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五年:中共對訴江公民的酷刑迫害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二月十日】(明慧網通訊員綜合報導)從二零一五年五月至今,中國大陸已經有二十萬法輪功學員和家人向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郵寄控告狀,控告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江澤民因為凶殘迫害法輪功學員,剝奪和踐踏他們的人權,在國際社會被稱為「人權惡棍」。

《憲法》第四十一條規定,公民對國家工作人員的違法失職行為有權向國家機關提出申訴、控訴或檢舉。

法輪功學員和家屬控告江澤民是依法行使憲法賦予的訴訟權利,可是中共各級政法委、610人員,為了阻止法輪功學員控告江澤民,指使各地公檢法司人員,特別是指使警察對參與控告江澤民的法輪功學員及親屬進行惡意的報復性騷擾,甚至採取刑訊逼供、毒打、酷刑、虐殺等迫害手段。

本文僅曝光明慧網發表的中共惡人對控告江澤民的法輪功學員的酷刑迫害。

孫秀菊十一天被山東德州拘留所迫害致死

孫秀菊是山東武城縣滕莊村人,因控告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二日在家中被綁架到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二天。

十一月三日,孫秀菊臨釋放的前一天中午,她被叫去,警察逼迫她簽字,期間不知發生了甚麼事。晚上七、八點左右,孫秀菊突然出現腦血栓的症狀,不省人事。據目擊者說,當時她身體往後仰,牙關緊咬,把舌頭都咬出了血,生命危急。十一月四日上午八點,孫秀菊含冤離世,年僅四十五歲。

孫秀菊生前照片
孫秀菊生前照片

拘留所方面極力推脫責任,逼迫目擊者做和拘留所無關的證明,還逼迫家屬在正常死亡的裁決書上簽字。

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三日上午九點,武城縣警察電話通知孫秀菊的兒子說,下午兩點半要將孫的遺體火化。中午,家屬匆匆趕到德州市醫院太平間,發現遺體已被武城縣看守所所長李東生、治安管理大隊教導員王翠梅、警察姜志福等搶走。

孫秀菊的兒子隨即與姜志福聯繫。姜說,遺體已在火葬場,你不來的話就火化了。三名家屬一到火葬場,就被幾十名警察包圍。武警拿著槍,身著防彈背心,現場有五輛車都坐滿了警察。

警察層層圍住孫秀菊的兒子,一邊錄像,一邊逼他簽字。這位二十一歲的青年剛開始不簽,警察就圍住他不散,他無奈之下簽了字。隨即,幾十名警察帶著家屬做了遺體告別後強行火化。親友見狀拍下照片,被很多武警圍住,強行刪除了照片。

孫秀菊的遺體被強行火化後,骨灰都沒有給家屬,而是被警察帶走。孫秀菊的兒子看到健壯的母親如今陰陽兩隔,泣不成聲,精神幾近崩潰。

丈夫被驚嚇離世 妻子遭酷刑迫害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九日報導了,北京市法輪功學員張淑芬因訴江,家中被警察非法抄家,丈夫在被騷擾的第二天突然死亡,在北京市東城區看守所,張淑芬遭受了野蠻灌食、拴狗鏈子、強行穿號衣,坐鐵椅子等各種酷刑的迫害。張淑芬與丈夫被中共迫害得家破人亡。以下是張淑芬簡述的被迫害的事實。

二零一五年八月三十一日下午四點左右,我家突然停電。當時我感覺很奇怪,停電了電表還在一閃一閃的,還在走字,我擔心電線有甚麼問題,搬個凳子準備出去。剛開門,眼前站著兩個警察。這下全明白了,我家停電全是警察製造停電假相,誘騙我開門綁架我。

他們闖進屋內,我說:「你是王鵬嗎?」他說:「是我,我就是。」我給他們講大法的真相,「煉法輪功沒有錯,訴江沒有錯」,他不聽,並說:「我不怕遭惡報。」王鵬要綁架我。我說:「我沒有犯法,控告江澤民沒有錯,符合憲法。你們公然在光天化日之下違反國家憲法私闖民宅非法搶劫。」他不聽。九月一日凌晨三點半我被強行送進東城區看守所2─2─4所。

九月八日警察對我實行更野蠻的人格侮辱的酷刑:「拴狗鏈子」。用手銬把雙手銬在一條腿後面,整個人伸不直,只能蜷縮著,睡覺不能翻身。我上廁所時像狗一樣走,沒法上廁所。就這樣我開始絕食。

