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幫助同修中向內找、實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四月十四日】我今年六十歲,是二零零五年五月九日走進大法修煉的。二零零三年我患乳腺癌做了手術,回家後全身無力,精神壓力非常大。我妹妹是學法輪大法的,我讓她煉功我看看,她煉完第一套功法,我就說:我從今天開始也學大法。我那麼嚴重的病醫院判死刑的病,不到半個月病狀全部消失。我無病一身輕,騎自行車就像有人推一樣。

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我非常感激大法感激師尊。儘管我當時是新學員,我馬上投入到證實法、救度眾生中來。我剛學法兩個月後,我就參加了資料點做《九評》,後來我獨立做真相資料與大法書。

一、同修的事就是我的事

我地區有一位女同修A,在勞教所裏堅持修煉,看到邪惡之徒把同修吊起來上酷刑,她衝上去制止邪惡,被吊起來,直至生命垂危。勞教所怕她死在勞教所,就把她送回了家。她的身體一直沒有好轉,我見到她時,她不能行走,四肢僵硬,坐在那裏,緊握拳頭,頭抬不起來,不會說話,吃飯都張不開嘴,不停的哭,很痛苦的樣子。我看到她這樣,我好心疼,她這裏太需要同修幫助了。

從那以後,我天天去A同修家陪她學法。十幾天過去了,有一天我去A同修家路上,對面來一個摩托車,攆著撞我,把我撞倒,摩托車司機讓我去醫院看看,我說:「沒事,你走吧。」我從地上爬起來,騎上自行車直奔同修家。沒過幾天,干擾又來了,我睡覺不能躺著,一躺著床就轉,轉的直噁心。我就坐起來煉第五套功法,煉完了,還不能躺著,躺著床還轉,我又煉一遍第五套功法,這回能躺著了。第二天我不能下樓,走路東倒西歪,全身無力,上自行車車子就要倒,我請師尊加持,誰也擋不住我,破除一切邪惡干擾。我到A同修家,一點力氣都沒有了。就這樣我堅持到A同修家學法,兩天後好了,這樣的干擾出現多次。

我經常去A同修家,有些常人不理解,我心裏很坦然,我是大法弟子,用大法的標準要求自己,不管別人怎麼想,都不能影響我幫助同修。一天我推A同修出去講真相,女同修家的一個鄰居警察問我:你天天推她出去,回來這麼晚,你在她家住啊,我告訴他我不在她家住。甚至有的同修也不理解,我都用實際行動告訴他們。幾年過去了,所有的人都用敬佩的眼光看著我。

我的生活非常困難,我一個月只有一千多元錢的退休工資,維持兒子、孫子我們三個人的生活,還有外債。有一次同修給我找一份工作,我真想緩解一下我生活的困境,把外債先還了,可是不行,我不能放棄同修,我是大法弟子,就應該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事。

二、推著同修講真相

師父安排的三件事都得做,我怎麼辦?不能總陪同修學法呀,還得救人哪,我決定推同修出去講真相救人。就在我準備出去講真相那幾天,女同修看著真相手機就點頭「啊」,我說,你啊啊甚麼?她還看著真相手機點頭,「啊」。我說,你要用手機講真相?她直點頭。我非常驚訝,她要講真相,我看出她心裏特別高興,那好,那我就推你出去講真相救人。

從那天開始我就天天推她出去打語音電話,面對面講真相,頭幾天我推A同修出去講真相,心裏很犯難,生怕見到熟人丟面子。就推同修走小道,越怕遇到熟人越能遇到,不巧遇到我的同學妻子,我跟她打招呼,她瞅都沒瞅我,領著她的孫子就走了,我的自尊受到很大的傷害,一想到我是大法弟子,我是宇宙中最偉大的生命,救人是最神聖的事,我為甚麼要顧及常人對我的態度呢?這是甚麼心?愛面子的心,我一定要去掉它。

