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心學法時看到的景象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六月一日】師尊在講法中一再告訴弟子多學法。七﹒二零前師尊說:「我告訴大家,要多看書,多看書,多看書,一定要多看書。」[1]七﹒二零後師尊說:「我告訴大家多學法、學法、學法、學法呀,」[2]師尊一次又一次叮囑我們看書、學法,我們真的要好好靜下心來學法。

學法時,真能靜心學法,是自己在得法,是一件很美妙的事情,我有過多次體驗。

有一次看法時,看著,看著,就看到每一個字都是神,再看下去,發現了偏旁部首都是神,他們拿著法器,形態各異,再看,發現每一個筆畫都是神,再看下去,看到這一橫裏有無數的神,那一豎裏也有無數的神。有一次我學法時,越學越靜,一頁一頁看下去,發現有幾段文字全都顯現佛的形像,下幾段文字全都顯現道的形像。我還記的有一次學法時看見滿紙的佛、道、神,層層的佛、道、神,真是無量無計。

學法時有時出現法輪,法輪瞬間變大,像宇宙一樣廣闊,裏面甚麼都有。有一次看法時,看著,看著,突然發現字與字的距離在變大,這個字看了一會,才看完,穿越長長的距離,才看到另一個字。我感覺不是在看字,而是在看一個又一個的宇宙,看裏面的結構和眾生。有一次看法時,我看到了一個字裏面的壯麗景象,雄偉巍峨的宮殿,氣定神閒的天仙,遠遠看見小童子在案子上擺好了仙果,一位寬袍大袖的道長衝我拱手施禮,請我品嘗。我輕輕的搖搖頭,意念中謝絕他的邀請,他自己坐下來品嘗。

有一次學法時,我看著,看著,慢慢的所有的文字全都變成透明的能量團,這些能量團組成了能量帶,能量帶的光芒潤澤著我的雙眼,真舒服啊,我覺的自己的眼睛在順著一條能量帶在移動,能量帶像亮晶晶的小溪,我時不時的看到奇妙的景象:小溪旁邊有棵樹,一位雲遊僧人從樹上飄然而下,和我打招呼;有金色的鳳凰從小溪裏飛出來,嘴裏吹著金色的簫,引的百鳥爭相飛來;金色的長翅膀的馬,昂首挺胸,煽動著翅膀飛了出來,衝著我笑;我又看到金色的大象,背上馱著色彩亮麗、圖案精美的坐墊,很溫和的在笑,鼻子打個卷,憨態可掬的樣子。我和同修說起,同修說:「你看到的應該是你天國世界裏的景象。」

有時學法,文字顯現出顏色,我看一眼其他的同修,發現他們拿著的書分別呈現不同的顏色。有時發現這一次看書呈現這個顏色,下一次看書又變了顏色。還有一次,這幾頁一種顏色,下一頁變顏色了,看完一講書,顏色變換了五、六次,我心裏笑了,在大法中修煉提高真快呀。

有一次學法時,我看見字裏面出來一個小和尚,做彌勒伸腰的動作,那種單純和美好無以言表,久久印在我的腦海中。有時學法,像坐在雞蛋殼裏那樣美妙,一切都靜止了。學法靜下心來,背後的神佛和奇蹟真的在展現啊!有時學法的感覺都變了。有一次學法時,看著、看著,發現字排隊往耳朵裏進,眼睛沒有發揮作用,是用耳朵在學法;有一次字從手上往身體裏進,有一次字往心裏進,還有一次學法時,頭變的空蕩蕩的,好像腦袋不存在了。上面說的這些狀態都是看《轉法輪》時出現的。

我經常看《洪吟》,看完詩,我看一眼圖,這些圖真的很奇妙,我時不時會看到一些美妙的景象。看《洪吟》,看到覺者,我知道了他們手中的法器的用途,也知道一些覺者的名字,但我從來不說;有一位覺者手中拈花,我看見花在開放,變換著顏色;有一幅圖上畫著花,我正看著時,花像人一樣動起來,去掉一層花冠,露出美麗的不知名的花朵,花朵在展顏微笑,對我說:「你再看!」這個花朵又脫掉了花冠,隨後又出現了不同顏色的花朵,美麗的炫目,三、四次之後,我看見了天國,我心裏笑了,靜靜的想:在一粒沙裏有三千大千世界,從一朵花裏看見天國,這一切真是不可思議的美好。