九月十日開始,警察給我強行野蠻灌食。兩個人用銬子銬我,壓腿,雙手還被死死銬著。一個男子凶狠的按住我的腦門,我全身動不了,他們強行把塑料管插入我的鼻孔,然後把食物從鼻孔裏的塑料管灌進食道。真是痛苦萬分。張淑芬被非法關押一個月後回家。

重慶警察、街道辦施暴力逼迫七旬老太按手印

重慶市七十多歲的法輪功學員趙孝群老太太,家住九龍坡區謝家灣。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日,有五人在趙孝群家樓下蹲坑攔住她,從她身上搜出鑰匙非法打開她家門,強行將她帶回家中。在她的家裏,這些人採用非法的、暴力手段逼迫趙孝群在他們事先寫好的文稿上蓋手印,文稿上大概寫著控告江澤民是錯誤的,以後不再控告江澤民等內容,然後揚長而去。

趙孝群,建設廠退休職工,因為今年依法控告江澤民迫害法輪功,最近七次遭當地派出所、街道辦、居委會人員騷擾,不法人員採用恐嚇、暴力等手段逼迫她簽字不准訴江。

以下是趙孝群被強迫按手印造成的身體傷害:

圖1:左手臂皮膚被擦傷
圖1:左手臂皮膚被擦傷

圖2:右手被強行按印泥並被掐成瘀傷
圖2:右手被強行按印泥並被掐成瘀傷

圖3:右手被強行按印泥並被掐成瘀傷
圖3:右手被強行按印泥並被掐成瘀傷

這次逼迫趙孝群按手印的人員是:重慶市謝家灣派出所警察吳永良、皮某,重慶市謝家灣街道辦韓月紅(女)、楊某、重慶市謝家灣文化二村居委會羅西(女)等。

在之前幾次騷擾中,這些人最先打電話給她外孫女,造成外孫女和女兒與趙孝群關於控告江澤民的事而家庭不和,隨後謝家灣的警察、謝家灣街道辦和謝家灣文化二村的「六一零」人員上門採用侮辱、威脅、恐嚇、照相的手段逼迫她簽字承認控告江澤民是錯誤的,如:侮辱趙孝群是犯人;撒謊說政府高層已撤銷「有案必立、有訴必理」的決定;威脅若趙孝群不簽字承認控告江澤民是錯誤的,就要扣她的養老退休金、恐嚇要送她到洗腦班或對她要判刑等;當趙孝群依法拒絕他們進門騷擾時,他們還多次強行踢門,造成她家的門也被踢爛了。

黑龍江尚志市葦河林業局劉華國被綁架、毒打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五日上午十點多鐘,黑龍江省尚志市葦河林業局公安局610馮立、徐振峰、曹某,三人突然闖入法輪功學員劉尚坤的家,他們沒有穿警服,沒有任何法律手續,強行綁架正在幫忙裝修的劉華國,說是為了一封信。

中共警察抓住劉華國的衣領並大打出手,強行拖走,拖到門口。劉華國抓住六樓的鐵欄杆,不配合,遭馮立多次在其腦部毆打、腳踹、掐脖子。劉尚坤上去制止,馮立轉身打劉尚坤,並搧嘴巴子,拽頭髮、掰胳膊和手指,徐振峰上去也廝打劉尚坤。劉尚坤說劉華國是我的雇工,他出了事當然和我有關係,我不允許你們抓人。

馮立抓住劉尚坤就打,並把劉尚坤按在地下,用拳頭暴打頭部,狂搧嘴巴並用腳踹,還聲稱要把劉尚坤抓走。

當天下午兩點左右,劉尚坤帶著劉華國的棉鞋和吃的包子來到葦河林業局公安局。

劉華國被強制坐在鐵椅上,光著腳戴著腳銬,腳底下是鐵板,沒有活動量,胸前有一個鐵板和兩個柱子,是戴手銬用的。劉尚坤看這情景,要求把腳銬打開,穿鞋,並要求讓劉華國回家,告訴他們法輪功是修煉真、善、忍,你們這樣做對你們不好。徐振峰不允許劉尚坤說話,讓劉尚坤趕緊出去,並警告劉尚坤再不走也一起銬起來。馮立使用暴力拽、拉、打罵、用腳踹劉尚坤的肚子和腿,把劉尚坤推出門外!

