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生在遼寧的活摘器官罪惡

遼河的見證(9)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五月七日】(接上文

七、活摘器官 慘絕人寰

(一)遼寧曝光 驚天大罪

1、蘇家屯秘密集中營

二零零六年三月八日,海外《大紀元時報》首次報導了關於國際人權組織針對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罪行進行指控提供證詞的證人之一皮特(化名)的採訪,採訪中證人指稱蘇家屯有一秘密集中營,曾關押有六千多名法輪功成員,因商業利潤,他們遭到活體摘取器官後,被焚屍滅跡。

中共罪行重組: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繪畫)
中共罪行重組: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繪畫)

2、遼寧省血栓中西結合醫院

二零零六年三月十七日,《大紀元時報》報導,證人之二安妮(化名)出面指證,此秘密集中營就設在遼寧省血栓中西結合醫院的「地下醫療設施」裏。她的前夫就是蘇家屯集中營活體器官摘取主刀醫生之一。他是腦外科醫生,主要從事眼角膜摘取。她的丈夫曾親身參與二千個在法輪功學員仍活著情況下摘取他們眼角膜的案例。因良心譴責,這名腦外科醫生設法逃離醫院,當時,約六千名法輪功學員當中的四分之三的人已經被挖空心臟、腎臟、眼角膜、皮膚後,不論死活扔進醫院的焚屍爐滅屍。安妮說,「如果我不站出來,我一輩子會心裏壓抑,我今天說出了真相,明天可能會被殺,但你們知道這是中共幹的。」

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日在白宮附近證人安妮與皮特現身揭露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滔天罪行
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日在白宮附近證人安妮與皮特現身揭露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滔天罪行

3、蘇家屯不是唯一的

二零零六年三月三十日,來自軍醫系統的證人(瀋陽一名老軍醫)之三指證:蘇家屯醫院僅是全國三十六個類似集中營的一部份,位於吉林的代號為672─S的集中營,關押了超過十二萬法輪功學員和異見人士,證人的證詞首次揭露中共是通過軍隊系統來主導活摘器官以牟利, 僅他本人經手偽造的自願捐獻器官資料就有六萬多份,許多的簽字都是一個人的筆跡。這類資料的保存期限是十八個月,然後必須銷毀。該資料的保存機關為省級軍區,查閱資料須經中央駐地方專員批准。在進行器官移植的過程中,如果器官移植失敗,被移植器官人員的資料和屍體必須在七十二小時內全部銷毀。整體的資料和屍體,甚至是活人焚毀,必須經軍事監管人員認可。中國在二零零零至二零零五年間,猛增的四萬一千五百個移植器官供體來源不明。這些證人證詞把中國器官移植的黑幕撕開了一個缺口。於是,國際社會各方正義組織和人士開始對此事展開調查。

4、活摘目擊者的證詞

二零零九年,追查國際一名特別調查員與一位曾在遼寧省公安系統工作的證人進行了一段持續近三十分鐘的對話。該證人披露了二零零二年自己目擊的一起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事件的經過。證人為遼寧省公安系統工作,參與了非法抓捕,拷打法輪功學員的行動。其中一位三十多歲的女性法輪功學員,被經過一個星期的嚴刑拷打、被強迫灌食,已經是傷痕累累。二零零二年四月九日,遼寧省公安廳某辦公室派了兩名軍醫,一名是瀋陽軍區總醫院的軍醫,另一名是第二軍醫大學畢業的軍醫,將該名法輪功學員轉移到瀋陽軍區總醫院十五樓的一間手術室,在這名女學員完全清醒的情況下,沒有使用任何麻藥,摘取了她的心臟、腎臟等器官。證人當時持槍擔任警衛,目擊了活體摘取這名女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全過程。

(二)江氏黑令 罪惡源起

1、江澤民的黑令

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開始,江澤民下達了對法輪功學員「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死、打死算自殺」等黑令,成為施暴者惡行的「保護傘」, 「六一零辦公室」是中共江澤民一夥為迫害法輪功而專門成立的非法組織,凌駕於公、檢、法之上,執行江澤民對法輪功學員罪惡黑令。「六一零」無法無天,為非作歹,罪大惡極,在對真修者迫害不斷失效的狀態下,在失望與絕望的恐懼中就不斷沒理智的升級,竟完全忘記了暴力參與者的下場,越行越遠,完全沒有道德底線的極速滑向地獄。江澤民的黑令是活摘器官罪惡的源頭。

2、薄熙來的罪責

曾任大連市長、遼寧省長的薄熙來是迫害法輪功的「急先鋒」。從一九九九年江澤民迫害法輪功開始,江澤民明確對薄熙來表示:「你對待法輪功應表現強硬,才能有上升的資本。」谷開來聽說此事,馬上給薄熙來出主意,大連只有在迫害法輪功方面「脫穎而出」,薄才能「鶴立雞群」獲得晉升。正是在權力慾的驅使下,薄熙來使大連很快成為迫害法輪功的重災區,在江澤民的批示撥款下,最先擴建、新建大型監獄和勞教所,如大連監獄、南關嶺監獄、金州監獄、瓦房店監獄、莊河監獄、周水子教養院、姚家看守所等,大量接收、迫害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全國各地無處遣送的法輪功學員都被運到了大連,包括後來薄熙來就任省長的遼寧省。薄熙來下令遼寧所有勞教所、監獄「集中全部力量轉化法輪功」。二零零三年經薄熙來批准,遼寧省投資十億元進行監獄改造,僅在瀋陽馬三家一地就耗資五億多,建成中國第一座監獄城,佔地二千畝,遼寧成為迫害法輪功最嚴重的地區之一。一直官運不順的薄熙來青雲直上,成為遼寧的省長。

谷開來、薄熙來是中共活摘器官最初的主謀之一。江澤民親自承諾「打死法輪功學員算白死」;殘害法輪功學員被薄、谷夫婦在大連及遼寧省定為「廢物利用」。谷開來與薄熙來勾結周永康等政法委高官,對「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中的第三百四十八條關於執行死刑後屍體處理的漏洞進行犯罪性解釋,直接造成法輪功學員由於酷刑迫害致死後,家屬拿不到遺體。而公安局、法院由此拿到的遺體,高價賣給屍體加工廠,做成塑化標本,在全世界展覽,每年獲得巨額盈利。在此過程中,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販賣也同時進行著。二零一二年薄熙來因「王立軍事件」落馬,二零一三年九月,薄熙來被判處無期徒刑,其妻薄谷開來被判死緩。

這個星球從未有過的罪惡: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
這個星球從未有過的罪惡: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

(三)奉天之城 活摘指證

瀋陽市是東北最大城市,同時又是一個歷史文化名城,有二千三百年的建城史,素有「一朝發祥地,兩代帝王都」之稱。自從中共惡黨以戰天鬥地的狂妄席捲中華大地以來,這座當年的盛京、奉天之城經歷著切膚之痛,二千多年的傳統文化被剝離丟掉,代之的是罪惡的鬥爭為本的黨文化,中共惡黨的一場場政治殺人運動都令人們痛不欲生、不堪回首。其中正在發生的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尤為惡劣,迫害者造下的罪惡不僅是對人權、法治的踐踏,更深涉「反人類罪」、「群體滅絕罪」等挑戰人類道德底線的極端犯罪行為。

1、蘇家屯的活摘

▲地理位置、交通、軍事、建築

位於瀋陽市區南部(略偏西)的蘇家屯有四十三萬人口,駐軍多達十六個單位,號稱「全國第一屯」。 現稱瀋陽南站的蘇家屯火車站有近百年歷史,是東北最大的路網性編組站,曾是日本南滿鐵路系統中的一個重要站點。日本關東軍最大的武器倉庫就設在蘇家屯,這個工事群和軍武器倉庫是一體的,工事群是保護武器庫的要塞。整個工事群分為地上和地下兩部份。地下部份主要是位於地表下近八米的鋼筋水泥通道。這個工事從地面上測量,有近二千米長,現只能進入一半。朝鮮戰爭期間,蘇家屯被選中為近一百三十萬入朝部隊的軍供站,一九五一年共接待一百二十九萬六千四百人。

▲關於活摘的指證

二零零六年三月以來,多位證人指證中共在瀋陽市蘇家屯設立秘密集中營,關押數千名法輪功學員,活體摘取器官牟利並私設焚屍爐焚屍滅跡。《大紀元時報》報導證人之一曾在媒體工作,為調查此事,該證人付出很大。最後終於調查到在蘇家屯的一個秘密設施裏,關押著大量的法輪功學員。他們的眼角膜、內臟器官包括骨髓被用作活體摘除,他們的頭髮被做成假頭套,皮膚、脂肪被買賣,屍體被扔到焚屍爐火化滅跡。

二零零六年三月十七日,《大紀元時報》報導證人之二出面指證,此秘密集中營就設在遼寧省血栓中西結合醫院的(遼寧省瀋陽市蘇家屯區雪松路)「地下醫療設施」裏。她的前夫就是主要從事眼角膜摘除。活體器官摘除和焚屍的慘烈,給證人和她的家庭帶來摧毀性的陰暗後果。在她從丈夫的口中得知此訊息後,兩人因此離婚。她希望借由出面指證,能讓此慘無人道的事情受到關注並得以停止。證人之二說:「被關押到這裏的法輪功學員大多都是從瀋陽大北監獄、馬三家勞教所和其他監獄轉過來,或者是從公園、民宅等地抓捕過來的法輪功學員。這些法輪功學員因為不放棄修煉法輪功,被抓時沒有正式的逮捕證書,家屬也不知情,有的根本沒有名字。」由於中共對法輪功的鎮壓,這些醫務人員往往被告知這些法輪功學員是因為殺人或其他犯罪被判死刑或者因為煉功入魔而導致瀕臨死亡等。

