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清舊勢力的安排與迫害形式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七日】我丈夫是個心地善良,心靈手巧,不會說謊的人。他非常支持我修煉法輪功。一九九九年,邪黨瘋狂迫害大法,在恐嚇環境下,他和我出去發真相資料,打印機出現故障,他也熱心的和技術同修一塊兒修理,遇到緊急情況,他去通知同修,或幫同修轉移設備。我還記的他曾經笑著對我說:「別看我不煉,我也是坐蓮花的。」

但慢慢的,丈夫開始貪戀玩遊戲機,玩手機,看電視。他還有個愛好──釣魚。再後來性格就變的有些狂傲,說話總是橫著出,家裏的活,我要是幹不了讓他幫忙,他就找茬摔東西不幹,蠻橫不講理。

有時候,我埋怨丈夫:上有七十多歲的老爹,下有二十多歲的孩子,孩子又到了該娶妻的歲數了,哪都用錢,你怎麼就不知道過日子,玩心不退呢?晚上該睡不睡,早上該起不起。可他玩還是玩。後來見說勸不行,我就強制把電閘拉了,斷電。結果適得其反,沒能制止他,反而我倆的矛盾、間隔越來越嚴重,我氣恨、委屈、不平。也知道這個狀態不對,自己是個修煉人,得看自己、修自己、得忍。

記的在《明慧週刊》的交流文章裏,同修談到去怨恨心時說:「鎖住了別人,鏽住了自心,打開心鎖,讓陽光照進。」對我觸動很大,反觀自己:證實自我、爭鬥心、牢騷滿腹、不讓人說的心、一說就炸。哦,原來丈夫就是我的一面鏡子呀。去掉那些個不好的心,一說就炸的心。再想想,以前他不這樣啊,雖然懶了些,貪玩些,還是說理的呀。可現在為甚麼這樣了?我突然意識到,我曾經有過那一念:「你看你的性格隨你爸,老實,仁義,可你現在怎麼變的跟你媽似的了呢?橫豎不講理,家裏甚麼活都不幹,還盡找事。」我趕快發正念解體那一念,那不是真我,真我是善良的。

從迷茫到麻木,到無可奈何的消極承受,為甚麼總是反反復復呢?陷在丈夫的種種表現當中出不來了呢?在放下了自己的執著和向內找到自身的問題之後,我想,一是法理不清;二是不是邪惡就是在利用我的善來鑽我思想的空子呢?

師父講:「大法弟子在正法中與過去的個人修煉是不同的。在面對無理的傷害、在面對對大法的迫害、在面對強加給我們的不公時,是不能像以往個人修煉那樣對待、一概的接受,因為大法弟子目前處在正法時期。」[1]「再要是沒完沒了下去,如果不是心性或行為存在其它問題,一定是邪惡的魔在鑽你們放任了的空子。修煉的人畢竟不是常人,那麼本性的一面為甚麼不正法呢?」[2]

當我在法理上明白了,好人不能和好欺負的人等同起來,邪惡就是在利用我的善來鑽我思想的空子。基點擺對了,當我在面對丈夫對我的無理傷害和不公時,我敢於面對。再和丈夫說些事情,講些道理的時候,他態度好多了。

有一天,我娘家二嫂病了,我去看她,回來後他就跟我大喊。我很嚴肅的問他:「你這是跟我呢還是跟二嫂,二嫂病了我去看看都不行嗎?怎麼不講理呢?」然後,我又平和的說:「你看你爸媽,這些年對我不好,孫子也不管看,到老了,你媽病了躺在床上四個多月,我不是該怎麼伺候就怎麼伺候嗎?不和他們計較,不就是因為我修煉法輪功嗎?我也有做不好的時候,有人心和你嚷嚷,是我不對。我用大法歸正我自己,找自己的不足。」丈夫有點不好意思說:「我哪跟你嚷嚷了,我是嫌和你二哥說話他帶搭不理的。」

有一天,同修大姨跟我說:「今天我想到師父講的關於山上孩子的狀態反映出家裏大人的狀態這段法理,你看看你家裏人那樣,你還是看看自己吧。」我說:「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還擰著勁兒,我也很著急。」

