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千學員於紐約聯合廣場慶祝大法日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三日】(明慧記者吳思靜美國紐約報導)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二日上午十點多,紐約聯合廣場上一條中國「龍」上下翻騰,龍頭忽而高高在上,似乎停在雲端中尋找目標,忽而神龍潛遊,龍頭一下子探到了坐在前排的小朋友的面前,逗得他們咯咯直笑。這是第二十四屆世界法輪大法日慶祝節目的開始。

圖1: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二日,上千名法輪功學員匯聚在紐約聯合廣場,慶祝世界法輪大法日。
圖1: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二日,上千名法輪功學員匯聚在紐約聯合廣場,慶祝世界法輪大法日。

圖2:法輪功學員集體煉功
圖2:法輪功學員集體煉功

圖3:天國樂團的演奏震撼人心
圖3:天國樂團的演奏震撼人心

圖4:喜慶的舞龍是每年慶祝活動中的保留節目,深受觀眾歡迎。
圖4:喜慶的舞龍是每年慶祝活動中的保留節目,深受觀眾歡迎。

舞獅舞龍是一年一度法輪大法日慶祝活動中不可或缺的一部份,十幾個年輕法輪功男學員將一條龍舞得如同活起來一樣。今年演出中,他們更是三次不同時間上場,將氣氛推向高潮。另外,幾百人的集體煉功,天國樂團,器樂歌唱表演和舞蹈表演也吸引了大批民眾駐足觀看。法輪功學員們利用這種形式向民眾展示修煉給他們的人生帶來的美好,同時喚起人們對在中國發生的迫害的關注。

圖5:二零一六年世界法輪大法日,紐約州共有一百零二名政要發來賀詞。
圖5:二零一六年世界法輪大法日,紐約州共有一百零二名政要發來賀詞。

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三日,李洪志先生將法輪大法從中國傳出,至今二十四年,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五月十三日這一天也是李洪志先生的生日,所以每年的這個日子被定為「世界法輪大法日」,每年這個日子前後,世界各地的法輪功學員都會來到紐約共同慶祝,今年參加人數創紀錄,達到九千多名。十二日光聯合廣場一地就有一千多名法輪功學員。

今年,紐約州包括聯邦、州議員和各個城市的市長,共一百零二名各級官員發來賀詞、賀信和褒獎慶祝世界法輪大法日。

芬蘭姑娘的「金色國度」

圖6:芬蘭姑娘Anna Kokkonen用音樂揭露迫害,支援中國的法輪功學員。
圖6:芬蘭姑娘Anna Kokkonen用音樂揭露迫害,支援中國的法輪功學員。

上台演出的法輪功學員來自世界各地,自己作曲作詞的三十三歲芬蘭姑娘Anna Kokkonen演唱的歌曲是「金色國度」(Golden Lan),她解釋到,這個題目有兩個意思,一個代表著輝煌的古代中國,一個是當國外法輪功學員為在中國被迫害的同修舉辦燭光守夜時,一點點燭光燃起,連成一片,好像金光一片。她說:「如果我們心連心,我們就能結束迫害。」

幾年前Anna Kokkonen寫下了這首歌,她「想用音樂來讓人們關注在中國發生的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修煉了十年,Anna Kokkonen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法輪功讓自己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她說:「作為音樂人,我以前比較情緒化,性格也不是那麼平和,修煉後,我變得平和了很多。」

在音樂方面,她也有了長足發展,隨著性格的變化,她的演唱風格從有些柔弱變得輕柔中帶著堅忍,嗓音明亮了許多。去年夏天,她唱的一首歌登上了芬蘭電台一週金曲第一名。在過去兩年裏,她的樂隊出了兩張唱片。

正因為有了這些正面的變化,她的父母和丈夫非常支持她修煉和講真相。當她累了時,她的母親會提醒她「去打會兒坐」。Anna Kokkenon說:「他們為我驕傲,因為我向別人講述中國人權的問題,他們覺得這很棒。」

十三歲優秀小提琴手:「做個好修煉人」

圖7:十三歲的小弟子李緣緣已經可以駕馭高難度小提琴曲。
圖7:十三歲的小弟子李緣緣已經可以駕馭高難度小提琴曲。

圖8:三才藝術學院的小弟子的中國古典舞技巧高超。
圖8:三才藝術學院的小弟子的中國古典舞技巧高超。

在演員中不乏極具藝術才華的小弟子,十歲的歌手Serena是其中一位,她那穿透力極強的嗓音讓人驚豔,三才藝術學院(San Cai Academy of Arts)的小舞蹈演員們跳起中國古典舞飄飄欲仙,高難度技巧讓人驚嘆。十三歲的李緣緣以一曲難度極高的《流浪者之歌》震驚四座。

演出後,李緣緣接受了記者採訪,他從出生開始就跟隨父母修煉。作為小弟子,他也同樣要過心性關,他說:「修煉人不要吵架,別人罵我的時候要忍。」

從大法中他學會了不讓玩的慾望控制自己,而是自己合理安排時間。他每個週末每天練習三、四個小時小提琴,週一到週五是一天練習一兩個小時,本應該時間比同學們少,但是他睡眠時間卻比他們多。他說:「我的同學們不少人回家後先玩,再做功課,結果睡得很晚,第二天很累。但是我先做功課和練琴,之後再玩球,總是儘量早睡。」

