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查員:活摘器官是中共驅動的群體滅絕(圖)

天差地別數字背後的人權踐踏

|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六日】(明慧記者英梓加拿大渥太華報導)「航運線職員艾德蒙•莫瑞爾(Edmund Morel)得出結論,比利時國王利奧波德(King Leopold)在剛果奴役百姓。他是從剛果與比利時之間的貨物運輸中得出的結論。運至剛果的貨物有槍支、彈藥和爆炸物。來自剛果的貨物是比運出貨物更值錢的象牙、橡膠等。剛果當地人不准使用錢。

「艾德蒙•莫瑞爾問到,被運到比利時的象牙和橡膠是如何在剛果被購買的?他在研究中得出結論,並在1901年第一次發布,答案是,他們沒有購買,生產象牙和橡膠的人拿不到工資。他們是奴隸。

「結論是惹人注目的,因為沒有任何人親眼目擊到剛果奴隸制的存在。(推斷)只是來自航運記錄。他的調查工作最初遭到官方否認。然而,結論是準確的。

「當時很多人擔心堅持這一說法會得罪比利時。英國政府還是委託他們在剛果的領事,Roger Casement,於1904年進行了獨立調查,並寫出一份報告。Casement在三個月裏走遍剛果,帶回來一份報告,毫無疑問的確定,剛果的奴隸制確實存在,儘管比利時國王利奧波德自始至終否認這一點。」

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加拿大著名國際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和調查記者伊森•葛特曼在加拿大首都渥太華舉行新聞發布會,介紹活摘器官的更新調查報告
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加拿大著名國際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和調查記者伊森•葛特曼在加拿大首都渥太華舉行新聞發布會,介紹活摘器官的更新調查報告

天差地別數字背後的人權踐踏

2016年6月24日,加拿大著名國際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在加國首都渥太華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講述了這個故事。

他說:「在中國,器官移植的數量和中國政府準備好承認的──來自死刑犯和自願者的器官的數量天差地別,就像二十世紀初,運到剛果和運回比利時的貨物價值上的差異一樣巨大。當今中國這種因人權踐踏所產生的差異,就像昨天比利時因人權踐踏出現的差異一樣,正是這種差異讓Casement深入調查。同樣,無論我們走到哪裏,我們都推薦,做自己的獨立調查,我們做了自己的合理調查,並通過自己和他人的證據材料,得出自己的結論。」

麥塔斯說:「我們現在的證據顯示,在中國實際進行的器官移植的數量比中共公布的數量要多得多,這兩者間的巨大差距讓我們得出結論:法輪功學員被摘取器官遭屠殺的數量比我們原來估計的要多得多。」

這個故事也出現在麥塔斯、前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和調查記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聯合撰寫的活摘器官(Bloody Harvest)的更新版的調查報告中。這份長達817頁的報告,翔實地曝光了由中共驅動的大規模強摘活體器官的黑幕。

中共宣稱的一萬和實際百萬量級的器官移植

報告披露,中國官方一直宣稱每年器官移植約一萬例,但最新調查報告表明,僅僅幾家醫院的年移植量就已超過該數字。

資深調查記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在新聞發布會上以天津第一中心醫院和解放軍309醫院為例表示:在喬高-麥塔斯的2006年活摘報告發表之後,這些醫院仍在大規模進行器官移植手術:天津第一中心醫院在網站上刊登英文廣告,招攬外國患者,病床從五百增加到七百張,專門做器官移植。該院在內部資料中透露,其實際病床使用率擴展到131%,許多病患被安排在旅館裏等待手術。如果按照等待時間二十到三十天來算,這家醫院每年至少做五千台手術。解放軍309醫院有400多張床,每年可作四千多台手術,兩家加起來就有上萬台手術了。

