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之善 萬世之鑑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六日】一九九九年的四月二十五日,已經過去十七年了。這一天因為法輪功學員的萬人大上訪,已被載入史冊。十七年後回頭看,萬人上訪之大善,必將流芳千古。

大善之舉

萬人大上訪的起因再簡單不過。因為中共科痞何祚庥在天津一家刊物誣陷法輪功,法輪功學員去說明情況時,遭到武警毒打與綁架。當法輪功學員去天津市政府反映情況時,得到的答覆是:「我們這裏沒有許可權解決問題,你們如果想解決問題,那就去中南海。」並說,北京公安部介入這個事件,「你們去北京吧,去北京才能解決問題。」天津官員答覆的時間是一九九九年的四月二十四日凌晨一點多鐘。在這種情況下,法輪功學員才決定去中南海附近的國務院信訪辦公室反映情況。

法輪功學員要去信訪辦反映情況的消息被迅速傳遞開來。因為很長一段時間以來,許多地方法輪功學員的正常修煉受到當地政府的騷擾和阻攔。去信訪辦反映情況,從而解決干擾法輪功修煉的問題,成了去信訪辦反映情況的法輪功學員的初衷與期盼。

去信訪辦反映法輪功的真實情況,只有這一個訊息而已。聽到消息的人,不管是甚麼職業,身在何處,有甚麼個人的困難,當聽到這樣的消息的時候,他們義無反顧的去了。因為他們是法輪功修煉者,他們最清楚法輪功是甚麼。其實即使是有人組織,如果不想去,誰又能組織得了呢?哪個法輪功學員去北京的車費是別人給拿的呢?法輪功修煉者們三三倆倆,有的是結伴而來,有的是孤身前往,他們從四面八方向信訪辦彙集而來。四月二十五日,到信訪辦反映情況的法輪功學員有一萬多人。

一萬多人,只為向政府說明情況,沒有一點其它的奢求,只是為了要回自己做好人的權利。他們無私無畏,心胸坦蕩,沒有顧慮。他們沒有標語,沒有口號,只是按照警察的要求在中南海的圍牆外靜靜佇立。如此的和平,如此的理性,這樣的一群人,堪與世界上任何一個優秀民族所具備的優良品質媲美。

這是一群怎樣的人群啊!大家知道,軍隊、警察的紀律要求是非常嚴格的,可這裏面有現役的軍人與警察。他們中有中科院的,有教授、有博士生、研究生、大學生,還有其它行業的知識分子。這是一群無知的人嗎?用迷信給他們戴帽子能說得過去嗎?中央部委的人中也有人來。在平常人看來,這些人的地位遠遠高於普通百姓,可是他們與天南海北的法輪功學員站在了一起。他們中有年邁的老人,有樸素的農民,有抱著孩子的婦女,有身懷六甲的孕婦……

一天的時間極其短暫,然而這一天內,信訪辦外站著的這些法輪功學員所表現的高境界的行為,在中國近代史上沒有過。為了少去廁所,他們儘量少喝水,少吃飯;為了不干擾他人的正常生活,他們連盲道都讓了出來;他們不抽煙,可警察丟的煙頭都被他們撿起。有警察在他們走後,指著潔淨的地面說:你們看,甚麼是德,這就是,這就是德!有看到這一景象的北京市民說:中國有希望!

首惡的夢囈

有好人就有壞人。當法輪功學員平和的反映情況時,下午三點多鐘,江澤民坐著防彈車在中南海周圍神秘地轉了一圈後,又神秘地回去了。

通常來說,無論是誰,看到這麼一群高素質的人能不有點好的想法嗎?然而有的人卻不是這樣。這中共的頭目江澤民天生的小肚雞腸,心眼十分狹小,妒嫉心極強。特別是沒有容人之心,見不得人好。好人表現的越好,他就越難受。就在這一天夜裏,他寫了一封「給政治局常委及其他有關領導同志的信」。江在信中說:「這次事件,是1989年那場政治風波以來在中南海地區發生的群體性事件中人數最多的一次」,「必須堅持用正確的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教育廣大幹部群眾。難道我們共產黨人所具有的馬克思主義理論,所信奉的唯物論、無神論,還戰勝不了法輪功所宣揚的那一套東西嗎?」

江澤民在信中把他個人的思想暴露無遺。他是踏著一九八九年六四學生的鮮血爬到中共頭目的座椅的。他上台以來提的口號就是「把一切不穩定因素消滅在萌芽狀態」。他把自己的權位看的超過一切,唯恐社會上有一絲一毫的風吹草動。江澤民的小人之心更見不得一點有獨立想法的人。而這樣一群人,在堅持自己的立場上表現出了極強的獨立性。他們不像中共的黨徒,見了上級就非常的卑微和順從。他們有自己的思想,有自己的堅守。這樣的人本來對社會來講是最讓人放心的,一群高素質的人不正是社會穩定的基石嗎?