▲用封閉的鐵路貨車轉移法輪功學員

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一日,《大紀元》刊登了〈瀋陽軍區老軍醫指證蘇家屯集中營內幕〉,老軍醫指出:「蘇家屯地區的醫院僅僅是全國三十六個類似集中營的一部份,但是目前的法輪功學員基本上還是在監獄、勞改營、看守所較多,只有需要的時候才大規模調動,……」

他在指證中還提到,用封閉的鐵路貨車轉移法輪功學員,一次專列轉移超過七千多人,全副武裝,夜間進行。當時大量的法輪功學員被秘密關押在軍事戰備倉庫、防空洞裏,這些軍事禁區成為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集中營。在群山環抱的山脈裏有許多軍事用途的山洞,許多重要軍事設施、國防倉庫轉入地下深處。這些山裏的軍事設施大多都是絕密的,都能夠裝許多人,甚至小的都可以裝一個團的人(千人以上)。

▲丹東軍人的回憶

據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九日報導,一個曾在遼寧丹東市當過兵的年輕人講了一件至今令其恐怖的事情: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的一天,天很冷。大約凌晨一點左右,突然我們部隊被緊急集合起來,全副武裝開往丹東火車站,把火車站層層包圍後,過了一會兒,從天津開來的一列火車進站了。從火車上下來幾個軍官和幾個穿白大褂的軍醫。他們和我們的軍官詭秘的交接一會兒後,我們部隊的一部份被抽出負責押運火車,其中我們連也被抽出,我們每倆人負責一節車廂。」 「上車前,我們並不知道押送甚麼,只是感到這次氣氛很緊張、很不尋常。上車後,我們才吃驚的發現,這是一列平時專門用於拉牲口的列車,每節車廂都沒有頂棚。但是,這次裏邊拉的並非是牲口,而是煉法輪功的,男女老少都有,據說是到北京上訪的。他們一個個都被用手銬吊在車廂頂部一根根鋼樑上,像白條雞一樣。我和另一個戰友都嚇傻了,話也不敢說,只是抱著衝鋒槍呆呆地站著。十二月東北的冬天,又是夜間快速行駛的敞篷火車,可想而知有多冷。」……不知過了多長時間,火車終於到達目的站──瀋陽蘇家屯。」(下文略)

2、瀋陽軍區總醫院

▲非同尋常的軍事單位

瀋陽軍區總醫院又稱作陸軍總院,位於瀋陽市沈河區文化路,陸軍總院離遼寧省公安廳6.3公里,開車走大路不超過十分鐘。上世紀九十年代,陸軍總院發生過一次轟動事件,震驚了整個大院。兩伙流氓鬥毆,一方有人傷的很重,被同伙就近給抬到醫院急救室。醫護人員正準備搶救,另一夥衝進急救室,掏出槍來連射幾槍,其中有二顆子彈飛到天花板上。當時急救室內的護士嚇得不行,慌亂中按了緊急報警開關,只一瞬的功夫,一批全副武裝的士兵就衝了進來。醫院內好多人都震驚了,因為急救室的報警開關很隱蔽,不在急救室內工作的人都不知道有此設施,這次才暴露出來。

關鍵一點,那些士兵是從地下秘密出口上來的,全副武裝,每人都端著超短型的衝鋒槍。雖然是部隊醫院,醫護人員都是軍人,在醫院工作這麼多年,一般級別的也不知道醫院的地下有秘密的設施。

瀋陽軍區總醫院
瀋陽軍區總醫院

瀋陽軍區總醫院心血管外科一九七八年被總部確定為全軍首批心血管疾病研究所,二零零零年評為全軍首批重中之重學科,年均手術一千二百餘例,體外循環(註﹕心臟手術最好能有無血的手術視野,以及靜止的心臟。體外心肺循環技術是讓患者的血液流到體外的機器進行氧氣交換,並由機器推動回到人體,同時在手術期間讓心臟停止跳動,並局部降溫以減少心肌耗氧)總例數近二萬例,為全國第二家、全軍第一家體外循環超萬例科室,心血管外科病房和重症監護室位於陸軍總院十五樓。現任瀋陽軍區總醫院副院長兼心血管內科主任、瀋陽軍區總醫院全軍心血管病研究所所長韓雅玲畢業於第二軍醫大學。

張仁福,曾任瀋陽軍區陸軍總院心外科主任,是中華醫學會胸心外科學會五名常委之一、東北三省組長,中國人民解放軍胸心外科學會第一副主任委員,遼寧省心血管外科主任委員,國務院國家政府特殊津貼獲得者。他在二零零二年在瀋陽軍區總醫院心血管外科與尹宗濤、王軍、高文根、譚麗麗等聯合發表的論文《全腔靜脈肺動脈連接術後心鈉素變化的臨床意義》發表在第二軍醫大學學報上。

▲長春《城市晚報》的報導

長春《城市晚報》
長春《城市晚報》

二零零六年三月六日長春《城市晚報》報導:三月三日,吉林心臟病醫院為吉林省公主嶺的賈潤澤做了心臟移植手術,術後患者一切狀態良好。二零零六年四月八日長春《城市晚報》再次報導:四月七日吉林心臟病醫院又為來自吉林省伊通縣僅入院一個月的五十一歲女患者黃貴雲成功進行了心臟移植手術,移植手術的主刀醫生正是曾任陸軍總院心外科主任的張仁福(圖3)。吉林心臟病醫院在很短的時間內就成功地做了兩例移植手術,並在醫院門前做了大幅的廣告牌:「慶祝兩例心臟移植成功」。不僅如此,還在報紙上做廣告宣傳對前五例來本院移植心臟的患者只需交納五萬元(原價十五萬元)。

▲心臟移植:十天配型成功

據明慧網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九日報導,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七日上午十點,吉林省伊通縣沙河鎮魏鳳琴在遼寧省瀋陽陸軍總醫院做心臟移植手術。住院十天,就配型成功,等到供體。院方聲稱:供體為三十一歲男性「死刑犯」。醫院方對患者詳細詢問親屬各方面的資料、住址、電話、經濟收入等等,並且要求家屬保密。主治醫生姓吳。在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七日早上,有人看到吳姓醫生手拿一個方形皮包走出醫院,兩個小時後,吳姓醫生又拿同樣的皮包回來,走入手術室,開始手術。手術時間是早上十點左右到下午四點四十分左右。多位患者在等待供體時,有三個患者同時配型成功,醫生最後選中魏鳳琴。

在短短的十天就能配型成功,在通常的情況下,是根本不可能的。死刑犯槍斃的現場距離陸軍總醫院又何止兩個小時的路程,何況對死刑犯也不能隨意摘取人體器官。唯一能解釋的是:中共有龐大的活體器官儲備庫,而且還在繼續活摘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器官!

從以上我們能夠得知,瀋陽軍區總醫院心外科的技術在全軍首屈一指,完全具備心臟移植的條件;總醫院外部不招眼,而內部設施完善、機關重重,低級別的工作人員和軍醫都不真正了解整個醫院的布局;心血管病研究所和心血管內外科和第二軍醫大學淵源很深,有著連帶關係。因此,我們再看發生瀋陽軍區總醫院的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用途不就了然了嗎?!

3、遼沈媒體自曝:瀋陽存在非法器官移植市場

遼寧《遼沈晚報》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三日《換心女回沈能逛世博園》一文,自曝瀋陽存在非法器官移植市場。文中說:「二零零五年五月,上海市民吳女士在瀋陽旅遊時突發心臟病,生命垂危。為挽救她的生命,沈洲醫院(原沈醫二院)決定立即為其實施心臟移植手術,並很快為其找到了合適的供體。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日上午,吳女士接受了心臟移植手術。」「一年後,吳女士再次來到了瀋陽,……沈洲醫院的專家們再次為吳女士做了全面的體檢。」

遼寧《遼沈晚報》
遼寧《遼沈晚報》

在正常捐贈器官的情況下,以腎移植為例,在有捐贈器官意識的美國、醫療單位雲集的新英格蘭地區,患者平均等待腎移植手術的時間是三到七年。心臟是單一器官,移植後供體不能存活,所以需要心臟移植的患者等待手術的時間更長。《換心女回沈》一文沒有提到供體、實施移植手術的醫生的具體情況。但文中所說的上海患者二零零五年五月來沈時突發心臟病、沈洲醫院五月二十日上午即為其做了心臟移植手術。瀋陽的醫院能為一個外地來沈的心臟病突發患者在不超過十多天的時間裏(或者更短,文中沒寫明是五月幾日來沈)找到合適的供體、並完成手術,一切如此迅速,只這一點,足以說明瀋陽存在龐大的非法器官移植市場。

4、「送蘇家屯」與「強制抽血」

▲馬三家勞教所的恐嚇

十多年前在馬三家勞教遭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回憶,勞教所一些惡警,包括一些大隊長甚至所長,在威脅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時,不止一次地說過類似的話:「把你送到蘇家屯,看你還脦瑟!」「把你送到蘇家屯,想轉化也晚了。」

