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憶瀋陽學員1998年參加亞洲體育節開幕式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三日】

圖為法輪功學員方隊在禮儀小姐的引領下入場
圖為法輪功學員方隊在禮儀小姐的引領下入場

每當看到珍藏了十幾年的這幾十張大法洪傳時的照片,總是激動不已。昔日大法洪傳的往事歷歷在目,彷彿就發生在昨天。特別是一九九八年八月參加亞洲體育節開幕式的經歷,更是終生難忘。

一九九八年八月,在瀋陽準備舉辦亞洲體育節。體育節由亞洲體育聯合會主辦、瀋陽市政府承辦,旨在推廣、弘揚東方古老而神奇的氣功健身方法。並將於八月二十日上午在瀋陽市人民體育場舉行開幕式。 我們法輪功學員都十分渴望能參加亞洲體育節開幕式,以展示大法的美好。

體育節前幾個月,其它功法都已經得到了大會組委會的邀請函,而我們法輪功一直沒有接到。市輔導站的同修去市體委多次聯繫都沒有結果。因為輔導站的同修都是在職員工,沒有更多時間去市體委聯繫,所以就委託了一位退休的老年學員經常去市體委溝通此事。他們總是說再等一等,或者說是上面定的,他們說了不算。各煉功點的學員看到其它功派都在緊鑼密鼓的彩排,都很著急。當時了解情況的同修心裏十分清楚,表面上是讓不讓法輪功參加,實質上是一場正邪之戰。那時江澤民流氓集團對法輪功的打壓已經秘密的開始了。從一九九七年起,中央政法委書記羅幹利用手中的權力,命令警察在全國進行秘密調查,搜集罪證欲構陷法輪功,企圖尋機取締。直到全國各地公安局調查後均上報反映「尚未發現問題」,秘密調查才告一段落。這些調查沒有找到法輪功的任何問題,當然也找不到任何問題。他們還要求市、區輔導站將成員名單報到市體委備案。我們是修煉「真、善、忍」的,就是要做一個好人、一個更好的人。我們一切都是光明磊落的,就都如實的上報了名單。當時我們已感到有一種無形的壓力。實際上也確實如此:法輪功學員誠實的上報材料成為了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澤民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把柄。顯然它們是早有預謀的。

然而,是否讓我們參加開幕式卻一拖再拖,拖而不決。從中看出,江澤民流氓集團是有意壓制法輪功,所以才遲遲不批准我們參加的。

一、堅持不懈 終得展示機會

一九九八年法輪大法已像春風傳遍大江南北,使億萬人身心受益。雖然瀋陽僅有屈指可數的幾位學員參加過師父在外地的傳法班,可是經過人傳人、心傳心的口耳相傳,數萬人得法。煉功人數滾雪球似的增加,煉功點已有二百多個。

在等待通知這段時間裏,大家並沒有氣餒、沒有抱怨,更沒有放棄。全市同修通過各種渠道向各級相關領導反映法輪功的真實情況,告訴人們法輪功是教人向善的,按照真、善、忍要求去做一個好人,無私的人。

我也和其他同修一樣,去市體委與他們交流,我利用午休時間,敲開市體委一個辦公室的門,正巧遇到一位處長。得知他即將退休且患有嚴重的心臟病,我就跟他介紹說:法輪大法是佛家氣功,有四套動功,一套靜功,非常好。我雖然比你年輕,但我原來是一個老病號,一年得住一兩次院,花萬八千的醫藥費。我有十幾種慢性病,腰都彎了。嚴重時,上下樓得人背。你看我現在渾身一身輕,一天騎車將近幾十公里也不覺得累。他看我現在的樣子,立刻對法輪功認可了。表示也想要了解了解,有機會煉煉。我幾天後就將珍藏的一本《轉法輪》給他送去,他很感動,連連說謝謝!

