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年輕西方人的修煉路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四日】我是二零一五年五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大約是一年前。從那時起,我真正地體會到修煉的美妙。當我試圖寫這篇文章時,受到很多的干擾。但我知道這是我修煉的重要組成部份,所以我堅持了下來。

我曾在網上尋找當地太極課信息時,發現了法輪大法。在瀏覽一些網上論壇時,我看到幾個人都提到法輪大法,決定弄清楚法輪大法到底是甚麼。當我打開FalunDafa.org主頁,看到金色的真、善、忍三個大字時,感到極大的興奮。我按照互聯網上大家的建議,開始閱讀《轉法輪》書籍。我只花了四天時間讀完了這本書。後來我不停的閱讀網上其他書籍,接下來的兩個月裏,我又讀了三遍《轉法輪》,並讀完了師父的所有其他講法。

克服慾望

修煉前,沒有道德準則來指導我,我經常沉溺於縱慾行為,作為一個年輕人,我一直以為這是健康的行為,我用現代人的道德標準來衡量自己的嗜好。當我第一次閱讀《轉法輪》時,我就意識到,如果我想修煉,我就必須放棄我縱慾的慾望。

然而,說的容易做起來難,在三天都沒能控制我的慾望後,我都是哭著睡著的。我記得我請求師父,我寧願承受最痛苦的身體疼痛,也不願意忍受我對慾望的執著。

師父說:「欲正其心,先誠其意。」[1]

有了這種誠信的想法,在我入睡後,我感到師父幫我調整身體,並幫從我從腦海中消除了強大的思想業。當我第二天早上醒來的時候,我能夠控制我的執著,並有著強烈的主體意識糾正我的想法。我在明慧網上閱讀了許多有關如何克服慾望的心得交流文章,幫我加強了我的正念。同時我每天堅持學法。

在很短的時間內,我能夠修去我對慾望的執著,並能把它看淡。沒有了對慾望執著後所帶來的心中喜悅真是難以言表。我不會像往常一樣在痛苦中入睡,而是在心中一直對師父默念「謝謝你!謝謝你!謝謝你!」直到我最終入睡。

這些經歷堅定了我對師父和大法不可動搖的信念和無限的感恩,給我的修煉打下了堅實的基礎。如果我們不能克服這第一個執著,我們仍然是個常人。

講真相

師父說:「大法弟子不能證實法就不是大法弟子。在揭露邪惡時也是在挽救眾生、圓滿自己的世界。」[2]

師父已經講得很清楚了,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必須要講真相,救度眾生。否則,我們就不配大法弟子的稱號。當我讀到這,我知道我必須要去更多地了解迫害真相,找到揭露邪惡的一些方式,我知道這是我的責任。

我研究了很多關於披露在中國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和迫害的文章和視頻,閱讀了大量的有關講真相經驗交流的文章。我還找到了遞交給聯合國的要求停止迫害和強摘器官的網上簽名。我決定開始給我的家人講真相,所有的人都同意我說的,並決定上網簽名。我的家人簽署後,我的很多朋友也上網簽了名。現在我利用一切機會請人簽署請願書,無論是我在火車上碰到的還是我的鄰居,或者用我在和教授會面的時間。這樣會使更多的有緣人聽到大法的真相。我還在我的大學裏安排了大型的簽名活動。

起初我感到一種莫大的恐懼,試圖阻止我向世人講清真相,但當我意識到這種恐懼時,我會提醒自己:「揭露邪惡迫害是在做宇宙中最正義的事情,我所做的一切絕對沒有錯。」有了這個正念,我在洪揚大法時,就能克服自己的焦慮和緊張情緒,當邪惡因素看到這堅不可摧的正念時,它們除了尊重,別的甚麼也做不了。

推廣神韻

秋季我回到大學後,決定加入並幫助當地學員推廣神韻。

一位學員分配給我一項任務,讓我在當地劇院表演散場後發神韻傳單。這是我第一次幫助推廣神韻,我不知道該怎麼做,因為從來也沒有人告訴我怎麼去完成。但是我知道,這件事是師父安排幫我提高心性的,即使我當時非常不確定也有些恐懼,但我還是去完成這一任務。

師父說:「修煉,神看的是人心,不看這個活動本身安排的完整不完整、全面不全面,神不看這個。它越不全面它還高興,看你們哪個人看到這事不完美能去做好它」[3]。

我提前一個小時到達劇院,坐在長凳上發正念,以消除我的恐懼。但是我無法消除恐懼,越想越不安。該我去問劇院管理部門能不能發傳單的時候了,但我根本無法走過去,恐懼已經徹底控制了我的思想。於是我決定起來走幾步,清理我的思想,因為此時我不知道我還能做甚麼。