我想,真得好好再想想了,這時腦子裏打進這麼一念:「這個社會就是一個大染缸,十惡俱全,人能不被污染嗎?再說了,他又不修煉,丈夫玩遊戲、手機微信等很正常。」一下子意識到,這才是根子上的問題。

這些不都是舊勢力操控中共惡黨把這個人,這個社會變成這樣的嗎?這些變異了的「觀念」給我的感覺就是「他這個人就是這樣,很正常」。首先這一念我要了,我沒有分清這個觀念,是舊勢力在他背後搗亂。舊勢力也在鑽我善的思想空子,我修大法了,是個好人,不和他一般見識。從而讓我在舊勢力安排的當中修,一味的忍、修心、找不足。所以舊勢力再利用丈夫的不足加重加強,使他變的不講理,變的不可理喻,製造矛盾,製造間隔,使夫妻不和,修的很苦很累,從而影響做好三件事,阻礙救度眾生。這才是它們真正的目地。想到這些,我的心一下子開了。

師父講:「那麼也就是說真正污染我的、給我製造麻煩的、造成正法困難的、迫害大法弟子的,並不是這裏邊的這些骯髒的因素本身,卻是宇宙生命中的變異了的觀念利用了這些因素。這些低層因素是在舊勢力的具體作用下所產生的阻力、造成這些個迫害、各種麻煩,這才是真正的污染。所以它們說你跳到糞坑裏來能不沾糞嗎,那糞不是麻煩與障礙,其實真正的糞正好是它們舊勢力與一切強加於正法的生命。所以正法的真正阻力恰恰是它們。」[3]

師父講的這段法,使我更加明白,能夠在這個事中看清舊勢力的安排與迫害形式,不再陷在這個事情當中去修。它來了,正好是清除解體它,而不是被動承受。其實舊勢力所謂的「考驗」是,走過來了,算你行;走不過來呢,既迫害了我,同時也把我丈夫給毀了,就讓你在它們安排的魔難中修。從法理上看清後正念清除,舊勢力被清除了,心性也提高上來了,這樣呢就把這個「不好的事」變成了「好事」。

師父說:「修煉中無論你們遇到好事與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為那是你們修煉了才出現的。」[4]

大法學會發表《加強發正念》後,我開始重視每天增加發正念,著重清理自身空間場,我又把《發正念要領和全球同步發正念的時間(更新2)》及裏邊建議的有關師父講法看了幾遍,真正的理解了發正念和發正念的要領了。有了非常明顯的變化,學法能看到法理,發正念清醒了。(之前發正念不是走神就是犯睏。)自身空間場明顯感到乾淨,一結印、立掌甚至都感覺到被能量包圍著。

表現在這個空間就是:八月十九日,天氣悶熱,丈夫卻把油煙機修好了,而且還把灶台擦乾淨了。由於潮濕,客廳屋頂的牆皮總是一塊一塊的掉,都好幾年了,他也給修好了。

八月二十二日晚上,丈夫問我,看見我的帽子了嗎?我說大熱天的找帽子幹甚麼?他說沒事,就是老沒見到,問問。我說,可能是在衣架上吧。我又問,明天那個活還幹嗎?他說,不幹了,玩兒去(指釣魚)。我隨口說了一句,怪不得你找帽子呢。我不說話了,不能被帶動,否定舊勢力,我在心裏正告舊勢力,我認清你了,我不會上你當了,我也不會再怨丈夫了。

八月二十三日上午六點,我正在發正念,丈夫的手機響了,朋友找他去釣魚,我心還是怦一下,我想不能被帶動,要堅定正念,然後繼續發正念。下午兩點,丈夫回來了,我問他:「今天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他笑著對我說:「釣不著魚還不回來。」

我兒子六月六日去學技術去了,而且也更加懂事了。還有我發現丈夫自從兒子走了以後,只是偶爾的玩過幾次遊戲。

八月二十六日,同修到我家來和我說,我剛好到你家胡同口時,碰上你們家老爺子要下地。他說:「我回去給你開門吧,省得你叫門了,你們學大法,我也受益了,我願意為你們服務。」說完我們都開心地笑了。

就這樣,當我跳出來,不再陷在「事」的當中去修,看清舊勢力的安排與迫害形式,環境就這樣一下子轉變過來了。
個人層次所悟,不足之處,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正法與修煉〉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道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三》〈二零零三年美中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芝加哥法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