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教師:「多虧了你們師父救了我」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七日】〔大陸來稿〕我和老伴都是大學的教師。老伴受到了幾十年邪黨的無神論的洗腦教育和實證科學的影響很深,並且在常人中是個強者。在本地區,在他那個專業領域是有一定名氣和影響力的,所以在世間迷得很深,對大法的超常一直將信將疑。有一件發生在他身上的事使他受到很大震撼。

老伴是評標專家,在二零一二年的一次評標,由於標段多,又有爭執,從下午一直評到下半夜。半夜二點多了,他開車往家趕,走在高速路上,突然發現汽車的煞車片壞了,根本就無法煞車了,搞不好就會車毀人亡。頓時他急出了一身冷汗。

怎麼辦?他想起了,我經常讓他記住的九字吉言能逢凶化吉。於是他一路上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個多小時的車程,半個多小時就到家了。

老伴一進家門,就激動的說:「太神奇了,太神奇了。」他說:「差點回不了家,多虧了你們師父救了我。」從此他越來越支持我們修大法了,需要用車時他幫我們運真相資料。

大法使我的世界觀徹底改變了。我自從一九九六年一月得法後,沒有一天中斷過學法,就是在出差、旅遊等外出活動都堅持了學法煉功,學法煉功對我來說就像空氣和水一樣。在師恩沐浴下,我們家四個人中有三個人走入大法修煉。在我修煉後,我們家人(包括沒有修煉的)都沒生過甚麼病。還有很多神奇的事:我才開始修煉不久,我的老伴腳變得光滑紅潤,原來布滿老繭粗糙的腳,儼如小孩子的腳;我如今快七十歲了眼睛沒有近視過,也不花,這在我們修煉人中是個尋常事。但是我的老伴沒有修煉,當時他眼睛已經開始花了,買了好幾副花鏡,有一天花鏡總是掉在痰盂裏,才發現不用花鏡竟然也能看書了。真像師父講的:「一人得法是全家受益。」[1]

老伴在歷次邪黨發動的運動中,對邪黨的手段有畏懼。他知道大法好,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發生後,他認為修大法就會被迫害,一度極力反對我堅持修下去,甚至以離婚相逼。我堅持修大法。看到我一路走來,遇到多次危險,都在師父的呵護下化險為夷,老伴已經感覺到大法的超常了。《九評》發表後,他對邪黨有了進一步的認識,也在親屬和朋友、同事中講真相,幫別人做過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法解 》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6/6/17/大學教師-「多虧了你們師父救了我」-3301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