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後的相逢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五日】二零一四年九月,我所畢業的建築大學組織了本屆各系同學的大型聚會。二十年過去了,我們由當年的莘莘學子變成了今天的建築設計公司的老闆、總建築師、技術總監……不少人由默默無聞變的善於打拼,有的由天真單純變的世俗油滑,還有的年紀輕輕卻已因病離世,時間的洗禮讓每個人對人生都多了一份迷茫,多了一份思索。

同學們驚嘆又好奇

這時,我們聚會的賓館裏走進來一位面帶微笑的男士,身材沒有中年男子的臃腫,炯炯有神的眼睛帶著謙和與善良,原來是小哲!看上去身上帶著一種氣質,這種氣質是他以前沒有的,好像脫胎換骨了一樣,這讓大家既驚嘆又好奇。

記得剛入大學校門時,同學們有一張合影,大家穿著整齊,只有小哲的樣子很滑稽:高高的個子,歪戴個帽,表情是沒睡醒的樣子。在大學時,他平時也很少起床出早操,同學叫他,他也不起來,愛睡懶覺。他是朝鮮族,給我的感覺是比較大男子主義。因為他素描畫的好,還有一點點傲氣。

大學畢業之後,我有一位女同事沒有男朋友,當時曾把小哲介紹給她。見面之後,我的同事感覺小哲很聰明,掙錢也不少,其它條件也都不錯,就是覺的他的身材有點像中年人,是因為懶散和貪吃造成的有點大腹便便,同事又覺的朝鮮族的女子很勤勞,男子就有點大男子主義,這麼懶散,以後自己挨累、受氣怎麼辦?就沒交往下去。

如今,小哲健康有禮,身材標準,身上慵懶的氣息消失的無影無蹤,我和身邊的同學都很驚訝,從北京來參加聚會的一位女同學特意跑過去對小哲說:「你變帥了。」小哲禮貌的回以一笑。

浪子回頭家庭和睦

主持人讓每個人談談這二十年的人生經歷,按照當年的學號順序談,小哲的學號是九號,大家都期待聽聽他的故事。

原來,小哲大學畢業後,先是大幹一番事業,後來在苦苦打拼中倍感失落,之後娶妻生子。在家中,果然大男子主義凸顯,再加上沾染了社會上的許多不良習氣,經常喝酒到後半夜兩點多鐘,妻子忍無可忍,要與他離婚。

這時,小哲身邊的兩個高中時期的同學相繼去世,其中一名男生在外地出差時突發腦溢血去世,才三十多歲。這給小哲很大的震動,感覺人生短暫,開始思索人究竟為甚麼活著、生命的意義。小哲曾經用了一年的時間專門看各種宗教的書,可是並沒有找到答案。

有一天,他在家中的書架看到一本書,書名叫《轉法輪》,那是一九九九年之前,中國大陸沒有發生對法輪功迫害時,別人送給他的,他沒認真看,就一直擺在書架上。那天,小哲靜心讀了這本書,越讀越興奮,越讀越清醒:一切答案都找到了!生命的真正意義是甚麼、如何做個好人、怎樣善待別人、如何有益於社會等等,都在《轉法輪》裏。

不久,小哲去韓國購買了全套的法輪大法書籍。那時中共已經迫害法輪功好多年了,在大陸買不到。法輪大法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在全世界受歡迎,唯獨中共禁止老百姓看。

讀了法輪大法的書之後,再對照中共媒體的宣傳,小哲發現中共媒體所說的法輪功,與真正的法輪功完全相反。中央電視台演「天安門自焚假案」,而法輪功的書中早已指明,修煉人禁止殺生和自殺,而且中央電視台的自焚錄像漏洞很多。中共媒體把煉功人丑化成愚昧無知,而小哲發現,法輪大法講述的道理非常科學……喉舌媒體的報導是假的,是為了搞運動而煽動民眾的情緒,仇恨法輪功。

二零一一年,小哲決定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法輪大法要求修煉者在日常生活中遵循「真、善、忍」的原則,小哲想:就從家中做起吧。小哲自己開公司,時間很隨意。他結婚較晚,那時孩子小,剛剛開始修煉時,孩子有病經常哭鬧,他怕影響妻子睡覺,就一宿宿的背著、抱著孩子在室內走,這樣小孩才不哭。結果整整一週的時間,小哲幾乎沒怎麼睡覺,可是人卻很精神,而且一煉功就明顯的感覺到法輪的旋轉,給他調整身體。