報告稱,2007年向中國衛生部申請許可的移植機構有上千家。按照衛生部對器官移植機構的最低床位要求,其中僅146家獲准移植機構自2000年以來的滿床位肝腎移植總量就達百萬量級。絕大多數醫院移植數都遠遠超過規定的最低標準,因此,整個中國器官移植總量驚人。

最新調查發現,在中國,器官移植是「按需」進行的;雖然缺乏有效的器官捐獻系統,卻一直有著充足的器官供應;自2006年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曝光後,中國的器官移植容量仍在持續擴張,報告揭示了器官移植業背後的發展驅動因素,以及中共、政府部門及個人在活摘器官中所扮演的角色。

大規模活摘是中共驅使的 主要針對法輪功學員

麥塔斯接受採訪時說:「活摘器官是由中共驅動的,(迫害以來)中共不斷將器官移植作為經濟增長點,放在『五年計劃』的最優先考慮之中。大家都知道,除了極少數死刑犯,中共幾乎沒有其它器官來源,除了那些被關押的人員。他們在優先考慮活摘器官的時候,也同時在優先考慮殺害法輪功學員。」

葛特曼先生對此解釋說,中共驅使是毫無疑問的。電話調查員在打電話調查時,經常得到回答說是,「這不是我的決定,是上頭的決定。」還有人反問,「為甚麼不用秘密電話(了解情況)?」他說:如果沒有上面的支持,從北京的解放軍309醫院到天津第一中心醫院,不會有財政資金。他表示,如果將醫院的新聞發布、網頁上的信息、官員講話等證據結合起來,你會看到一個清晰的畫面。

中共活摘器官是群體滅絕、反人類犯罪

葛特曼先生說:「有人曾對我說,這是關乎法輪功的問題。不是的,這是我們所熟悉的群體滅絕的問題──只是披著現代的外衣。」「當今人類最大的敵人是群體滅絕。」

麥塔斯先生說:「(活摘器官)這種犯罪不只是針對法輪功的,也是針對人類的犯罪。反人類犯罪會讓所有人遭遇不幸。反人類犯罪,也是對我們(每個人)的犯罪。」

制止活摘需要國際社會共同努力

麥塔斯表示,對於中國以外的地區,包括加拿大,應該在犯罪蔓延之前制止它。他建議,禁止包括醫生、獄警和中共官員等活摘殺人網絡上的成員入境加拿大,並建立類似盧旺達問題國際刑事法庭的國際法庭針對這些罪犯。

麥塔斯回顧了加拿大議員對此作出的努力,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六日,加拿大前司法部長、總檢察長、資深國會議員、人權律師歐文•考特勒(Irwin Cotler)在加拿大國會推出了打擊活摘人體器官的法案(Bill C)。二零零九年,國會議員瑞茲紐科斯基(Borys Wrzesnewskyj)曾在國會提出禁止人體器官地下交易法案(法案C-381)。後因國會解散,該法案被擱置。如今再度當選國會議員的瑞茲紐科斯基先生計劃和同事再度推出該法案。

他同時建議,加拿大政府持續、公開,向最高級別的中國政府官員提出這一問題。除此之外,制定加拿大本國的決議、法律制止活摘器官,並對此進行自己的調查。美國國會已經對此通過了343決議。

喬高說:「以色列和台灣如今已經做出楷模,他們民選的領導人有政治意願,禁止國民在本國或到他國做器官移植的旅遊。」他表示,將把新報告發給每個國會議員和媒體,共同制止這一罪行。

以以色列醫生Jacob Lavee為例,葛特曼說,作為大屠殺倖存者的後裔,他在以色列推動了國會針對禁止器官移植旅遊的立法。

他表示,不管中國向以色列的軟件工業投資多少,作為以色列的醫生都堅守「(大屠殺)絕不重來(Never Again)」這一原則。在受到軍事威脅的情況下,台灣依舊拒絕到中國進行器官移植旅行。如果以色列和台灣能做到這一點,我們也應該做得到。

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16/7/1/157639.html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