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修煉人的美麗人生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五月八日】我是一名西醫大夫,修煉法輪大法,我成了一個好醫生。

「我沒見過菩薩,但我覺得你就是菩薩」

我待病人誠懇、認真、負責,儘量門診解決問題,只要能治病,我用最便宜的藥。對於非住院不可的病人,我嚴格掌握手術指征,避免不必要的手術。用藥,只根據病情。我拒收病人的禮品、紅包、購物卡,拒絕藥品代理商的各種提成、回扣,我與病人彼此非常信任。

我為病人精心手術,病人得到我滿意的服務後,還會於術後六、七天收到由他(她)自己送的紅包變成的住院押金條,或我退回的購物卡等東西,感動得他們由衷地對我說:「到哪裏找你這樣的好人!」我會不失時機地給對方講法輪功真相,並勸「三退」(退出中共及其附屬共青團和少先隊),病人在我這裏不但治了病,還保了命。

修煉前,逢年過節,家裏吃的東西一堆堆的,大多都是病人送的,過節我給七大姑八大姨送禮不用再花錢買。修煉後我需要甚麼,到超市買,生活簡單、安靜。

憑著現成的利益不拿,常聽有人說我傻,尤其一九九九年後,大法被中共迫害,我還進京為大法上訪,被反覆關押。然而,關押我的警察、信訪局的官員聽完我的修煉故事都知道法輪大法好。我回來上班後,他們中很多人帶著親人找我看病,做手術。

我的丈夫親身感受到我修煉後思想境界的提高及病人對我的信任,說:「你就保持你這個傻勁兒,挺好的。」我的同事將我介紹給他的朋友時說:「某某大夫這個人,不是一般的好人,是相當好的好人!」我院某位院長目睹我在工作中認真、踏實,替病人著想,多次默默幫助病人錢、物,主動為災區捐物、捐錢(其他職工只捐物),感慨地說:「某某大夫真是個好人。」該院長擋住了多次當地派出所警察對我的騷擾。丈夫的朋友認識我後,說:「嫂子,我沒見過菩薩,但我覺得你就是菩薩。」

丈夫糾正說「她是傑出,不是優秀」

我們是個大家族,我利用各種機會,勸退了家族中的一百多人。

認識我的人,我認識的人,我都能想方設法救他們,加上我的特殊的職業,接觸人比較多,使修煉環境開創得很寬鬆。那些當官的、有錢的,也包括迫害過大法弟子的警察及「六一零」辦公室主任,有的法院、公安局、政府官員也有機會在我這裏聽大法真相。

常常在聚餐時一桌子人全都明白了大法真相,做了「三退」,臨走時,人手一本真相資料。有兩次,全桌人共同化名舉報江魔頭迫害法輪功的罪行。

有時遇到不聽真相的,包括工人、農民等,往往此時是我有執著,誤以為這樣的人好講,沒有特別用心,或沒有提前發正念。其實,在中國大陸,人人都被邪黨謊言迷惑,甚至是老人,尤其農村,文化生活貧乏,天天就盯著電視。我常常修正自己講真相中的不足,認真對待每一位眾生。

丈夫做生意比較忙,生意上的朋友不斷更新,讓我認識了更多有緣人。以前,我在酒桌上講真相、發資料,開始丈夫和我唱反調,事後回家我堅決不允許,為此也吵過架。漸漸的,隨著我講真相的方式不斷調整,估計面對一桌子人不好講,就私下個別講。慢慢的,周圍的朋友都「三退」了。凡是來和丈夫做生意的都退黨了。他們同學聚會時從外地來了幾個同學我也把他們勸退了。

我家多少年來一直就有新唐人電視台頻道,丈夫由開始抵觸轉為主動看新唐人電視節目,漸漸他變了,有時丈夫還幫助我講真相。前幾天,我跟丈夫提出:「你再看到你交往的人中誰沒得救,吃飯的時候叫上我,我不饞好飯,但我要救人。」丈夫還常常指出我講真相中的不足,我虛心接受。

