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人支持我修煉大法得福報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一日】一九九八年元旦前夕,我在同學那裏請回大法寶書《轉法輪》。當天傍晚下班後,一氣讀了一百多頁,覺的太好了。我還沒看完一遍,困擾我多年的病痛:失眠、頭痛、腰、腿痛等都在這幾日內全部消失,真是無病一身輕啊!當時激動的心情無以言表。我知道自己有師父管了,覺的心裏很踏實。

在大法中修煉,一切都是那麼美好。以前洗衣、做飯的家務活我都幹不了多少,因身體弱支持不了,大多都是丈夫做。修煉後,我甚麼都能做了。丈夫看我身體好了,很高興,有一次他對我說,你看你那麼快樂,像個小孩似的。真的是身體好了,心情也好了,幹活有使不完的勁。上集市買東西,走在街上,感覺自己像變了個人,甚麼也不願跟人計較了。

在單位領導安排甚麼工作都盡力做好,認真負責,儘管付出再多,也要做好。但也從沒想到要多報酬。負責調撥期間,別的組裏的人都說,你們幹一天,頂別的組幹三天的。我們也從不去反映。因我的伙伴也是有某種信仰的人,也相信法輪大法好,知道付出是好事。不論幹甚麼工作,都要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心裏想著師父的教導「你平時總是保持一顆慈悲的心,一個祥和的心態,遇到問題就會做好,因為他有緩衝餘地。」就這樣,來辦事的父老百姓信任,領導也放心,工作就能順利完成好。

我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走過了十七年的正法歷程,走一步都凝聚著師父的付出的心血和汗水,我們才能走到今天。對師父的感恩,我們用盡任何語言也無法表達,只有聽師父的話,精進再精進。

就我個人而言,在修煉的道路上,沒有做出甚麼驚天動地的大事,有時很不精進,修煉也很平淡,這裏只說說我家人的幾個故事。

婆婆明真相 八旬身體壯

我得法後,也叫我婆婆看《轉法輪》,她看了一遍書,知道大法好,叫人做好人。她是幾十年的中共邪黨黨員,但相信神佛,她常說三尺頭上有神靈,相信善惡有報的天理,能分清善惡。迫害開始時,急的她在過道裏(巷子裏)走了一趟又一趟,一邊走一邊高喊:「江澤民不叫做好人,江澤民不叫做好人!」她嗓門很大,能傳很遠,好多人都能聽到。村裏人形容我婆婆聲音大時都說,婆婆平時說話幾里地外都能聽到。事情過後,當地同修告訴我當時的情景,有的同修聽了感動的要掉眼淚。

我婆婆在她女兒家幫助看孩子時,我給她拿去VCD影碟機,叫她看師父在廣州講法錄像。她說看了錄像都不願看電視了,還願看講法錄像。這樣看了一冬天,不知不覺煙也戒了,腿痛也好了。她跟我說是看講法看的不想抽煙了,到現在十幾年了,再也沒想抽過煙。

二零零三年薩斯病流行期間,各村封鎖,不讓外人進村,我們兄弟幾人去小姑(丈夫妹妹)家探親,我帶去真相資料,婆婆說你放這兒吧,我去發,人家不叫外人進村。有一次她女兒村裏著火,有人說是法輪功放的,我婆婆就急了,跟她們說,不是法輪功(學員)放火,法輪功(學員)光做好事,不做壞事,你們不要把甚麼壞事都往法輪功身上說。這村有信其它教門的人,說法輪功如何,婆婆聽了就說,你信你那一門,人家也沒礙著你,人家信人家的,你為甚麼說人家不好呢?她們就不說話了。婆婆還和村裏人講天安門自焚是騙局,王進東是假的,一切都是造假,是騙人的,不能信央視演的。

後來她隨女兒進城看孩子,我買了mp3送給她聽師父講法,當時我丈夫也在場,也幫忙說收下吧。就這樣她收下了,學會了使用,一直聽,用了三個mp3,第三個還能用。我給她聽播放器。她現在還放 「神傳文化」 錄音給來家裏打工的人聽。