「到了蘇家屯,你就出不來了。」 大連法輪功學員王春英,親眼見證了遼寧本溪的法輪功學員信淑華因為拒絕轉化,馬三家女二所的政委王乃民就要強制把她送到三十四公里外的蘇家屯血栓醫院去摘取心臟。王春英說:「王乃民就跟信淑華說,你不是修『真善忍』的嗎?那你就把心臟獻出來吧。信淑華說,那不行。王乃民說:行不行也不由你。當著她的面,王乃民在房間裏就給蘇家屯血栓醫院打電話,他打了兩、三次電話,要不就沒打通,要不就沒有司機。信淑華跟我說:如果當時電話打通了,她就被拉走了。」

▲四名法輪功學員被送哪去了

據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六日報導,二零零四年,我(大陸法輪功學員)被關押在馬三家勞教所迫害。當時這裏是由惡警蘇靜(音)、王乃民主管。在這裏,我親眼見證有四名法輪功學員被警車拉走、下落不明。馬三家勞教所院內有個綜合樓,這棟樓的四樓東崗都是「小號」,裏邊關著的都是法輪功學員。

零四年臘月二十三,就是過小年那天早上,外面剛濛濛亮,聽見遠處一輛警車一邊叫著一邊駛進院內,在綜合樓樓前停下。不一會,從那樓上押下來一個法輪功學員,也不知道叫甚麼名,被惡警拽到警車後面,掀開警車的後車艙,將法輪功學員推了進去,扣上車艙蓋兒。警車一邊叫著一邊開出去了,不知道把人拉哪去了。過大年的頭一天早晨,還是那個時辰,又有一輛警車從遠處一邊叫著一邊開到綜合樓樓前。不一會,從那樓上押下來兩名法輪功學員,也不知道叫甚麼名,也被惡警拽到警車後面,掀開警車的後車艙,將兩名法輪功學員推了進去,扣上車艙蓋兒。警車一邊叫著一邊開出去了,也不知道把人拉哪去了。 轉過年的一天上午,勞教所突然要求法輪功學員都到一個地方集合,惡警又從每個監室裏叫出去幾人到樓下的大廳裏面壁站著,不許動,然後將一名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李君推上警車拉走了。惡警說是從新逮捕。李君被拉到哪裏去了也不知道。(詳情略)。出獄後才知道中共在瀋陽蘇家屯設有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秘密集中營,這幾名法輪功學員是不是被拉到那裏去了,回想起來,感到很可怕。

▲強制抽血

大連法輪功學員王海英在馬三家被非法關押了五年半,曾被強制抽血。她說,「二零零八年的時候,和普通勞教人員都在一起,當時有三、四百人。然後,突然有一天就告訴去排隊抽血。」「來了很多外面的醫務人員,穿白大褂,非常嚴肅的,就是他們設了幾個窗口,挨個排隊去抽血。當時的時候,抽很高的一管,你問他幹甚麼,他們也不說,甚麼時候拿結果,也沒人告訴。其中有一個我們的同修,叫王春英,她當時就不抽,當時就是王豔萍,她是個惡警,在那裏面是個大隊長,她領著一共七個警察,就把她(王春英)摁在床上,從腳上抽了一管血。」「沒有體檢,就一次抽血,抽血是每個人都必須強迫去的,我就覺的他們是在做儲存的那個庫。」王海英說:「好像每天都生活在恐懼中,沒法去形容。」

法輪功學員:王春英
法輪功學員:王春英

▲遼寧女子監獄無故驗血

據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七月一日報導,我(遼寧省法輪功學員)於二零零三年三月被撫順市順城區警察綁架,後被順城區法院非法判刑六年,同年十一月二十四日被劫持到遼寧省女子監獄,於二零零九年三月一日出獄。 記得在二零零五年四月二十五日,早晨沒讓我們吃飯,獄方指示各監區、各小隊的頭目通知我們說要體檢,全體在押人員包括刑事犯大約有二千七、八百人都要體檢。 體檢的屋子安排在監獄教學樓的一樓,我們被帶到那裏門口排隊,按監區、小隊一隊隊的站排,分三十人一組,按組進入。每次進去的人站一圈,這樣一圈一圈的人。小隊的頭目給我們每人發一個表,上面只有我們的名字,其它甚麼也沒有。說是體檢,其實除了抽血,甚麼也沒檢查。裏面約有二十多個醫生,他們甚麼也不說,上來就每人給抽一管血,那管子大約拇指粗、中指長,然後把有抽血人名字的表格留下,讓我們從另一個門口出來。從頭到尾甚麼也不說,也不解釋,抽完血放下單子就走。直到我出獄,也不知道那次抽血為了甚麼,化驗結果是甚麼。

出獄後,聽說很多法輪功學員在活著的時候被中共強行摘取器官、牟取暴利。我非常震驚。回憶起那次在監獄裏被抽血,覺得十分可疑,以前從來沒有聽說過監獄對在押人員進行過這樣的體檢。 由此我懷疑,我們那次在獄中被全體驗血,與中共活摘器官的罪惡有關。僅曝光於此存證。

5、面向國外的器官中介機構

中國國際移植網絡支援中心網站
中國國際移植網絡支援中心網站

成立於二零零三年,關閉於二零零七年九月的中國國際移植網絡支援中心網站,設立在遼寧省瀋陽市中國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移植研究所內,是一家面向外國人的器官中介機構。這家機構聲稱,「尋找匹配的腎臟捐獻人可能只需要一週,最長不過一個月」。不僅如此:「如果捐獻人的器官有甚麼問題,那麼在一週內患者可以得到另一器官,並重做手術」。

美國是器官移植第一大國,擁有全國性的器官捐獻者數據庫和等待者數據庫,以及一個高效的全國性器官移植和共享網絡。約八千萬人的志願人群同意死後捐獻器官。與此同時,親屬間捐獻器官的數量也很大。即使這樣,在美國做器官移植的平均等待時間也是相當長的:心臟──近八個月;肝臟──兩年零兩個月;腎臟──三年零一個月。中國器官移植的驚人數量和速度後面,卻隱藏著一個人們不得不思考的問題:絕大多數的這些用於移植的人體器官不是來源於志願捐獻,也不是來源於親屬移植,那麼它們來自何方?

6、陳政高遭刑事控告

曾任瀋陽市長,遼寧省長的陳政高在中共江澤民團伙這十五年對法輪功的迫害中,始終是遼寧省迫害法輪功的主要頭目之一。陳政高曾作為薄熙來的搭檔(副手)和部下達十年,他親自督辦「人間地獄」─馬三家勞教所。二零零八年六月,陳政高直接下達命令指揮迫害法輪功學員于溟。在馬三家教養院裏,警察們對于溟進行毒打、強烈電擊、吊銬數天,排隊用電棍電擊他的生殖器;將他綁在特製的大鐵籠子裏三個月,不能站、不能躺;往身上潑涼水之後,用繩子將他固定在一個位置,用烙鐵硌他的下體;鐵棍擊頭致昏死數日,想陰謀虐殺他、並偽造自殺聲明書以掩蓋酷刑的罪惡。

二零零一年遼寧省瀋陽市蘇家屯集中營實施滅絕人性的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二零零二年達到高峰時,陳政高正是瀋陽市市長。從某種意義上講,陳政高正是這個人類歷史上前所未有的罪大惡極罪行的直接第一行政領導。二零一一年二月十五日陳政高訪台因嚴重涉嫌違犯殘害人群罪,而遭到刑事控告。陳政高製造罪惡的人同時製造了自己的苦果與毀滅的結局。

(四)海濱城市 販賣屍體

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最嚴重的省份是遼寧。在薄熙來擔任大連市市長和遼寧省省長期間,大連最先發生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及盜賣學員屍體的罪惡。

很難想像,中國這樣一個傳統觀念非常濃厚的國家,向全球出口的不僅僅是玩具、服裝,竟然還有用中國人屍體制成的人體標本。一具完好的屍體經過塑化處理之後,可賣到上百萬美元。在遼寧的大連,這樣的屍體工廠居然有兩家。早在一九九九年八月,當時擔任市長和市委書記的薄熙來就批准成立了一家外資企業:哈根斯(大連)生物塑化公司。該公司坐落在大連高新技術園區七賢嶺一個偏僻的角落裏,佔地近三萬平方米,有一百七十名中國員工,是全球最大的人體標本生產基地。德國人馮-哈根斯發明了生物塑化技術,即將人的遺體扒了皮,注入塑膠做成人體標本,用於買賣和人體標本展覽。該工廠至今已製造出了數萬具的屍體塑化標本,在展覽中有各式各樣的造型,有屍體站立手捧被撕下的表皮,有孕婦躺著被切開肚子。腹中胎兒也都清晰可見。其中屍體源頭都是來自中國。哈根斯從中獲利已超過上億元。

圖:哈根斯大連生物塑化廠, 「王立軍事件」後,此屍體加工廠突然人去樓空。
圖:哈根斯大連生物塑化廠, 「王立軍事件」後,此屍體加工廠突然人去樓空。

圖:大連鴻峰生物有限公司
圖:大連鴻峰生物有限公司

二零零四年,大連醫科大學教師隋鴻錦成立了「大連鴻峰生物有限公司」,坐落在大連市旅順經濟開發區廣源街,從事與哈根斯一樣的買賣。憑藉著人體標本展覽、販賣中國人屍體,隋鴻錦從一個窮教師成為了一個擁有三家公司的億萬富商。 而這種塑化技術,要求屍體新鮮,必須在死亡四十八小時內抵達塑化廠,進行塑化處理。根據一份機密報告顯示:從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十二日到二零零二年一月中旬,短短的兩個月,共有「一百六十具全屍」進入哈根斯公司倉庫。如此大量的新鮮屍體來自哪裏呢? 隋鴻錦的鴻峰公司在國際社會調查的壓力下,在官方網站上刊登了一條免責聲明:聲明這些中國公民的屍體來自於中國大連警方!

