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救了我一家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七日】我是一個農村婦女,家住在三縣交界的偏遠農村。我九歲時父親去世,母親改嫁後再也沒有管過我,我跟奶奶和兩個叔叔一起過,家裏很窮,我在社會上、在學校裏,甚至在家族中都很受氣,我曾經自殺過又被救了。好容易成了家,丈夫是個老好人,但婆婆嫌我家窮沒有陪嫁,經常冷言冷語罵罵咧咧。大伯子趁我們自己燒磚蓋房的時候,說是借給我們五斤食用油,磚燒好後正準備蓋房,他硬攔著說是和我們合伙燒的磚,要不為甚麼借他的油。丈夫老好人,又是親哥哥只好忍讓給他,我逼著丈夫去跟他哥拼命他不去。大伯子還為別的分家的事辱罵和打過我,我恨他們夫妻真的恨進骨頭裏。

一切生活的不幸使我的脾氣越來越暴躁。我罵過大街,對丈夫和孩子更是大呼小叫,罵罵咧咧,孩子們都叫我老佛爺,丈夫叫我母老虎。

我二十三歲生了大女兒後落下了產後風,腰、腿經常痛,最嚴重兩次躺在床上兩個月,不能走路去廁所,腰彎成九十度手拄著膝蓋,一步邁不過腳尖,坐下了頭眩暈,神經衰弱,整宿整宿的睡不著覺;生活、身體壓得我精神幾乎崩潰,多次想到了死了,只是捨不下幾個孩子。我怨天地對自己不公。

一九九八年,我的二位親屬找到我說讓我煉法輪功,我還不知道法輪功好,不太情願的勉強跟著去了。到了煉功點,煉法輪功的人們非常熱情,讓我跟著念《轉法輪》,還教給我打坐,說不要胡思亂想,思想純淨的坐著。坐著坐著,我感到渾身輕鬆,思想輕鬆,有著從未有過的舒服,簡直美極了,真好。當晚回家打坐就看到了好多美妙的景象,當時不知咋的,以為是坐著做夢呢。從此我正式修煉了法輪大法。

自從我修煉了法輪功以後,身心有了很大變化,好幾種病不翼而飛,一覺睡到天明,常言說脾氣難改,秉性難移,法輪大法就使我改變了暴烈的脾氣,家庭越來越和睦,鄰居們再也聽不到我的叫罵聲,主動跟妯娌講和了,還經常幫助他們,我對待婆婆好在村裏有名,對母親也不再計較了,經常去她那裏照顧她,鄉親們都說她娘沒管過人家,人家還挺孝順。

師父無時無刻不在保護我一家

一次,我和兒子騎摩托車串親戚,我們一出胡同,被一輛大摩托車撞倒,我的車前圈被撞彎,我們不知怎麼回事就站在地上,一點都沒受傷。那人還大聲責罵我們,我說:你撞了我們,你又沒事,我煉法輪功的不會賴你,你走吧。那人罵罵咧咧的走了。

二零零三年,我們拉土蓋房,拖拉機拉著一車土上坡,上到中途上不去了,往下倒,我急忙上前往上推,不頂用,拖拉機倒下來頂在磚垛上,把我的左手擠住,磚垛被頂歪出去有一尺,我大喊一聲,丈夫猛踩油門,拖拉機往前一竄,我抽出了左手,一看,僅手心擦了點皮。

還有兩次我們噴樹,拖拉機拉著一千多斤水的罐從我的右腳碾過去,硬是安然無恙。

還有一次,我和丈夫往上接地窖的牆,上面壓的是樓板,必須用千斤頂頂起樓板,我們在地窖中在千斤頂上頂起一根立柱,上面橫一根檁條,再掏起兩塊樓板,把樓板頂起二尺來高,在下面壘磚,壘了一塊沒事,頂起三、四塊時,忽然立柱倒了,檁條正好砸在我頭上,同時兩塊樓板咚的一聲砸在舊牆上,舊樓板下面是四米長的空洞,樓板竟然沒折,我的頭連包都沒起。我們二人都說是師父保護,要不非砸成肉醬不可。

師父還兩次保護了丈夫的命,一次是他騎摩托車,迎面過來一輛拉鋼筋的大卡車,他急踩剎車踩成了油門,摩托車鑽進了大車底下,摩托車的前半截被軋爛,他說「不知怎的我沒進去,還在外邊站著」。還有一次是打工時,跟著貨車去拉貨,那是冬天,下雪後路很滑,路上車還很多,迎面過來一輛搖搖晃晃的車衝著他們過來,嚇得司機猛打方向盤,車子來了個大掉頭,車頭朝後,車斗朝上,差點沒掉進溝裏,也沒跟別的路過的車撞上,真是有驚無險,他說:「這都是你師父保護我,謝謝你師父啊。」

家人催促我從新修煉

一九九九年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我們村裏好幾個法輪功學員被抓,被判刑,被勞教,幾乎每人都被罰款,簡直沒法過日子了。由於怕心,我於二零零四年放棄了修煉。放棄後,脾氣漸漸回到了從前,跟兒媳婦吵架,把鍋也摔了,拿起鐵鍬來要把房子砸巴砸巴燒了。晚上也睡不好覺了,一宿一宿的。家人們看到我不煉法輪功就又這樣了,丈夫、兒子、女兒們都催我說:你煉功去吧,你煉功去吧。

二零一二年,同修找到我說:「這麼好的功法,師父一直看護著你,保護著你,放棄了多可惜啊。」於是她們到我家學法、煉功。我又從新開始修煉了。我時時刻刻修心性,遇到矛盾找自己的原因,壞脾氣和身體一切不舒服不知不覺沒有了,丈夫有時發脾氣罵我幾句,我也是一笑了之。在本村小賣部和集市上買東西,老闆多找給錢,我又給他們退了回去,他們都連連說:「你真是好人。」我就說:「我是修煉法輪功的,是師父教我們不是自己的東西不能要。」我記得最清的一次,是我們三個人買一袋衛生紙分,本來應該是五十元,老闆說:「為了你們好算賬,少給一元,每人給十三元吧」我們給了錢,回來的路上老覺得不對勁,回家來一算,老闆少要了十元錢。五天後我又去趕集,把十元錢還給了老闆,她激動的喊了起來:「沒見過少掏錢了又送回來的。」我說:「我是煉法輪功的,師父讓我們做好人的。」她激動的說:「你師父真好!」當即做了三退。

在此感恩師父教給我「真、善、忍」這做好人的道理,我不斷的按照大法法理對照自己,遇到矛盾向內找自己的錯,使我身心愉悅,非常健康,人們都說我像小伙子,家庭也非常融洽,和兒媳婦像母女相互幫助,鄉親們都願意和我往來,有不知道的事願意問我,說煉法輪功的不說假話。我由以前的自卑變成了現在的自豪。是法輪大法挽救了我和我瀕臨離散的家,改變了我的命運。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