小哲很快就把所有的不良習氣全部戒掉了,對妻子非常關心體貼。小哲的變化讓妻子欣喜。雖然當時中共迫害法輪功很嚴重,他妻子對小哲說:「你可要堅持煉法輪功。」妻子還經常給他打電話:「你今天煉沒煉法輪功?可別忘了煉啊!」後來,他妻子覺的法輪功太好了,也開始讀法輪大法的書了。

小哲後來說:「小時候,媽媽一個人拉扯我和姐姐長大,很艱辛。媽媽曾找人算命,算命人說:這個男孩是高人保護的。這句話在困境中給我很大鼓勵,再苦也覺的能挨過去,因為有高人的保護,總覺的希望就在前方。如今我終於找到了高人!」

他最後真誠的對同學們說:「如果在座的各位碰到法輪功修煉者告訴你真相,請靜心聽一聽,他們一定是抱著慈悲的心,真的是為你好!」

聽了小哲的故事,很多同學議論說:「看小哲的精神面貌,就知道他煉法輪功煉對了。」

同學們期待了解真相

聽了小哲的講述,我並不覺的驚奇,因為我也是一名法輪功修煉者,從自己的親身經歷,到看到別人修煉法輪功之後的變化,已經無數次證實了法輪大法修煉的神奇、純正與珍貴。那就是生命的答案、生命的期待。

部份同學早已知道了我的經歷,包括因為堅持信仰遭到中共酷刑迫害的經歷。我學號排在參加聚會的人的最後,因此我是壓軸發言的,並送給每個同學一份小禮物──看真實訊息的翻牆軟件。因為不少同學都知道:了解真相最重要。我談了自己的經歷後,大家既為我因為堅持信仰卻遭中共酷刑迫害而擔心、義憤,又為我現在的境況而感到安慰,因為我修煉後智慧開啟,十分輕鬆的考過了國家專業考試,在設計院做技術總負責人的工作,時間寬裕,薪金豐厚;家庭也很和睦,孩子的學習、品德也不用家長與老師操心。

主持人拿著麥克風說:「我們一定會去了解真相的!」

有一位同學沒有拿翻牆軟件。他是來自遼陽的建築師,他說:「我經常翻牆,對真相很了解,共產黨為了迫害法輪功,製造了很多謊言和黑幕。」他與我緊緊握手表示支持法輪功,並說:「你幫我退團、退隊吧。」

有一位同學是南京的公司總建築師,他說:「你一定要幫我把那個團退掉。咱好好保護自己,法輪功會有出頭的那一天!」他還對小哲說:「祝你修到更高層次!」

從北京來的一位女生,大學畢業後又考入清華大學讀碩士,她以前上大學時是我們班唯一一個堅持不入團的人,當時就被大家公認為頭腦清醒、很有獨到見解。這次她說:「我發現,法輪功的人都很善良、坦蕩。非常理解小哲所說的經歷,也敬佩那些堅持信仰的人!信仰應該自由!」在從賓館去學校的車上,她又對我說:「你給我們全班都退黨吧!」我告訴她必須本人同意才行。我問車內的同學是否同意,車內的同學都說:「退!」

班級聚會後,與其它班級的同學在宴會廳就餐,有一名從法國回來的外班女同學走到我身旁對我說:「不知道為甚麼,看到你我特別高興!」我說:「我修煉法輪功了。」我給她講了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她很接受。我問她:「在法國沒看到真相嗎?」她說:「整天忙著自己的生活,很少到外邊去。這回可明白了!」

還有一位外班的山東來的女同學,是國家一級註冊建築師,得知我煉法輪功,很著急的想學法輪功,說:「早就知道法輪功好,就是不知道怎麼煉。」

還有的男同學說:「出國看過大紀元報紙,和國內的報導反差太大,頭腦中懷疑是否是真的,與你們一聊,發現這事就發生在同學身上,心裏是很震驚的。」

同學們二十年之後再相聚,大家天南海北走到一起真的不容易,大家都很感動。回想這二十年間,我與小哲先後找到了讓人身心健康的法寶──法輪大法,明白了生命存在的真正意義。我們很高興與大家分享。而我發現,這也是大多數人正在尋找與期盼的,只不過是因為中共謊言的迷惑,使人麻木、難以清醒。

同學聚會結束時,我翻開每人一本的紀念冊,上面有全班同學的照片與留言,看到那位來自南京的同學在紀念冊中有感而發:「人在生活中,處於清醒狀態的時刻極少;那麼,當我們偶爾清醒的時候,請仔細體會生命的真義。」

我與小哲衷心祝願同學們明白法輪功真相,找到生命的真義!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