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棄武從文」做好人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五月七日】我從小就練武術、學摔跤,後來也練過其它氣功,可我總覺得找不到人生的意義,心中一直有想修煉的願望和對佛虔誠的嚮往。一次,我問了一個五台山的和尚,問他信佛的話,今生能否修得正果,他回答說不好說,現在一世修不成。我聽了很失望,心想我要找一個一世修成的佛法。

偶然一個機會,我去一個修法輪大法的人家,看見了李洪志師父的法像,我對那位煉功人說:「這個人是佛!」她說:「是法輪功師父。」我說:「他就是佛,你哪天教我?」她說:「你們地區就有煉功點。」於是我回家後四處尋找煉功點,終於在一九九六年六月二十日,我從書攤上請了一本《轉法輪》。從此後我走上了修煉大法之路。

我家姊妹六個,我是最小的。父親在法院工作,哥哥在公安局工作,因我在家裏最小,從小嬌生慣養,父親非常疼我、寵我,所以我脾氣很不好,家裏的人都讓著我。因為我從小練武術學摔跤,上學後,經常和同學打架,誰也打不過我。由於家庭背景,老師都不敢對我怎麼樣,所以我從小學到高中都是「孩子王」,也是班幹部。我把共產邪黨的假惡鬥都學會了,記得初中三年級,我想入團,班主任不同意,我就領一個同學,晚上把教室玻璃打壞了好幾扇。北方冬天,天冷無法上課,我就從家裏拿塑料布用釘子釘上,後來班主任表揚我「學雷鋒」做好人好事,我的團就入上了。

高中畢業後,我考上了大學卻沒有去,就想接父親的班,也上法院上班,可是政策不允許了,我就被當地大型國企的企業家廠長招聘去當保衛科長,從此就把邪黨教育的假、惡、鬥也帶入了工作之中。當時我年僅二十五歲,手下管二十八個轉業軍人,訓練他們打沙袋,培養他們好勇鬥狠的惡習。當時工廠規定了三十六條處罰條例,廠長說,罰款歸你科裏用。此時社會風氣就是一切都向錢看,所以科裏規定誰罰款誰提成,以罰代管。

有一次,有四個工人故意遲到,對我罰款的做法不服,有意向我挑釁,對我大打出手,我不由分說,把他們四個全都打倒在地。那個時候,我覺得自己就是一個強者,氣燄愈加囂張。

有一天,一個新招來的工人沒打下班鈴,就到食堂吃飯,我去制止,他不服,我用臘木棒把他後背打得跟紫茄子一樣,棒子都打折了。真是打死人不償命的架勢。圍觀人都看不下去了,責問我說,「你太狠了,都把人打成那樣了!」而我聽了卻不以為然。

由於我的邪勁十足,邪黨書記一字沒叫我寫,就發展我為邪黨黨員,而且年年是邪黨「先進黨員」。工廠穩定了,我就搞點甚麼事,讓工廠不穩定,邪黨的邪惡基因我學會了,所以我工作要名、要利、要人情,吃拿卡要全都學會了,領導也欣賞我、器重我,也重點培養,自己也感到自己是個成功者,也很自傲。

可自從修煉法輪大法,我就開始用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說真話、善待他人、處處能容忍別人,奇蹟也隨之發生了。

我從小患有嚴重的鼻炎,鼻子沒有通過氣,都是用嘴呼吸,晚上睡覺時感覺特別憋氣,還聞不出氣味。有一天,我在單位值班時看《轉法輪》,鼻子就淌黃水,我一低頭,黃水把我的鞋子都潤濕了,從那以後,我的鼻子就通氣了,說話也有鼻音了,還能聞到各種味道了,風濕性關節炎也好了,心臟病、膽囊炎都好了,師父把我身體淨化了!