哈根斯也曾得意地告訴中外記者,之所以選在大連建廠,理由非常簡單:政府支持、政策優惠、優秀的勞動力、低廉的工資、充足的屍體來源。

那麼,大連市政府與大連警方是如何獲取了這些新鮮的屍體,他們對這些人生前都做了些甚麼?這些無聲的證人經歷了怎樣的遭遇?在國外的屍體展中有一具是年輕的孕婦和其腹中的胎兒,那麼,哪個家屬會捐贈自己的妻子和未出生孩子的屍體呢?這背後隱藏著怎樣的驚天黑幕?

近十年來,在世界各地進行的屍體展備受爭議。外界普遍質疑,屍體標本的提供商──德國商人哈根斯和他的中國徒弟隋鴻錦涉嫌買賣中國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政治犯與死刑犯的屍體。有網民推測屍體來自火葬場、失蹤人士、監獄等。薄熙來被指在其間鋪路搭橋提供便利。

曾任大連市長、市委書記、遼寧省長的薄熙來夫婦與哈根斯關係密切。哈根斯的兒子在《德國之聲》採訪中承認,薄熙來在擔任大連市長期間,曾親自授予哈根斯「大連榮譽市民」稱號和「星海友誼獎」。 哈根斯的「屍體工廠」始建於一九九九年,與中共對法輪功迫害時間正好吻合,持續至今十三年。哈根斯和他的徒弟隋鴻錦,十多年來經營的這兩家「屍體公司」能獲得源源不斷的原材料甚麼機構和組織在背後提供了這麼多「新鮮」的屍體?在大連哈根斯公司的四周環繞著三所監獄,包括「遼寧省第三監獄」和「勞改營」及臭名昭著的「姚家看守所」裏關押的人員中,有很多是法輪功學員。這些關押在這裏的法輪功學員受到了酷刑和性虐待。海外媒體查證:薄熙來在其任職大連市長期間,最先在大連擴建、新建大型監獄和勞教所,如大連監獄、南關嶺監獄、金州監獄、瓦房店監獄、莊河監獄、周水子教養院、姚家看守所等關押本地和外地的法輪功學員。來自明慧網的資料也顯示,二零零三年之前大批法輪功學員到北京上訪被抓後失蹤。

十多年來,中國老百姓的血肉之軀為這些「屍體加工廠」賺取了多少利潤?誰是大連「屍體工廠」的真正幕後主子?二零一二年二月六日,王立軍化裝成女人逃進美國駐成都總領事館,申請政治避難,交給了美國許多有關薄熙來、周永康等中共高層的秘密,其中就涉及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和販賣屍體一事。熱心網友專門前往「屍體加工廠」,結果發現人去樓空,門上貼著封條,日期是「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九日」。哈根斯加工廠的突然消失與王立軍的出逃的背後隱藏的正是薄熙來、谷開來、周永康等人的滔天罪惡。

追查國際於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三日發表《關於塑化人體標本屍體來源的調查報告》,以大量的證據揭示了中共利用被虐殺的法輪功學員等人類屍體塑化成標本牟取暴利的罪惡。該罪惡始於二零零零年以後,正是中共對不放棄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大規模迫害與虐殺的高峰期。追查國際的調查結果顯示,中共中央政法委前後任書記羅幹和周永康主管的中共公檢法系統既是對法輪功學員實施迫害的主要部門,也是「新鮮人屍體」的供給部門。薄熙來和谷開來都是涉嫌主要罪犯。被非法抓捕而沒報姓名的法輪功學員便是塑化人體標本這一罪惡行業獲取「新鮮屍體」的主要對像。證據還提示有其他被害的異見人士。在中共國家部門的扶持下,法輪功學員被摘取器官後,或者是被利用做人體死亡過程實驗後,屍體被塑化成人體標本,販賣到世界各地。中共將中國大陸變成世界上最大的人類屍體加工基地。

(五)公安局長 涉嫌活摘

1、王立軍其人及「科研成果」

王立軍,男,蒙古族,一九五九年十二月生,內蒙古阿爾山人,一九八七年十二月加入中共。二零零三年五月至二零零八年六月,王立軍在遼寧省錦州市任職公安局局長、黨委書記,錦州市副市長。人們可以從中共官方網站上看到,完全沒有相應學歷的王立軍,到錦州市上任後不到一年,卻在其創辦的「錦州市公安局現場心理研究中心」(以下簡稱「研究中心」)開始了人體器官移植的研究,並擔任主任。該研究中心就設在錦州市公安局(錦州市古塔公園南門對面)。

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一日,中共喉舌CCTV在採訪報導中稱「錦州市公安局現場心理研究中心」為「中國警方現在唯一的一所現場心理課題研究中心」。據王立軍本人描述,「對於從警多年的警察,當一個人走向刑場,在瞬間幾分鐘轉換的時候,將一個人的生命在其他幾個人身上延伸的時候,都會為之震撼」。顯然,這是人體器官移植的現場。王立軍在「光華創新特別貢獻獎」頒獎典禮上(見後)還談到「晉陽秘書長為首的中國光華科技基金會的所有同仁,多次到研究中心考察……他們親臨一線,就在我們的現場,技術解剖的現場,器官受體移植的現場」,見證了「器官受體移植」。

據中國商務部網站介紹,「錦州市公安局現場心理研究中心」依托中國刑警學院、北京理工大學、東北財經大學、中國醫科大學等十餘所大學的技術支持,致力於現場心理研究和現場技術的工作。從中國官方公布的資料顯示,王立軍在錦州市公安局「現場心理研究中心」所進行的是研究如何配備死刑注射液來提高器官存活時間和移植效果的。王立軍的研究目標是如何取得「更新鮮的活體器官」,先把人打針「弄死」,研究盡可能延長死亡時間,然後迅速取出所有器官,用緩沖劑洗,沖走毒針的殘餘部份,然後移植到人體上去──也就是受體者身上。而這種試驗曾做了幾千例。

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七日,王立軍和他的「研究中心」因為兩項科研成果有「突出成就」,其中一項是王立軍和其研究中心的「藥物注射後器官受體移植研究」,被 「中國光華科技基金會」授予「光華創新特別貢獻獎」並資助科研經費二百萬元。據《遼沈晚報》消息,二零零五年六月九日清晨五時,特派錦州記者來到了「研究中心」此次的研究活動場地──錦州市經濟技術開發區崔家屯,現場目擊「通過對注射死刑人員行刑的全過程」,記者描述現場「專家雲集刑場如同科研實驗室」。該中心的研究人員告訴記者:「罪犯的死亡過程、健康人藥物注射前後的生命體徵變化、毒物注射後各個器官的毒物殘留情況、人面對死亡的心理改變……藥物致死後人體器官的移植、毒物現場搶救等方面都會因為這些數據而獲得重要幫助」。

據查,王立軍所主持的研究中心「藥物注射後器官受體移植研究」課題組,其協作單位有北京大學,中國醫科大學,錦州醫學院,解放軍二零五醫院。(見下圖)

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七日,中國光華科技基金會秘書長任晉陽在「光華創新特別貢獻獎」頒獎儀式上的講話中說:「王立軍教授和研究中心還針對藥物注射後器官不易受體移植的難題進行了基礎研究和臨床實驗,研發出全新配方保護液,在體和離體肝、腎臟組織再灌注處理後,經動物實驗、離體實驗及臨床應用,取得了器官可以受體移植的階段性科研成果。」 王立軍還了主持「亞太地區《無創傷解剖》重大課題研究」。參與該項目的有瑞士虛擬解剖基金會,……國醫科大學,錦州醫學院,解放軍二零五醫院。
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七日,中國光華科技基金會秘書長任晉陽在「光華創新特別貢獻獎」頒獎儀式上的講話中說:「王立軍教授和研究中心還針對藥物注射後器官不易受體移植的難題進行了基礎研究和臨床實驗,研發出全新配方保護液,在體和離體肝、腎臟組織再灌注處理後,經動物實驗、離體實驗及臨床應用,取得了器官可以受體移植的階段性科研成果。」 王立軍還了主持「亞太地區《無創傷解剖》重大課題研究」。參與該項目的有瑞士虛擬解剖基金會,……國醫科大學,錦州醫學院,解放軍二零五醫院。

王立軍二零零八年六月調任重慶,指示重慶警局要加快無創傷解剖的實踐應用。
王立軍二零零八年六月調任重慶,指示重慶警局要加快無創傷解剖的實踐應用。

將酷刑以及活體摘取器官作為課題進行研究,取得成果後再予以推廣,這樣的血腥真可謂我們「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罪惡」。迫害者的人性在對法輪功學員施暴研究的過程中已經蕩然無存。

(詳情請查閱: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調查報告集──2012年7月12日

……第二分冊 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調查報告及參考資料)

2、王立軍涉嫌參與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

據明慧網二零一二年二月十九日報導,「追查國際」二零一二年二月十六日發表最新調查報告《錦州市公安局「現場心理研究中心」涉嫌參與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調查報告》.報告中提到,王立軍在「光華創新特別貢獻獎」頒獎典禮上談到器官受體移植時稱:「我們所從事的現場,我們的科技成果是幾千個現場集約的結晶,是我們多少人的努力……光華科技基金會晉陽秘書長,他們親臨一線,就在我們的現場,技術解剖的現場,器官受體移植的現場。」也就是說僅成立兩年多,由市公安局主管的「研究中心」,竟然是已完成幾千起器官移植的現場。……該研究中心的數千個器官供體究竟來自何方?