當我往回走時,我看到一位警察正在檢查我放在那裏的東西,這令我震驚,我問他怎麼回事,他告訴我說有一位顧客看到我留下東西離開那裏後,向他們報告說有炸彈威脅。我感到深深的自責,一直在向警察道歉,然後我又去劇院向管理人員道歉。我非常真誠和懊悔,警察和管理人員接受了我的道歉,最後友好地道別。

當我離開劇場的時候,我意識到我的恐懼不見了。剛才所發生一切比我能想像的更為尷尬和笨拙,還好沒有帶來不良影響。我悟到事實證明我的恐懼心是假的,我的恐懼已經招來了炸彈威脅的魔難。當我意識到這一點時,我非常高興。我感到我的恐懼感化為烏有。

接下來一個週末,我去了另一家劇場發神韻傳單。這一次我心裏一點也不害怕,只有我在做一件最正的事的想法。我很容易地得到了保安的許可派發傳單。當晚至少有五十個人得知了神韻。那天晚上我走回學校,大學裏大家都在歡呼慶祝,從表面上看,他們在慶祝本校主場剛剛贏得的橄欖球賽,但對我來說,真的感覺就像宇宙在為我歡呼。

學法照亮修煉之路

有一天我在課間休息時讀法,我打了一個盹,睡夢中,夢見我被困在一個黑暗的迷宮,甚麼也看不見,但我手裏拿著《轉法輪》書。當我打開《轉法輪》開始閱讀時,一道金色的光束射了出去,照亮了我前面的路,我沿著道路開始走。但當我關閉這本書時,光束逐漸變弱,幾乎消失。我記得當我無法看到道路時是非常可怕的。但每次我打開《轉法輪》閱讀時,光束會越來越強,我可以再次看到道路。

我夢中的信息是非常明確的:我一定要學好法走好我的路,否則我會迷失。事實上,我已經看到了這是真的。每當我法學得不好的時候,就會遇到許多干擾。

曝光我的執著

最近我注意到,在我修煉上所發生的很多問題都是執著所為。

例如,我想在我的大學設立一個法輪功之友俱樂部,但在尋找俱樂部顧問時被拒絕了很多次,我甚至收到一些來自學校教職員工的電子郵件,他們對大法有負面的想法。我不僅遇到了阻力,我也覺得我沒有足夠的正念糾正這一切。

我開始感到鬱悶和沮喪,我感到周圍邪惡的壓力。後來我意識到我自己沒有修好,我試圖用人的方式和心態來做大法的事。

是甚麼造成了這種不好的修煉狀態?我開始學法和向內找,意識到當同修表揚我和為大法做一些事後,我會沾沾自喜,自我膨脹,我會失去正念修煉狀態。我也看到了自己求安逸的狀態,我會經常睡過頭和曠課。在做功課上也越來越懶惰,能拖就拖,直到為時過晚已無法完成好作業。這麼強烈的執著,難怪會遇到干擾!

自那以後,我一直注重我的修煉,我意識到只有把大法放在第一位才能做好其它事。如果我們沒有修煉的堅實基礎,即使做大法的事也變成了做常人的工作。

在火車上邂逅有緣人

因為我沒有車,我經常坐火車參加當地學法。對大多數人來說這很不方便,但我把它看作是給更多的人講真相的一個機會,我總是帶上幾張傳單以及請願書簽名表格。

因為我有這樣的正念,每星期師父都會為我安排有緣人聽我在火車上給他們洪法,有各式各樣的有緣人,有無家可歸的、有藍領階層的和學生,有些已經成家。很多人願意簽署請願書,或拿一份傳單。有一次我在火車上給一位女士講述法輪大法後,她後來到我的大學來學習功法。

我真的很珍惜我在火車上洪法的每一次經歷,因為可以幫我淨化我的心靈。我發現開始我非常執著於人的外表特徵,如種族、服飾、教育、社會階層或面部表情。隨著時間的推移,我放棄了這些觀念,我不再看重他們的外表,可以向任何人洪法。這對我所做的其它講真相和洪法的項目也有很大的幫助。

實修

我們都是為法而來,這部法是如此的珍貴。我們怎能不做好?況且我們必須要履行自己救度眾生的誓言,我唯一的願望就是修好自己,我希望我們都能走好自己今後修煉的路。

我意識到,每當我們走對自己的路時,就會體會到修煉是宇宙中最欣慰的一件事。我們能夠通過精進實修和學法而放下我們的各種執著。法可以體現在我們的言行中,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使宇宙眾生敬佩。這是我們真實的修煉狀態,我們可以通過實修實現這一目標。

謝謝師父!

謝謝各位同修!

(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發言稿)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功》〈第三章 修煉心性〉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評「大法的威嚴」〉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