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保護著我全家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六月十八日】我一九九五年十月喜得大法,跟頭把式經歷這二十多年的修煉歷程感受頗多,有喜有悲,有苦有樂。「一人煉功全家受益」[1]在我們家屢屢展現,師父時時看護著我,也看護著我的家人。

一、身體的改變

我自幼體弱多病,貧血、腎病、疝氣、腸炎、風濕性關節炎,這些病一直伴隨自己到我得法前夕。其病的表現是幼年時是經常頭暈目眩,那時根本不知那是病,認為人人都一樣呢;腎病、疝氣整的人更難受,睪丸經常疼的難忍,有時說大就大,就像打氣吹一樣,疼的不能走路;腸炎表現的是經常肚子疼,消化不良(人們稱之為直腸子),一天大便三、四次,甚至有時是拉肚子;風濕性關節炎的表現是在湖北當兵時得的,因我是北方人,在湖北氣候潮濕,特別是冬季,室內不取暖,加上我的工作是長期坐辦公室,所以在那裏三年就患上了關節炎,時常腿關節隱隱作痛,趕上陰天就更是酸痛難忍,有時是整夜疼的不能入睡。

以上幾種病我到醫院醫治,找偏方醫治,均沒有甚麼效果。可我幸運的是,在一九九五年十月經親戚介紹有幸喜得大法,通過近一個月的修煉時間,我全身的病不翼而飛,從此第一次感到無病一身輕的奇妙感覺。

二、思想的轉變

師父說:「人類的道德水準在大滑坡,世風日下,唯利是圖,為了個人那點利益去傷害別人,你爭我奪,不擇手段這樣幹。大家想一想,能允許這樣下去嗎?有的人做壞事,你告訴他是在做壞事,他都不相信,他真的不相信自己是在做壞事;有些人他還用滑下來的道德水準衡量自己,認為自己比別人好,因為衡量的標準都發生了變化。」[2]

如今這個社會整個都處在這樣一個狀態中,殊不知自己也是泡在這個大染缸中,不知不覺中也會隨波逐流,做了不好的事,還不以為然。我當過十二年兵,轉業到地方後,分配到城建局質監站,後來當站長,按常人說這是個肥差事,有實權,可以撈一把。可我還真不是那種人,但吃吃喝喝成風,整天泡在外面,喝多了回家打老婆罵孩子。個別時候還做出出軌行為,自己還認為在這個社會中有一兩個相好的(情人)不算甚麼事呢,現在想起來真是後悔莫及呀!

我最幸運的是我與大法有緣,修煉後,身心徹底改變,第一是在家裏做到在妻子面前是一個好丈夫,在孩子面前是一個好父親,這些我真的做到了。在單位工作兢兢業業,苦活累活搶著幹,基本能做到事事處處先考慮別人,所以在單位每年年終考評中,我都被評為優秀公務員。

在九九年七二零邪黨迫害以後,我在單位每年依然被大家評為優秀,可是單位再上報時卻給報成不稱職,當我知道後,我就找主管領導說,你們為甚麼這麼做,單位負責人說610的有文件,說是煉法輪功的「不轉化」的就讓報不稱職,這樣的迫害至少連續有三年。無論在當時江魔頭邪惡流氓集團組織對我哪樣的迫害(曾經被非法刑事拘留三次,時間長達一年多;綁架到洗腦班迫害三次;綁架到公安局迫害一次;被迫流離失所一個多月),但我堅修大法的決心是堅如磐石,任何邪惡勢力的力量都不可能動搖了我堅定修大法的心。在單位裏同事們都說,你煉功後怎麼變了一個人似的,你煉的那功有那麼厲害嗎?能改變一個人的思想和觀念!我說是的,法輪大法是高德大法,就是能改變人,讓修煉人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3],能把一個不好的人變成一個好人甚至更好的人,我和我單位的一位同事(同修)不就是實例嗎?你們不也看見了嗎?同事們嘖嘖稱是。

三、妻子也走入了大法修煉

在我走入大法修煉近一個月時,妻子見我變化如此之大,說要跟我一起學煉法輪功。在妻子(同修)修煉近兩個月時,在她身上發生了奇蹟般的變化,全身的病(心臟病、痔瘡、腳氣)不翼而飛。從那以後就真正的步入了大法修煉路。在七二零時,大法及大法弟子遭到邪黨的侮辱、迫害時,她與我依然決然的去北京護法,曾遭到江氏流氓集團下屬組織的綁架、迫害,因迫害也曾流離失所多日。總之,在修煉的路上跟頭把式的走到了今天,如今也是很堅定、平穩的在大法修煉中做著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兌現著自己的史前誓約。