二零零三年到二零零六年正值中共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數量大幅度增加,並且達到高峰期階段,全國器官移植數量大概在每年一萬例到二萬例左右。據營救法輪功學員數據庫顯示,遼寧錦州是嚴重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地區之一。王立軍在二零零三年五月任職錦州市公安局局長後,大批抓捕法輪功學員,很多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至今下落不明。而王立軍主持的「現場心理研究中心」就做幾千例,是一個參與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重大嫌疑單位。

以下是追查國際調查員在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二日對王立軍轄下的有關部門所作的調查錄音:

錦州市第二看守所錄音

問:餵

答:哎

問:請問是錦州市第二看守所嗎

答:對。

問:我們現在缺腎源,我不知道這個事情是不是應該跟你們所長要洽談?

答:哎呀,你這個事兒啊最好和這個法院,和法院,錦州市中級法院,刑二廳,你往錦州市中級法院聯繫聯繫-----



錦州市中級法院刑二廳錄音

問:請問是錦州市中級法院刑二廳嗎?

答:對。

問:就是剛才那個---因為我們現在哪缺腎源,所以剛才看守所的話哪跟我們講就是說還是要跟中級法院刑二廳聯繫一下,我不知道您這方面情況了解嗎?

答:您--您等一下啊,我這跟我們那個---你別撂電話吧。

問:哎,你找一個人跟我講。

答:哎,好。

問:哎,是廳長,是吧?

答:啊對,你哪裏啊?

問:不好意思,我佔您五分鐘時間,就是你們有沒有這種年輕的健康的那種煉法輪功的這種活體供體?

答:我們現在案子分工了,死刑案子都挪到刑一庭了。

問:啊--那麼我剛才說的那個像那種年輕健康的那種煉法輪功的,不見得是死刑了,這種煉法輪功的,身體比較健康的。

答:法輪功,我們院規定也在刑一庭。


錦州市中級法院刑一庭錄音



問:喂,請問是錦州中級法院刑一庭嗎?

答:對。

問:我只知道二零零一年開始,我們一直都是在跟法院哪看守所啊,就是拿那個年輕的健康的那種煉法輪功的那種腎源供體,啊現在的話就是少了。

答:嗯,嗯。

問:所以現在我們不知道你們這個法院還能不能提供就是這樣的供體?

答:那得看你們那兒條件,得跟領導商量,你那兒條件好了,我們估摸還能提供。

問:是吧?

答:對。看你那啥情況



二零零九年,「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公布了一位證人現場目擊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證詞,他是當時在王立軍手下任職的警察,王立軍給他們下的死命令是,對法輪功「必須趕盡殺絕」。這個證人他自己就參與過對幾名法輪功學員的抓捕,並多次嚴刑拷打,刑訊逼供。

3、陳榮山與205醫院

與王立軍合作的錦州解放軍二零五醫院的移植醫生陳榮山,在媒體自曝「近年來「共完成腎移植手術高達……例」,並在調查中承認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

▲腎移植手術高達568例

據調查,錦州市解放軍二零五醫院泌尿科近幾年來一直在實施腎移植手術。該醫院在對外散發的醫院簡介中稱,該醫院泌尿科是「遼西最大器官移植中心和血液透析中心。年均實施同種異體腎移植四十多例,手術成功率達百分之百。」據近期不斷被報導的法輪功學員被活體摘取器官的事件想到,這每年「同種異體腎移植四十多例」意味著甚麼?

位於錦州市古塔區重慶路2段9號的解放軍205醫院
位於錦州市古塔區重慶路2段9號的解放軍205醫院

據內部可靠消息證實,該泌尿科現在大約一週左右就能為患者找到活體供源。就在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三日的《遼西商報》B4版上刊登了一篇介紹該醫院泌尿科主任、主任醫師陳榮山的報導,文中介紹了陳榮山近年來「共完成腎移植手術高達五百六十八例,成功率達到百分之百,一年腎成活率高達百分之九十八左右,均達到了國際先進水平。其專業技術在遼西獨佔鰲頭。慕名而來的患者絡繹不絕,吸引著我國台灣地區和來自新加坡、韓國、馬來西亞等地的患者。」可見,一週左右找到的活體供源、高達五百六十八例腎移植手術,令人想到中共統治下,龐大的活體供源庫和殺人機器。

文中還列舉了兩個腎移植手術的病歷,一個是二零零二年四月,一名腎病患者生命垂危之時,陳當即拿出為該患者進行腎移植手術方案。報導中說他「對患者進行了十天的特別護理並成功地做了腎移植手術,使一個瀕死患者重獲新生,令同行嘖嘖稱讚。」又一例是在二零零二年底,陳榮山為一位山東來的患者做了腎移植手術,報導中稱:「結果,他做的手術極為成功」。然而,在一個生命被「極為成功」的「重獲新生」的同時,是否有另一個生命,可能是法輪功學員被奪走生命?


「追查國際」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六日首發第一批大陸二百三十一家醫院共二千零七名醫務人員的追查名單後,十月二十八日,再公布一百家醫院共二千一百零八名醫務人員的第二批追查名單,主要針對中共軍隊醫院和武警醫院參與器官切取或移植的醫務人員進行全面追查取證。在這次公布的追查名單中,一百家醫院其中包括解放軍第二零五醫院;二千一百零八名醫務人其中包括:陳榮山、縱斌、陳兵、金向陽、苗環宇、張洋、龐曉波等人。

詳情請參考: 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45100#_Toc401944907

▲錄音證實摘取法輪功學員器的存在

調查錄音4:

二零五醫院泌尿外科主任陳榮山承認移植供體來自在押的法輪功人員,並經過了法院。

下面是追查國際調查員以王立軍專案組的名義,對錦州解放軍二零五醫院原泌尿外科主任陳榮山的部份調查錄音。(略)

調查錄音5:

陳榮山保證能保守摘取法輪功練習者器官做器官移植手術的機密。

下面是追查國際的調查員以瀋陽軍區聯勤衛生部王佳副部長(原二零五醫院院長)的秘書的身份對二零五醫院泌尿外科主任(現退休)陳榮山調查的部份錄音。 (略)

4、追查取證涉嫌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中國大陸醫院

二零零六年四月十二日,「赴中國大陸全面調查法輪功受迫害真相委員會」發出《第一批追查取證對像名單的公告》,公布了首批追查取證的非法關押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中共勞教所、監獄、相關設施和醫院。根據海內外法輪功學員和正義人士近七年來系統收集的第一手迫害資料,根據對涉嫌參與中共活體摘取、販賣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相關醫院的多渠道舉報,現對該名單的醫院部份提出第一批追查取證名單。其中遼寧省錦州地區有::

錦州醫學院附屬第一醫院

錦州市中心醫院

錦州市第二醫院

錦州醫學院附屬第三醫院(原錦州市鐵路中心醫院)

錦州二零五醫院

據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四日關於鞍山市鐵東、中心、鐵西三家醫院器官移植的追蹤報導:

二零零五年,遼寧省衛生廳授予鞍山鐵東醫院、鞍山市中心醫院、鞍山鐵西醫院三家可以進行器官移植,而據其內部反映,在未授予之前,三家單位就已經開始器官移植了,遼寧省衛生廳的授予,只不過是把地下化變成合法化、公開化罷了。 腎移植價格低廉僅四萬元,來了有的馬上就能做,有的僅等待幾個月。當問到腎臟是否來源於死刑犯時,他們說腎臟來源是保密的;他們還告訴患者要來,趕快來,幾個人一起做。

位於遼陽市新東一街十二號(郵編110043)的遼寧省解放軍二零一醫院,五萬元左右就可以做器官移植,每年都做腎移植手術三十多例。自九九年以來,至少做了二百多例。解放軍二零一醫院的泌尿外科是執行腎移植手術的核心部門,泌尿外科主任,主治醫師甄長春,是泌尿外科的負責人,已經做腎移植手術二百五十四例,培養出多名「移植醫生」,泌尿外科每年為院獲利五百多萬元,由於其「技術過硬」,賣力賣命,二零零五年,獲集體三等功,被瀋陽軍區聯勤部授「先進黨支部」先進單位基層標兵等多項名頭。解放軍二零一醫院被第一批次收入「人體器官移植醫療機構準入名單」。

(七)正義發聲,越洋指控

1、活摘曝光後的連鎖反應

蘇家屯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暴行被曝光之後,一系列圍繞著揭示和隱瞞事實真相的事件接連發生。

蘇家屯秘密集中營活摘器官暴行被曝光第二天 ,三月十日,法輪大法學會和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發布通告,呼籲知情者提供蘇家屯集中營犯罪人員名單,並表示定將行惡者繩之以法。

第十九天

中國大陸把「蘇家屯」三個字列入網路禁詞。

第二十天

美聯社北京三月二十八日報導,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秦剛在三月二十八日當天下午的外交部例行記者會上否認蘇家屯事件。

第二十二天

二零零六年三月三十日,來自軍醫系統的證人之三指證:蘇家屯醫院僅是全國36個類似集中營的一部份,目前全國最大的關押法輪功的地區主要是黑龍江、吉林和遼寧……;

第二十四天

二零零六年四月一日,「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發表報告,聲稱確認這些指控屬實,在遼寧省瀋陽市蘇家屯區,確實存在一個龐大的人體器官「市場」。

