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省南昌市又有353人聯名舉報元凶江澤民(圖)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五日】(明慧網通訊員江西報導)南昌市及周邊部份地區許多善良人在了解法輪功真相之後,陸續參與舉報江澤民,截止到二零一六年五月中旬,又有353名法輪功學員親屬和居民簽名舉報江澤民,舉報信中,要求最高檢察院立案調查,向最高法院提起公訴,追究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刑事責任和其他相關責任,將這個迫害善良的首惡繩之以法。

法輪功學員家屬舉報的文件照片
法輪功學員家屬舉報的文件照片

一、法輪功學員的親屬舉報江澤民

在舉報者中,有些是法輪功學員的親屬,他們親眼見證了自己的家人修煉法輪大法後身心的變化,深感江氏集團的邪惡和造謠污衊,站出來伸張正義,要求停止迫害法輪功,把江澤民繩之以法。現摘取部份舉報信內容如下:

法輪功學員親屬鄧榮波(化名)寫道:我媽自從修煉法輪功後,原本患有的膽囊炎、頸椎骨質增生、關節炎及胃病等疾病全都好了,至今沒上過醫院,沒吃過一片藥,這對一個家庭來說是多麼大的福分啦!自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後,我們全家就沒過上一天清靜的日子。因為媽媽被視為當地所謂的重點對像,每逢敏感日子我媽就會被非法關押、罰款,相關人員天天上門騷擾,弄的我媽流離失所、有家難歸,我兒子也無人看管。這些迫害對我全家造成了極大的精神上的打擊和經濟上的損失。本人向最高檢察院提起舉報,強烈要求最高檢察院立案調查,向最高法院提起公訴,追究江澤民的刑事責任和其他相關責任,取締非法迫害機構六一零組織,恢復正常的道德倫理、法律秩序和社會秩序。

法輪功學員親屬劉善仔寫道:我媽媽工作很忙,上班很遠,每天早出晚歸騎車上班,在路上來回要兩個多小時,常年如此,落下了一身病,爸媽也經常為此鬧矛盾。媽媽為了自己身體早日康復,到處尋醫問藥,走訪各名醫專家以及練各種氣功,甚至走廟也無濟於事。媽媽後來聽人說,法輪功對於祛病健身有奇效,於一九九七年初開始修煉法輪功。

修煉法輪功後,媽媽身心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不到一個月,原來所有的疾病症狀都不翼而飛,精神也越來越好,身體健康家庭也和睦了。爸爸看到這一神奇的變化,他也走入了修煉。全家人都說法輪功好,給家裏節省了一筆開支,也為單位減少了醫療費用。

媽媽在單位每年全勤還曾多次被單位提名為先進工作者。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風雲突變,妖風四起。媽媽為法輪功鳴冤,討公道,卻遭到無理的打壓,多次被綁架、關押、勞教。由於媽媽多次絕食抗議,多次被灌食導致媽媽口腔出血,牙齒被撬鬆動,耳膜在插胃管時穿孔,還沒等恢復就被送去勞教。

那幾年,爸媽經常被非法關押,讀小學時的我經常吃不上飯,生活無著落。因為當時到處在抓法輪功學員送洗腦班。媽媽被逼流離失所。在這段時間,警察是全天跟著我,看我是否與媽媽有所聯繫。一次,還把我帶到賓館,逼我交代出媽媽在哪裏,我說不知道。他們就威脅恐嚇我,如果不說,就送我去少管所。我當時心裏非常害怕,使我幼小的心靈受到極大的傷害,晚上一睡覺,就做噩夢,白天上課也無精打采,學習成績也急劇下降,老師同學都瞧不起我,老師也不敢接觸我,說我是法輪功的後代。我感到非常的孤獨,幼小的心靈受到了極大的傷害。由於媽媽經常被關押,家庭經濟受到制裁,使我讀書受到嚴重影響,無法安心讀書考大學。

二、民眾反饋:「聲援訴江是我們應該做的啊!」

在徵簽過程中,由於法輪功學員不斷地講真相,越來越多的人熱烈響應和積極支持舉報江澤民。

法輪功學員在路上碰到一位騎自行車的男士,遞給他一張「真實的江澤民」的光盤和一本「起訴江澤民」的期刊。他不僅全都收下,還說:「這些我都要,我知道共產黨壞,我十幾歲就上山下鄉受迫害,回城後幹到四十多歲就下崗,共產黨一腳把我踢開,現在甚麼福利都沒有,我最恨共產黨,我沒有槍桿子,要是有我一定幹了共產黨,再說你們煉法輪功是為了身體好,關它共產黨甚麼事?還非要打壓!」說完就在徵簽表上簽下了他的真實姓名。

有兩輛轎車並排停在馬路邊上,裏面各坐著一位司機。法輪功學員送給其中一位司機真相資料,勸他「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並向他徵簽舉報江澤民的簽名。該司機接過真相資料,對著另一位司機大聲說道:「江澤民太壞了,應該千刀萬剮,他賣了我們國家那麼多土地,把一個國家搞的這麼亂,應該告他,早就應該把他送上法庭。」然後,他下車勸另一位司機:「簽啊,你怕甚麼?江那麼壞,就是要告他,聲援訴江是我們應該做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