《洪吟二》中的一位覺者,我在發正念時,有時見到她在滅惡,我還經常看到鬥戰勝佛──悟空覺者,在滅惡。

有一次看《洪吟三》的一幅圖時,正在看著,覺者隱去了,圖上出現了一朵金色大蓮花,金色大蓮花又化作萬朵小金蓮,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向外飛,轉眼不見蹤影,在閃爍的光芒中佛國殿宇由遠及近呈現在眼前,美好真是不可勝言:天山上流淌著金色的溪流,金魚時不時躍出水面,天池中靜靜開放著蓮花,天柱上若隱若現的蟠龍,天空中大大小小飛旋的法輪,手拿樂器的天仙,我還看見了威儀的寶座,虛位以待,簇擁在寶座旁的護法,目光炯炯的看著我,眼中滿含期待,其中一位護法發出一念:我們等你很久了啊!我心中一酸,眼淚差點流下來。

每次看《洪吟三》裏仙子在演奏樂器,我都聽到美妙的聲音,看見樂器發出的能量在滌盪著世間的塵埃。《洪吟三》中有一位神仙手托著寶物,身邊有仙鶴,那個仙鶴總和我打招呼。許多的圖景,展現出另外空間的殊勝、美好和莊嚴。

《洪吟四》發表後,慈悲偉大的師尊讓弟子又一次領略到大法的神奇。有一次看《洪吟四》,發現每一幅圖中的人物都在舞動的旋律中,不是一個人在表演,是許多人在表演,色彩繽紛,婀娜多姿,就像看舞台演出一樣,演員身後映襯的是天國美景,我流著淚,心中一再說:「師尊啊!謝謝您!」我看師尊寫給神韻舞蹈班的詩,眼前出現這些同修,他(她)們純善純美的笑容,比金子還要珍貴。沒有畫圖的歌詞,我看到整首歌詞的後面站著一位偉大的神,正在引吭高歌。

當我寫文章寫到這兒時,我仍然止不住流淚,心中無比感激師尊,弟子唯有精進、更精進,才不辜負師尊的操勞,不辜負師尊的付出,不辜負師尊的佛恩浩蕩。

在看其他講法時,國內、國外的同修問候師尊,地名很多,我認真的讀,先看到了同修的形像,再看,是東方神的形像,還有各個民族的神的形像;在讀國外地名時,看到有的同修的形像是西方神的形像,像耶穌、瑪利亞一樣的裝束,放著光芒,有的神還有翅膀。

偉大的師尊把無比珍貴的大法傳給了弟子!給弟子鋪就一條上天的路。我們怎麼能不珍惜這萬古機緣?怎麼能不珍惜大法書籍?作為大法弟子,學法一定要入心啊。至於學法時走神,睡覺,書都沒拿住的同修,天上真的有神在記載你的學法情況,這不是一個小問題呀!

師尊告訴我們:「大家知道,抱著一顆甚麼心態看法的時候才能看到法理呢?這個不用我多說大家都知道。你眼睛在看法的時候思想沒在法上,大家想想,那你不等於白看嗎?那給誰看呢?自己並沒有學呀。我不是告訴大家一定要真正的叫你自己得功嗎?那麼如果在學法時思想不在法上,你給誰學法啊?不是批評啊,是在告訴大家,這個情況非常重要。所以不管怎麼忙,你們學法的時候,甚麼思想都要放下,根本就不去考慮其它的,就是學法。也許你在學法當中,你所思考的問題都能給你解決了,因為每個字的背後都是佛道神,你要想解決甚麼、你眼前正在著急要做的是甚麼,他們能不清楚嗎?那麼能不告訴你嗎?但是有一點,你必須做到不抱著所求之心學法,大家早已經明白這個問題了,不能抱著執著解決問題的心去看法,你就靜靜的去看,收到的效果就一定是非常好的。所以學法的時候,大家不要拘於形式,但是一定要放下心去看,真正的去學,不要思想溜號,一走神兒啊,那就等於白學。從另外一方面講,如果學法時思想不在法上,不只是個形式問題,實際上是等於學法者對法也不太尊敬,那麼法能顯露出來嗎?從這一點上講,我想,大家一定要放下心去學法,注意在忙的情況下學法要穩住思想。」[3]

師尊告訴我們「學法要穩住思想」[3],我去學法點學法時,發現有的同修學法流於形式,心思沒在法上。有的同修讀法速度特別快,有的同修學法時心裏想著家裏的事,有的想著去市場買東西,有的想著買甚麼菜,想著吃甚麼飯,想甚麼的都有。有的尋思快點學完法,好去辦事,遇到讀的慢的同修,心裏更著急,甚至真的有同修搶著讀,不讓別人讀。還有的想到和別人的矛盾,心裏想著怎麼和人鬥。還有的學法時,心裏想:這段法說的是某位同修。學法修煉,是向內找自己,不是對照別人。還有的同修學法時顯示自己讀的好,拿著腔調。

同修啊,珍惜大法,聽師尊的話,靜下心來,多學法吧!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瑞士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美國佛羅里達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