第二十七天

二零零六年四月四日,法輪大法學會和明慧網於發起成立了「赴中國大陸全面調查法輪功受迫害真相委員會」,徹底調查中共勞教所、秘密集中營、醫院及相關設施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真相,以終結迫害。

第二十八天

二零零六年四月五日,赴中國大陸調查蘇家屯集中營及法輪功受迫害真相聯合委員會發出緊急通告,蘇家屯等地下集中營人證已被秘密轉移並隨時遭到屠殺。

第三十三天

歐洲委員會十一名代表向大會提交動議提案,要求對近期曝光的中共集中營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人體器官的罪行舉行聽證會,並要求中國政府向國際調查團開放所有的勞教所。

第三十九天

二零零六年四月十六日,追查國際調查確認,中國大陸多個省市以及大部份的軍隊、武警醫院和器官移植中心涉嫌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以供移植,且這一群體滅絕行動的命令來自中央。

第四十七天

四月三十日,瀋陽老軍醫再度披露中共盜賣法輪功學員器官官方流程,指出中共軍方直接參與了器官盜賣勾當,僅他本人經手的偽造自願捐獻器官資料就有六萬多份。

二零零六年五月八日,加拿大國會人權委員會前主席、外交部亞太司前司長大衛﹒喬高與著名國際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舉行新聞發布會,宣布接受加拿大法輪大法學會的邀請,在加拿大聯合領導對「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調查工作。……

六月二日,兩位調查員向中國大使館發信,要求赴中國大陸進行獨立調查取證。

六月二十三日,中國大使館官員拒絕了調查員的簽證申請。

2、關於調查指控中共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報告

二零零六年七月六日,加拿大國會人權委員會前主席、外交部亞太司前司長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與著名國際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組成的獨立調查組,向加拿大媒體公開了「關於調查指控中共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報告」,第一版以十八種證據方法佐證,得出結論,「大規模的、違背意願的、對法輪功修煉者的器官掠取一直存在,而且現在仍然在繼續著。」並稱之為「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惡」。這份報告被翻譯成十八種語言,後來歷經多次證據增補,第三版累計五十二種證據方法佐證,並出版專著──《血腥的活摘器官》。

《血腥的活摘器官》
《血腥的活摘器官》
《國有器官》
《國有器官》
《屠殺》
《屠殺》

二零一二年七月,由來自四大洲、七個國家、不同專業背景的作者所編寫,一本進階揭露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暴行的新書《國有器官》出版發行。該書從不同的角度剖析了在中國發生的非法器官移植行徑和野蠻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暴行。該書收集了證人報告、官方資料、事件發生的時序,對中共的器官摘取行徑進行了深入的分析,也印證了中共活摘器官一事誠屬詳實可信。

二零一四年八月十二日,伊森﹒葛特曼出版了關於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新書──《屠殺》。為撰寫這本著作,葛特曼自己進行了實地考察和難民採訪,共採訪了一百個證人,包括一名外科醫生。該醫生對中國大陸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情曾親身經歷和直接了解。這本書成書過程共歷時七年,一年構思和策劃,五年時間調查和專訪,一年時間出版。受訪者不只是包括逃離中國的法輪功學員,還有中共體制內的人物,包括勞教所所長、醫生、原中共六一零官員等。詳盡地證實了中共有系統地組織虐殺法輪功學員,強行活摘他們的器官販賣。

(八)失蹤背後 活摘疑雲

1、遼寧法輪功學員被涉嫌活摘器官的案例

陳寶鳳,男 ,四十三歲,朝陽市

陳寶鳳
陳寶鳳

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四日,陳寶鳳在開車送客人中途被中共邪黨警察攔截,於同車的人一起被綁架,三月三日被轉到朝陽市第一看守所(吳家窪),遭到該所惡警瘋狂迫害,於當晚被折磨致死。陳寶鳳的表哥陳鬥祥出面和市公安局協商,給陳寶鳳做屍檢解剖。一位專業人士證實陳寶鳳的心臟和大腦都沒有問題,肺部有異常,皮膚有大面積顏色青紫。公安部門將部份身體器官拿走,不等屍檢結果出來,陳鬥祥就主持將遺體在三月七日匆匆火化。

范德震,男,三十三歲,葫蘆島市,在綏中看守所被害 遺體被強行「解剖」火化 禁止家屬看 (詳見本篇看守所迫害致死案例)

李淑媛,女,五十一歲(死亡時),葫蘆島

李淑媛
李淑媛

二零零二年七月六日晚發真相資料走失,次日,家屬被通知認屍。公安機關在家屬未到現場也未經家屬同意,死者死亡時間未超過24小時的情況下,當眾在河套上給死者解剖,私自摘取器官、取腦子,遺體被掏空內臟,暴屍河灘。

范學軍,男,四十五歲,瀋陽市(詳見遼陽鏵子監獄迫害致死案例)

不讓見遺體或偽裝粉飾屍體的案例

馮剛,男,四十八歲,大連市,曾遭在大連看守所警察野蠻灌食,食道被插破、化膿 ,死後遺體被解剖,解剖屍體不通知家屬,馮剛生前疑被活摘器官。

馮剛與妻子王娟合影
馮剛與妻子王娟合影

石忠岩,男,四十五歲,錦州市,遺體被強行火化不讓家屬看(詳見第三篇二內容中)

王秀霞,女 ,四十二歲,撫順市清原縣。二零零三年六月十五日晚,撫順公安局通知家屬說王秀霞死亡。家屬趕到後,看到王秀霞的遺體被冰凍著,人已脫相,家屬上前想看遺體不讓看。六月十七日上午,在家屬沒看到遺體情況下,警方將遺體草草入殮。

藺志平,男 ,六十歲,朝陽建平縣

藺志平
藺志平

據知情人士說,藺志平頭骨被打塌,胳膊被打斷,大北監獄不讓家屬到跟前看遺體,只是允許在門口看一眼,隨後就立即將遺體火化了。

苗奇生(其生),男 ,三十六歲左右,原遼寧省瀋陽市

二零零二年五月十四日左右,剛剛出獄不久的苗奇生正在自家休息,被惡警非法闖入強行綁架。後又將他帶回其家中不久,苗便從自家居住的三樓摔下(致死原因不明,詳情待查)。苗奇生死亡後,向工派出所的警察秘密運走了屍體,不讓親友看望,並嚴密封鎖消息,對外謊稱苗奇生跳樓自殺。他的遺體被強行火化。

杜寶蘭,女,四十八歲,住址:凌河區營盤鄉馬家村住宅樓

杜寶蘭
杜寶蘭

二零零二年五月七日晚7時左右,杜寶蘭到功友段君家,段的丈夫(已離婚)李一明(電局職工)打110報警,杜寶蘭與段君被凌河區110巡警隊惡警綁架。在被綁架僅幾個小時後,杜寶蘭就被迫害致死。次日8時許,惡警通知其家人,謊稱是「跳樓自殺」。死因可疑。據圍觀群眾稱,被抓當晚,杜是被抬進警車內,並聽到車內傳出慘叫聲。公安不允許家屬看杜寶蘭的遺體,杜寶蘭死後,警方嚴密封鎖消息,屍體被強行火化,家屬受到要挾。

劉智,女 ,六十歲,錦州市(詳見第三篇四內容中)

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日被錦鐵派出所警察綁架到錦州市洗腦班。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五日,錦州市六一零辦公室通知家屬說劉智死亡,之後當地公安迅速強行將屍體火化。親友要求看屍體,以便查明死因,遭到拒絕,兩天後警方在家屬沒簽字,又無一人到場的情況下將屍體強行火化。

劉麗雲,女 ,四十四歲,葫蘆島市

劉麗雲於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六日被非法判有期徒刑4年,送至遼寧省女子監獄,於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三日死亡。家屬被帶到黑暗的存放遺體的房間,不讓開燈,只讓看臉部,不允許看身體。看過後,馬上將屍體送去火化。

王寶金,男 ,四十五歲,營口市

輾轉瓦房店監獄、遼陽鏵子監獄、大連南關嶺監獄遭受酷刑折磨,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九日被迫害致死。獄方只讓家屬草草看看,威脅家屬就近火化,不許家屬檢查屍體,不許聲張。

2、遼寧地區失蹤的法輪功學員

在中共對法輪功長達十六年的迫害中,大量法輪功學員在進京上訪後或在非法關押中失蹤。據明慧網報導所作的不完全統計,已核實較詳細個人信息的有四百四十三人,遍及二十七個省、直轄市、自治區。遼寧省法輪功學員失蹤者有據可查一百六十九人。

失蹤案例:

▲錦州市陽光小伙徐強失蹤多年

徐 強
徐 強

遼寧錦州市法輪功學員徐強,男,一九七三年出生,大專文化,家住錦州市凌河區科研裏1-52號樓,當過法輪功義務輔導員。他於二零零零年五月末去北京為法輪功鳴冤。二零零零年六月二日下午三點多鐘,徐強曾從北京給錦州的朋友打來電話,讓他母親給他帶些錢。之後徐強就失蹤了,至今杳無音信。他的親人一直在痛苦中煎熬……

▲大連市好青年付貴武杳無音信

付貴武
付貴武

大連市金州區二十里堡鎮法輪功學員付貴武,成都理工大學畢業生,自二零零零年初前往成都找工作後就毫無音訊。付貴武是家裏唯一的孩子,他的母親對他的人品讚不絕口。「俺那孩子可好了,心可善良了,就是平常坐車他都幫人。誰沒有錢了他都支給人錢花。法輪功他說特別好,他還勸俺倆煉。」付貴武離家已經十四年了,他的母親擔心兒子早已不在人世了。付貴武母親說:「這十年來你都不知道我都怎麼過來的。我就怕他不在這世上了,可能叫它們(中共當局)給害死了,都有給挖心挖肝的。」

