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清除對訴江的干擾 走正修煉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二月十日】我是一位退休女教師,於一九九六年六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後,眼角息肉消失、後腦腫瘤消失(體檢拍片時證實)、子宮肌瘤消失;高血壓、糖尿病等也不再需要吃藥控制,身心健康,人際關係和睦。二零一五年七月二日,我向北京最高檢察院郵寄了實名控告迫害法輪功元凶江澤民的「刑事控告書」。

八月二十日,本地區政府三名官員(包括一名六一零人員)到我家騷擾。幾天後,本市六一零頭目向下屬各單位下發紅頭文件,勒令凡是參與訴江的大法弟子必須於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前在「決裂書」上簽字,否則予以開除(在職的)或停發工資(退休的),並且對各單位的負責人實行「一票否決制」,脅迫各單位負責人迫害大法弟子。

當我所在學校的校長拿著「決裂書」到我家威逼我簽字時,我對校長說:「開除也好,停發工資也罷,我堅修大法的心是不會變的,因為我的生命都是大法給的,我要是不修煉大法早就離開人世或癱瘓了,我堅決不會脫離法輪大法。」

在我正念抵制後,學校負責人不死心,第三次又來到我家,這次以我不在「決裂書」上簽字將導致女兒、兒子下崗,來要挾、逼迫我的丈夫和兒女向我施壓。丈夫對我大聲吼罵,甚至威脅要殺死我;平時還算溫順的女兒也對著我大聲叫罵,說我不簽字就會連累她下崗,她就會沒有「飯碗」,就會……我當時感覺氣血上沖、整個腦袋要爆炸似的,整個人連氣都喘不過來。

我想起每次面對家庭中的壓力和干擾時,由於怕心和放不下對家人的親情,導致另外空間的黑手爛鬼操控丈夫愈來愈邪惡、愈來愈失去理性,而自己在家中則越來越沒有正念。當時我把心一橫,心想一定要闖過這一關去。我堅定的告訴家人:即使脫離夫妻、母女關係,被停發工資也要堅修大法,也絕不在「決裂書」上簽字。丈夫和女兒一聽,當時就再也沒說甚麼了。後來丈夫又想對我吼罵時,我上外面的小吃店吃飯,並做好借住功友空閒房屋的準備。

元月十四日,我按慣例如期收到了學校發放工資的信息短信,我在家中也比以往更堂堂正正,夜晚外出參加集體學法也不再膽膽突突的,一切似乎柳暗花明又一村。

我的修煉狀態一直不是很好,在迫害很嚴重的時候還一度放棄了學法煉功。通過正念對待「訴江」騷擾這件事,我徹底看清了「親情」是自私的,是修煉人必須要放下的一個執著,真切體會到了只要心正念正,真正徹底放下執著,一切都是師父說了算,一切關難都能闖過去。

以上個人體會,有不在法上的,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