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退得福報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四月十四日】

一、三退後升副局長

我有一個同事,由於不方便透露真實姓名就叫他小S吧,他是衛生防疫站的副站長,副科級。《九評》剛發表時,我去給他送《九評》,順便勸三退。他很客氣很熱情,寒暄過後我就說明來意,講了邪黨如何邪惡,歷次運動迫害死中國人八千萬,迫害法輪大法,製造天安門自焚偽案,天要滅它。入過黨、團、隊的人都打上了印記,必須退出邪黨才能保平安才能有未來。

誰知他聽我這一說,神情有些異常,不太高興,並說:「您曾當過書記,怎麼還宣傳這個。」我很嚴肅的對他說:「因為咱倆的關係不錯,我才給你講這些真東西,讓你有未來。我這裏有一張光盤你先看看,看後再作決定。」他很不情願又無奈的說:「那就先放這吧。」等我走的時候,他都沒送到樓下,和剛見面時態度截然兩樣。

過了大概一年,我在縣城碰到了小S,他很高興的喊:「劉老兄,您好,快跟我吃飯去吧!」我就問怎麼回事。他說:「我看了您給我的《九評》光盤得福報了,看完後我很相信,我就按照光盤上的要求給發出去了,也按照上面的要求,在一個硬紙板上寫了退黨聲明,掛在樹枝上了。真得福報了,縣裏缺一個副局長,全縣二十五個醫院院長,就把我選上了。今晚在大公園飯莊為我升副局請客,您也一塊去吧!」

我說:「祝賀你高升!今後一定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吃飯就不去了,你把化名告訴我,我給你在大紀元網站上給你登記一下吧!」他答應了。

二、「不是改名字的作用,是三退得福報了」

村裏一家娶兒媳婦,席間我碰到一個鄰村的人,四十多歲,坐在我旁邊說:「大叔您說人的名字怎麼這麼管用?」我問他怎麼回事,他說:「自從去年您給我的名字上加了個字兒,我幹甚麼甚麼順,心想事成。」這時我才想起怎麼回事。

二零零五年春,二弟家蓋廂房,一天下午我就去了二弟家給蓋房子的農民工講真相、勸三退。除了兩個甚麼都沒入過的,基本都退了。這時從房後過來一個扔泥的小伙子到前面來喝水,大夥都跟他開玩笑,有一個人說:「您給他退了吧,他當過兵,入過黨。」馬上就有幾個人都這麼說。這個小伙子就是在酒席上和我說話的那個人。

當時我記得他甚麼也不怕,高聲說:「我當過兵,入過黨,您別看我是黨員,我最恨共產黨,共產黨貪污腐敗,大官大貪,小官小貪,不管老百姓死活,您給我退了吧。」我原來想他是黨員還得細緻的說說才能退,誰知他很乾脆的表明了態度。我走到他跟前說:「你叫甚麼名字?」這時幾個民工都一齊說:「他叫張富。」我說:「你名字後面加一個字,就叫張富有,給你退了吧?」他答應了。很多人當時就叫他張富有,這個叫完那個叫,弄得滿院都是大笑聲,以後別人都叫他張富有了。

打那兒以後,他幹啥啥順,心想事成。所以他今天才問我名字為甚麼這麼管事兒。我告訴他:「名字管事兒,但管不了多大事。你幹甚麼甚麼順,心想事成不是名字的原因,是你明白真相,退出了黨、團、隊,抹去了邪黨的印記,解除了對邪黨發過的誓言,有正神保護你,你是未來的人,眾神幫你,你就得福報了。」他恍然大悟:「原來這麼回事,我明白了。」

二零零六年秋後的一天下午,我騎電動車路過他們村,他正在大街的馬路上曬玉米,一條大街,從東到西三百多米,全是他的玉米,他向我走來對我說:「您看這玉米都是我的。」並用兩個手指交叉成十字說:「十萬斤,每斤一元就是十萬塊!」我說:「祝賀你發財,你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說:「我現在就經常念,您給我的光盤我也經常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