很多學員不僅向領導反映情況,還自發的去洪揚大法。當時瀋陽六萬多大法學員,很多學員都利用業餘時間到公園、廣場、街頭空地集體煉功、懸掛介紹法輪功的展板、橫幅。每當清晨、傍晚或者休息日,瀋陽市的大街小巷到處都能聽到悠揚的法輪功煉功音樂聲。在各煉功點,學員將自己的切身體會和大法展現的神奇與各界人士交流,因此得法煉功的人絡繹不絕。我保存的市體委領導檢查群眾性體育活動時,在煉功點與法輪功學員的合影就是歷史的見證。

為了迎接亞洲體育節召開,經過市體委批准,法輪功學員們在遼寧工業展覽館廣場舉行了一次萬人晨煉,這也是一次大型弘法活動。學員們還向各區體委弘法。在瀋陽市皇姑區體育場,幾千名皇姑區法輪功學員集體煉功。煉功後皇姑區體委的代表還講了話,法輪功學員代表向體委贈送了《轉法輪》等大法書籍。

遼寧工業展覽館廣場萬人晨煉
遼寧工業展覽館廣場萬人晨煉

通過學員們不懈的向相關各級領導如實的反映情況,和大量的洪法活動,使得當地民眾以及各級相關領導對法輪功普遍有了正面的認識。是法輪功學員的真誠和堅持不懈打動了他們。有些對法輪功有過誤解的領導也轉變了認識,當時有的領導在私下裏說;法輪功這麼大的煉功團體,這麼正,不讓參加也是說不過去的。一些對法輪功有正面認識的領導紛紛幫助法輪功向上級反映情況,為法輪功能夠獲得參加開幕式資格給予了很大的支持。

二、僅僅排練五天 現場效果超乎想像

在師父的加持下,經過學員不懈的努力,在開幕式前五天,我們終於接到了組委會批准法輪功參加開幕式的正式通知並讓法輪功學員參加入場式,組成儀仗隊進行隊列表演。

組委會給了我們一千五百張參加亞洲體育節開幕式的門票。儘管票少,許多學員無法參加,可大家還是很興奮。作為法輪功整體我們終於可以參加這萬人矚目的開幕式了。大家都沒有組織過這麼大型的活動,時間又非常緊,準備時間僅僅五天,每位在場學員都希望盡己所能辦好這次活動,大家想出很多辦法。

我當時想,如果我們就這麼坐在觀禮台上觀看,那也體現不出來我們是法輪功修煉者啊,如果能排成字,那遠處一眼就看出來了。於是我就提議:「我們穿黃、白兩色的服裝,編排成字,這樣觀眾就可以知道我們是法輪功團體。我們既是觀眾又是表演者。」我的提議得到了學員們的一致認可。事後市輔導站的學員說,其實他們一年前就有這樣的想法。那時也是參加一次大型活動,但市體委不允許法輪功打旗、不允許有任何功派標誌,大家留下了很大的遺憾,這一次終於如願以償了,這真是不謀而合啊!那時大家共同的想法就是:我們要把大法的威德、大法的美好用我們參加體育節開幕式的形像展現給世人。

大會組委會要求每個功派買兩個彩色帶有標語的氣球。具體金額我現已記不太清了,只記得一、兩千元。當時大家一致提出不能讓煉功點的學員出這個錢,由我們負責籌備的輔導員自己出。因為師父曾多次對輔導站有過要求,不存錢,不存物,義務為大家服務。於是輔導站的學員們自己湊了點錢,交了上去。

參加入場式準備工作分兩部份進行:一部份組織參加入場式的儀仗隊訓練,另一部份組織觀禮台的1500名法輪功學員座位的編排。那天大家研究到深夜。當時我們大部份學員都要上班,就只能利用早晚的時間進行準備。

第二天早上五點半,我與另一位年輕同修到市體育場進行現場勘查。到那一看,位置不理想,留給法輪功的看台十分窄小,想排下「法輪大法好」五個字有困難。我們商量無論如何也得把「法輪功」三個字排上。於是同修回家後用電腦排版,計算好人數,成功的製作出一張編排有「法輪功」三個字的模板。然後大家把這張模板分開,把「法」字分給鐵西和皇姑區,「輪」字分給沈河區,「功」字分給大東區。一切都是隨機的,大家都主動的去做該做的工作。

集訓說起來容易,做起來並不簡單。以滑翔煉功點為主,由鐵西區和平和的部份學員組成了方隊。他們當中有年過花甲的師級幹部,還有當年雙側股骨頭壞死、如今跑跳自如的中年人劉菊仙。絕大多數人,沒受過訓練。在幾位轉業幹部帶領下,利用早晚休息時間,揮汗如雨堅持訓練。大家沒感覺到苦,也沒感覺到累,就是感覺時間不夠用。服裝也是臨時趕製的。