江澤民所說的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唯物論、無神論是甚麼東西?恐怕連他自己都說不清。中共所宣揚的甚麼「三觀」及無神論,人們接受不接受那是他們自己的選擇。就江澤民來講,他真的是無神論者?一九九八年長江流域的大洪水,他為保自己的所謂龍脈,全然不顧當時的水勢,拒絕啟用分洪區洩洪,人為的造成大的災難。害怕自己被鎮,他都不敢到鎮江。他所說的共產黨的這套東西,連他自己都不信。可是他卻要拿來對付老百姓,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江澤民將這封信命名為「一個新的信號」,被他收錄在自己的所謂文選裏。這封信雖不長,但卻十分陰毒,直接表明了他準備用路線鬥爭的方式對法輪功展開迫害。隨後十幾年的歷史表明,江澤民確實是在利用中共的這套機制對法輪功進行了異常殘酷的迫害。

萬世之鑑

四二五事件的和平解決,開創了老百姓通過和平理性的方式,與政府通過對話解決矛盾的先例。國際媒體對此給予了高度評價。一位在美國從事科學研究的華人對此評論道:「中國這個民族是一個順民、暴民的民族,他不當順民就當暴民。在中國歷史上沒有和平解決問題的,沒有非暴力運動解決問題的事情。所以說事實上這一天的行動已經證明了,中國人是願意走非暴力的道路的。事實上法輪功已經改變了中國的民族性。」

這個評價名符其實。對中共頭目江澤民而言,他喜歡看到的是順民,而怕見到的是暴民。儘管中國的憲法上寫著中國人有這樣那樣的自由和權利,而實際上這些權利或自由都在中共的掌控中,說剝奪就剝奪了。而這次法輪功學員所表現出來的風貌,讓江澤民極為膽怯。法輪功學員面對強權不低頭,是不願當順民的表現。他們面對暴力不以暴易暴,又是他們不當暴民的表現。他們只是在為自己的權利而堅守,而堅守的又是為了做好人的權利。儘管這是他們最基本的訴求,也是對社會對他人都有百利而無一害的訴求,而且採用的又是最和平的手段,可是因為他們沒有表現出順民的卑微和溫順,完全有著自己的思想操守,這就使得江澤民異常的妒嫉和仇恨。

江澤民擁有黨政軍最高大權。據海外媒體報導,四二五當天,他就布置了武警準備武力鎮壓法輪功學員。污衊法輪功的何祚庥在便衣的保護下也到了現場,但是法輪功學員沒有一人與他理論,更甭提衝突了。有些假扮法輪功學員的便衣試圖煽動大家喊口號,但是法輪功學員沒有理會他們。江澤民、羅幹等人實在找不到使用暴力的藉口。法輪功學員的表現超出了江澤民對付百姓非順即暴的維穩理念。他的恐懼就是他認為的至高無上的馬克思主義理論在這群人面前完全失效了。

用暴力、欺騙、無神論等學說所澆灌起來的中共黨徒,面對堅持真、善、忍的民眾,真的膽怯了。因為中共那一套專政的理論在這些法輪功學員身上根本找不到著力點。江澤民最根本的膽怯就在這裏。這也是中共不惜一切代價要將法輪功徹底除掉的根本原因。

在面對強加的不公時,法輪功學員的堅忍、坦蕩、平和,完整的體現了出來。在隨後十七年的迫害過程中,在面對和平申訴得不到公正處理的時候,在面對血腥屠殺時,在向民眾講述法輪功真相時,他們一如既往的表現出了大善大忍的胸懷。

法輪功學員十七年前在這一天的所作所為,給後世的法輪功學員,包括世人都留下了永遠的參照。在面對強權對大法的干擾時,法輪功學員是需要站出來的。哪怕就是一句話不說,就那麼靜靜的一站,他們就展現了真相。

十七年來,海外法輪功學員在中共駐外的使領館門前,向民眾展示與講真相時,繼承的就是這種形式和傳統。在法輪功學員與世人的口耳相傳中,四二五已經成為了和平理性的象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