四、兒子的轉變

兒子支持父母修大法,只學《轉法輪》一遍,就非常順利的辦理了他以前根本不能辦理的學業證書和工程技術職稱證書。就此一件事,他感到了大法的神奇。開始時,兒子對我們修煉是不聞不問,七二零後,因我和妻子去北京護法,他認為我們不管他,表面上他不說甚麼,可從他心裏產生了怨恨。在二零一二年的八月,我與兒子溝通,並給他講了是大法是師父救了咱們家,否則咱們家早就分散了,哪還有你今天這麼安穩的生活呢!你都快三十歲的人了,沒有工作,也沒有固定的收入,你在家生活的不也很好嘛!如果不是我們修煉大法,不說別的就說你父母的身體早就不能支撐這個家了,你心裏一定不能怨恨,是大法是師父救了咱們家啊!兒子聽後說:行,我不怨恨,我支持你們,從今天開始我也學學《轉法輪》。

從那以後,兒子就非常的支持我們修煉,主動帶孩子、幫家裏幹家務活,給我們騰出時間做大法的三件事,經常提醒我們「到點了,該發正念了。」或「好了,你們幹你們該幹的去吧,活兒我們幹吧」。

五、兒媳受益於大法

兒媳進門後,沒有工作,在家待著沒甚麼事。我就給她說,待著沒事,你跟著我們一起學法煉功吧!她說行。就這樣,白天她跟著婆婆一起學法,晚上跟著一起再學,學法幾個月後,她感到大法法理非常深奧,同時感到自己的身體和智慧有著微妙變化。她說,能到這大法修煉之家感到非常溫暖幸福。她曾給我們說,她老家有個親戚會看會算卦,說她這一生中沒有吃官飯的命。我說學了大法一定會改變命運的會得福報的,一切隨其自然吧。

就在她進門的第二年,縣上招考公務員,她就參加了,她沒想到非常順通的被錄取了,不但是吃官飯的而且還是皇糧,同時在第二年六月有了一個稱心如意的兒子。她自知這是她學大法有了福報,她非常感激,非常感謝大法、感謝師尊。在她上班期間,她說單位有同事說讓她入黨,她說我已有信仰了,我信仰法輪大法。

六、孫子說:我也要當師父的小弟子

孫子今年六歲了,他在兩週歲時就能背誦師父的《洪吟》「苦其心志」經文詩句,而且愛看神韻,見到師父法像時就叫師父,也經常念「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在家裏見到師父法像時就說我是師父的小弟子,要給師父上香,跪下磕頭,有時跟著一起發正念,會背正念口訣,表現的很虔誠。

在他身上發生不少神奇事,現僅舉兩例:一次是在孫子一週多時,有一天突然又尿白帶血,而且有些高燒,他爸媽就帶他到中醫院去檢查,檢查結果說有三個+號,說是泌尿感染,醫生說你們最好帶孩子到市裏大醫院去醫治吧。當時我想,孫子在六個月時鬧過一次這樣的病,因當時正念不強,又心思孩子小,有病就得治,所以一家人跟著上了市裏兒童醫院住院治療了。我想這一次得有正念了,我想起師父講法時講過「一人煉功全家受益」[1]。我就說,不用去了,孩子沒事了,不信你們(兒子、兒媳)再接點尿再去化驗一下。兒子、兒媳就從新接了尿樣到醫院化驗,不一會兒結果出來一看真的一個+號也沒有了,同時孩子的病狀隨著消失,尿和體溫都恢復了正常。兒子兒媳說,怎麼這麼神奇呀?明明剛才孩子在發燒,尿白帶血,怎麼說好就好了呢,這大法太神奇了。

前一天,到同修家去學法,孫子要跟著去,他說我也要去學大法,就帶他一起去了,可是剛進家不到一分鐘,孩子說肚子疼,我說沒事,咱們是大法弟子,不承認迫害和干擾,讓孫子心裏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可是孩子疼的越厲害,疼的孩子都掉下了眼淚,當時我就和老伴(同修)帶孩子上車回家。有同修說,孩子小,要不上醫院查一下吧?我說不用,不會有事的,一會就好的。我讓孫子上車在後坐墊上盤腿打坐,結印,發正念吧。孫子說:爺爺奶奶跟著我一起發吧!我們說好。就這樣在車上,邊走邊發正念,不到三分鐘孫子睡著了,十分鐘後到家,孫子疼的症狀全無,這件事再一次彰顯了法輪大法的奇蹟。

以上是我全家受益的幾件(實際上還有好多)親身經歷,法輪功是佛法,能使人強身健體,道德昇華是與人為善的,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打壓老百姓,強拆強搶、貪污腐化墮落、非法搶佔百姓土地、打壓法輪功、活摘人體器官,它們幹了在這個星球上從沒有的邪惡勾當。

千言萬語不足以表達對師尊的感激,弟子唯有精進實修,圓滿隨師還,才不負師尊的慈悲苦度。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