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優秀教師劉小林因訴江被誣判五年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六日】(明慧網通訊員四川報導)近日獲悉,四川瀘州合江縣九支鎮盤龍小學教師劉小林與她丈夫夏成貴,因控告江澤民遭到打擊報復,劉小林被合江縣法院誣判五年,隨即被投進成都龍泉女子監獄迫害;她丈夫至今流離失所漂泊在外。

劉小林與她丈夫夏成貴,都是盤龍小學的教師。二零一五年五月,現任當權者為重建被破壞了的中國法制,出台了「有案必理,有訴必應」司法政策,很快中國大陸就有二十多萬人向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迫害法輪功的首要罪犯江澤民。法輪功學員劉小林與她丈夫參與了訴江,在清算惡魔的歷史時刻,發出了他們的正義之聲。

隨著江澤民的罪行大量曝光,結束迫害的日子即將到來,然而江氏黑幫餘孽企圖苟延殘喘,驅使還能夠驅使的人阻撓訴江,迫害訴江公民。四川瀘州市國保「六一零」(專門為江澤民實施迫害的犯罪組織)、合江縣國保「六一零」,在江氏餘孽的驅使下,脅迫合江縣教育局、合江九支鎮政府、九支中心校及盤龍小學等,參與迫害訴江教師劉小林與夏成貴。

劉小林遭非法判刑的迫害經過簡述如下:

一、宣布停課 對訴江教師關閉校門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一日,瀘州市合江縣教育局副局長帶領兩名辦事員,與合江國保「六一零」(專門為江澤民實施迫害的非法組織)警察、鎮政府「六一零」人員,把劉小林與夏成貴通知到鎮政府去「了解」訴江的情況,說「只是問一下。」他們先與劉小林對話,劉小林坦坦蕩蕩的說:我訴江是正確的,沒有錯;江澤民迫害法輪功是錯誤的;天安門自焚是假的……來人發現,該法輪功學員雖是鄉村小學教師,但理智清醒,信仰堅定,智慧從容,決不是靠恐嚇高壓能達到目的的,於是就走了。

一週以後,即十一月十七號週二,合江縣教育局副局長、教育局紀委幹部及辦事員一行三人來到九支鎮,伙同九支鎮中心校管全鎮小學的大校長,再次找兩名教師談話。他們找到夏成貴,夏成貴就說:我是向最高檢察院控告江澤民的。你們有最高檢察院的委託書嗎?沒有就甚麼都別談。教育局頭目說,我們是教育局的領導,領導找員工談話正常。夏成貴說:「我首先是公民,其次是教師。作為教師談工作可以,但是控告江澤民是公民的權利,屬於法律、人權範疇,與工作沒有關係。」

當日下午,教育局辦事員代表合江教育局向學校宣布:「按《機關工作條例》,兩名教師已‘違反政治紀律’。」並責令大校長向兩名教師宣布:立即停課,接受立案調查。盤龍小學隨即對二位教師關閉校門,不准他們再進入校園。

二、劉小林遭洗腦迫害 夏成貴被逼流離失所

宣布停課的第二天上午,劉小林到校要求上課。中午的時候,合江縣國保警察、九支鎮派出所警察來到學校,他們找劉小林到學校辦公室談話,隨後又拿出傳票逼迫劉小林去派出所。在派出所談了約五個小時,大致內容是要劉小林承認自己依法控告江澤民是誣告行為,必須簽字撤訴等。劉小林拒絕簽字,堅決抵制他們威逼、恐嚇控告人的黑幫式的保江行動,後來九支鎮中心校大校長劉兵簽了字。劉小林隨身攜帶的手機、平板電腦被非法沒收。

劉小林被困在派出所的時候,有五、六名九支鎮派出所警察到劉小林家中欲強行綁架夏成貴到派出所去接受非法詢問。綁架未遂,夏成貴被迫離家出走。

為進一步迫害訴江教師,合江九支鎮由「六一零」操控的綜治辦在鎮政府內專門辦起了洗腦班。十一月二十日週五,合江縣教育局副局長及兩名辦事員、九支鎮中心校管安全的副校長何江海,及合江縣兩名國保人員,把劉小林挾持到洗腦班,按上下班時間對其洗腦。副校長何江海在洗腦班大肆污衊誹謗大法,劉小林為阻止他造孽,就對他說:法輪功是正法。你再這樣亂說,我就要用法律來起訴你。