開幕式前一天早上,全市參加開幕式的學員在省體育館集合,進行編字「彩排」。由於時間緊,大家還要趕著去上班。連高矮個都沒排,只能是根據大家臨時排好的隊,把同修買來的黃、白兩色T恤和帽子發給了學員(事後收了衣服錢)。

排練結束後,我們幾個人在體育館東門外研究排字效果。指揮的學員說,站在台階上看「法輪功」三個字並不明顯。一聽這話,我說:「能不能每個人手裏拿一個翻板,這樣面積就變大了,字體就明顯了。」有人擔心只有一天時間,怕做不完。但我還是堅持認為能行,沒問題。我的建議得到了一位臨時加入籌劃的年輕女學員的支持,她說:「我去準備!我去買紙,買膠棒,一天肯定做成。」我說:「那我出錢!」她說:「這點錢,不用你,我出!」這樣得到了市輔導站的認可。還有學員主動提供了紙板。當天晚上我去那位年輕女學員家,一看,二百九十個紅、藍兩色的翻板已經都做好了!還有幾張備份的。她歡喜的拿著剩下紙條做的兩束彩帶向我揮舞說:「你看,這是給指揮做的。」此情此景,我被感動的熱淚盈眶,她那無私的付出、辛勤的努力深深地打動了我。

開幕式當天,上午九時開幕式正式開始。二十五個功法代表隊入場,並進行了功法表演。由六十八名穿著金黃色的煉功服的大法學員組成的方隊,在四名法輪功旗手先導下,邁著堅實而又輕盈的步伐經過大會主席台。在眾多的功派代表隊中法輪功的方隊格外引人注目。他們表演了舒緩優美的動功。退場後回到看台上,又接著表演了靜功。

開幕式上,無論是學員代表方隊還是看台的學員排字方隊,都表現出修煉人特有的風采。僅有短短的五天時間,超過其它功派幾個月的預先準備和排練效果。

入場式中的法輪功學員方隊
入場式中的法輪功學員方隊

入場式中的法輪功學員方隊
入場式中的法輪功學員方隊

入場式中的法輪功學員方隊
入場式中的法輪功學員方隊

法輪功學員在看台展示法輪功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
法輪功學員在看台展示法輪功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

三、小看台展現法輪功的風采

一九九八年八月二十日,對於我們參加開幕式的大法學員來說是一個不平常的日子。為了更穩妥,保證排字效果,早上五點多鐘我們就穿戴整齊在體育場東門集合,等待入場。七點半入場後,學員們按黃、白兩色衣服排好的隊型找到自己相應的位置坐下,並把紅、藍兩色的翻板發給了穿黃色服裝的學員,由於沒有排練,大家個子高矮不一,字面顯示不整齊。問題發現後,同修們主動配合,趕緊自覺的調整,個高的縮一縮,個矮的伸一伸,將翻板字面排放整齊。在前面負責指揮的學員沒有經驗,也沒有擴音設備,有的學員就毛遂自薦去協助指揮。因為我有工作人員證,可以自由上下樓,我就進到場地中央去看效果。在陽光下,「法輪功」三個大字顯得格外奪目、金光閃閃,紅、藍兩色變化威嚴壯觀,而且紅藍兩色的翻板在黃色衣服的襯托下,從遠處看字體出現了立體效果。我當時感到很吃驚,翻板一次都沒有排練過,動作竟然這麼一致。我心裏特別激動,眼淚都流了出來,大法真是無所不能啊!我們學法小組的一個女學員對我說,她一進到會場就有一種莫名的感動,感到能量場非常強。

大家頂著炎炎烈日,在水泥台階上坐了六個多小時,沒有隨意走動,沒有大聲喧嘩,更沒有一絲抱怨,有的只是大法弟子的平和與堅忍。特別值得一說的是方隊的學員,他們迎著似火的驕陽,沒有任何遮陽的東西,就連帽子也沒有。回憶當時的情景,他們說:「那天並沒感到怎麼熱,一想到師父在濟南講法時講的扇子的事,就不熱了。大家一心就想怎麼做好。」

臨近閉幕時,主席台上只剩下少數人觀禮,其他功派的場地上更是空空如也。退場式時僅剩下法輪功一支隊伍,學員們依然步伐矯健的經過主席台。學員超常的表現,感動了組委會的領導,組委會將唯一的一個「精神文明獎」授予了法輪功(由於某種原因沒有舉行頒獎儀式)。

