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畫家秦尉被劫持一月 家屬投訴警察(圖)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九日】(明慧網通訊員北京報導)北京畫家、法輪功學員秦尉自五月十八日被海澱分局曙光派出所警察綁架、關押近一個月,直到六月十六日片警才給秦尉家屬送去了(非法)拘留通知書。遲到了近一個月的一紙通知,還是在家屬啟動了法律投訴之後才得到的。

秦尉
秦尉

這是秦尉第八次被綁架、非法關押。警察曾一直未通知家人關押地點,家人去多個派出所詢問均無結果。

五十多歲的秦尉,畢業於中央工藝美術學院裝飾繪畫系,為人正直、樂於助人,修煉法輪大法後,工作上不計名利,在家庭中,也能善解矛盾,學生、家長、同事和朋友都說,秦尉可是一個大好人呀。

二零一六年五月十八日晚上七點左右,秦尉在海澱世紀城一公園向曙光派出所一名便衣贈送真相資料,被其綁架到派出所,後轉到海澱看守所。曙光派出所警察於五月十九日中午劫持秦尉本人回家、進行非法抄家。六月六日第二次進入秦家,其兒子獨自在家遭遇問詢,被告知是「在走法律程序」。

從五月二十日至六月十二日,家人和代理律師數次去曙光派出所、海澱看守所依法詢問案情、查找拘留通知書、試圖聯繫預審員,均未果。只在看守所窗口簡單查到秦尉被刑拘。曙光派出所說人現在歸分局管,打電話給海澱分局,回答說不知情。

六月十二日律師和家屬去看守所找到預審接待處,又多次給海澱分局督查辦、預審處總值班室打電話,幾處都不告知預審員的姓名和電話,只告知一個永遠無人接聽的座機號碼82587485和根本無法取得聯繫的707辦案室。

在家屬的再三追問下,才從預審處總值班室那裏問出預審員姓劉;依然得不到任何拘留秦尉的法律文書。

六月三日下午二點多,律師見到秦尉,律師遞給秦尉一封針對曙光派出所綁架、非法關押行為的控告信,被看守所警察當場搶奪走,律師受到恐嚇威脅。

六月十二日上午,律師第二次會見秦尉,約三十分鐘。秦尉說,預審員一男一女只非法提審過他一次,不報姓名。秦尉不回答問題,不看筆錄,不簽字。五月十九日在曙光派出所時做過筆錄,他每一次回答都是「法輪大法好」。

曙光派出所、海澱分局、海澱看守所、海澱分局預審處等部門之間相互遮掩,有意推諉,二十多天未向家屬發出任何書面或口頭正式通知,嚴重妨礙了律師的正常執業活動,損害了當事人及家屬的合法權益。

在百般無奈下,秦尉家屬於六月十一日以郵政快遞的形式,向北京市人民檢察院,對曙光派出所、海澱分局、海澱看守所相關負責人和警察提起投訴。投訴信同時抄送北京市檢察院第一分院,北京市人大常委會,北京市政府,北京市公安局,北京市監察局等十二個單位。

家屬發出的十二封投訴信都已收到簽收回執。投訴信指出,國家憲法賦予了公民言論和信仰自由的權利,因此僅僅因為秦尉信仰法輪功、告訴別人法輪功並不是×教就對他進行綁架和拘留是沒有法律依據的違法行為。

而且,秦尉被綁架後多日處在被失蹤狀態,家屬苦苦尋找卻遭到四處推諉,得不到一個正式拘留通知,是剝奪了法律保證所有中國人應享有的正當程序權利,是在明顯的違法!

投訴信指出:國家《公務員法》規定:公務員執行明顯違法的決定或者命令的,應當依法承擔相應的責任。這條法律堵死了所有參與審理和執行迫害善良法輪功的人員逃避自身責任的後路。也就是說,不管是執行哪一級的上級違法命令,只要誰在案卷上簽下了自己的名字,誰就必將自己承擔責任,如果是沒有法律依據的審判,一定是未來終身被追責的鐵證。二零一三年八月十二日當局宣布《公檢法對辦案質量終身負責》:‘法官、檢察官、人民警察在職責範圍內對辦案質量終身負責。明確冤假錯案標準、糾錯啟動主體和程序,建立健全冤假錯案的責任追究機制。對於刑訊逼供、暴力取證、隱匿偽造證據等行為,依法嚴肅查處。’

六月十三日上午,秦尉的家人和律師在海澱分局看守所終於見到預審劉某某,秦尉的律師當面遞交了《偵查階段律師辯護意見書》,秦尉的家人遞交了家屬給預審的信、家屬的投訴書。預審看後問家屬:為甚麼給這個?家屬告知預審:這是反映家屬的心聲。預審將資料收下。劉預審告訴律師,秦尉的案子已經交到(海澱區公安分局)法制處。家人告訴預審要保護好人,預審說他說了也不算,是法制處決定(是否送檢)。家屬要求看預審的胸卡了解預審名字、警號,預審一把把胸卡搶走,不告訴。

隨後律師打電話給法制處,要求遞交律師意見書,法制處拒絕接收,說他們不對外,有事找預審。

六月十四日秦尉家屬給中關村西派出所片警郭鳳臣打電話,繼續要拘留通知,對方說不記得了,找找看。家屬說,「因請了律師,要走法律程序,如果找不到對你們不利,我會控告的,因為家屬有知情權。」片警說回去繼續找。

六月十六日,片警將(非法)刑事拘留通知書送到秦尉家,通知書上注著五月十九日從看守所發出,簽發單位是海澱公安局。

秦尉家屬在投訴信結尾善意的勸告相關公檢法人員:

「十幾年來,對法輪功的非法打壓已經構成了全球盡知的最大冤假錯案,證據如山如天,殃及數億人的正常生存,這傷天害理的罪行誰能承擔得起?!在法治不斷健全的今天,已經有二十多萬法輪功受害者向高法、高檢實名遞交了對元凶的訴狀,我弟弟也把他遭受的一切非法迫害訴狀遞交了上去。現在,他此時此刻還在受著非法關押,這筆帳將記在誰的頭上?我們希望都記在元凶頭上,所以在此提請相關部門的執法人員於國法、於善心、於良知、於自己的責任和未來著想,嚴格按國法辦案,立即釋放我弟弟秦尉回家。否則,我們家屬將對他被非法綁架關押全過程的參與者持續關注並進行必要追責。」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