洗腦班安排了五、六個在職教師做「幫教」,他們按「六一零」的意思詆毀大法,阻止訴江,對劉小林輪番遊說,說甚麼控告沒有用等等,要劉小林向江魔低頭,妥協。劉小林晚上回到家裏就寫真相信,第二天拿到洗腦班去念給他們聽。聽罷真相,「幫教」的態度有了明顯的變化。

劉小林還用神韻節目裏的故事給縣、市國保「六一零」人員講真相。如節目《善的力量》,講的是一位警察在非法追捕法輪功學員時腿腳受傷,非常痛苦,被追的法輪功學員掉過頭來幫助他,把他背在背上,還一拳一拳的承受著警察狂怒的擊打。但大法弟子心平氣和,無怨無恨。因為大法弟子知道,這些參與迫害的警察是因為不明真相,是被惡魔江澤民脅迫的、操控的,他們也是這場迫害的受害者,是大法弟子要慈悲對待的眾生,挽救的對像。大法弟子的大善大忍終於使警察覺醒。法輪功學員帶著他煉功,警察的腿奇蹟般的好了,他見證了大法的神奇,感受到了大法對生命的無量慈悲,激動不已。聽劉小林講真相,一位在洗腦班的「六一零」警察感動了,眼裏含著淚水。

劉小林抵制迫害,不再到洗腦班去接受洗腦。一位「六一零」警察便追到了她的家裏。劉小林給來到家裏的警察講《善的力量》,他不能靜心傾聽而惱怒的說:你再說,就把你銬起!不管這些參與迫害的人甚麼心態,劉小林始終不放棄給他們講真相的機會。

停課期間,劉小林惦念自己的學生,就去學校看看。劉小林被校長擋在門外,校長說:「得到大校長的通知,不准你跨進校門。」劉小林說,你要把教育局停課的文件、通知,及大校長不准我進校門的指示保留好,否則將來清算的時候,你會成為被清算的對像。

洗腦迫害大約一週以後,劉小林被綁架到了瀘州納溪看守所非法關押。她的家被非法查抄,從家中搶走了一大車東西。劉小林的兒子正在讀大學一年級,聽說家裏出事了,趕回家一看,家中不見父母的身影,昔日溫馨的家如被土匪洗劫了一番,一片狼藉。兒子放聲大哭,爺爺、奶奶、外公、外婆,祖孫老小哭成一團。

兒子被派出所警察通知去「談話」,剛十八歲的孩子,不知警察對他施加了甚麼樣的恐嚇和高壓。

三、被非法判刑五年

劉小林在瀘州納溪看守所被關起來之後,警察揚言,說要夏成貴回來,才能把劉小林放出來。起初,人們認為,劉小林只是被當作人質關押,或許很快就出來了。後來聽說劉小林被非法批捕了,才明白,江氏及其餘孽在作垂死的掙扎,必然要對訴江的人下狠手迫害。劉小林的公婆、父母準備給劉小林聘請律師遭到威脅,警方人員說:「請了律師判得更重。律師都要被抓起來。」

大概於二零一六年十月十四日,關押了將近一年的劉小林在納溪看守所內被非法庭審,據說除了她的公婆、父母及兒子參加庭審外,許多關注劉小林案子的人都不知道開庭的時間,庭審的構陷過程更是一無所知。據說庭審中檢察官揚言要判劉小林八年,後得知劉小林被誣判五年。劉小林被非法判刑後隨即被投進了成都龍泉女子監獄三監區迫害。中共的監獄,是江氏流氓犯罪集團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場所,酷刑種種,令世界驚駭。目前所能夠了解到,已有三千多法輪功學員被酷刑折磨致死。劉小林會遭遇到甚麼樣的摧殘和折磨呢?她的親人們日夜憂心。

