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子遇害母親索賠未果 四川嘉州監獄欲毀證據(圖)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日】(明慧網通訊員四川報導)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四川省攀枝花市彭廣貞老人不在家,門上收到樂山嘉州監獄一通知小紙條,說將在十二月五日強行火化她兒子──法輪功學員徐浪舟的遺體,近日,又電話告知:「十二月七日將火化徐浪舟的遺體。」彭廣貞老人找街道辦,回覆嘉州監獄說「不行。」

其實,早前在今年七月二十七日或二十八日左右,嘉州監獄就來人逼迫彭廣貞老人,欲強行火化徐浪舟的遺體,當時社區有一人參與。

徐浪舟和母親
徐浪舟和母親

徐浪舟,四川攀枝花優秀警察,因堅持修煉法輪大法,於二零一二年三月十八日,也就是三十九歲時,被四川樂山嘉州監獄(原五馬坪監獄)與四川省司法警官總醫院聯手迫害致死,遺體一直冷凍在成都東林殯儀館。

徐母彭廣貞,現年七十二歲,家住攀枝花市仁和區,愛子被迫害致死,心痛得幾乎肝腸寸斷,她提起國家賠償,五馬坪監獄及四川省監獄管理局的回覆,均否定迫害致死的事實,徐母遂起訴至四川省高院,但法院作出的決定書,依然維持不賠償的決定。自二零一五年六月起,家屬給最高法院至少寄了四、五次國家賠償的申訴材料,但至今沒有任何回覆。

下面是彭廣貞女士作為一個母親的陳述。

兒子──善良、優秀的交警

我是一個七十多歲的母親,因我唯一的兒子徐浪舟信仰真善忍,只為做好人,做誠實善良人,被非法組織610、公安、法院、監獄、省監獄管理局等單位害得家破人亡。我兒已被殺害四年多了,現在遺體還在殯儀館凍著,可是四川省樂山嘉州監獄伙同攀枝花市610恐怖組織,又一次準備在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七日,強制火化徐浪舟的遺體,想銷毀迫害死我兒子的罪證。他們還說他們沒有責任。

我兒子生前是攀枝花市公安局交警支隊優秀警察,他執法公正,不貪不佔,連續四年被評為攀枝花市先進工作者,本地電視台多次報導過他的做好人好事的事蹟。

我兒修煉法輪大法後變成一個非常好的人,非常優秀的人。我兒是名交警,在職處理交通事故,他工作一直兢兢業業,任勞任怨,工作後很少休節假日,而且不貪不佔,請吃飯不去,送錢物不要。有的人出了車禍,想讓我兒子在處理時能偏一點,就送錢給他,有的把錢硬塞給他,我兒當場拒絕。有個農民工的孩子被車撞了,車子逃逸,我兒子把車找到,把孩子送醫院醫治,農民工非常感謝,買了禮品拿到我家,放下就走。我兒回家看見,很生氣,說:「媽,農民工出來打工掙錢、養家糊口多不容易,你忍心去吃人家那點東西嗎?把東西還回去!」

還有一次,我們母子逛街,某公司小韓看見了,從身上摸出一匝錢說:「我的老闆叫把錢送給徐浪舟」,我兒不要,他說:「小徐,嫌少了嗎?」我兒說:「韓哥,對不起,任何人的錢我都不收!」這類例子很多。我兒除了自己的勞動所得外(工資),他不會收任何人一分錢。

就這樣的好兒子,被中共迫害了十三年(從二十六歲到三十九歲),最後,被迫害致死。

愛子被謀殺

二零零五年,我兒被肖文剛、胥軍枉判八年半徒刑後,被送到廣元監獄。二零一零年五月,妹妹去探視哥哥,見哥哥體重正常,精神較好,情緒穩定。

二零一零年六月,我兒被轉到五馬坪監獄,才半年時間,即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五日,妹妹突然就接到監獄衛生院的電話:「徐浪舟病危」,而且二零一一年九月十二日,妹妹再去看哥哥,哥哥當著獄警的面揭露滿茂林、楊建元、紀某某等人長期毆打虐待他,其中一次,被他們捆綁吊打二天一夜,所以他只能絕食抗議獄警的嚴重違法侵權行為,獄警又以他不服從管理為由,把他全部衣褲剪碎,見妹妹時,只能借其他犯人的衣褲穿。

二零一一年十月九日,這是我七年來第一次被批准見兒子,見他瘦得皮包骨頭,我問他為甚麼不買點奶粉、芝麻糊等營養品吃,我兒手指獄警說:「他們不賣給我,只賣洗漱用品給我。」當時幾個獄警吼他,不准他說出那些見不得人的事,還強行把我兒拖走,這是我親眼所見。

