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年持續迫害 如今他無家可歸

重慶土建助理工程師鄧柏壽控告元凶江澤民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五日】重慶土建助理工程師、法輪功學員鄧柏壽,因堅持說真話,在過去十七年中多次被警察綁架、關押,他兩次被非法勞教,並多次被無理解除工作,還遭受中共人員不停的騷擾,最後妻子無奈離婚。如今六十歲的鄧柏壽孤身一人,無家可歸。

鄧柏壽於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五日向最高檢察院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要求追究其刑事罪責。以下是鄧柏壽在《刑事控告書》中敘述遭迫害的事實:

修煉前我患有多種急慢性病:乙型肝炎、胃炎、喉炎、關節炎等,天天在單位醫務所打針吃藥。一九九七年八月,我修煉法輪大法後,身心健康,為國家節約了大量的醫療費;深刻的感受到了無病一身輕和法輪大法的美好;在生活中,在社會上無不以大法教導的真、善、忍標準要求自己,使家庭和睦,鄰里和諧。

去北京上訪遭綁架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前頭目江澤民一意孤行發動迫害法輪功的運動。

我於二零零零年六月去北京為法輪大法說公道話,在天安門廣場被警察綁架。兩天後,我單位(重慶市江北農場下屬建築公司)領導將我接回,直接送到江北區石門派出所,派出所警察又把我劫持到華新街看守所非法關押三十多天,期間做了三十多天奴工,遭牢頭毒打,後取保候審一年。回到單位,保衛科每週要我寫保證,持續半年多。江北區公安分局治安科經常來單位騷擾盤問我。

兩次被非法勞教

二零零一年六月十二日的早上三點多鐘,我在江北區石馬河南橋寺地區講真相,被綁架到石馬河派出所,第二天警察去我家非法抄家,後將我劫持到華新街看守所,非法關押三十多天後,將我劫持到北碚區西山坪勞教所非法勞教三年。二零零一年八月,我被單位重慶市江北農場非法開除工作。

酷刑演示:罰坐小凳子
酷刑演示:罰坐小凳子

在勞教所,我天天遭體罰、坐小凳子、面牆罰站,晚上十二點才許睡覺,早晨五點就被叫起,天天如此。我拒絕穿囚服,還被牢頭等人按在地上拳打腳踢,他們說,打你們法輪功是上面叫的,打死白打死。

二零零四年一月十六日,我走出勞教所。因為已經被非法開除,我就自己到農場下屬單位去找工作,但是沒有一個分場機構敢用我,有的人還明說,寧願用不懂建築的人員,也不用我這個土建助理工程師。後來我只好到處打工,也經常因為我修煉法輪功而被單位解雇。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六日,同修湯義(已被迫害致死)介紹我到重慶武隆至彭水緒道工程測量施工。二零零六年一月十二日,我因給同事講法輪功真相,被武隆縣國保警察從工地上綁架,被關押到武隆拘留所,二零零六年一月二十六日再次被劫持到西山坪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在西山坪勞教所,我多次遭毒打,多次被強行抽血。直到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三日出獄回家。

被迫離婚 無家可回

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八日下午六點多鐘,我與妻子女兒一道去南橋寺街上擺地攤,在南橋寺轉盤處被守候在那裏的石馬河街道綜治辦副主任徐小東等人綁架到江北區鐵山坪洗腦班,迫害十多天。江北區國保大隊警察梁世兵威脅要將我再次送勞教或勞改等。他們又逼我妻子寫保證書等。

我從洗腦班出來後,外出打工。街道社區人員經常到我家騷擾,找不到我就騷擾我妻子及女兒,妻子再也承受不了漫長的迫害,於二零一四年七月三十一日與我離婚。從此我在外漂流,無家可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