日復一日,我不斷的用大法法理對照自己的一言一行,我真正的知道了自己以往的所為是多麼的愚蠢和無知。有「黨性」、沒有人性是邪黨締造的產物。有時我不注意說了粗話和髒話,身邊人就責問我:「你學大法的還說髒話呀!你師父是這樣教你的嗎?!」我說:「師父可沒有教。」「你趕緊向你師父認錯!」我立即就向師父認錯,並說下回不說了。就這樣在大法法理約束下,我剔除了自己那些蠻橫無理的行為。

有一次,上級領導來我單位視察,我所在單位不讓騎摩托車,可有個職工偏偏在院內騎著摩托車,我勸他別在院內騎,他非但不聽,反而叫囂說如果我再攔他,他就把我的牙摘下來。我心想,我是修大法的,要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1],我沒吱聲,他還繼續罵。這時跑來了四、五個保衛科的人把他圍了起來,要打他,他也害怕了。我攔住他們說:「別打他,你們走吧。」我告訴那位鬧事的職工說:「今天我是學了法輪大法,要按真善忍做,要不然我就……」他沒吱聲。過後,他來跟我賠禮道歉,我告訴他我修煉法輪大法要做到忍,不和他計較。因為師父說,「甚麼是大忍之心哪?作為一個煉功人首先應該做到的就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得忍。否則,你算甚麼煉功人?有人說:這個忍很難做到,我脾氣不好。脾氣不好就改嘛,煉功人必須得忍。」[2]

有一個同事喝酒喝多了,拿刀到單位鬧事,我制止他,他卻要砍我,我把刀搶下來,等他醒酒後,我耐心的從道理上規勸他,最後他心悅誠服。我還找機會向那位被我打的後背像紫茄子的那個人真誠的賠禮道歉,他很感動,也很驚訝,他想都想不到我還能和他交朋友。

我負責編排過年期間值班人員,有一個職工對我產生誤會,在廠子大門口對我破口大罵。當時正是午休時間,全廠職工都剛下班,經過的人非常的多,大家都心想這回這小子膽真大呀,敢罵保衛科長。當時我非常平靜,我說:「你進屋來說。」他不進屋,還在外面罵我,我說:「你不進來,你走吧!下午上班我倆再談。」他被勸走了,結果下午一上班,他拿兩包茶葉來和我一個勁的道歉,說誤會我了。我說:「沒有事,你走吧。」科裏的同事心裏都不平衡,問我:「你的脾氣哪去了?這人就是欠揍!」這樣的事經歷好幾次,還有用拳頭打我前胸,把我打岔氣的,我都淡然一笑。

後來廠子裏的人都知道我學法輪大法了,他們都說這個法輪功太厲害了,能把你變成這樣。隨著我對法理的認識的提高,並提升了對自己品德、行為的約束,大家慢慢的也都了解了大法的美好,也都認同大法對提高道德的作用。特別是公安局國保大隊的隊長(是我的朋友),在中共邪黨及其頭目江澤民發動對法輪大法的迫害時,他看到我身心的變化,他真誠地說:「從你身上我看到了法輪功的神奇,你以前面目和眼神都很兇,現在看你慈眉善目的,待人也非常和善。」後來他也明白了真相,調到別的部門當領導,不參與迫害法輪功了,並且暗中還保護大法弟子。

以前我因為喝酒,總和妻子吵架,在單位還吃回扣,因為學了大法,我也不喝酒了,有送錢、送禮的我都拒絕了。有的同事不理解,我就把大法真、善、忍的要求與內涵講給他們聽,他們也被大法的法理折服了,從此他們違紀的行為也基本杜絕了,再也不以罰代管了。

我從好勇鬥狠到今天的謙謙君子,要感恩師父的慈悲救度,師父用真、善、忍法理洗淨了我的思想和靈魂,去掉了我身上所有的污濁和病苦,如果不是遇見了法輪大法,以我那暴戾和蠻橫的脾氣不知道會走到甚麼地步,不僅給別人帶來傷害,更會毀了自己的前程。而今,我在真善忍法光的照耀下,和妻子相敬如賓,對待任何人都謙恭有禮,樂善好施,成為了順應宇宙真善忍特性的真正的好人。

在此感謝師父的慈悲救度,感謝師父沒有嫌棄我,感謝師尊的浩蕩佛恩。值此世界法輪大法日暨師尊華誕到來之際,恭祝慈悲偉大的師尊生日快樂!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