當時我的心都痛碎了。我丈夫在兒子五歲時就去世了,我守寡幾十年,含辛茹苦把孩子們拉扯大,容易嗎?兒子是我的希望,是我的依靠,我兒是個非常善良的人,他曾說:「媽媽,兒今後就是要飯也要背著媽媽一道。」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至二零一二年二月這期間,我兒被五馬坪監獄七監區長張健吊打七天七宿,奄奄一息才拖回監獄醫院,導致我兒胃穿孔病危。

二零一二年三月八日下午六點鐘左右,我兒做了胃穿孔修復術,一切正常,人很清醒,已能坐起來與人交談,他對我說:「媽媽,給我買個盆子,買點洗漱用品。」三月十四日、十五日、十六日,連續三天,不讓我見我兒子,開了接見證,也不讓我見兒子。我說我兒子是下了病危通知書的,還是不讓我見。

二零一二年三月十七日,我突然得知兒子「病危」;三月十七日,監獄和醫院對我兒做了甚麼,造成他病危?因我在之前提出過,要給我兒辦保外就醫,王政強曾說:「要他寫三書才給辦。」是不是十七日監獄要我兒寫放棄信仰的「三書」,我兒不寫,監獄暴打了他?從他身體上反應的情況,已說明他的「病危」完全是人為造成的。前兩次見我兒時,前胸無瘀血狀,三月十八日見我兒時,為甚麼他前胸有對稱兩片瘀血狀?這兩片瘀血狀完全是人為造成的。

三月十八日見我兒時,他已完全昏迷,醫院未對他採取任何救治措施,沒有給他吸氧,沒有上呼吸機,也沒有上心電監護儀,也沒有輸液,沒有一個醫生、護士在場,只有一個犯人守著,這正常嗎?如果是正常的病危,醫院能不搶救嗎?(醫院是救死扶傷的地方),從以上情況看,一切都是有預謀的。

監獄長講過:「不死不放人,」從醫院劉天明的話中「我們只對監獄負責,」看來一切都是監獄在指使。

至今監獄和樂山檢察院掩蓋真相 企圖銷毀證據

我兒死的突然,死的蹊蹺,作為母親,我有權查清我兒真正的死因。五馬坪監獄和樂山檢察院駐監辦百般阻撓,首先,我堅決要求把遺體冷凍在零下18度以下,便於屍檢,但他們不同意屍檢,也不同意冷凍在零下18度以下。開始說,他們已屍檢了,明明邱雲南簽字「拒絕屍檢」,他們為甚麼要說假話騙我?

我們不敢在省內找單位做,怕他們干擾,我女兒專程到重慶,找了幾家單位都被他們威脅,不敢接這案子,最後找一家,還是被他們收買了,拖了一個多月,才做的屍檢,而且器官一取出來,那個主任就給我做工作,叫我把遺體火化掉,我沒拿到屍檢報告、醫院病歷、監獄衛生院病歷,我怎麼敢同意火化,那是證據。

我多次到樂山五馬坪監獄要病歷、屍檢報告、衛生院病歷。我到北京請個律師和我一起到五馬坪監獄,要病歷、屍檢報告、監獄衛生院病歷。幾個獄警吼我,王政強威脅我,六月二十一日強行火化遺體,還把律師告了。在這種情況下,我決不會同意火化遺體,我身強力壯的兒子被轉到五馬坪監獄,兩年時間不到,就被他們活活打死,還要我拿兩萬多元錢給他們,才把屍檢報告給我。

另外,從我兒被勞教和被冤判後,我一直在為我兒討公道,我多次找過市公安局610、市檢察院、市中級法院、市人大、市紀檢、市信訪辦、也給省長、省人大、省檢察院寫過信,但都石沉大海。沒有一個部門、一個當官的真正為百姓做一點實事,沒有一個部門、一個當官的把百姓的苦難當回事。

我兒入獄8年,經受了人們無法想像的種種殘酷折磨、凌辱,眼看再過半年就要出來了,可他卻被監獄和警官醫院殘忍的活活打死了,而且這一切僅僅是因為他要做個好人、做個誠實善良人、堅持自己的信仰。

我兒徐浪舟已被監獄和雙流警官醫院殺害四年多了,現遺體還凍在成都東林殯儀館,我的國賠申請已經三年多了,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國賠案已經6個多月了。不結案,遺體我是不敢火化的,因為他們殺害我兒的罪證在我兒身上。如今,樂山嘉州監獄(原樂山五馬坪監獄)威脅我要在十二月七日強行火化,就是要毀滅證據,企圖逃脫責任。我是堅決的說「不行。」