▲瀋陽趙莉漩女士突然失蹤

趙莉漩,女,三十三歲,居住瀋陽市鐵西區騰飛一街四十八號(瀋陽醫科大學宿舍)。趙莉漩一九九六年畢業於瀋陽工業學院,畢業後分配到瀋陽新光機械廠技術科。一九九七年與瀋陽醫科大學黨辦幹部李某結婚,一九九九年一月生一子李沐浴。

趙莉漩
趙莉漩

二零零零年七月曾先後兩次去北京證實大法,被惡警押回瀋陽,公安讓她寫保證書不進京,她堅定的不配合公安的要求,因此,惡警不顧她還有一個哺乳期的孩子,把她送到瀋陽龍山教養院所謂法制學習班。八月份她與其他同修提出無罪釋放要求,被司法局拒絕後,她們開始絕食抗議迫害。九月初被多次灌食後,因不妥協,絕食同修分別被送女子自強學校或戒毒所繼續迫害。趙莉漩被迫害後身體極度虛弱,在家人保證看視下,於九月中旬被放回。十月四日下午趙莉漩和丈夫李某一起抱著孩子去了葫蘆島娘家。十月十九日下午她母親與鄰居說話間回頭一看她不在屋內,就馬上派人尋找未果,至今音信皆無(據說趙當時身著單衣褲,腳穿拖鞋)。

▲丹東孫宇被警察劫持走就再未回來,

孫宇(孫羽)
孫宇(孫羽)

孫宇(孫羽),男,二十七歲,遼寧省丹東市人,一九八零年四月二十五日出生。於一九九九年考入大連市大連水產學院,就讀於電子信息專業。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因為孫羽宣傳法輪功,向同學散發真相傳單,被同學舉報。警察來學校處理此事,先將孫宇看管起來了解情況並進行訓斥,時間已經很晚了,帶孫羽去校外小飯店吃飯,就再沒回來。至今已近十幾年的時間,杳無音信,與家人沒有任何聯繫。家人、親戚、朋友、同學、鄰居,都不知道他的下落。沒有任何消息。

▲尋找盤錦法輪功學員高東

盤錦法輪功學員高東在今年過年前夕失蹤,傳說被非法關押在鞍山第一看守所,但現無音訊。 高東,男,四十多歲。大學本科畢業,是遼河油田振興公司工程技術人員。自七二零邪惡瘋狂打壓法輪功以來。遭受了常人難以想像的迫害。多次被綁架關押。曾遭受幾十種酷刑的折磨;最少有兩次被打的昏死過去,失去生命體徵;也曾幾度被關進精神病院迫害,被注射不明藥物造成精神失常。有時連大小便都不能自理。完全處於癱瘓狀態。

在這場浩劫中,有上百萬計的法輪功學員失蹤。他們因上訪不報姓名而被秘密關押。沒人知道他們身在何處,他們像人間蒸發了一樣,一去不復返,家人們苦盼著親人能回來,但是年復一年,仍毫無音訊。大批失蹤的法輪功學員都去哪兒了呢?

遼寧法輪功學員失蹤情況按地區匯總統計名單

遼寧省 共164人

瀋陽市

2157、 王江寧 2204、 賈慶舒 9748、 張憲亭(張憲廷)

11397、 趙莉漩 13258、 劉華榮 13265、 張偉

14650、 秦翠霞 18986、 郭寶勇(音) 22886、 毛翠蘭

23019、 張力傑(麗潔) 23276、 楊×× 23431、 薛佔興

23448、 大江妹妹 23449、 林澤華 23450、 大江

23627、 梁偉 23836、 張勇 25421、 瀋陽大東區大法弟子

25761、 吳海燕 26116、 姜維珍 27431、 李飛(化名)

35710、 戴麗國(立國) 36830、 王玉榮 44785、 賈麗娜

46041、 瀋陽市大法弟子 46042、 湯惠雲 48951、 王喜岩

48952、 王顯濤 49755、 許春風 49758、 蔡忠彬

51140、 馬麗 52356、 吳彥非 57178、 劉宗蘭

57247、 劉慧芳 63766、 張海新 63767、 王慧蘭

63768、 李洪清 67069、 於淑敏

大連市

5338、 李吉勝 9103、 李靜意 12258、 付貴武

22843、 孫娟 23072、 高元信 23538、 孫宇

25064、 張作濱 25610、 孫越長的妻子 25624、 明明

26359、 傅貴斌 27211、 郭明 28732、 何玉紅

28825、 老於 29252、 徐長寶 30431、 唐秀忠

31782、 小畢 31783、 楊秀敏 33126、 張燕

37421、 黃紫傑 39852、 沙明泉 43982、 王冬玉

46347、 劉雲夢 46348、 孟華 46352、 孫錄操

47638、 曲桂華 49742、 袁芝慧 52224、 王林

55298、 王連英 56453、 林姓夫妻 57176、 高福君

58613、 李華福 61631、 吳紅嫣 67259、 曲先榮

71947、 王仁軍 71999、 馬永華

鞍山市

11279、 施永順

25009、 佟本文

25010、 佟本文的妻子 34091、 利瓦伊敏 34324、 李維敏

34553、 母曉東 39112、 李瑞祥 41742、 高鳳滿夫妻

41985、 馬江源 56661、 楊洋

撫順市

12259、 田真口 13163、 田真玚 15324、 董琳琳

15490、 韓桂萍(平) 18089、 蓋秀芹 18091、 林桂蘭

20887、 姜武 23077、 張玉華 23752、 舒維君

24114、 張行忠 26100、 小峰 26114、 楊秀芳

28296、 黨豔華 30804、 曲桂英 34088、 唐建

34089、 唐建的母親(鳳梅) 35522、 王秀香 42501、 方金

42505、 李茹珍 49753、 陸寒梅 58762、 劉玉娟

本溪市

23181、 石金龍 24376、 康淑玲(康淑珍) 27430、 鐘玉

33561、 王獻珍 43000、 趙利娟 48319、 訾利東

53327、 徐秋菊 74685、 齊老太

丹東市

43598、 修金秋

錦州市

13262、 徐強 32837、 陳再華 36555、 郝秀君

47620、 佟慧芳 50324、 錦州大法弟子 73705、 陳秀娟

73706、 邸寶奎 73707、 邸慶福 73708、 韓國君

73709、 劉春明 73710、 王德華

葫蘆島市

11626、 周風春 14195、 李冬梅 34322、 張立軍

34323、 王燕 39402、 張德霞

盤錦市

23625、 張麗靜 34882、 李友華 55211、 王江林

55811、 張海英

阜新市

23753、 陳秋香 23754、 陳豔香 26101、 於眾

遼陽市

22967、 張秀仁 24777、 張靜豔 31090、 解明義

43799、 劉豔文 43800、 黃麗 43801、 王翠萍

63770、 李洪偉

鐵嶺市

28354、 許臣增 29899、 安豔 29900、 楊淑雲

34141、 韓旭東 34142、 韓凱 37645、 王桂娟

37646、 張桂芝

朝陽市

23433、 殷貴強 23751、 程亞萍 31507、 張祺(琦)

34049、 解信華 35225、 李貴霞(李桂霞) 49640、 呂大為

50623、 劉樹風(書峰) 50630、 高鳳山 56294、 劉玉華

不明

12257、 騰厚雪 24705、 劉洪權 34106、 李洋

34107、 富風(化名) 35091、 林維珠

(九)調查取證 兇手自白

▲薄熙來

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三日,時任商務部長的薄熙來訪問德國漢堡時,被一個自稱是中國駐德國使館一秘的人向薄熙來詢問的錄音。經權威部門鑑定,確實是薄熙來的聲音。

一秘:我是使館,我是使館一秘呀。

薄熙來:嗯。

一秘:有點緊急事呀,今天德國外交部下午跟我們說了一下,有一個事情得澄清一下。

薄熙來:嗯。

一秘:就是,就是說呀,當初您在遼寧這個當省長時,因為這涉及到明天的會見嘛,他們想澄清一下。就是說,當初您在遼寧當省長時候,就是,是江澤民、江主席下的命令,還是您參與的,就是說這個,關於把這個法輪功這個活體摘取器官這個事情,是您的命令還是江澤民的命令?

薄熙來:江主席!

一秘:他們德國外交部要核對。就是說,如果要是,您要是參與了這個事情,他們有一些會見,他們出席的規格可能就有所變動。就說,因為是他們法輪功遞交了一份……(被薄熙來打斷)

薄熙來:你不要再說了,你找你們馬大使(時任中國駐德國大使馬燦榮)說。

一秘:不是,馬上這個事情,他們今天下午剛遞交了,給我們了一個照會,就說……(又被薄熙來打斷)

薄熙來:你就找馬大使,你不要找我。這事你們的馬大使處理不了嗎?

▲白書忠

二零一四年九月三十日,本組織發表了《追查國際查獲是江澤民直接下令用法輪功學員器官做移植》的文章。追查國際調查獲得最新證據,是原中共黨魁江澤民直接下令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這一證據是對原中共解放軍總後勤部衛生部部長白書忠進行了關於軍隊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做移植犯罪活動的調查中獲得的。作為這場屠殺具體執行機構之一軍隊衛生系統的最高醫療行政領導,白書忠應該是具體傳達江氏大屠殺指示、貫徹落實這滅絕政策的主要的和直接的責任人。其任職的九八年至二零零四年正處中共迫害法輪功、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高峰期,他對當時的情況了解得最清楚、也說得最清楚。

下面是部份調查錄音。(此錄音下載:MP3 )

A ---- 原中共解放軍總後勤部[1]衛生部部長白書忠

B ---- 追查國際調查員

A:餵?

