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市訴江公民遭迫害情況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一日】二零一五年五月一日,最高法院實行「有案必立,有訴必理」的立案登記制度之後,到目前已有至少二十萬海內外法輪功學員和家人,以及正義民眾,向最高檢和最高法控告江澤民迫害法輪功所犯下的罪行。而在亞洲地區已有超過一百二十三萬人聯名簽署聲援。這就是人們所說的「訴江大潮」,現在正風起雲湧般席捲全國,以至全球。目前,訴江人數還在持續增加。截止到二零一六年二月,已有至少4177名四川省成都市公民實名訴江。

江氏集團針對訴江的干擾遍及成都 延續至今

然而,這一受到中國法律明確保護的合法正義之舉,卻受到仍在極力維護江氏的「610」系統和當局部份人員的種種阻撓。自二零一五年六月開始,很多參與訴江的成都公民都受到「610」人員或派出所警察各種形式的騷擾,以及對 「訴江」行為的試圖破壞、甚至報復。這種干擾遍及成都的武侯、青羊、金牛、成化、錦江、天府新區幾大主城區、幾乎各個派出所,以及成都的各郊縣、區。據保守估計,僅成都市主城區,迄今為止,對訴江公民的騷擾達數百人次,並且一直持續到現在,就在二零一六年五月中旬,撫琴派出所警察還在騷擾訴江公民的家屬。

訴江受法律保護 干擾公然違法

其實,不僅「訴江」本身的正義性和合法性是毋庸置疑的,截至今天,現今中共執政的上層也沒有對法輪功學員起訴江澤民作出任何形式的阻攔。東北某市有訴江公民當著上門騷擾的警察的面,直接撥打最高檢舉報電話010-12309,問:「我可以控告江澤民嗎?」對方回答:「可以,那是你的權利。」警察立刻離開了。

然而,就在緊追江氏集團的「610」人員的策劃指揮下,成都市出現大量針對合法訴江公民的違法騷擾。最基本、最常見的騷擾形式,就是相關人員(街辦社區「610」人員或國保派出所警察)在沒有出示任何證件、更沒有兩高委託授權的情況下,以上門或電話或派出所約談等形式,向公民「詢問」關於訴江的事。而「詢問」的內容與控告狀裏面所指控的事實沒有任何關係,只是追問「誰寫的訴狀」之類,或要求公民「不再訴江」。

這是明目張膽地剝奪憲法賦予公民的控告、檢舉權。事實上,以任何形式、任何名義對訴江的干擾和阻撓,都是嚴重違法,並公然違背《領導幹部干預司法活動、插手具體案件處理的記錄、通報和責任追究規定》等相關條例。而糾纏於「訴狀誰寫的、怎麼寫的」的盤問、或試探套話,不僅是侵犯公民隱私,而且透露出的江氏集團當局欲轉移視線、攪混水製造混亂、伺機報復的伎倆昭然若揭。

部份騷擾者的惡劣言行 肆意恐嚇

不得不承認,「過問訴江」的人員中,有一部份自知所為不合法,表示自己也不願意,只是迫於壓力走走形式;也有的一再向被騷擾的公民表示歉意,表明自己沒有按「上面」要求的那樣迫害;還有的在了解情況後,表示不願再參與這些事情了。

但有的不法人員卻言行惡劣,有的甚至口出謾罵之詞,言論令人瞠目,有的公然叫囂「(訴江)是違法的」,或叫嚷「江澤民賣國跟你們甚麼關係?」並向法輪功學員的家人對訴江公民及其家人威脅恐嚇、製造恐怖。如,二零一五年下半年,成都二仙橋派出所的警察及二仙橋街道辦人員到多位訴江的法輪功學員家騷擾,並威脅要劫持法輪功學員到洗腦班非法拘禁。

白果林小區王清霞因為訴江,被街辦「610」人員申權威脅要扣生活養老金,要被非法關押。

騷擾中常見的違法行徑

在表現最多的上門騷擾案例中,幾乎所有的上門騷擾者都沒有出示證件,不僅如此,其中大部份還持手機或執法記錄儀對公民住宅肆意地非法錄像。不法者表示,他們被要求對公民住宅拍照。更有甚者,則闖入或要求進入臥室查看、錄像。這些行為嚴重侵犯了公民的隱私,已構成「非法入侵公民住宅」及「非法搜查」犯罪。

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九日,簇橋派出所、武侯國保等多人將近八十高齡的成都市醫藥局退休幹部劉邦成從家中帶至派出所,問他訴狀誰寫的。並在劉離開家之後,擅自拿走劉邦成的法輪功書籍、光盤等私人物品。

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九日,建設路派出所、街道辦、社區一幫人闖到法輪功學員鄧安蓮家盤問訴江狀是否是自己寫的。十一月二日,這幫人又闖到家非法搜查,搶走鄧安蓮的書籍等私人物品。整個過程中沒有人出示任何證件。就在十月二十九日這一天,成都市建設路街道辦、社區人員到過多位訴江公民家盤問騷擾。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五日上午,成都電子工業部二十九所高級工程師劉桂英因為訴江,被物管以「查水錶」的名義敲開門後,金牛國保、茶店子派出所警察等一大群人在沒有出示任何證件的情況下一擁而入,非法強行搜查,搶走大量私人物品。劉桂英和先生一起被綁架,劉桂英現仍被非法關押於成都市看守所。

邪惡株連 挑動親友反目

大量的騷擾案例中,有的「610」人員還採用了其它一些花樣翻新的違法手段,比如,株連。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初青羊區草堂派出所到七十歲姚姓婆婆家恐嚇她和家人,導致姚的丈夫怒打了姚婆婆,導致姚婆婆出氣難受、晚上睡覺翻身都痛。除姚婆婆外,草堂派出所對其轄區其他訴江法輪功學員和家人也進行了騷擾威脅。

金牛區天回鎮綜治辦以法輪功學員王代瓊起訴惡首江澤民為由,停發了她父親的退休金,還有她兄弟和弟媳的工資。

原本在渣打銀行任職的鐘華因為訴江,被西安路街辦610主任申權反覆騷擾。申權還不斷騷擾恐嚇鐘華父母,逼其勸說鐘華否認訴江;並多次騷擾鐘華的直屬經理,逼其辭退鐘華。申權妄圖通過這種種壓力,逼迫鐘華接受洗腦班人員的問詢和洗腦。鐘華被迫離家。

以上是成都六城區法輪功學員因訴江受到騷擾迫害的部份情況。由於信息封鎖,實際情況要更嚴重。而成都郊縣、區對訴江公民的迫害更加肆無忌憚,非法搜查、搶奪公民財物、綁架、非法關押、非法拘禁甚至暴力酷刑等嚴重違法甚至涉嫌嚴重犯罪的行為甚至大行其道,令人痛心。這或許再次印證了江迫害法輪功的無法無天,也給江的迫害罪行又添一筆。

在江澤民的罪行已日漸公諸於世、並為世人所唾棄;在追隨江氏迫害法輪功的官員紛紛遭報落馬、在當今的中共高層都在與其切割之時,誰還在那麼糊塗地為其站台、將自己和其罪惡捆綁在一起?所有參與的人們,請三思!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