屢遭騷擾威脅 山東省招遠市陳蓮英含冤離世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二日】(明慧網通訊員山東報導)山東招遠市法輪功學員陳蓮英,因依法控告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首惡江澤民,遭招遠市泉山派出所多次騷擾、恐嚇。多年的迫害,尤其二零零九年至二零一四年在濟南監獄遭受五年冤獄迫害的陰影,使這位老人身心受到很大傷害,在派出所,出現憋氣、說不上話的病狀,回家後不到一個月,於四月一日含冤去世。

陳蓮英,女,今年七十一歲,是招遠市泉山街道辦南關東村的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五年六月初,她向最高檢察院郵寄了控告江澤民的刑事控告狀,幾天後,收到了妥收的信息。

今年年前,招遠市泉山派出所的幾個警察,在南關東村委負責人的帶領下,闖進陳蓮英的家中,逼問陳蓮英有關寫訴狀的相關問題,最後,又逼她在一張表格上簽名、按手印,並威脅如不簽名就抓走拘留。迫於壓力,陳蓮英違心的簽了名字。事後,她非常的後悔和難過。

誰知,今年剛過年沒有幾天,泉山派出所七、八個警察又突然闖入陳蓮英的家中,要抓她到派出所,謊稱去詢問幾個問題,實質是要拘留她。因年前公安內部就傳出消息,招遠市610給全市各個派出所下達了抓捕參與訴江的法輪功學員的「指標」。陳蓮英就是所屬派出所的一個「指標」。因陳蓮英一個人獨住,面對無理闖入家中的多個警察,她不配合他們的要求,拒絕去派出所,並和他們講道理。時間不長,陳蓮英的兒子、兒媳和鄰居們都聞訊趕到,在眾目睽睽之下,警察們也感到心虛理虧,無法帶走陳蓮英,小聲威脅陳蓮英的兒子幾句,就走了。

警察們走後,陳蓮英的兒子「勸」媽媽第二天去派出所一趟,說警察已經講了,去了甚麼事也不會有,不去,可能要拘留。陳蓮英不願再叫孩子們擔驚受怕了,第二天,在兒子的陪同下,去了泉山派出所。去後時間不長,陳蓮英就出現了憋氣、說不上話的病狀。派出所見此,怕承擔責任,就讓陳蓮英回家了。回家後,陳蓮英的身體一直不好,僅一個多月的時間,就去世了。

從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大法以來,陳蓮英因堅持對大法的信仰,曾被非法抓捕八次,受到了非人的折磨。第一次上北京為大法上訪,回來後被非法關在泉山派出所。十多個人被關在一個小屋裏,男女都有,吃、喝、撒都在裏面,他們絕食抗議,九天以後,放回家。回家後,招遠市六一零的惡警和村裏負責人串通好,無理的剝奪了陳蓮英應享有的村民的福利權利,不給她和老伴白麵,還把她家的電器都搶走了。

第二次,因陳蓮英給了一個便衣警察一份真相資料,被綁架到了洗腦班迫害,後被拉到了看守所被非法關押八個月。再後來,又被洗腦班前後非法關押了五次,每次被非法抓捕後都是嚴刑逼供,戴著手銬、腳鐐,不讓睡覺,拳打腳踢,辱罵不停。

二零零九年,陳蓮英因發大法資料又一次被綁架,被非法判刑五年,在濟南的監獄裏受到非人的待遇:兩個警察整天看著她,不讓出屋,不讓向外看,強制她打針、吃藥,最後導致她精神恍惚,大便不通,失去了理智。即使這樣,獄警也不放他回家,折磨了五年,到期後,才讓她回家了。

就是這樣一個老實巴交的農村婦女,就因為煉了法輪功身體好了,在這十多年的時間裏,沒過上一天安穩的日子,她把自己受迫害的事實如實的反映給政府的執法機關,履行一個公民的權利,卻被派出所的警察多次的騷擾迫害,以致失去了生命。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6/4/22/屢遭騷擾威脅-山東省招遠市陳蓮英含冤離世-3269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