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隱藏的執著心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四日】

一、修去隱藏很深的報復心

我一直覺的自己是個善良、溫和的人,不和任何人結怨,更談不上去報復誰,所以在十幾年的正法修煉中,對報復心這一執著沒有著重修,甚至是漏掉了。對應到這個空間的表現是,比如說小孫子懂事,聽話,願意聽師父講法錄音,還幫助我給他的同學們三退。但是每次吃飯的時候,喊幾遍都不上桌,喊的遍數多了,我就有情緒。夏天還好辦,飯菜不怕涼,冬天就不行了,轉眼間飯菜就涼了。所以,很長一段時間,我為此事很頭疼,思想中經常出現:「我不管你了,不給你們做飯了,想到自己的老住宅住一段時間,讓你們嘗嘗沒飯吃的滋味。」可是又一想,兒子、媳婦上班都很忙,沒時間做飯,下班很晚,沒有飯吃怎麼行?!

我按師父的要求向內找,找到了爭鬥心、妒嫉心、怨恨心、兒孫情等,並做了清除。但是問題沒有根本解決,有些僵持。深挖究竟,才發現還有一個報復心,它隱藏在爭鬥心、妒嫉心、怨恨心的背後,當爭鬥心、妒嫉心、怨恨心發狠、發惡後,它策劃報復行為去強制改變不肯屈服的人。這和黨文化中的「順我者昌,逆我者亡」有甚麼區別呢?利用對方弱的一面製造恐怖,是邪惡暴力活動的一種。強制、壓迫別人、打擊別人來達到自己的目地。

以前都把殺人、放火等大的暴力活動視為報復,沒想到生活細節中也存在著報復,並且都習以為常,所以沒認清它,使它一直隱藏的很深。為此我請求師父加持弟子的正念,一定要清除它,從根子上解體它,從它生命的本源處化掉它。

自此以後,我用師父賦予我們的真、善、忍法理為標準要求自己,改變以前的粗暴、簡單、生硬的客套,用平和、善良、商量的口氣來提醒孫子該吃飯了,他很樂意接受,也很樂觀,因為我符合了法的標準,大法也在改變著他,使他也沐浴在師父的佛光普照中。

二、修去隱藏很深的自尊心

我自小生長在農村,兄弟姐妹多,父親年老多病,母親由於生活的壓力也是弱不禁風。家裏經濟條件都不如別人,所以從小自卑,長期的自卑又產生自負,生怕別人瞧不起,自尊心也很強,不讓人說。走向社會後,爭強好勝,想出類拔萃,得到別人的尊重,事實也算如願。

成年後,嫁到一個有點社會地位的人家,也算給娘家長點臉。幾十年過去了,孩子們也都長大成人,成家立業,自己也退休在家,自己在家庭、家族中也得到了應有的尊重,以前那種自卑、自負、自尊隨著歲月的流逝也隱隱無形。特別是自己修大法後,處處為別人著想,不傷害任何人,所以人緣不錯,家庭內外比較和順,風平浪靜,最近發生了一點小事心中波動很大,事情經過是這樣的:

一般說來,兒女們買了新居成家後,老人孩子自然就分開了,各自獨立生活。而我們不是,兒媳執意要我們一起進新居,仍然生活在一起。因為十幾年老少三代生活在一起相處很好,親屬、鄰居們也是耳聞目睹,所以就一起搬入新居,近兩年都和平相處。

但一天早晨起床後,兒媳說:「我爸晚上幾次上廁所,聲音很大,弄得我一夜沒睡著覺。」孫子也說:「我爺上廁所六次,弄得我也一夜沒睡著覺。」當時我也沒在意,只是覺得很可笑。

等他們走了之後,我才想到這不是拖累兒女嗎?兒媳一夜沒睡,白天怎麼上班工作?孫子一夜沒睡。白天怎麼上課學習?我煉功了,身體好了,躺下就睡。而丈夫是常人,退休後時間充足,白天睏了就睡,晚上睡不著覺,活動就多。再加上有時身體不適,活動量更大,夜深人靜有點聲音都能聽到,這樣長期下去也不是個辦法,怎麼辦呢?再搬回舊居,又怕人言可畏,鄰居們說閒話。我在這種思維的指使下左右為難,眼淚嘩嘩的往下淌,哭了一上午,下午,我就搬回了舊居。

搬回舊居後,學法也靜不下來,好像淚水都流乾了,燒的眼窩酸痛,心攪的也很疼,從來都沒有這種感覺。小的時候家境貧寒,經常無助的流淚,那是迷茫的淚沒有痛感。而今的傷痛來自哪裏呢?我向內找是甚麼心促成的呢?爭鬥心?不是,妒嫉心?不是;怨恨心?也不是,因為孩子們都很孝順,彼此間心中都沒有惡念。

想來想去,才恍然悟到原來是隱藏很深的自尊心,是它受到了傷害,才有如此激烈的反應。再向內找,是觸動了那顆維護自我的私心,繼續向內挖,是我在追求人中的虛名,婆媳和睦,家庭和順,我在追求別人的讚許和肯定,這種虛無縹緲的東西,求名的心長期以來在滋養著這顆「自尊心」。怕碰、怕觸及,所以我一生做事都是小心謹慎,處處防範,跟著別人的感覺走,回想起來真是很苦、很累、很不自知。

想到此,我求師父加強弟子的正念,這「自尊心」不是我,我不要它,解體它、清除它,不允許它在我的空間場中存在。瞬間感到身體輕鬆了,心底透亮了。

我深深的感到做師父的實修弟子,真的很幸福,師父又幫我解體了一層敗物,感謝師父的慈悲苦度。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