更多事實報導,請見:

《優秀警察被迫害致死 家屬要求賠償案開庭審理》
《據病歷分析 優秀警察徐浪舟之死為外傷所致》


附:相關人員和責任人:

1.四川司法廳 地址:成都青羊區上翔街24號 郵編:610015
陳明國(廳長)紮柯、劉朝寬、姚正奇、史紅平、沈華倫、林蒙昌 、
何華 安家愛、陳昌斌、楊躍、李慎倫

2.四川監獄管理局 地址:成都濱江中路1號 郵編:610016
電話:028-86658966, 028-86716151, 028-86310851, 028-86310863
四川監獄管理局:辦:028- 86677769
劉志誠(局長) 肖乾華、遊柱石、向東、張碧貴、青大華、
秦治國、徐剛、黃輝燦、曾永中
四川監獄管理局獄政處 處長028-86678045(負責監獄之管理、監督)
四川監獄管理局教育改造處 處長028- 86716714
四川監獄管理局監督電話:028-61644279
四川監獄管理局政治部:028─86720457
四川監獄管理局法規處:張偉 028-86652562
樂山檢察院駐嘉州監獄檢察室(0833-2116064):李雷(主任)、張先中(副主任)

3.四川省樂山嘉州監獄 地址:樂山市市中區全福鎮嘉州監獄 郵編:614009
電話:0833-2349097 2349089 2349382 2349088 2349049
嘉州監獄幫教熱線:0833-2349081
樂山嘉州監獄監獄長: 祝偉
副監獄長:虞遠東、袁定興、蔡忠成、趙肅平、付某、田義(管所謂思想改造)0833-4379003、
樂山嘉州監獄政委:黃德永
樂山嘉州監獄刑法執行專員:黃濤
樂山嘉州監獄辦公室主任:李海泉 0833-4652007(辦)
樂山嘉州監獄政治處主任:宋福貴
樂山嘉州監獄工委書記 :夏紹玖
樂山嘉州監獄獄政科:苟光輝
樂山嘉州監獄獄政科王政強(科長,住樂山市市中區裏仁街359號28幢3單元3樓2號)
電話:0833-5216474 0833-4379010

樂山嘉州監獄獄政科成員:李波、寧富貴、林中、黃朝君、幹四全、宴長春、李越翔、毛新、賀於民、彭德君、鄭長軍、吳純平、陳力、陳洪章
樂山嘉州監獄教育科:駱江濤(科長)、邵凌(副科長)、楊希林、桑建、王建全、廖仙(女)、張譯丹(女)、(辦)0833-4379011 , 0833-4652032
樂山嘉州監獄法制辦:劉守義(主任,住四川省沐川縣沐溪鎮五馬坪街道1號)
樂山嘉州監獄獄偵科科長:陳淇
樂山嘉州監獄安監科科長:吳濤
樂山嘉州監獄生產科科長:劉一樹
樂山嘉州監獄生活科科長:宋家武
樂山嘉州監獄質檢科:黃國強
樂山嘉州監獄特警隊隊長:高虎(高虎之妻黃曉燕在嘉州監獄工作)
樂山嘉州監獄二監區(沙灣監獄):馬傑
樂山嘉州監獄四監區 監區主任嚴長春、
樂山嘉州監獄五監區
監區長:楊建中
副監區長:熊勇 教導員:辜小兵 獄警:易濤、李兆雷
樂山嘉州監獄六監區 監區長:肖彬(肖彬之妻李群英在嘉州監獄工作) 羅常天 鐘世國(教導員) 王億軍(副教導員)
獄警:杜坤、周念平、徐可、何勇志、李毅、梁川東、余遊、陳果、周黎平、周國平、李琪、魏敏、嚴和平、邢國華、許濤、邱鵬
樂山嘉州監獄七監區 張健(監區長 )
獄警:李文清、李汝松、張中、薛坤、鮮聰、余叢華、周顯林、楊建元、滿茂林,楊建元,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打手)
樂山嘉州監獄九監區
監區長:陳國順
副監區長:邱雲南 13890685086、
獄警:龔勁夫 、劉恆亮 、王小偉、王蘇
樂山嘉州監獄十監區 教導員:肖成東 獄警:熊立志 、宋毅
樂山嘉州監獄十一監區(醫院)院長:鄔國強、教導員:羅家春、
醫院其它獄警:羅家春、李德均、鄧長青、徐眉琴、趙肅軍、熊榮、鐘曉萍、王建群、林志群、祝張、劉俊、殷華麗、邱平、郭培秀、李紅容、李群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