閉幕式結束後,組委會的主要負責人特意到我們場地表示感謝,感謝法輪功學員一直堅持到最後,感謝我們對大會的支持。這也是法輪功在國內唯一一次以法輪功團體名義參加政府組織的各功派大型活動。多家媒體記者到法輪功看台前拍照、採訪。一位八十多歲的老年女學員回憶說:「當時別的功派的人都很羨慕我們,說:你看人家法輪功心多麼齊,那地上連一片紙也沒有。」是啊,學員們把垃圾全都帶走,寸紙不留。

退場時學員們互相謙讓,讓靠門近的學員先走,非常有秩序的退出會場。沒有一人搶著先走,沒有人告訴你做甚麼,也沒有人告訴你不做甚麼,大家都知道該怎麼做。這是在法中修煉出的祥和、純淨和慈悲。

會後,由於散場人多車少,我們大家就步行回家。我們邊走邊聊,談開幕式感受,談修煉體會,不知不覺走了二十多里路不覺得累。那時我的感覺就是高興,高興得到世界上最寶貴的大法;高興我們今天在萬人面前成功的弘揚了大法。

我還清楚的記得,亞洲體育節期間大會組委會出了一本彩色特刊,封面封底全都採用法輪功集體煉功場景的圖片,中間還採用了幾張煉功點的學法、煉功照片。這個特刊十多塊錢一本,當時要求各功派都買,我買了十本,後來弘揚大法都送人了,一本也沒留。現在看來,那是多麼珍貴的歷史資料啊!

瀋陽體委的領導向國家體育總局局長彙報後,局長說:「法輪功在瀋陽的發展是健康的。」市體委的領導回來後,高興地說:我們沾了你們的光!

法輪功學員在看台上排列出「法輪功」三個大字
法輪功學員在看台上排列出「法輪功」三個大字

法輪功學員在看台上排出「法輪功」三個大字
法輪功學員在看台上排出「法輪功」三個大字

法輪功學員在看台上排列出「法輪功」三個大字
法輪功學員在看台上排列出「法輪功」三個大字

四、風貌卓然 獲媒體盛讚

亞洲體育節後,多家媒體進行了相關報導。《中國青年報》於8月28日刊載《生命的節日》一文,報導瀋陽亞洲體育節開幕式情況,全文1200餘字,其中盛讚法輪功的篇幅達400餘字,同時還配發兩幅法輪功學員參加開幕式的壓題照片。報導中講述了法輪功學員們多種難治之症經修煉痊癒及道德回升的情況。文中寫道:

「64歲的陳桂華是瀋陽音樂學院的退休教師,她過去患冠心病、高血壓等多種老年病。經煉功強健了身體。她的病癒吸引了50多名人,連音樂學院很有名望的老院長丁鳴,也堅持每日參加晨煉。尤其感人的是,陳教授工資600元並不富裕,卻每年資助東工特困生程輝1760元,並連簽了三年協議,需付出5000多元。」

現在陳桂華教授已經八十多歲了,儘管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可她依然兌現了她的約定,將程輝資助到大學畢業。現在程輝在英國定居,有了自己的事業、家庭和孩子。每逢節日,都會打電話來問候陳教授,陳桂華教授的故事感動了周圍知情的人。

1998年8月28日《中國青年報》關於瀋陽亞洲體育節開幕式的報導版面
1998年8月28日《中國青年報》關於瀋陽亞洲體育節開幕式的報導版面

五、師父連說三個「真好!」

師父雖然沒有來過瀋陽講法,卻一直十分關心瀋陽的大法弟子,經常了解瀋陽學員修煉情況。

當學員把我們在亞洲體育節開幕式上的彩色照片帶到海外,師父看到照片非常高興。看了第一張師父說:「真好!」看了第二張說:「真好!」師父臉上洋溢著滿意的笑容。緊接著看第三張,師父還是說:「真好!」一連說了三個「真好!」

「真好!」看似簡單的兩個字,包含了師父對瀋陽大法弟子的多少肯定和多少期待啊!我們深知,我們的智慧源自師父,源自大法。請師父放心,我們一定精進如初,學好法、實修自己,讓更多的世人了解大法的真相,救度更多的眾生,兌現史前誓約。

師父,瀋陽大法弟子一定會在修煉這條路上走得更加穩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