聽的話,她都笑著給我解心結,所以我越來越願意回娘家了。

姐姐該出獄了,我知道那些警察和「610」的人不可能讓姐姐直接回家,那天一清早我就開車去了勞教所。果然「610」(迫害法輪功的中共非法組織)那些人想要劫持我姐姐,卻被去接她的法輪功學員們給攔住了,他們跟「610」講理……

我迅速把姐姐拉上了我的車,飛快地離開。「610」的車隨後追趕我,被我甩掉了。過後我都驚訝自己當時哪來的勇氣?

這幾年的經歷,使我認清了中共的邪惡,看到了法輪功的美好。以前我身體不怎麼好,臉色是青的。儘管用飲食能控制住自己的身材,卻控制不了健康。

現在我全身輕鬆,遇到愁事兒時就想母親的笑容、法輪功學員的微笑,就知道自己該怎麼做了。坦然地面對生活、與人為善、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按照法輪功的要求去做,生活中就會到處充滿陽光,充滿正氣和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