有一天我遇到一位有緣人,給他講真相,他說:「你知道我是誰嗎?」我說:「不管你是誰,都得保平安,你把黨、團、隊退了吧。」他說:「我是公安局局長,退休了。」我說:「你都退休了,還要那個黨幹啥。」我當時沒有怕。這時過來一個人,問我:「嫂子,你幹啥呢?」那位退休局長說我在做好人好事呢。

從推A同修出去講真相打語音電話以來,A同修的精神狀態一天比一天好,身體也一天比一天好,學法也入心了,也不哭了,我們天天學法,學完法,我就推A同修出去打語音電話,講真相,颳風下雨不耽誤,不推她出去打語音電話,她都不幹。

三、過好心性關

A同修的丈夫也是修煉人,一天我們學完法,男同修說一些很刺激我的話。他就指他妻子同修說,她就看別人盤腿時間長,她就盤腿時間長。聽到這兒,我就起心來,因為本來我盤腿就不行,我就很自卑,他這麼一說,我強忍住我的感情;他又說某某同修那麼好看,那麼乾淨都不嫌棄A同修等等。這一下把我給氣壞了,我這麼長時間給A同修洗頭,洗腳,剪指甲,她那麼大的味我都不嫌棄她,他反而這麼說我,我哭著離開她家。A同修大聲的「啊」了一聲,我知道,她不讓我走,我心裏說:我不能不走。我到河邊哭了兩個小時,那時我心裏全是埋怨。

我回到家,有位協調同修來我家,我把發生的事說了一遍,同修幫我向內找,是不是你有求回報的心,我說沒有,我為A同修付出多少我都願意。這時腦子裏反覆出現一句話:一個常人都不如,一個常人都不如。師父在《轉法輪》裏講「因為度人是不講條件、不講代價、不計報酬、也不計名的」[1]。我向內找自己:你沒有求回報的心,為甚麼要委屈呢?以往我沒有覺察到隱藏很深的求回報的心暴露出來了,這不是人的私心嗎?這個心不得去掉嗎?那麼他笑話我盤腿不行,那不說明我有求名的心嗎?這符合大法嗎?那也得去掉。

二零一五年二月份,看到A同修病業假相加重,連我都不認識了,手腳都腫了,喘的很厲害,我就陪A同修學法,發正念。男同修說我:「你不來還嫌你不來,你來我還怕她依賴你。」他還叨叨咕咕,怨他兒子不來伺候他媽,想管他兒子要錢。我說:「不能管他們要錢,你要不來錢,還惹他們生氣。」第二天我去A同修家,男同修又說,他妻子同修昨天晚上差點過去,兒子胃穿孔手術,就是我昨天說的,我沒往心裏去。我還問他:「你管你兒子要錢了嗎?」他說沒要。我心裏暗自替他高興,絲毫沒有在意他對我的冤枉。

我對A同修病業假相很著急,我到外地找B同修,B同修來我家住了二十來天,我倆天天到A同修家陪她學法,學法之前背三遍論語,我們每天學《轉法輪》三至五講,病業同修明顯好轉,手腳浮腫全消,也不喘了,能知道看法了,甚至讓她躺著聽法她都不幹。

通過學法,男同修心性提高很快,知道向內找了,有時也暴露他負面的思維。一天他說,咱們這場不正,A尿路堵塞了,怨B同修不給他妻子發正念,我說,你怎麼這麼說話呀,男同修說:「你別說話,我不願聽你說話。」我生氣就要走,男同修又說:「你再別來了。」我說我願意來呀,我心想:為她付出這麼多,A同修變化那麼大,他還這麼怨我,他真是好歹不知。這時我想起師父的法,我不去想他了,我找我自己,我為甚麼生氣呀?那不是一顆不平衡的心嗎?那不是一顆為私為我的心嗎?我要放下一切人心,我剛到家一會,男同修給我打電話道歉說:「我錯了,我好歹不知。」真為他高興,沒想到他能提高的這麼快,這是大法改變了他。

今後我一定多學法,堅定實修,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