他也看到了自己的修煉人父母和其他不修煉的父母的不同,他說:「我看到有些別的家長打孩子,對孩子大聲說話,我的父母就不這樣,他們總是保持平和,用正確的方式對待我。」

李緣緣的夢想是去神韻交響樂團當一名小提琴手。他非常肯定地說:「如果我很努力地練習,同時做一個好的修煉人,我就能去神韻。」

紐約音樂人:迫害無法想像

圖9:紐約音樂人Christopher Young認為演出是一個很好的曝光迫害的形式。
圖9:紐約音樂人Christopher Young認為演出是一個很好的曝光迫害的形式。

身著中國傳統服裝的習書君在電子琴伴奏下高歌一曲《打開理智的門》。在二零零九年到二零一零年間,她的優美歌聲在石家莊市的幾個公園裏響起,唱的都是大法弟子作的歌,她因此而被關押一年,先是看守所,後是勞教所,一共一年的時間裏,她受盡了酷刑折磨。現在,在自由的世界裏她再次唱起了法輪大法的歌。

觀眾中有一位搞音樂的美國小伙子Christopher Young,他在樂隊裏演奏鼓、鋼琴和吉他,他聽到主持人介紹歌手在中國的經歷後說:「我十五年前就聽說了法輪功和迫害,(中共)他們想控制人的思想意識。對於我這樣身處美國的人來說,這是無法想像的,因為在美國,我們有各種各樣的文化,之間可以進行自由的交流。我非常反對把人(這樣)抓起來。他們坐在這裏打坐,演奏樂器,唱歌,那麼平和,然後我聽到這樣的一個背後的故事,她被關進洗腦班,被酷刑迫害,逼她放棄信仰。這個演出是一個很好的形式來告訴大家在中國發生的事情。」

國際投資銀行總裁:體驗放鬆一刻

圖10:一家國際投資銀行總裁Iliya Zogovic(左)和該銀行國際部主席Enrique Quemada非常高興在紐約市中心看到法輪功集體煉功。
圖10:一家國際投資銀行總裁Iliya Zogovic(左)和該銀行國際部主席Enrique Quemada非常高興在紐約市中心看到法輪功集體煉功。

在將近七百名法輪功學員在廣場上煉功時,兩位西裝革履的銀行業人士匆匆走過,看到這麼多人煉功,他們面露好奇,停下來專心觀看。

Iliya Zogovic先生是一家國際投資銀行總裁,他說: 「我們剛剛從一個約見回來,出了地鐵,要去下一個約見地點,一下子就看到了他們。我第一眼看到他們時,就覺得很愉快平和,真是太棒了,他們看上去非常放鬆。」

和他一起的是這家銀行的國際部主席Enrique Quemada先生,他不無興奮地說:「我非常喜歡這個在紐約市中心的集會,我覺得這太棒了,這些動作讓人放鬆,他們一起煉功,能量強大。」

他接著說:「在這個瘋狂的城市裏,每個人都在飛奔,我們兩個都在投資銀行工作,屬於始終在奔跑的那類人,但在這裏,我能體驗到放鬆一刻。對比太強烈了! 」

Iliya Zogovic先生加重口氣道:「在紐約太難見到這樣的情景了,更別提在聯合廣場上,這裏的人總是匆匆而行。」他還表示,回去後會上網查詢法輪大法是甚麼。

圖11:Cassia Cline感受到法輪功煉功場的巨大能量。
圖11:Cassia Cline感受到法輪功煉功場的巨大能量。

Cassia Cline女士懷裏抱著一個嬰兒,她站在煉功人群前面看了很久,她說:「他們給人平靜的感覺,我覺得他們代表了和平。」練了六、七年瑜伽的Cline女士說:「我可以感受到能量,很強!所有人看上去都很愉悅,平和,他們在微笑,讓人耳目一新。」

圖12:比利時遊客John要把自己手持法輪功傳單的照片放到個人網頁上,支持法輪功。
圖12:比利時遊客John要把自己手持法輪功傳單的照片放到個人網頁上,支持法輪功。

從比利時來紐約旅行的John,被法輪功學員打坐煉功的場面所吸引,感覺非常的美好。他問身邊一位法輪功學員,是否可以買到打坐學員穿的那種黃色T恤衫。因為當時不可能買到,他就手拿介紹法輪功的傳單,請法輪功學員幫他拍了張照。他說,會把這個照片放到他個人的網頁上,表達對法輪功的支持。

Scott Reebes是公證員,本來今天也是要西裝革履地上班的,但是因故休息,在聯合廣場和法輪功不期而遇。他看到了前面展示著英文「真善忍」三個字的橫幅,表示:「我看到真善忍這三個字,感到好像鬆了一口氣。我很高興看到這麼多人聚集在一起,展示他們所關注的事情,所有人都能從中得益。」

當天觀看法輪功學員慶祝活動的除了西方人,還有中國人。將近七百人的煉功場面讓三位來自大陸的年輕人感到震撼,其中兩位是在紐約上大學的大陸留學生,一位是遊客,當現場的三退義工陳女士向他們解釋「三退」的重要性是「抹去邪黨印跡」時,他們表示已經知道三退的事情,並欣然同意退出共產黨一切組織。另外那名大陸小伙子三退後還坐到了法輪功學員後邊學起了打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