一週前,我倆被一位朋友請到家裏,她是副處級的官員。經我講真相,一家三口都「三退」了,並用化名舉報了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罪行。我給她們真相小冊子,這位官員說:「我們看完後,小冊子都上公園去了。」

吃飯時,她女兒說:「阿姨就是那種很溫柔、賢惠的女人,男人說甚麼就聽甚麼,很優秀。」我丈夫說,「你對阿姨評價太低了,她是很有思想的人,是傑出,不是優秀!」接著他列出我傑出的兩條:有很強的工作能力,特別是對信仰的堅定和堅持。

副院長喜歡看大法資料 夫人花真相幣

我們家應該說非常富足,日子過得很順暢,特別是一家人身體健康。早在十年前我們就住上了好房子,開上了好車,女兒如願地考上了名牌大學,研究生畢業後有了好工作。

我比較注意儀表,慈眉善目的走到哪裏就把大法真相講到哪裏。聽真相的人各個階層都有。我會根據他們的具體情況講,效果挺好的。

我們這裏大法弟子多得很,居民可以經常看到真相資料,真相橫幅、不乾膠也經常見到,走在街上講真相,有好多人說自己已經「三退」,而社會上的既得利益階層比較難接觸真相,我把這個人群作為自己講真相的重點。

前幾天,我與某科主任一起到一位女局長處喝茶,成功勸退該局長。

昨天,我提著朋友剛剛送我的兩箱大櫻桃與一位退休中學校長不期而遇。他在職時,我給他講真相,他不吭聲。他是我丈夫的朋友,見面後自然很客氣,我隨手遞給他一箱櫻桃分享,寒暄後我又給他講大法真相,非常誠懇。他能感覺到我就為了他能平安,過程中,他三次與我握手,不但「三退」了,還帶上明慧期刊《明白》和破網軟件回家了。

我們醫院中層以上幹部去年照了個集體合影照片,我數了數共一百二十一人,有七十四人明白了大法真相且已經「三退」,剩下的人有的只聽了真相沒「三退」,個別的還沒講。

醫院裏所有的工作人員中,有一半以上做了「三退」,有的還化名舉報了江澤民,有的經常「翻牆」上網。

醫院周圍做生意的商人我也去講,去勸退,有不少人得救了。

我們的一位副院長夫人和我一起工作,只要有新的真相資料她都看,還經常往家拿資料。副院長很願意看,一看到老婆拿回資料就說:「又來新的了?」她喜歡散步,看完的資料就包裝好放到散步所去的廣場周圍的車上或平台上。從去年開始,她願意花真相幣了,花完了就再和我換一些。她說:「還沒碰上不要的。」

她弱不禁風的身體大大改善了,一家人福樂融融。

辦公室裏的真相台曆

因工作需要,我每月到另一個科的辦公室工作幾天。那裏有九個醫生、護士與後勤人員,他們都明真相後做了「三退」。每年真相台曆製作出來,我就給他們送去。今年我休假去了,回來後,學法組製作的台曆都發完了。同事們都爭著跟我要台曆。我從其他學員處找了四本送給她們。

其中一位同事將真相台曆放在辦公室電腦顯示器的頂端,每天來往於這個辦公室的人都可以欣賞到這漂亮的畫面,看到法輪功的真相。他們還將我贈送的真相小冊子看完後發到車上及住戶門口,也花真相幣參與救人。

其中一位年輕同事說:「某姐,我就感覺你善良,上次我與某護士發生肢體衝突後,你勸善的那些話,我想想真對,所以我相信你,願意聽你說。」她全家都做了三退,她的丈夫是某位官員的司機,真相小冊子拿回家他就看。

我要精進,放下人心,用師尊賦予我們的正念與神通助師世間行,珍惜這最後的正法時光,為後人留下這偉大時代大法弟子的偉大壯舉。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