《九評共產黨》發表後,我叫兒子給她捎去看,她看了,後又看了《解體黨文化》,她說裏邊說的都是事實,就聲明退出了中共黨團組織,為自己選擇了光明未來,並且也得了福報。八十歲高齡,眼不花耳不聾,家務活甚麼都能幹,有時還下地領著人們幹活(來幹活的女工)。

丈夫說:「我支持你」

初期修煉時,我們家屬院的學員晚上都來我家煉功,我丈夫就幫大家看孩子,我們在外屋煉功,他就在裏屋帶著幾個小、大、半大孩玩耍。時間飛快,剛走入修煉一年,轉眼到了一九九九年,邪惡的迫害開始了,七月二十日那天下午,很多人在單位電視機前看到了邪惡的造假宣傳和所謂的「一千四百例」,有人一時也被弄糊塗了,分不清真假,這時我丈夫說:「甭管它怎麼說,俺媳婦現在一身病好了,一年省多少藥費啊!」因我當時沒在現場,這是我的好伙伴日後告訴我的。朋友還說他這人心眼好,愛幫助別人,這我知道,他看過一遍《轉法輪》,知道大法好,大法叫人做好人。

我們跟隨師父正法修煉,也就不光是學法、煉功了,要做的事情多起來,我就又顧不得做家務了,丈夫又主動承擔起做飯、洗衣、照顧孩子上學等,儘量為我多留時間,用他的話說:「你忙,你們那是正事,你們做的事很偉大」。他像是在開玩笑的說。

二零零二年,由於中共的迫害政策不斷升級,對單位家庭搞株連迫害、層層施壓。麥收放假期間,一連三天,都有人到單位找領導,有縣刑警隊的,有鎮政府的,每次來人,領導把他們應酬走以後,就對我丈夫說,兄弟,叫你家誰誰注意點,先別出去了。並派門崗老頭盯著我。第四天,他回家沒說有人來,我就出去到附近村同修家送資料,門崗老頭告訴了領導,領導就派人騎摩托車追我,並叫我丈夫帶路。我丈夫就帶著他們在集市場轉一圈,回來告訴他說:「她在她老鄉那裏吃撈面呢!」附近單位有老鄉。我回來後,領導找我談話,我走進辦公室,領導問你笑甚麼,我心裏想,平時跟你講真相不多,就請假時講,這回有機會了。他說一連三天上邊來人,就今天沒來,你就出去了。一出門就往南邊去了,那裏又沒賣東西的,幹啥去了。我心裏想,平時找你還不好意思,這回就給你講講真相。直到外地人來洽談業務,領導說,你趕快去上班吧,等著裝車呢。

後來,我帶回家複印機,叫我丈夫幫忙搬屋裏,我在家裏印資料,丈夫見到後也不作聲,時間長了,還覺的挺美,並自豪的說:「連咱也會做資料」。有時對我說,你大包大包的注意點安全,有時我出門發資料往外走,他在後面說:「我支持你」。三退大潮開始後,和他一說,他就同意聲明退出邪黨及一切組織。並從不參加邪黨的所謂「保先」會等所有會議。

兒子、孫子支持大法得福報

我兒子看過兩遍《轉法輪》,常年帶著藥上學的他,鼻炎也好了。迫害開始後,他見到真相資料,說要把資料放到政治老師的辦公室去。當官的親戚問他:「你媽修煉大法,你是大學生,你怎麼看?」他說,我媽一身病都好了,我看挺好,沒甚麼不好。後來我做資料,他幫忙買機器,修機器、買墨水等都很支持。他女朋友進門,我講真相,他就幫著放光盤(揭露天安門自焚偽案的),並在三退一開始就退出了團隊組織。而且一直支持我,幫助我修煉中的事。

我小孫子不到一週歲時,出現了疝氣症狀(左腿),他媽帶他做了手術,一年後復發,說得去北京做手術。我教他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很願意念,幾天後疝氣消失了。他再念時就說:「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謝謝師父!」小小年紀,不忘師恩。

我只寫了在修煉過程中家人的表現,我跟隨師父修煉能走到今天,全靠師父的慈悲呵護,才能度過一個個難關,才能去救度世人,才能跟隨師父回家。

我在這裏叩謝師恩!合十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