十六年來,馮立一直參與迫害法輪功,很多法輪功學員被其綁架,遭非法勞教、判刑迫害。

訴江婦女被河北懷安縣國保大隊長暴打遍體鱗傷

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六日,河北省懷安縣法輪功學員王樹芳、李樹芳、李秀林在當地柴溝堡鎮通過EMS郵政快遞,向最高檢、最高法郵寄起訴江澤民的控告信。當地公安國保大隊和郵局串通一氣,違法扣留她們的控告信。八月六日早九點左右,她們三人去公安局應約去和他們交談,萬沒想到,等來的卻是這些國保警察預謀好的一場殘酷迫害。

九點左右,王樹芳、李樹芳、李秀林三人被警察直接帶到地下室,三人被隔離開分別非法審訊。

王樹芳堂堂正正地向他們說此次來的目的:希望來了解訴江控告信被扣留在公安局的原因。國保大隊長王小斌、公安局副局長陳善龍不容分說,直接就是扇王樹芳的耳光。四個警察強行讓王樹芳坐在「老虎凳」上,戴上手銬,王小斌惡狠狠地打了她兩個耳光,王樹芳馬上臉就腫起來了,嘴角流血。他們還把她的胳膊反扭到背後,王小斌還當著她的面把控告信撕了個粉碎。

李秀林的家人打來電話,她剛要接,就被警號是072294的警察朝胸口猛擊兩拳。李秀林被打的心臟病發作,全身發抖抽搐。李秀林提出要上廁所,他們不給開門,李秀林尿在地上,警察邪惡的將拖布上的尿往李秀林頭上淋。四個警察將她強行坐到老虎凳上非法審訊。她不配合,喊「法輪大法好」,警察剛一鬆手,李秀林就突然倒在地上。他們卻還接著迫害她,還說「你踩你師父的像,寫個保證回家吧。」李秀林堅決不寫。警號是072294的警察還說:「就是因為參與迫害法輪功,我才從臨時工成為現在的正式工。」

李樹芳被非法審訊,被王小斌打了兩個耳光,頓時感到眼冒金星,耳鳴,幾分鐘後才回過神來,被警號是072294的警察和另一戴眼鏡的警察強行推坐到老虎凳上,戴上手銬,一人摁一手摁了手印,採了血樣。

下午三點多,三人被劫持到張家口市拘留所。在給王樹芳量血壓時,她突然從椅子上倒在地上,王小斌過來凶狠的踢她的腿,用上衣捂她的嘴。後又將她一人拽一條腿,頭在地上拖著,兩名警察就這樣把她拖拽出院外邊,繼續踢打,又往頭上澆了兩次水,又量血壓,又用鞋捂嘴,用蒿草往鼻孔穿,弄來只蠍子,給她放在肚臍上,李樹芳上去阻止,他們還叫囂「要再有,就放她褲襠裏。」

王樹芳被打的遍體鱗傷,左腿瘀青,腰部、臀部被拖得傷痕累累,左耳朵往外流血。當晚十點多被丈夫接回家。

李秀林在被非法關押期間身體出現高血壓、心臟病的狀態,第六天回家。李樹芳被非法關押十五天後回家。

吉林市法輪功學員王文君訴江被毆打、電棍電擊

吉林市王文君,女,六十多歲,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七日在家中,被闖進的十多名便衣警察綁架並非法抄家,家中翻的一片狼藉,搶走大法書二十多本、兩部手機、廢手機四部、二部手提電腦、一個台式電腦。

被警察翻的一片狼藉的家
被警察翻的一片狼藉的家

在臨江派出所,警察逼問王文君老人起訴江澤民的事,問是從哪裏得知的起訴江澤民的消息等?到了晚上,有六人穿黑色和藍色便衣,他們自稱:我就是你們所說的惡警,現在就把你拉到基地(實施酷刑的地方),基地有辣椒水,還有老虎凳,他們讓王文君看血淋淋的人體器官圖,還有人躺著開膛破肚的照片,他們說:「你這麼老了,也不要你的器官了,只能用你的眼角膜。」

第二天早上,讓王文君簽字承認犯罪,王文君拒絕簽字,被劫持到沙河子洗腦班,非法關押八天後又劫持到臨江派出所,被毆打、電棍電擊,後送吉林市看守所關押至今。

王文君的家人聘請了維權律師,當律師與家屬去臨江派出所了解案件時,派出所辦案人徐彥持手槍站在面前,用槍比劃,態度惡劣。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二日上午九點多,吉林市船營法院對王文君非法開庭。庭上只有三名家屬旁聽,其餘都是警察,大約有二十多人。王文君老人為自己作了無罪辯護。

拿手槍的警察徐彥
拿手槍的警察徐彥

大學生李宗澤被禁食毆打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五日,山東省德州市法輪功學員二十二歲的大學生李宗澤因訴江被綁架到拘留所,在拘留所中,獄警縱容犯人毆打李宗澤,並在親眼看著李宗澤被打後,對其說:「他們打你,我在監控裏可看不見。在拘留所第一天,李宗澤的褲子被澆三大杯水,眼鏡被打斷,胳膊被打青紫一片。因為拒絕穿號服,獄警共有九頓飯沒有讓李宗澤吃。