B:喂,是原總後衛生部白書忠部長嗎?

A:啊,你是哪裏呀?

B:……,我們有一些情況想向您了解一下啊,

A:你怎麼著,你是

B:啊?

A:你甚麼時間?有甚麼事?你說,

B:是這樣,在您擔任總後衛生部長的時候啊,摘取在押法輪功人員器官做器官移植手術這件事情是當時的總後部長王克布置的任務?還是軍委直接下達的命令哪?

A:當時是江主席啊

B:嗯,

A:有一個批示,有一個批示的話就是說

B:嗯,

A:說開展這些事情,就是器官移植,

B:嗯,

A:後來江主席,聽說有一個批示,就是人員賣腎,做手術,這個,應該說,就是開展腎移植的不單是軍隊一方,

B:我們也得到了一些情報,就是說當時,聯青部還負責關押了一批法輪功在押人員的器官供體,是不是?

A:這個,這個當時的話,唉喲,我覺得,起碼在我印象中,當時,是吧,因為當時江主席批示以後,反法輪功大家都做了很多工作。

B:你們和這些聯勤一分部、二分部包括聯勤四零分部,他們負責的軍隊醫院有沒有直接領導和被領導的關係?

A:我們這幾個軍醫大學就能掌控的、咱們總後直屬單位幾個軍醫大學反覆要求,因為那時江很注意這個問題,很重視這個問題,

B:誰很重視這個問題?

A:江啊,當時,江在位的時候,

B:嗯,

A:還是很重視這個問題,都有批示的,

B:您是從在九八年至二零零四年擔任這個……

A:對,對,對,擔任衛生部長,總後衛生部長,98年到04年,

B:行吧,我們先初步地了解這些,

A:行,行,好,好,以後有機會,有甚麼事你問我,沒問題啊

B:行,好,謝謝。再見。

A:再見。

▲關於周永康涉嫌介入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罪行的部份錄音

調查錄音二(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七日): (錄音下載:WAV)

追查國際調查員以"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羅幹辦公室張主任"的身份與李長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的對話。……

調查員:喂,是李長春同志嗎?

李長春:啊,是啊,

調查員:我是羅幹辦公室的張主任,我們羅幹同志睡覺了,他有幾句話讓我轉告您一下,

李長春:啊,

調查員:他們好像是說,我們得到消息說,想在您這個離開期間還有咱們賈慶林離開期間,用這個摘取在押法輪功練習者的器官做器官移植手術這件事給薄熙來他們定罪,這當時。

李長春:你問周永康

調查員:嗯,當時。

李長春:周永康具體管這個事,他知道。好了,讓我的秘書接著跟你說。

▲遼寧省分管責任人唐俊傑

調查錄音三(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三日): (錄音下載:WAV)

追查國際調查員以「中紀委薄熙來專案組成員」的身份與唐俊傑(自二零零零至 二零一一先後擔任遼寧省政法委秘書長、省委政法委副書記、綜治辦主任)的對話。

調查員:喂,是原遼寧政法委副書記唐俊傑吧?

唐俊傑:你那位?

調查員:哦,我是中紀委薄熙來專案組的。關於薄熙來在遼寧的一些事情我們想向你了解一下。

唐俊傑:我甚麼時候去?

調查員:你好。

唐俊傑:我甚麼時候去?

調查員:我們先電話裏了解一下,如果我們要有必要的話我們再給你發函,請你過來一下。

唐俊傑:好,好。

調查員:就是大概有幾個問題吧。

唐俊傑:你說。

調查員:頭一個問題就是在摘取法輪功練習者的器官做移植手術這件事情上薄熙來做過甚麼相關指示嗎?

唐俊傑: 那個我分管這個工作。那個中央實際抓這個事,影響很大嗎,聯合以後。好像有他也是正面的,好像還是正面的。那個時候主要是常委會討論啊,好像還是正面的一些東西。你現在在甚麼位置啊?你問這個問題我有一點……你在甚麼位置啊?

調查員:我是在北京,我是他們這個專案組。

唐俊傑:那好,那我不回答你的問題了,得到你準確消息再回答你好吧?我見到你公函我再答覆你。我不好回答,尤其涉及到這方面問題,我不好再回答你,好吧!需不需要我過去,你正式打一個文字的東西吧,你電話裏談這些事情我覺得很突然,我不太好答覆。

在江氏直接指使下,薄熙來在遼寧大連當政期間活摘販賣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邪惡「創舉」,在中共政法委書記羅幹、周永康和軍隊軍委副主席徐才厚和郭伯雄、總後勤部長王克和廖錫龍、副部長谷俊山、政委孫大發及衛生部長白書忠之流的全力推動下,在全國推廣鋪開,中共軍隊、武警、政法系統、醫療系統和器官黑中介互相勾結,形成規模龐大的活摘盜賣法輪功學員器官和屍體的一條龍殺人產業,製造了「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惡」。

推動這一罪惡,無疑是巨額的暴利,在極大的利益誘惑下,人的倫理道德全面崩潰。從中國醫科大學國際移植網路支援中心的費用表中可略知一、二:腎移植六萬二千美元,肝移植九萬八千至十三萬美元,心移植十三萬美元至十六萬美元,肺和心臟在十五萬美元以上。解放軍第三零九醫院器官移植中心的網頁上聲稱,「移植中心是我部重點效益科室,……二零零四年一至六月份為一千三百五十七萬元,今年有望突破三千萬元」。二零零七年七月十八日南方週末上的一篇報導稱,位於天津的東方器官移植中心獲得巨額營收,肝移植一項,一年即可為移植中心帶來至少一億元的收入。

由於器官移植利益巨大,以及江澤民迫害法輪功政策對此罪惡的保護,非法盜賣被關押法輪功學員器官及屍體的罪惡,成了一條被默許並鼓勵的中共軍隊、武警和地方的一本萬利的生財之路。

《清算江澤民迫害法輪大法國際組織》日前發布了《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主犯黃潔夫罪狀公告》,公告指出,黃潔夫不但掌控全國醫療衛生系統大權,還同期被任命擔任中央高層保健方面的所有職務(正部級),穩坐了中國器官移植行業的頭把交椅,包攬了中國器官移植方面所有職務。可見其被信任度已躋身江澤民心腹地位。而黃潔夫被江氏邪惡集團任命為中國衛生部副部長及中國器官移植方面所有職務的十二年間,正是江氏邪惡集團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呈直線發展至最高峰期、最猖獗的十二年。從黃潔夫的任職上足見其已成為江氏邪惡集團官居極位的罪魁之一。

黃潔夫作為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心腹幫凶、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魁禍首、頭號推手和劊子手,證據確鑿,罪責難逃。

清除柳葉刀下的驚天罪惡,如同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而決定戰爭的勝負,取決於全人類對這場「戰爭」的態度。願全世界各國家、民族及國際組織都給予關注和支持。清除中共惡魔,不僅僅是解救水深火熱中中國民眾,也是在解救我們自己,為了人類的永久和平與安定!

以上本篇從七個方面,以遼寧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的案例為主線,全面闡述了十六年來發生在遼寧地區的邪惡迫害與法輪功學員僅僅因為堅持信仰所的付出的身體、精神、家庭乃至生命的代價。

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來,遼寧省不法官員積極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使遼寧地區法輪功學員深受其害。從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二零一五年十二月,遼寧法輪功學員迫害致死總計九百四十三人:其中,明慧網數據中心查閱,被迫害致死合計七百八十一人,已確認四百六十三人,需進一步確認三百一十八人,男性三百一十七人,女性四百八十四人,性別未知十三人,年齡最高九十歲,最小十四歲;民間統計並在明慧網曝光名單的一百六十二人(錦州79, 丹東58,朝陽14,撫順11)。

遼寧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地區分布統計表 單位:人

類別


市區

迫害致死已確認的需進一步確認曝光名單合計
沈 陽1299435/129
大 連1277354/127
撫 順8652341197
朝 陽7345281487
錦 州82424079161
丹 東4122195899
鞍 山362511/36
本 溪341618/34
盤 錦291514/29
葫蘆島35278035
阜 新25178/25
鐵 嶺251114/25
遼 陽24915/24
營 口231013/23
不 明1257/12
合 計781463318162943

遼寧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手段及地區分布統計表 單位:人

迫害手段

區屬

躲避灌食毒打藥物多種其他高壓合計
沈 陽4512622 80129
大 連677524 78127
本 溪11417 2034
鐵 嶺2/3/7 1325
營 口2/2/4 1523
朝 陽65649 4373
撫 順458112 5686
丹 東43536 2041
錦 州637215 4982
葫蘆島/1726 1935
鞍 山115/9 2036
盤 錦144/5 1529
遼 陽/12/5 1624
阜 新5/1/3 1625
不 明 0002 1012
合 計42367324136 470781

多年來遼寧地區一直處於迫害的前列,二零一三、二零一四、二零一五年遼寧省迫害法輪功的數據居全國首位,不但遼寧法輪功學員深受其害,也給遼寧的民眾帶來了不堪的苦難。

下載附錄3:遼寧地區被迫害致死法輪功學員名單及部份遺照(1.3MB)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