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玄武區法院開庭 上百武警阻民旁聽 暴力抽血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二日】(明慧網通訊員江蘇報導)二零一六年五月三十一日,南京玄武區法院在鎖金村第一法庭對籍建霞、熊桂珍、張超美、潘漢玉等六名法輪功學員非法庭審,張讚寧等多名律師的辯護有理有據,令法官與公訴人啞口無言。

南京市610與公安局,在當局高喊依法治國、反腐的情況下,不惜浪費人力物力,動用上百武警荷槍實彈阻止民眾旁聽,法院四周布滿南京市及各地區610人員及便衣警察。

在非法庭審前後,南京610與警察監控騷擾當地法輪功學員,部份法輪功學員被劫持到派出所強制按手印、腳印,有的被強制抽血。

此次對六位法輪功學員非法開庭之前二天,南京市610與警察,從五月二十九日就開始對眾多法輪功學員上門騷擾監控,有的法輪功學員被限制出門,有的被警告,有的上街買菜被貼身跟蹤。

五月三十日,熊桂珍家屬向法庭提出要求旁聽,呂姓法官答覆:煉法輪功的家屬不允許旁聽。家屬提出質疑,律師指出這是違反法律規定。可法官依然我行我素,聲稱是「上面規定」。之後家屬到檢察院申訴,信訪接待打官腔,稱參加旁聽由法院說了算。

非法開庭當天,熊桂珍的姐姐、妹妹剛從家中下樓前往法院時,被社區主任等四人盯梢跟蹤,熊桂珍姐妹嚴詞譴責特務行為,依然前往法院旁聽。在距離法院五百米範圍之內,610、公安、特警、派出所以及社區的相關人員嚴密把守,如臨大敵。家屬剛到法院門口就被玄武區國保警察李建華堵住,一輛警車突然停在她們面前。李建華話鋒一轉,聲稱要她們「幫忙」去後宰門派出所採指紋,若不配合就綁架到車上。

就這樣她們被劫持到後宰門派出所強行採血、採指紋,遭到她們嚴詞拒絕。李建華露出猙獰面目說:「在這裏法律說了不算,我說了算,我們就是法律。」

這時又來一年輕警察,態度更為惡劣,說「在這裏沒有為甚麼,我說了算,今天做也得做,不做也得做(指採血、採指紋),你們不服可以去告我,明慧網已經曝光我了,我也不怕再多作惡一次,你們也可以去上明慧再曝我一次。我姓王(王路),在明慧網上可以看到。」

王某叫來幾個年輕特警抓住熊桂珍的姐姐四肢連拖帶拽,強行掰開手指採血之後揚長而去,把她們關在辦案區無人問津,直到下午三點多強行錄過指紋後才被放出。

法輪功學員翟裕新在去法院的途中被秦淮區國保大隊警察黃水成和610人員車衛東攔截,派出所用車將其劫持到派出所非法關押,警察稱:現在全國公安搞規範化管理,建立法輪功人員數據庫,每個法輪功學員的血型DNA、手印、腳印等都要入庫……。警察要翟裕新配合,她堅決不從,於是他們強行按住翟裕新抽血,見她竭力反抗,五、六個人死命壓住她暴力抽血,她的手背被扎出多個針眼。隨後還逼迫她按手印腳印,她忍無可忍警告對方:「如果你們再逼迫,今天我就跟你們拼了。」僵持中,翟裕新告誡警察:你們不要再參與迫害好人,不要再自己害自己。最後派出所退卻了,讓社區主任送她回家。

據內部人士透露,全國公安建立數據庫將每個法輪功學員血型DNA、手印、腳印等全部入庫,是今年五月份大連棒槌島610會議上,由江澤民殘餘勢力下達的命令,以加緊對法輪功迫害。為此南京市緊跟,玄武區非法庭審結束後,又有不少法輪功學員遭迫害。有的警察上門,用花言巧語騙學員說去派出所談個事,一到派出所警察就兇相畢露,隨便拿個針筒,既不消毒,也不用醫護人員,強制野蠻抽血,並逼迫學員按手印、腳印。有的派出所還上門抽血,如學員不配合,就威脅說「我帶有搜查證,不給採血就抄家。」有法輪功學員為躲避迫害,不得不從三樓爬水管才逃脫。

法輪功學員胡翠蘭也被劫持到派出所,她在大廳高聲反抗,最後公安害怕了,只好說「那就等想通後再按手印吧。」

六月一日下午三點三十分,秦淮區國保警察黃水成帶人闖入法輪功學員吳秀蓉家,黃水成拿出一紙,誣陷吳犯下「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吳當即叫黃拿出法律依據,黃無言以對,強行搶走法輪功師父法像、明慧年曆等,隨後採用暴力手段對吳秀蓉強行採血,最後在吳秀蓉奮力反抗下未能得逞。

如此不遺餘力地阻擋民眾旁聽,居心何為呢?中國法院法庭規則法釋〔2016〕7號第九條規定:「公開的庭審活動,公民可以旁聽。」看來,是怕民眾知道究竟誰在違法、究竟是誰在「破壞法律實施」、誰在執法犯法。

非法庭審原定於五月十三日進行,後因故被延期。五月十三日,警察就曾在玄武區法院外,非法抓捕大批未得到通知、前去旁聽的法輪功學員,之後非法抄家、關押、恐嚇、強制抽血等。當時光板倉街派出所就綁架了二十名左右的法輪功學員。

關於六位法輪功學員熊桂珍、張超美、潘漢玉等被綁架迫害等情況,請參考明慧網報導:《十名南京法輪功學員面臨非法庭審》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