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應何其快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三日】(明慧網通訊員大陸報導)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五日大陸綜合消息》報導了《曝光甘肅省金昌市惡人常家有參與迫害法輪功》,近日,金昌市委宣傳部部長常家有已經被調查。

常家有的一個孩子在北京當公務員,工作到六年時,買了一套600萬的房子,按市價買這房子是撿了個便宜。沒想到,這套房是某貪官為了急急脫手變現,私下便宜出售的。結果,調查該貪官時,發現房產已出售,就調查誰購買了,一看買主是一個才工作六年的公務員。一個工作才六年的公務員怎麼能買得起600萬的房子呢?再查他的家庭背景,他父親是甘肅省金昌市宣傳部長、市委常委常家有,結果常家有就被調查了。

《曝光》一文說:

「在金昌市,常家有擔任金川區區長、區委書記期間,正好是永昌縣迫害大法弟子最嚴重時期,大法弟子被公審,遊街,判重刑,許多家庭家破人亡。他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五日,金昌市委宣傳部部長常家有與副市長孟有柱主持,啟動污衊法輪功的集中宣傳月的儀式。

「常家有要求各部門要充份利用多種媒體手段,多種污衊的內容和形式,組織簽名、發污衊法輪功的傳單,在公共場合布置污衊法輪功的展板。隨後七月二十日,各個社區到處張貼舉報法輪功學員講真相的各派出所電話,宣傳欄張貼污衊法輪功及其創始人的宣傳畫。

「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五日下午,在金昌市綜治維穩會議上,常家有強調,各級各有關部門要堅持對法輪功‘嚴打’。」

其實,常家有的遭遇看似偶然,實際上是他迫害法輪功修煉者而作惡的報應。

原甘肅金昌龍首公安分局局長楊惠國遭惡報 殃及家人

楊惠國,男,原籍上海,1999年,任甘肅金昌龍首公安分局局長,甘肅金川集團有限公司「六一零」小組副組長,直接參與策劃、指揮、制定迫害政策,對甘肅金川集團有限公司內的法輪功學員辦洗腦班、監控行動、迫害案件的定性等,2011年離任。經過法輪功學員的不斷勸善,楊惠國有所醒悟,但還不能真正認識所造的惡業,楊惠國沒有想辦法彌補,結果殃及家人,其唯一的兒子幾年前得白血病。幾經治療,把他費勁存下的不義之財耗費的幾乎殆盡,結果其子還是於2016年11月不治身亡。

山東臨沂市區公安局長薛洪民遭惡報 禍不單行

2000至2014年期間,薛洪民先後任過山東臨沂市河東區、蘭山區兩個區的公安局長。尤其是在河東區任職期間,正是江澤民瘋狂打壓迫害法輪功的初期。那時,河東區有許多的法輪功學員因到北京上訪或講事實真相被抓、被打甚至被勞教、判刑。作為身為公安局長的薛洪民自然是脫不了幹繫的。

因奉行江澤民的打壓政策,迫害修煉法輪佛法的無辜善良人,這十幾年間,薛洪民遭遇了妻離、子散兩件大事。

在任河東區局長期間,其妻出軌,與本單位一同事搞在了一起,因對方不肯與她結婚,薛妻精神受到了很大打擊,住進了精神病院,此事鬧的滿城風雨,讓薛洪民戴了頂綠帽子;離婚後,兒子不讓薛洪民找對像,威脅他,若找,將如何如何。他也就一直和兒子生活,不敢再結婚。

一波剛平一波又起。大約到了2013年夏天,在他任蘭山區公安局長期間,一天晚上,兒子和網友坐在沂河邊乘涼,起身要走時,其兒子腳踩在青苔上,一下滑下了水,網友去拉,也滑下了水。此時,有人路過,救上了那位網友。網友說,下面還有一個,那人又下水去找,可再沒見著人,後在下游發現了屍體。

知曉、熟悉他的人都會不禁感嘆,真是禍不單行!尋常百姓也心知肚明,人不傷天理,不幹大壞事,怎會落此悲哀下場!

我們寫出此事,沒有一點幸災樂禍的意思,相反,我們同情、可憐他被江澤民害了卻不知!也是為了提醒那些目前仍在迫害法輪功的人們,人在做,天在看,三尺頭上有神靈!不是不報,時候不到。有前因必有後果。

當然,我們也體諒在那些崗位上的人,為了生存,或許有些身不由己;但很多事也是事在人為呀,只要心存良知,就能在自己力所能及的範圍內網開一面。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在中國,也早已是人皆共知的潛規則麼。

況且,江澤民是迫害法輪功的始作俑者,而江澤民集團的成員都在被逐步清算中,江澤民、曾慶紅被繩之以法也只是個時間問題了,這也是天意。力所能及的保護法輪功學員,會功德無量,給你和你的家人帶來福報和平安;反之,暗室虧心,神目如電。繼續迫害法輪功學員,到頭來,只能是傷人害己!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