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根本上改變自己 是走出身體不正確狀態的良方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最近看到我周圍和交流文章中提到有同修出現嚴重病業,甚至離世的,有的同修對此不解出現困惑:三件事都做了,怎麼這樣呢?針對這點,想就我修煉中的一些個人體會與同修交流。

我於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可在十幾年後才真正開始實修,以前遇到問題一直是逃避、繞著走,撥開一點空只要能往前走、能做證實大法的事就行,最後各種問題積攢成巨大的障礙,導致無路可走了,於是,我才不得不反思,才終於認識到:我學法只是學理論了,沒有真正向內找,沒有實修。

我想:學法學很多法理,用這些理論在同修中爭個高低,不如哪怕去做到一點。就這樣我開始實修,努力按照師父所講的去做到。並且學會、懂得了甚麼是修。這是二零一二年。在我的腦子裏這成了一個分界點:看到同修的一些想法和表現,我腦子裏總不自覺的劃分這是以前的我,還是以後的我。身體出現狀況的,出現甚麼問題的,其實都是與之前的我一樣。

之前的我:去北京證實法,證實法的各個項目都在做,整個身心都撲在上面了,可還是方方面面出了那麼多問題──從身體上到經濟上,還有邪惡迫害。現在看那時還是沒重視修,還有就是不會修。

身體方面,之前是時不時的在生死線上掙扎一回,處於一次過去了、下次還會再發生的狀態。此類狀況不知怎麼應對。

分界點之後的這幾年:我只出現過兩次腿疼,當時的狀態,就是只有做三件事的那點意念,對胳膊、腿的概念都沒有了那樣的狀態,最後不知甚麼時候不疼了的,對病業的概念都沒了。我體會這是根本上的改變帶來的變化。

為更好的說清我體會到的根本上的改變,打個比喻:我們要到二樓去,上二樓的法則是無私無我,就是心要無私才能上去,而我們研究的都是怎麼加速、用力。假設你上到二樓了,你就明白我是按照那個法則上來的,不是在那個用力最大、加速最快的狀態中上來的。上三樓有甚麼法則呢,至少你就不再執著上到二樓前的困惑:我怎麼用了那麼大勁怎麼就上不去呢。上三樓時,如果按照一樓的理念,就是做事越多獎勵越多,那可能就上不去三樓。按一樓的理念往前走,就是越跑到前邊得到的越多,那麼看著是你追我趕的往前闖,其實本質上並不是我們應有的比學比修,因為按這種理念,在某個角度看,這成了利益的追逐,其實是擴大著私心的慾望,而我們又錯把這當成精進,所以不管使多大的勁,都上不到三樓。應該把慾望和私心放下,我們比學比修要比的是誰能放下常人心,好比看誰能把獲獎那個思想放下,想上二樓、上三樓,需要沒有一絲要獎勵的心才行。我們修的是看誰能把那一絲私心的漏都能修去。

師父講:「只有修好自己,才能完成好大法弟子的使命。」[1]我從師父的講法和自己的實踐中感悟到,修煉中,把心放下,不是把做事放下,也就是說,把人心放下,三件事才能、才會做好。

以前的我在一團糟、無法理清的時候,我想都放下,就當從頭來。當時戀戀不捨的是做過這麼多事,威德全不要了有點捨不得,最後心一橫,就白做。一念過後,我就有比喻中上到二樓的感受,學法看到內涵了,看問題角度也變了。另外,從這時起學法不困;還能不斷看到法的內涵,身體也一下子從不正確狀態中走出來了。我深深體會到了師父講的:「我跟大家講就差那麼一念,人和神的區別就差在那一念,能放下就是修煉人,你放不下你就是人。」[2]我體悟前邊說到的分界點就有一點這樣的意思。從這開始;我學會修煉了,我明白了要修心,不是只做事;明白了甚麼是放下,而我之前的意識中沒有「放下」這個概念。以前談突破,我理解就是拼命向上抓住,現在才弄明白,是要把心放淡、放下,才能突破、才能昇華上去。我是把要回報這個私心放下,才有的昇華的感受。以前提高不了,是我對師父講的超常的法沒理解透。

我曾問自己:師父讓我放下的,我放下了嗎?改變觀念我改變了嗎?師父開示:「做到是修」[3],我做到了嗎?都沒做到。如果我們思想從根本上還是拿做事當修煉,在做事越多回報越多那種追逐中,不從根本上去改變,做事再多也是人做事。做事時思想境界在哪很重要。感悟任何情況下都要向內找,要用正念看問題,把我們遇到的魔難當作是師父對我們的棒喝,不再去鑽牛角尖,按照法的要求從新做好。

舉個例子說根本的改變:有一位我特別熟悉的同修半開玩笑的說:看你的文章又發表,心裏有點妒嫉。我說:你知道你問題在哪嗎?(先不說我要修的地方)同修說:我知道,不應該妒嫉。我說不是說這個,是說根子上認為發表文章就有威德了,就能得到好處了。很多時候,我們修來修去的都是在表面,根上沒動,做事要回報,不就是有私嘛,不就是沒想達到師父要求的「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4]嗎?另外在「做事多就修成了」那種不變的觀念下,以這種觀念為基點,你的爭和不爭、妒嫉不妒嫉,修來修去的都不是從根本上的改變──雖然不妒嫉別人得到多少回報,但你自己的理念中還是要回報的,那麼當人心感覺自己得不到應有的回報時,就可能出現嚴重的動搖。

再舉例:有的同修說:我放下了,人中那個好的我不追求了,關鍵是:人中的好是好嗎?那只不過是常人中的享受,你的不追求,只不過是那個好的我能放下不要了,但是觀念沒變,還是認為那是好的。

當我們思想境界越來越高的時候,三件事也會做的越來越好,身體也會有大的變化。感悟走出嚴重的病業干擾,也是我們同化法所必須要走過的一步,理悟我們不能總是病業病業的,應該學會站在更高更遠的法理中看問題,而不是這樣的長期在私的掙扎中為了自保和滿足自我而尋找著各種「良方」。

深感修煉這麼長時間了,我們似乎沒走出多遠。師父傳這麼大的法,我們證悟的太少太少。假如要說到「良方」,我感悟,用法從根本上改變自己,才是走出身體不正確狀態、不陷在其中的「良方」。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致南美法會的賀詞》
[2] 李洪志師父著作:《休斯頓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實修〉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