四、停止迫害 解救優秀教師回家

劉小林是四川省合江縣九支鎮人,在家鄉已從教二十年。二零一六年八月初七是她四十歲的生日。這天,她在看守所的非法囚禁中度過,沒有親人的祝福,沒有朋友的問候。

劉小林善良、聰明、賢惠、大度。初中畢業後,以優異的成績考取了瀘州師範學校。劉小林是獨生子女,母親多次被計生辦強行墮胎,罰款,家中人口沒有增添一個,家庭經濟反而被掏乾、掏空。由於父親多病,家庭經濟困難,她從小吃苦,歷盡人間辛酸。就讀師範期間,為減輕父母的經濟負擔,每逢寒暑假就幫人挑磚,或趕場做小生意等,掙錢讀書,補足生活。

一九九七年,劉小林終於等到法輪大法弘傳的好日子。她和丈夫高高興興同修大法。一九九九年風雲突變,江澤民迫害法輪功開始了。國家機器的強大高壓,派出所的騷擾和學校的施壓,使他們痛苦萬分,一時不知該怎麼辦。天安門自焚偽案的真相揭穿後,他們看清了這場迫害的邪惡本質,去掉了對中共的懼怕,更堅定了修煉的信心。

雖然身處紅色恐怖的險惡中,劉小林仍然按「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內心寧靜充實,思想境界提高很快,學習、工作業績斐然。她自學完成了大學專科、本科的學業,通過考試拿到了大學專科、本科文憑;她積極投入教改,授課時總是熱情飽滿,妙趣橫生,想方設法讓孩子學的輕鬆、學的愉快;劉小林曾被評選為瀘州市優秀教師,獲得了許多獎項。

劉小林熱愛孩子,體諒每一個學生。無論學生出現甚麼問題,她都循循善誘;若孩子們在學習上哪方面落後了,或怎麼不開竅了,她都不會生氣,更不會訓斥,總是笑瞇瞇地啟發、鼓勵:「是不是再來一次?」是不是再想一想?」有一次在辦公室,有一個學生歪著腦袋問她:「老師,我是不是問甚麼問題你都不會生氣呢?」劉老師微笑著說:「是的。」孩子立刻歡呼雀躍地跑出去了。老師和孩子們成了無話不談的朋友,家長們對劉老師也非常尊敬。一聽孩子說,今天劉老師又給我們上課了,家長們可高興了。

學校若有困難,劉小林首先為學校考慮,叫她教語文就教語文,叫教數學就教數學。帶一年級的孩子很苦,很累,很麻煩,接一年級的班很多人都不情願。劉小林往往被學校指派教一年級,她總是欣然接受,從不抱怨。孩子們年齡小不會掃地,她就手把手的教;孩子們不會拖地板,拖也拖不乾淨,她就親自去拖,額上汗涔涔的,臉上卻洋溢著心靈深處的微笑。

劉小林作為教師,不僅注重傳授知識,還注重培養學生的品德。她經常給學生講傳統文化,教育學生積極向善,包括孝敬父母,如何善待他人等。劉小林多才多藝,經常和孩子們一起唱歌,遊戲,從教二十年,校園裏留下了她青春的腳步,熱情的歌聲,活潑的身影……

劉小林處處為他人著想,處處體現出修煉人的風範,還表現在她尊老敬老。劉小林的婆婆磨豆腐賣,由於腿腳不方便,劉小林每天早上去學校上班前,就給婆婆把豆腐擔到離攤點不遠的公路上。婆婆病了,她細心照顧,問寒問暖,還常常勸婆婆好好安享晚年,不要賣豆腐了。左鄰右舍誰有困難需要幫忙,她總是有求必應。劉小林被非法關押,婆婆心急如焚,聽說花六萬元錢可以把人贖出來,於是四處借錢,營救媳婦,婆媳真情感動世人。

劉小林修煉「真善忍」,是一個實實在在受人尊敬的好人,也是受到人們愛戴的優秀教師。而這樣一個善良的好人,一個德才兼備的人才,一個敢於秉承揚善懲惡的正義之士,卻被江澤民黑幫關進了囚籠!善良與正義被踐踏,國家的教育資源被破壞,好人遭折磨,受摧殘,天理、人道不容啊!

希望還在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瀘州市、合江縣國保「六一零」人員認清形勢,立即停止迫害好人;希望參與迫害了訴江教師的教育局、學校、政府的各級人員,站出來保護人民教師的合法權利,分清善惡,擺脫江澤民黑幫的操控,糾正錯誤,儘快解救劉小林回家,讓夏成貴結束流離失所的漂泊,讓他們早日重返講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