李宗澤在拘留所被打青的胳膊
李宗澤在拘留所被打青的胳膊

山東龍口市南山集團保衛處嚴刑拷打,電擊訴江民眾

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日、二十四日,山東龍口市南山集團保衛處處長隋信英按照「六一零」下發的訴江名單,指使手下綁架宋洪田、陳桂花、陳桂芳、傅敏、王文好、王翠鳳、韓麗華、丁淑玲等二十多位法輪功學員,毒打、刑訊逼供、酷刑迫害,逼他們寫「不修煉法輪功」的保證書,敲詐勒索巨額錢財,並逼迫家屬簽字、按手印,威脅說再煉法輪功,全家上下全部趕出南山集團。很多法輪功學員的臉被打變形。

南山集團保衛處有一種酷刑,叫「烤全羊」,受刑者被戴上手銬吊在空中,像烤羊似的,從腳底將繩子掏出,吊在一個木柱子上,悠盪起來,這種刑罰惡警自說一般人都受不了。還有一種酷刑是「打秋千」,兩腿綁在一塊,兩手脖後綁著,弄鐵棒從前大腿抬起吊著,頭朝下,前後推動著,再用電棒電擊。龍口市法輪功學員戰淑紅被「六一零」人員綁架非法拘禁在南山地下室時,曾遭受過這樣的酷刑。

南山集團靠圈地、兼併村落起家,依仗江澤民的勢力在龍口無法無天,其不光彩的發家史使它與百姓為敵,處處防民,在南山集團內大搞特務勾當,迫害百姓從不手軟,百姓大都敢怒不敢言。南山集團董事長宋作文及其兒子宋建波,二十年來一直仇視法輪功。

黑龍江省依蘭縣李友、於連河被綁架毆打

二零一五年九月一日,黑龍江省依蘭縣達連河鎮派出所警察綁架法輪功學員李友、於連河,分別非法拘留十天、十五天。兩位法輪功學員均遭到警察毆打。

九月一日早晨六點多鐘,李友剛起床,達連河鎮派出所四名警察闖進李友家將綁架。一警察說:我就是張老大。到了派出所,其中一警察問李友:你是不是起訴江澤民了?李友說:是。警察說:你擾亂社會治安,給兩高找麻煩。李友說:江澤民迫害我們,當然要起訴他。

然後警察拿出一張表,讓李友簽字,李友簽了不同意。警察把李友送到拘留所。一進拘留所,所長孫成林左右開弓扇了李友好幾個嘴巴子,完後把腦袋往牆上撞,連續撞了好多下,然後掐脖子鎖喉,掐了三次。掐的李友上不來氣(直到現在嗓子咽東西還疼),又把李友拖到外屋拳打腳踢,打倒在地,用腳使勁踹腦袋,臉被踹的青一塊紫一塊,眼睛充血。把李友拽到鐵椅子上坐到黑天。拘留十天才放回。

九月一日上午八點多鐘,達連河鎮派出所大約十多個警察闖進法輪功學員於連河住處。他們闖進屋裏,直奔大法師父法像去,於連河前去阻擋說:不許動!然後圍上來一幫警察對於連河拳打腳踢,一直把於連河拽上車非法拘留,到拘留所,所長孫成林讓於連河穿號服,於連河說:我不是犯人,我不穿。就把號服扔一邊,孫成林一個腿絆就把於連河絆倒,頭磕在地上銧啷一聲,然後孫成林用腳一個勁的踹於連河的頭,於連河連聲喊法輪大法好,直到孫成林踹累了才罷休,於連河頭部被踹出了大口子,鮮血直流,滿臉前身都是血。

一會兒來了個獄醫,背著藥箱子走過來,於連河說:不用包紮,我要讓別人看看你們把好人打成這個樣。然後警察把於連河關進號裏。

過了兩天,又是孫成林的班,他在搜號時,罰於連河坐鐵椅子,逼他穿號服,於連河始終沒穿,坐了一天一夜鐵椅子。警察還把於連河當成嚴管對像,不許放風,六七天後,又罰於連河坐一天鐵椅子。十五天後才放回。

本文曝光的只是中共迫害法輪功罪惡的冰山一角,所有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下場是可悲的,周永康、薄熙來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遭惡報被判無期;李東生、王立軍迫害法輪功被判刑十五年;徐才厚迫害法輪功未判先死。蘇榮迫害法輪功被囚獄中。中共惡黨、江澤民保不了他們的命,中共、江澤民只能把你們拖入地獄。迫害訴江的法輪功學員是逆天意而行,必遭天譴!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