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法輪功 赤峰市原政法委書記孟繁有遭惡報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二月三日】(明慧網通訊員內蒙古報導)孟繁有,內蒙古赤峰市原政法委書記,二零零六年任赤峰市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二零一一年卸任,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三日被抓被查。

表面上看孟繁有是涉嫌嚴重違紀被抓,實質上是因為他長期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惡果。二零零六年到二零一六年這十年的時間裏,前五年孟繁有都做了些甚麼?翻開歷史看看他犯下的罪惡,這樣就不難知道他為甚麼卸任五年後,仍沒有逃過應有的懲罰。

一、孟繁有與徐國元同謀迫害法輪功學員

孟繁有,男,一九五三年出生,曾任赤峰巴林右旗旗委書記。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以後,孟繁有主動參與迫害,二零零四年,在巴林右旗批示同意邀請誹謗大法的文藝團體在當地演出,以此毒害民眾,煽動民眾仇恨法輪功。

知情人反映,孟繁有的後台是前赤峰市委書記徐國元,孟繁有仗著徐國元的權勢,從旗縣調入赤峰市,並且擔任要職,在政法委系統開始了他最不光彩的五年任職時間。

孟繁有的後台徐國元於二零零零年三月,任赤峰市委副書記、市長,分管政法,為仕途升遷,徐國元跟著江澤民為首的中共惡黨迫害法輪功學員,迫害致死法輪功學員數十人;數百人被關入監牢;為抹黑大法,不惜殺人害命,殺害法輪功學員秦鳳珍的丈夫趙合。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徐國元被雙規,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一日內蒙古包頭市中級法院判處徐國元死刑,緩期兩年執行。

孟繁有的政治生涯中與徐國元這樣罪惡深重的人有著密切的關係,可想而知,他的人品也是惡劣的。徐國元任赤峰市委副書記、市長、分管政法時,他們彼此利用職權之便,在赤峰市政法委系統密謀策劃,幕後指揮,暗中操控,致使赤峰地區有眾多的善良民眾遭受牢獄之災、家破人散的苦痛。

二、緊隨周永康大面積抓捕法輪功學員,以至有的家破人亡

孟繁有於二零零六年到二零一一年在赤峰市政法委任職期間,正趕上邪黨舉辦奧運和準備「六十大慶」,在邪黨所謂的維穩以及粉飾太平的招搖中,孟繁有死心塌地的實施原邪黨政法委書記周永康的政策,在二零零八年「奧運」前以及二零零九「十月一日」前夕,赤峰市及各旗縣發生眾多大規模的綁架案,多人被非法判刑、勞教,有的被致殘、有的被折磨的精神失常,有的被迫害離世。如內蒙古赤峰市松山區七十七歲老人鄒瑞環一家堅持修煉法輪大法,按照「真、善、忍」的準則做人, 一家九口人沒有不被當局人員非法抓捕過的,鄒瑞環與丈夫及七個孩子輪番被綁架入獄,少則遭非法拘留數天,多則被非法勞教、判刑幾年,丈夫趙殿賓兩次被酷刑迫害、非法拘留,於二零零七年三月含冤離世。

二零零九年惡黨在準備「十月一日」所謂的「六十年大慶」時,再次隨意抓捕老百姓。孟繁有緊跟邪黨走,在全市政法委系統下達邪惡計劃,製造恐怖氣氛,以至翁牛特旗、元寶山區等旗縣發生多起綁架案。赤峰市紅山區警察為湊人數,開始抓捕善良的大法弟子。

鄒瑞環老人的女兒趙淑蘭在元寶山區看守所遭受酷刑折磨,元寶山看守所白傑(音)給趙淑蘭上大刑,打嘴巴,逼迫趙淑蘭違心的說大法不好。白傑踢踹趙淑蘭,致使趙淑蘭的臉部撞在窗戶框架上,劃出四釐米長的傷痕,惡警白傑還用抻床酷刑折磨趙淑蘭整整兩天。趙淑蘭在元寶山看守所被非法關押迫害近兩個月。警察私分了趙淑蘭挎包內的二千多元現金,說喝酒了。

在兒子、兒媳、女兒反覆被綁架、被騷擾的壓力下,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六日,鄒瑞環老人含冤離開人世。

這是孟繁有任職期間,指揮操控赤峰警察實施綁架迫害的案例,致使善良的老人鄒瑞環夫婦先後含冤離世。

三、縱容警察加重迫害清華學子張連軍並延期關押

在孟繁有任職期間,清華學子、法輪功學員張連軍,被非法關押在內蒙古赤峰第四監獄長達八年之久,張連軍是赤峰市松山區太平地鄉人。到二零一一年一月份,張連軍被非法強加的刑期已經期滿,但是赤峰監獄卻沒有放人,監獄通知他家裏七月十八日接人,又說推遲到二十五日。期間張聯軍在赤峰監獄遭受了非人的酷刑摧殘、灌食迫害等,張聯軍一直拒絕進食,一直在抗議,整整七年一個月。為了立功,孟繁有指使赤峰第四監獄對張連軍肆意迫害,不顧其生死安危。

然而,孟繁有卻曾經去赤峰第四監獄探望他的同僚白志明,以示安慰、關照他。對張連軍被迫害癱瘓、被延期關押,孟繁有卻視而不見,這是所有善良的人所不能容忍的。

白志明,內蒙古自治區六一零」辦公室主任,因受賄、貪污、巨額財產來源不明以及非法持有槍支彈藥,被赤峰市中級法院一審判處死緩,緩期二年執行,隨後白志明被押送到內蒙古赤峰第四監獄服刑。

結語

赤峰在中國大陸是遭受嚴重迫害的地區之一,孟繁有應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誰做了甚麼都要去承擔償還,善惡有報絲毫不爽。多行不義必自斃,因參與迫害法輪功遭惡報的中共高官周永康、薄熙來被判無期,李東生、王立軍被判十五年有期徒刑,等待孟繁有的也同樣是可悲的下場。

藉此奉勸赤峰地區公檢法系統的所有官員,認清眼下的形勢,立即停止迫害,退出中共惡黨組織,才是唯一的出路。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