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遊客:明白了,謝謝!(圖)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六日】(明慧記者吳思靜德國法蘭克福報導)一隊中國遊客走過德國法蘭克福保爾廣場時,看到數十名身著藍白色衣服的天國樂團成員演奏著雄壯的樂曲,路邊兩塊黃底紅字的大橫幅「天滅中共」,「天佑中華」醒目耀眼,另外一邊,幾位法輪功學員在演示功法,場面祥和。這隊中國遊客中,一位導遊模樣的人一邊跟隊員講著話,一邊指著法輪功學員,說:「這是法輪功。法蘭克福,法輪大法之都。」

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四日,來自法蘭克福和附近地區的法輪功學員,以及一些從其他國家趕過來的學員一起在這個金融之都的市中心舉辦信息日和遊行。中午剛過,遊行隊伍上路了,由天國樂團開路,後面的隊伍分為兩部份,一部份展現法輪功美好,還有一部份揭露中共的殘酷迫害。

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四日,法輪功學員在法蘭克福舉辦遊行,傳播法輪功的真相。圖為走在遊行隊伍最前面的歐洲天國樂團 。
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四日,法輪功學員在法蘭克福舉辦遊行,傳播法輪功的真相。圖為走在遊行隊伍最前面的歐洲天國樂團 。

最後面是神情肅穆,身著白衣的女法輪功學員,她們每人手捧一個圓盤,上面是一位在中國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的照片。
最後面是神情肅穆,身著白衣的女法輪功學員,她們每人手捧一個圓盤,上面是一位在中國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的照片。

法輪功的遊行吸引了路人的目光,許多民眾駐足了解真相。
法輪功的遊行吸引了路人的目光,許多民眾駐足了解真相。

民眾駐足了解真相。
民眾駐足了解真相。

有的路人不只是閱讀真相橫幅,並把真相橫幅拍攝下來。
有的路人不只是閱讀真相橫幅,並把真相橫幅拍攝下來。

了解真相的民眾簽名支持法輪功學員反迫害。
了解真相的民眾簽名支持法輪功學員反迫害。

當遊行隊伍行進在法蘭克福最繁華的採兒大街(Zeil)上時,人們紛紛駐足觀看,在步行街的一個小廣場上,學員們停下腳步,通過擴音器,向觀眾講述法輪功的真相。行人們接過法輪功學員手中的傳單,有的馬上閱讀;有的拍攝揭露酷刑迫害的橫幅,並和法輪功學員攀談良久,了解真相。

中國遊客:「明白了,謝謝!」

一隊隊中國人從法輪功學員的攤位旁走過,法輪功學員善心告訴他們真相。
一隊隊中國人從法輪功學員的攤位旁走過,法輪功學員善心告訴他們真相。

一位來自上海的遊客站在一旁聚精會神地觀看了很久,他告訴學員,他以為對法輪功的迫害已經過去了,因為在中國媒體上幾乎聽不到甚麼聲音。學員告訴他,至今在中國,每天都有法輪功學員被抓被打甚至於被迫害致死,明慧網每天都有報導。說到這,這位遊客仔細的看著印有如何在中國突破網絡封鎖方法的小卡片,他表示,以後要上明慧網去了解情況。

他還提到二零零一年中國新年期間,中共一手導演的栽贓法輪功學員天安門「自焚」偽案,當法輪功學員指出當時錄像中的多個破綻時,他恍然大悟,頻頻點頭。他表示,雖然他並沒有受到過甚麼迫害,但是他知道在中國的黑幕很多,被迫害的人也很多。當他離開的時候,他大聲對法輪功學員說:「明白了,謝謝!」

路人:「支持這樣的遊行」

法輪功遊行隊伍經過的地方,人們都在觀看,七十九歲的比爾格(Birge)女士坐在路旁的咖啡館外,聚精會神地目送遊行隊伍遠去。她精神矍鑠,臉上畫著淡妝,衣服剪裁得體,看上去只有六十歲的樣子。

她說:「我不太清楚在中國的迫害,但是這些橫幅裏有一個詞我覺得非常好,就是理解(understanding)。如果人能互相理解,這個世界就會好很多。他們(法輪功學員)是這樣的有紀律,他們演奏的音樂我也很喜歡,我很支持這樣的遊行。」

彥(左)和妻子格麗絲(右)以及女兒莫妮卡(中)看到法輪功學員的遊行。
彥(左)和妻子格麗絲(右)以及女兒莫妮卡(中)看到法輪功學員的遊行。

彥(Jan)和妻子格麗絲(Grace)以及女兒莫妮卡(Monika)住在法蘭克福,他和妻子都是在波蘭長大的,他說:「我覺得這樣的遊行很好,這世上還有(活摘器官)這樣的罪行,真是讓人無法相信。人們應該知道這件事,我從一個前共產國家來,我很清楚那是一個非常糟糕的制度。」

華人新學員參與講真相

一位中國留學生在法輪功信息攤位旁,面帶微笑,彬彬有禮地將手中的傳單遞給路人。他是在一年前開始修煉法輪功的。

他說,在國內他看到過中共對法輪功的誹謗宣傳,到了國外,他有機會觀看到自由媒體上的消息,進而對法輪功產生好奇,深入了解之下,他覺得法輪功可以回答他心裏很多解不開的問題,於是走入了修煉。並站出來告知公眾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

天國樂團成員:開夜車七小時 只為參加活動

法國巴黎的Bruno六月二十四日到法蘭克福參加天國樂團的活動。
法國巴黎的Bruno六月二十四日到法蘭克福參加天國樂團的活動。

來自法國的布魯諾(Bruno)和兩位天國樂團的成員一起開車從巴黎趕來,他說:「我們夜裏開車過來的,路上七個小時。昨天我還在發燒,身體不舒服,但我非常想來這裏,因為我很想告訴大家關於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和法輪功是甚麼,所以即使身體不舒服,我也堅持來了。」

一趟遊行下來,他背著這個樂隊裏最大的樂器,精神抖擻,一點都看不出昨天身體還不舒服呢。

布魯諾有一份全職工作,併為一家媒體做兼職,還要經常練習樂器。他說:時間是非常緊張的,但是因為我非常想通過演奏,讓人們了解法輪功的真相。所以我就找時間練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