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路勸退記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五月七日】近幾年,閒暇時,我與同修結伴去講真相、勸三退。同修用電動車帶著我,遇到人同修就停下車,之後同修發正念,我發真相資料與勸三退。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們走到哪真相資料發放到哪,勸三退到哪,很從容也很順利。

一個星期六下午,我們帶著充足的真相材料又上路了。同修說:「今天我們往哪走?」本來我想往西北走,可同修已拐向了東,我便放棄了自己的想法,說「往哪都行!」。我相信一切都在師父的掌控中,而且我出門給師父上香時求了師父,請師父加持我們倆,救度有緣眾生。

走了不多會兒,我們看到前面馬路正在施工,那兒肯定有不少人 ,我倆同時想到了到前面去勸退。

給民工三退

果然,前方右側馬路在整修,民工們倆個一夥、三個一簇,三三倆倆的分布在幾千米長的馬路上,正適合勸三退。於是我們從頭開始,一個也不放棄。這些民工是外地人,我們每到一處,都給他們發放精心準備的二合一小冊子,《「死刑犯」撐不起中國器官移植市場上的蘑菇雲》,能看光碟的就給他們一套真相光碟,簡略的跟他們講一講大體內容,並告訴他們一定要廣傳世人,對別人好,自己也是積功德。這些民工都很珍惜真相資料,也很高興的做了三退。

在勸退過程中,有的民工還好心的用手指著前方的某個人,跟我們所說某某某是黨員,讓我們給他去做三退……看著這些憨厚、淳樸的民工,內心裏真的為他們明白真相得救度而高興。一路上二十來人除一名四十左右的民工剛開始有些抵觸外,其餘都真心接受真相,即便那位被嚴重洗腦的民工,我們也有針對性的跟他講了真相並給他發了發正念,之後,待我們快把整條馬路的民工講完時,這位民工乘坐的挖掘機開到了路盡頭,我們又跟他講了講真相,這次他沒反駁,而且還接了小冊子,其中有本《欺騙了四代中國人的謊言》,我們叮囑他一定要好好看真相,他答應了,我們知道這人有救了。

「我就叫馮志遠」

整修路段上,一位小伙子正在擁著自行車打電話,待他打完電話後,我送上一個翻牆軟件:「小伙子,給你個翻牆軟件,看看外面的世界。」「翻牆軟件?怎麼翻牆?小時候翻過牆,早就不翻了。」一看他不明白,我簡單的跟他講了講邪黨花巨資建封鎖牆,封鎖外來信息,愚迷老百姓的事,接著跟他說,「兼聽則明、偏聽則暗,請你翻過去對比一下,哪個真?哪個假?我們得明明白白的活著……」接著又問他知道不知道「三退保平安」的事,經過詢問得知,他當過兵,是名黨員,詳細的跟他說了說不能給邪黨奮鬥終生,必須抹去獸印三退才能保平安的道理,他順利的三退了,問他貴姓?他說姓馮,我說:「小伙子,看你這麼年輕,年輕人就得有遠大的志向,這樣吧,給你起個化名──馮志遠,把你加入的黨團隊組織退出吧。」不料年輕人大聲說:「我就叫馮志遠!」

這太有緣了!我們又送給他一套小冊子、一套光碟,之後用精美的塑料袋給他裝起來掛在他的自行車車把上,小伙子非常高興的走了。

一包核桃

跟修路民工講真相時,旁邊有一穿著豆綠色制服的男子,我跟他搭話:「大哥,你是公路局的吧?」「唉,唉,不是,不是,我是那邊工地上的,今天沒幹活。」就這樣搭上話,很輕鬆的給他做了三退。在與他交談的過程中得知:他是四川人,他與同伴在附近建築工地幹活,過幾天就要離開這兒了,他住那兒還有好幾十人……我與同修決定,當晚去給他的同伴送真相資料、勸三退,他跟我們詳細的說了他們的地址,於是我們約定:晚上七點左右到他們那兒。

回家增補了些真相材料,我們如約來到這位四川人住的地方,給他的同伴們送了真相小冊子、光碟、護身符,幫他們辦三退,他們都很高興。尤其是下午碰到的那個四川人,我們晚上敲的第一個房門就是他的,我們正準備著再給他些真相材料,他打開了皮箱,從裏面拿出一袋東西舉到我面前,一看圓圓的,我說:「核桃?桂圓?」他笑著說:「是核桃!這是我從老家帶來的,我沒給他們(指同伴)吃。」邊說著邊使勁往我盛真相資料的兜子裏塞,任憑我怎麼推也推辭不掉,想給他點錢,他怎麼也不要還有點惱的架勢,沒辦法,我接受了那包飽含著真情的核桃。我們也真心感受到生命得救後的那種喜悅與感激。

在給四川人同伴做完三退後,我們又去跟他打招呼告別,那時他已在仔細的看剛給他的真相材料,他放下手中資料,非送我倆不可,就這樣,他把我們送下了樓,又送到了馬路邊,最後戀戀不捨的跟我們道別。回家的路上,我與同修都非常感動,眾生多麼盼望真相啊!我們也悟到:師父也在激勵我們更好的做好救人的事啊!

同修們,真的,快快行動起來吧,講真相、勸三退真的不難,一切師父都給我們鋪墊好了,就等著我們邁出那一步了!為了說明這一點,再說一個小例子。

一天傍晚,路旁空地上一青年一隻胳膊攔著個小孩,一隻手不停的撥弄著手機,我送上一個翻牆軟件,看他沒反對,又遞給他一份真相資料,同時跟他說起「三退保平安」的事,這時他顯得有些不耐煩,可沒想到,這時他懷裏的孩子向我伸出雙手要我抱,哎呀!太神奇了,一個從沒謀面的小孩,竟然要讓個陌生人抱一抱!我明白,這是師父用這種方式幫我救人,我順勢抱起了孩子,跟他說著話,那青年也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非常和善。自然的,很輕鬆的給他辦了三退。

在師父的呵護下,三退就這麼簡單!相信很多同修跟我們有同感:一切都是師父在做!我們要做的就是多動動嘴,多跑跑腿。另外,如果同修形成整體去講真相、勸三退,效果會更好,力度會更大。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