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人喜念「法輪大法好」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五日】我修煉法輪大法之前,經常頭疼,醫生說是腦血管堵塞、風濕、神經性官能症、神經性心臟病。那時,家裏剛蓋完房子,債務累累,心裏更是著急上火。

一九九五年七月,一個偶然的機會,別人介紹我煉法輪功。我只學煉了三天法輪功的動作,身體所有病痛症狀全部消失,那時我還沒看書,只煉動作。

也就煉了十幾天的法輪功,我爸過生日,我帶上孩子坐車去給父親祝壽。每次坐車都暈車,這次也一樣。下車,哥哥、姐姐在那等我買菜。我手把著護欄,頭暈的不行了,想吐吐不出來。這時,我想起教我動作的姐姐說的話:有事喊師父的名字。我就在心中喊師父的名字,馬上我暈車的症狀就全消失了,跟沒發生一樣,而且整個人還變的特別精神,心想:這功法太神奇了,我一定煉到底啊!

雖然在中國大陸,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還沒有停止,雖然在修煉路上我幾經魔難,但是,甚麼也動不了我對法輪大法那堅定的正信。通過在我親人身上發生的神奇變化,見證法輪大法的美好與超常。願真、善、忍的光輝照亮每個心靈!

(一)妹妹高血壓不再高

在二零零九年,妹妹高血壓,多家醫院查不出甚麼病來,花了五、六千元也沒查出結果。妹妹來到我家,我說:「學法煉功吧。」那時我還在工作,沒時間陪她,就給她一本《轉法輪》看。

晚上,我一回來,妹妹就對我說:「姐,我好了,身上可輕鬆了,我就是想笑,這大法真是太好了。」從那時起,妹妹開始維護大法。誰要說大法不好,妹妹就講真相──告訴別人法輪大法好,真善忍是教人做好人的。

(二)聽師尊講法,父親免去兩次截肢

在二零零二年,我父親左腳得了脈管炎,腳趾都爛掉一個,腳底都變紫了,而且一隻手的中間三個手指也都變紫了。爸爸去兩家大醫院,醫生說必須截肢。那時,父親已經八十二歲了。父親說:「再截肢,我還能活嗎?」就這樣,我和妹妹帶著爸爸從醫院回到了家。後來,骨頭都爛了,那該多痛啊!爸爸白天晚上不能入睡。

我和爸爸說:「這回,你跟我學法輪大法吧,你真信就能好!」我把師父的講法錄音打開,讓他聽。那時,我爸疼的有時還糊塗。他聽了九講法,我就回自己家了。回家前,告訴爸爸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這樣,不長時間,爸爸的手和腳都好了。

二零零六年,我回老家去探望爸爸,一進屋,看爸爸躺在炕上咳嗽,還上喘,褥子鋪的老高,腳落地。我問怎麼了?爸說右腳得脈管炎了,都已經花三千多元錢了,醫生還是建議截肢。進屋不到半個小時,我把師父的講法錄音又播放給他聽了,這樣一連聽了七講。丈夫給我打電話說家要動遷,讓我趕快回去,我就回家了。

後來,哥哥妹妹打電話告訴我說,爸爸的右腳好了,再也沒犯過此病。雖然爸爸沒有煉功,只是聽聞佛法,就有如此神奇的變化,連給我爸看過病的醫生都覺的不可思議,說:「這麼重的脈管炎患者,沒截肢就好了,真不可想像!」

(三)姐姐不用再做「牽引」了

在爸爸有病期間,姐姐得了腰椎盤突出,兩年不能幹活,腿部肌肉萎縮,整日做牽引,不是跪著就是躺著。別人說這是不死的癌症。我說:「姐,你學法煉功吧!」姐姐看到爸爸的變化後,在二零零四年正月十八來我家學功,她只在我家學了三天就好了。

回家後,姐姐又堅持煉功一年,身體所有病痛都消失了,還能出去打工賺錢了。有時姐姐忙農活,扣大棚種蔬菜,沒時間煉功,但每天都在心裏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如今姐姐已經六十多歲了,但是身體還是很硬朗。

(四)「小矬子」家的稻子大豐收

哥哥看見我、妹妹和父親的身體發生了如此神奇的變化後,逢人便說:「法輪功真好!祛病健身有奇效。」不明真相的人說「國家不讓說,你還說呀?」哥哥說:「真善忍多好啊,是叫人做好人的。」

從那時起,哥哥家的水稻年年大豐收!因哥哥嫂子他們個子小,才一米四九的身高,人們都叫我哥「小矬子」,但是他們的收入特別的好,每年的稻子不但豐收,還能賣上高價。

(五)婆婆念「法輪大法好」身體兩次轉危為安

二零零四年冬天,七十多歲的婆婆突然犯了心臟病,胳膊、嘴都是紫黑色。住院搶救,當時抽不出血,沒有血壓,腿腫的老粗了。大夫說讓準備後事,是心梗。婆婆拉著我的手說:「媽怕死,媽不想死啊!」我說:「媽,你就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吧。」婆婆念了半個小時,三天後,身體奇蹟般好起來了。婆婆說:「法輪大法真好!」

二零零五年,婆婆又得了尿毒症住進了醫院。大夫說治不了,救護車又給婆婆拉回家,等著準備後事。婆婆跟我說:「我心中有你,你心中有我。」我明白婆婆的意思是想求師父救她,我就說:「媽,你大聲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婆婆反覆念叨,並說有東西在轉、轉、轉,後來婆婆的身體又好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